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二章 穿越者?

第二章 穿越者?


  
      秋水站在旁边看到这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师傅和文才实在是太逗了。
  
      大约走了十分钟便道了一家咖啡馆,三人走了进去,进门后只见装饰豪华带着浓重的西方文化味道,此时一名服务生拦住了他们,客气问道:“请问三位订了位子没有?”九叔有些懵懂,这喝茶还要订位子?只见他摇了摇头道:“没有。”
  
      文才板着脸道:“怎么任发没给我们订位子吗。”
  
      服务生一听立马换了一副笑脸道:“任老爷!请跟我来。”
  
      九叔见文才那副模样,绷着脸给了他一句“多事。”跟着服务生向二楼走去。秋水紧跟其后,心中不禁想起了电影中俩人出洋相的那一幕,心中不禁暗笑,俩人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可是让他们师徒俩出了不少洋相。
  
      不一会服务生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位华服胖子的身前,九叔上前鞠躬问候道:“任老爷。”任老爷上前抱拳回礼道:“九叔。”
  
      “任老爷好。”秋水在旁扯了下文才的衣服,同声向任老爷问好
  
      三人问好后刚坐下来,任老爷挥了下手,顿时站在任老爷后面的三个奇装异服的人同时向九叔抱拳了一下说道:“九叔。”
  
      九叔看着眼前几个奇装异服的人向任老爷有些迟疑的问道:“这几位是?”
  
      “平常出门做生意,路上不太平,这三位是在下请的护院。”任老爷向九叔介绍到。
  
      秋水其实刚才看见这三位就大感惊异,因为他们身上穿的都是秋水没穿越前那个世界的迷彩作战服。虽然惊诧,但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不说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秋水前世可是一名多年国家培养的精英反恐特种兵,脸上岂会露出心中的想法。
  
      随后在九叔与任老爷交谈的时候,秋水一直暗中打量着这三个奇装异服之人,心中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要知道秋水来到这个世界后这几年也差不多准备出师了,一些灵异的事情秋水都独自干过,比如赶尸、消灭一些作恶的鬼怪,在这几年秋水也遇到过几次危险都是靠着自己的第六感才活下去的。
  
      秋水在打量着这三个人,而这三个人眉头皱起,也在暗暗打量着秋水,心中纳闷道:原著中没有这人啊,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剧情有变!心中担忧不已。
  
      就在双方都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九叔也在与任老也交谈起迁葬之事,要知道迁葬在这个神鬼世界可不同寻常,说大了完全可以影响下一代,一般之人都不会迁葬祖辈之墓。
  
      当然原著中任婷婷戏耍九叔师徒俩人的戏码并没有发生,秋水在一旁提醒了下九叔,九叔作为一个老江湖,岂能不知道里面的道道,当即暗暗打量了下秋水与任老爷,随后学着秋水与任老爷如何喝外国茶后恍然大悟也学着喝。
  
      毕竟九叔可是自己的师傅,自己能有今天可完全都是九叔功劳,秋水岂会让自己敬爱比较爱面子的师傅在外人面前丢人。
  
      秋水虽然看似精力在这桌子上面,其实在担心着对面的三个护院,也许他们也是穿越来的?可是他们的鞋子和衣服是怎么来的,这些衣服和鞋子秋水一看就知道是正宗的军用产品,这个社会可是做不出来的。而且他们盯着九叔的眼睛有些炽热,还偶尔望下秋水。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虽然脑海中想了那么多,却是一瞬间的事。
  
      任老爷此时问道:“九叔,关于先父起棺迁葬的事,不知你挑了日子没有?”
  
      九叔有些慎重道:“我看你先考虑考虑,这件事一动不如一静。”
  
      任老爷笑着道:“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当年看风水的说二十年后一定要起棺迁葬,这样才对我们才好的。”
  
      这时文才插嘴道:“看风水的话不能信的。”
  
      任婷婷不屑道:“你们的话就可以相信吗。”
  
      “当然了.....”文才边说边得意的将头转向九叔,当看到九叔那杀人的眼睛后便说不下去了。任老爷爷打断了任婷婷的话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九叔迟疑了下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三天后动土起棺。”
  
      任老爷有些疑问的问道:“那我们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文才得意的又插嘴道:“准备钱嘛。”九叔黑着脸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了,望着文才沉声道:“你想要多少?”文才还不知伸出一只手来,但还没说出具体数目,便看到九叔那一双仿佛要吃掉他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秋水心中对着文才默哀,这小子为了在美女面前表现牺牲太大了,将九叔的面子都快丢光了。秋水自己都觉的丢人。任老爷赶忙出来打圆场,道:“小意思小意思。”
  
      而对面的任婷婷也在打量着对面年轻的俊俏男子,一米八的身高,壮硕的身躯,英俊的脸庞犹如刀刻般,看着看着自己的脸颊都发烫了。本来计划戏耍下他们师徒三人的,结果没想到这三个看起来很土的人竟然还有懂行的。
  
      任婷婷看到对面男子嘴角倾斜望着自己,假装镇定的把头扭了过去给自己的父亲端咖啡。也许是感觉到不好意思,给任老爷端过兑好的咖啡便说道:“爸爸,我想去买点胭脂水粉。”
  
      “去吧,一会我找你。”任老爷随口说道。
  
      “九叔收的好徒弟啊,仪表堂堂。”任老爷此时也看到了对方九叔的徒弟,真是一表人才,气质完全不同于这个世界之人,分外吸引人,一举一动都显示出优雅,任老爷也忍不住夸奖道。
  
      听到这话,九叔的脸就像是冬天的雪融化开来,客气的说道:“呵呵,哪里哪里,都是不成器的徒弟,还需磨练磨练。”虽然说话不客气,但看其的表情,就是个三岁小孩也看的出来,满脸的笑容。
  
      喝过外国茶后,秋水跟在九叔后面,九叔与任老爷边走边交谈,秋水也没上去插话,在外人面前秋水还是很注重给自己师傅面子的。至于文才,则去对面买胭脂水粉店铺去找秋生了,当然这是给九叔的话,至于到底是找秋生还是任婷婷,就不知道了....。
  
      走着走着,突然看见任老爷的女儿任婷婷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对着任老爷负气的说道:“我先走了,哼。”
  
      “婷婷,婷婷。”任老爷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发什么脾气,但还是道歉一声撇下了九叔与秋水师徒二人去追自己的宝贝女儿了。
  
      九叔看到任婷婷前脚从胭脂水粉店出来怒气而走,后脚文才也出来去追任婷婷,被九叔拽住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着就是文才的表演时间了,只见文才指了指胭脂水粉店,又指了指门口的**,一边走,还俩手臂弯曲学鸡叫。看到这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秋水笑的都快站不起来了。
  
      九叔黑着脸看着自己的徒弟在大街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洋相,‘啪’的一声狠狠的朝着文才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直接把文才扇到了对面的门前,满脸的尴尬抛下了文才独自先行走了。
  
      回到义庄刚进门后,秋水脸色慎重的向九叔说道:“师傅,今天任老爷家的那三个护院不简单阿。”
  
      九叔慢吞吞的看着秋水说道:“不错,教了三徒弟总算还算有个有出息的。我观这几人,杀气环绕,不是一般人啊,不过,天下能人异士多的是,不必介怀,如今世道败坏,有钱人家雇佣几个高手不奇怪。”
  
      可是秋水心中还是有很多疑问,但有些事情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九叔说,最后心中的担忧与不安还是让秋水硬着头皮道:“师傅,那三人的服装可不是普通之物啊!”
  
      哦!九叔惊讶的望向秋水,知子莫若父,九叔作为秋水的师傅可是深深了解自己的徒弟,平常一直都是冷着一张脸,话极少,今日不知怎么了一直提那几人。
  
      顿时九叔发现秋水明亮眼中的不安,心中一惊,要知道这徒弟可从来没有过这表情啊,哪怕当时自己为了练自己这徒弟的胆子将其一人放在乱葬岗,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随后更是让自己的徒弟睡棺材,与僵尸同在一个屋檐下,想起那些往事,九叔心中一阵欣慰,真是老天有眼啊,竟然送自己这么个品性极佳的徒弟,这简直就是老天要让秋水继承自己的衣钵啊。
  
      “说说这三人到底哪里让你这么不安,要知道哪怕让你与群鬼在一起,你都没有不安过啊!”此时九叔也一脸的凝重询问道。
  
      秋水心中一惊,同时心中一阵温馨,哪怕自己装作如何坦然,自己的师傅还是从眼中发现了自己的不安,强忍下心中翻滚的师徒之情,舒了口气道:“师傅,那三人的服装绝对不是简单人能做出来的,哪怕是那任老爷财力竟然也无法办得到。”
  
      九叔一听大感惊讶,望着沉默不语的秋水,凝重道:“你是说,那些服饰是国外的!”
  
      虽然九叔的话是询问,但秋水一听就知道九叔也发现了问题所在,要知道哪怕任老爷也只不过是镇上的一名有钱员外,和国外一比的话,差的太远了!
  
      “不错,师傅,哪怕是国外也不是普通人能能拥有的,我有幸在外地赶尸的时候碰见过一名英国人,是有名的学士,身边就跟随着两名军队中的战士。”
  
      “而今日这三人的服饰竟然与那几人有七成相似,要知道我与那几名外国人交谈,哪怕他们身上的服饰也只不过是少数的精锐部队才配拥有的啊!”
  
      秋水此时也无法,只能胡诌了,毕竟自己的师傅岂会知道国外军队的服饰是什么样子。
  
      不过九叔却相信了秋水的话,毕竟这三人的服饰确是不像国内的。
  
      与九叔详谈了片刻后,也是无法只能兵来将挡,毕竟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随后九叔更是交代了文才秋生二人,让二人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