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七章 尸变

第七章 尸变


  
      秋水装好糯米后,拿上灵师伯给的俩把驱邪剑后,向灵师伯告别了下,便匆忙骑车往回赶。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轮回者这件事,必须尽快回去与师傅商议下。
  
      义庄。
  
      当秋水赶回义庄的时候文才与秋生都已经去睡了,只有九叔的屋子里还有灯光。秋水看到到,心里暖洋洋的,师傅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砰砰!”
  
      手里提着糯米,后背则背着俩把黄铜打造的驱邪剑,走到九叔的卧室敲门到。
  
      “嘎吱!秋水你回来了。”九叔听到敲门声后急忙打开门。
  
      “师傅,灵师伯把这俩把驱邪剑送给了咱们,不过说是要师傅你老人家拿出珍藏的好酒。”秋水放下手中的糯米随手拿出了背后的俩把剑,递给九叔打趣的说道。
  
      秋水进到屋子里后便把遇上女鬼小玉的事情说了遍,不过当中把轮回者这个身体改成了图谋任家的财产。
  
      九叔听后,手指在桌子上敲来敲去,思索了片刻后,道:“既然这样咱们只有见机行事了,明天咱们就去任家商议下,尽快的给任老太爷找块好穴。”
  
      “嗯!”秋水点头应道,不过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师傅,那个女鬼咱们该怎么办。”
  
      九叔看着自己的徒弟扭扭捏捏的那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狠狠的瞪了眼秋水说道:“你个混蛋,色迷心窍。”
  
      秋水听到后脸上委屈的的没说什么。九叔随后转口道:“不过,人家冒险也为咱们打听到了这么重要的事,你去厢房拿些纸钱给那女鬼烧,烧完后赶紧去睡,明天咱们还要去任家。
  
      “是,师傅,你也早点休息。”秋水高兴的说完后,便匆忙的跑了出去。
  
      秋水站在院子里拿着一大叠纸钱在上面写上董氏小玉后放进火盆后,运转法力伸出俩指对着火盆施法。同时嘴里念叨:“急急如律令。”
  
      “噗嗤!”的一声顿时火盆起火。
  
      至于在冥纸上写上名字则是给孤魂野鬼烧东西的时候能确定烧给谁,要不然烧了也是白烧。
  
      鸡鸣天亮,秋水还在熟睡,文才却是已来敲门。毕竟昨晚秋水经历的事太多了,以至于快天亮了才睡着。
  
      “秋水,开门了,师傅叫咱们快点。”咚咚的敲门声将秋水从熟睡之中惊醒,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过来,随后起身打开了门。
  
      打发走了文才,然后自己收拾了下房间,穿好衣服,便来到了客厅中,正看到九叔正观看一张地图。
  
      秋水走上前去,来到九叔身前,道:“师傅可是找到了合适的地方?”
  
      九叔看到秋水后,点了点头道:“不错是找了个好穴。”
  
      秋水接过地图一看,发现竟是一处与原来那处墓穴差不多的地方,不由的讶异道:“那蜻蜓点水穴,挪到了这个地方?”
  
      九叔点点了头,道:“不错,今天我们便去任老爷那里商讨下,早点下葬也能让人早点安心。”秋水心里有些不以为然,要是真这么容易能解决掉那个僵尸,还要那些轮回者来干什么,让他们来这个世界旅游下吗?但表面上却是点了点头,附和道:“好师傅。”
  
      随后四人来到了任府,下人领着几人来到了客厅,只见任老爷正与保安队队长阿威喝茶。任老爷看到几人进来后连忙丢下了阿威迎上前来,问好道:“九叔,先父棺墓的事怎么样了?”
  
      秋水几人连忙回礼,九叔说道:“总算不负所托。”
  
      任老爷呵呵一笑,客气道:“那我们到书房里谈。”
  
      “好,秋水你跟为师一起上去,秋生文才你俩给我在这里老实点。”九叔点头答应后安排了下自己的徒弟。
  
      到了楼上后到了楼上,任老爷先是吩咐下人倒上茶水便迫不及待的问道:“九叔,不知那穴比之之前的蜻蜓点水穴如何?”毕竟是关系到自己与后人的未来,自然要十分关心的。
  
      九叔笑了笑,道:“任老爷可曾记得我之前说过蜻蜓点水穴无法点在同一个地方?”
  
      任老爷不知他是何意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自然记得,昨天九叔说是蜻蜓点水一点再点,不会是同一个位置。”
  
      九叔道:“不错,所以我边看了那墓穴周围的地形,发现现在那穴在离老穴不远的一处荒地处,只待择好时日便可在此下葬。”毕竟那蜻蜓点水穴可是一个十分好的穴。蜻蜓点水穴又叫‘潜龙穴’、‘独龙穴’先人葬在此穴,人必定家财两旺,富贵后世。
  
      九叔此时却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这次一定要问清楚这是谁家的地,可不得威逼人家了。”
  
      任老爷赶紧应是,有些尴尬得道:“怎么会,怎么会。”不过此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任婷婷得大声惊叫。任老爷脸色一变扔下两人赶忙向楼下跑去。
  
      秋水与九叔也不作停留,连忙跟上,三人来到楼梯口,只见任婷婷大喊大叫匆忙的跑了上来,身后还跟着貌似是发狂快要脱光衣服的阿威。任婷婷跑到任老爷身前抓着他的胳膊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惊慌喊着:“爸爸,救命啊。”脸色煞白,都快要哭出开了。
  
      任老爷气的眼珠儿都快瞪出来了透露着丝丝的怒火和不可置信,这个阿威难道因为我不同意他与婷婷交往要来硬的了?
  
      这时阿威却是抱着栏杆身体不受控制的一晃一晃的,带着一脸痛苦的摸样,哭丧着脸道:“表姨夫,我想喝茶。”看样子她受到的打击可是不小。
  
      秋水与九叔两人此时却知是文才秋生两人搞的鬼,两人跑下楼来到门外只见到秋生正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文才手里还抱着自己的衣服光着膀子站在后面。九叔不由心中一阵恼怒,两眼一瞪便要发火。秋生见九叔发火,机灵的转身便跑了,文才却是被九叔抓了个正着。
  
      “你们两个臭小子净闯祸。”运起一丝法力一拳打在文才肚子上将那符给逼出,拧着耳朵向义庄而去。
  
      不明真相的任老爷此时也是心里窝火,一边安慰着女儿,一遍叱问着阿威。
  
      回到了义庄,九叔本来是想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他们的,不过以这两个家伙的滑头,自然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几人刚到客厅九叔只是张了张嘴,秋生却已倒好了茶递了过来,此时两人比平时可勤快了数倍。捶背倒茶这俩人简直就是在伺候地主老财主。九叔也不得不作罢。
  
      随后九叔安排秋生文才俩人去街上买些任老太爷安葬的东西。师徒忙了一天吃过晚饭后早早便去睡了。
  
      今夜子时刚到,一道黑影出现在义庄,几个踏步踩在墙上,瞬间就翻了过去。随后则跑到了停尸房,黑影来到锁着任老太爷的棺材的屋外,看到门被锁上,只见黑影随手拿出一根细钩,捣鼓了一会便捅开了锁,进入屋内。
  
      房门被打开,月光洒入屋内,黑影点上一根蜡烛,在地上铺上一层布,从后背的包袱里面拿出工具摆放在布上。他拿了一块八卦镜摆放在那屋梁下,银白色的月光照射在八卦镜之上,随后光线又反射到棺材上。黑影接着又拿出一张黄符在手,一掌拍在棺材盖上,棺材盖立马被推出了一截。
  
      棺材盖刚刚被推开,一道尸气冲出棺材,在月光下显得冰冷异常。一个经典的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形象,直挺挺的便立了起来。僵尸刚起来,立即被八卦镜反射的月光罩住,身体停顿了一下,黑影趁机果的把黄符贴在他头上,僵尸动作嘎然而止。
  
      黑影从怀中拿出一个竹筒,把木塞拔掉,一手握住僵尸的嘴巴,一手拿着竹筒对着僵尸的嘴巴,竹筒一斜,一股子猩红的液体缓缓流入僵尸的嘴里。
  
      “咕咕咕...”
  
      伴随着僵尸吞咽血液的声音,黑影缓缓的说道:“喝吧,喝吧,喝饱了才有力气杀人。”
  
      片刻后,那黑影喂饱了僵尸,伸出俩指放到嘴边咬破点到僵尸的额头,随后嘴里念叨。然后那僵尸便直挺挺的一跳一跳的出了义庄,直直的向着任家而去。而那黑影收拾了下东西后也跳出了义庄,不知去向。
  
      茅山秘术中记载,当僵尸苏醒后,脑海里残留着生前一些记忆,其中残留最多的便是亲人。所以当僵尸苏醒后第一个袭击的人往往也是自己生前的亲人,当杀死自己的亲人后这个僵尸便会完全遗忘人性,取而代之的便是尸性,四处作乱害人。
  
      这天晚上,九叔师徒由于要尽快的办理任老爷的迁葬,忙了一整天,睡的比较死,再加上这黑影施展道术,竟然让着僵尸跳动一点动静也没。一般尸体尸变后尸体里面存满了尸气将会变得沉重万分,跳动间将会发出沉重的声音,而现如今竟然轻如鸿毛般,跳动间没有丝毫声音发出,就如那轻功高手般!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