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四章 两短一长

第四章 两短一长


  
      点燃香烛后....
  
      “文才,你去墓前点个梅花香阵,我去周围的墓前上香。”秋水随口说道。
  
      秋水在一座一座墓前开始上香,同时想到,今天那三个人绝对不正常,尤其是那个王力,在棺材打开的一瞬间秋水竟然发现从王力身上散发出一种怪异的气息,绝对不是正常练武的人所散发的气息。师傅与秋生一起回去看来也是发现了,隐隐有些防备那三个人。秋生虽然道术没有学到家,可是人家的身手可是一点也不比秋水差,这也是九叔为何让秋水留下。毕竟那三个人是活生生的人,如果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道术可是对气血旺盛的练武之人没有多大用处。
  
      一边想一边给每座坟墓上上香。当上到最后一座坟墓的时候,秋水看到墓碑上的名字“董氏小玉之墓”六个字,同时碑上还有一张黑白的相片,相片上是一个面带笑容长相清纯的女孩,如果这张相片不是在墓碑上就更好了。
  
      “谢谢你。”刚上完香,秋水转身准备去找文才,还没走俩步,后面传来了一道柔弱的女性声音。
  
      秋水听到后立马转过身来,四周无人,到处都是墓地,虽然是大白天,却也是阴深深的,尤其是刚才还听见有人说话。如果是文才的话,肯定会吓一跳。
  
      当秋水看道眼前的董氏小玉这个墓碑上,有股子阴气环绕,明白了。这个小玉不就是电影中的那个女鬼的坟墓吗,看来刚才是这个女鬼的声音。
  
      原著中这个女鬼不就是因为秋生给他上了柱香,后来就想报答秋生。后来被九叔赶走。在原著中是个可怜的女鬼。
  
      “阴阳相隔,人鬼殊途,既然已经身故,为何不去投胎转世呢!”秋水想起原著中这个女鬼的可怜身世,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
  
      说完后,不见有任何回答,秋水想,估计是走了吧。
  
      “秋水!秋水!”突然听见文才慌忙跑来嘴里还大喊大叫,手里还拿着一柱香。
  
      “怎么了,你慢慢说。”秋水见文才慌慌张张的有些惊讶的说道。
  
      “秋水你看,怎么会这样?”只见文才伸出手中的香,疑问的问道。
  
      当秋水看到文才手中的香后,惊了一下,连忙拿过来看着手中烧成俩短一长的香突然想起,原著就是有这么一段的,可恶,竟然忘记了这个。
  
      “走,快回义庄。”秋水想到,原著中的事情有一一发生,可是那三个任老爷的保镖,在原著中并没有。而且看那三人气血旺盛,对付一个刚刚变成僵尸的任老太爷绝对没问题。想想今天开棺的时候,任老太爷的尸体竟然二十年都没有腐烂就算是普通人也觉的不对了,可是那三个人眼中没有惊讶,只有贪婪,对着尸体贪婪,绝对不对。
  
      秋水和文才回到义庄后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师傅师傅。”文才匆忙跑进义庄高呼道。
  
      “大喊大叫干什么,遇到鬼了。”停尸房传来九叔不耐烦的声音。
  
      “师傅你看。”文才连忙把香交给了九叔。
  
      九叔看到手中的香后,眼瞳缩了一下,表情都变的凝重起来。
  
      九叔拿起手中的香,严肃的说道:“哎,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偏偏就烧成这个样!”随手把香放下后,叹气道:“家中出此香,肯定有人丧。”
  
      文才听到九叔的话后悄悄的说道:“是不是任老爷家里啊?”
  
      “难道是这!”九叔听到文才的话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
  
      “事不关己,己不操心。”文才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随手又去拿香坛上的贡品吃。
  
      “那任老爷的女儿会不会有事?”秋生听到后向九叔说道。文才听到后不耐烦甩手道:“总之姓任的就有难了....啊..婷婷!”说完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心上人就是任家的。
  
      秋生在一旁冷嘲热讽道:“不是说事不关己己不操心,人各有命吗?”文才在旁也不在意,对着秋生道:“哎,话不能这么说,能救心上人一命结婚就不成问题了。”说完秋生与文才急忙跑到师傅面前说道:“师傅想想办法。”
  
      “我早就想好办了,不然把棺材抬回来。”九叔看着棺材凝声道。
  
      “这副棺材有问题啊?”文才急忙的说到。
  
      “棺材没问题,是死尸有问题。”九叔边走边思考的说道。
  
      文才与秋生听到后也觉的不正常嘀咕道:“是啊都二十年了,竟然没烂掉。”说完后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俩人急忙来到棺材头,合力推开了棺材盖。
  
      “哇!发福了。”只见俩人看见棺材里的景象后惊讶的说道。
  
      秋水与九叔听到俩人的话后,急忙跑到棺材旁,突然看到棺材里的任老太爷的脸皮都皱了起来,而手上竟然是黑色的指甲竟然都长的异常尖锐修长。
  
      “快盖起来!”九叔与秋水同声说道。
  
      九叔看到棺材盖上后,对着文才秋生说道:“准备纸笔墨刀剑。”
  
      “什么。”秋生文才异口同声的惊讶问道。秋水在旁边看到这情况摇摇头,道:“黄纸、、红笔、黑墨、菜刀、木剑。”
  
      九叔立马摆开祭坛,秋生宰了只鸡,接了碗鸡血,把他摆放在案台上。九叔俩指插入装满糯米的碗,指尖上带出一粒糯米,伸到蜡烛的火焰上,糯米瞬间被点燃,随后把燃烧的糯米丢尽鸡血里面,把墨汁倒入碗中,俩指搅拌。然后把八卦镜盖到碗上,把碗里的汁液倒入墨斗线中。
  
      收功后九叔拿着墨斗交给了文才秋生让他们俩弹在棺材上。而秋水却在旁边有些忧虑的说道:“师傅,我看不止是这尸体有问题,人也有问题!”
  
      在旁边和秋水弹墨斗的文才突然插话道:“谁有问题了?”
  
      九叔狠狠的瞪了眼文才,手上拿着香在蜡烛上点燃后说道:“棺材里的尸体是快要变成僵尸的尸,而人则是最近几天一直来咱们义庄任家的那三个人。”
  
      文才听到九叔的话后有些疑问道:“尸体怎么会变僵尸呢?”
  
      九叔恨其不争的说道:“尸变成僵尸是因为多了口气。”秋生听到后有些疑虑的道:“多了一口气?什么意思啊?”
  
      “一个人在死之前,生气、憋气、闷气,到死之后就会有一口气聚在喉咙那。”九叔今天也算是为自己的俩徒弟扫扫盲。
  
      “那这几天经常来咱们义庄的三个人哪里有问题了?”文才作为一个三好学生的问道。
  
      只见秋水面色阴沉的说道:“今天那三个奇装异服的人在开棺后,眼中竟然露出了贪婪与忌惮,由此看来他们知道棺材中躺的是什么,但是那三个人身为任老爷的保镖,竟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实在是不正常!而且在棺材打开后,那个王力身上竟然有种不自然的气息!”
  
      九叔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观察的够仔细。”随后又扭头的对着文才秋生狠狠的说道:“你们俩个也给我争点气,别整天不务正业,不然那天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今天任家的王力散发的气息,为师也不清楚是什么,但是却给人一种豺狼虎豹盯上的感觉,好了,秋水文才你们俩个注意点那三个人,总之小心点。”九叔语气严肃的对着文才秋生说道。俩人看见师傅的脸色知道事情不简单,一改往日的作风,语气郑重的道:“知道了师傅。”
  
      九叔看到没什么事了对着秋水道:“秋水啊,你看着他俩人把棺材都弹好了,记住都弹上。”
  
      “师傅你放心吧。”秋水一脸凝重的回道。
  
      “哎,你们三个,也就你能让我放心。”九叔看着秋水满意的说到,随后对着文才秋生道:“你们俩个,平常没事了多学点本事,别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
  
      “知道了师傅。”秋生文才满口的不情愿应付的说道。
  
      “哎!”九叔看到后叹了气,摇摇头便走了。
  
      秋水看到九叔走后扭头见文才秋生在棺材上弹墨斗,记得原著中就是落下了棺材底部才让僵尸逃走的。想道这便对秋水文才他们道:“你们俩还是赶紧弹吧,要知道僵尸出来了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自己的至亲之人,你们俩不想任家小姐变成僵尸就不要满口的怨气了。”俩人听后皆是一惊,赶紧的埋头苦干。
  
      “秋水,都弹完了。”弹完后,秋生眼珠子一转望着秋水说道,那语气扭扭捏捏简直就像是小姑娘般。
  
      秋水一看秋生那俩眼珠子就知道这小子又有什么鬼心思了,文才可没那么鬼精。“有话就说,别给我打什么小心思。”秋水可没功夫与他玩,刚说完后突然想起棺材底部俩人还没弹呢,被这小子一打岔差点忘记,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啊。
  
      “你们俩能不能别这么马虎,棺材底部还没弹呢,这东西要是真跑出去了,死的可不是一俩个人。”秋水慎重的对着俩人说道。
  
      文才与秋生俩听到这话后,惊了下赶快去弹棺材底部了。这俩人平常虽然每个正经,但是一到正事上也分的清轻重。
  
      “秋水,任家的小姐你就没什么心思?”秋水一边弹一边说道,眼睛还斜斜看着秋水。文才听到后立马反应过来,眼睛紧紧的盯着秋水,想要知道回答。
  
      秋水听到俩人话后真是好气又好笑,这俩人看来是真的对任家小姐上心了。对着俩人满口的无奈的说道:“你俩放心,在没学到师傅的所有本事后,我还没想成家这事。”
  
      俩人听后心里犹如放下一颗石头般,脸色立马变的喜气洋洋对着棺材进行奋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