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八章 任府凶杀案

第八章 任府凶杀案


  
      “铛铛...任府发生凶杀案了!”一阵阵敲锣打鼓声惊醒了整个镇子。
  
      第二天一条轰动全镇的消息迅速的扩散了开来,发生命案了!死者还是本镇最有前最有势的任老爷!秋水等人听到了这条消息后都不由震惊非常,几人迅速跑出义庄,直奔任家而去。
  
      此时任家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在观望,挤进人群来到大厅只见到任老爷的尸首正摆在大厅里,镇子上所有德高望重的人都在旁边。任婷婷在埋头痛哭,保安队队长阿威正在旁安慰着。
  
      九叔来到跟前,掀开蒙住尸体的白布,检查了下立刻确认了是被僵尸杀死的,阿威却是赶紧阻止道:“喂喂,不要乱动。”而秋水则看了下旁边的几个尸体,发现竟然都是轮回者,秋水在掀开白布的时候顺便悄悄的在三个深资轮回者身上拿到了一个耳钉俩个戒指,而其他人则什么也没有,看来是新人。
  
      九叔听到阿威的阻止声后应了一声,起身喊过三个徒弟走到一旁,低声吩咐道:“你们三个快去义庄看看任老太爷的尸体还在不在!”三人领命赶紧回了义庄。
  
      这时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向阿威问道:“威少爷,任老爷是让什么凶器杀死的?”
  
      阿威扬起头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当然是被枪打死的了。”
  
      九叔却是在一旁不置可否的问道:“每一枪都打中脖子?”阿威听了神色一呆,随即改口道:“奥,杀人的是一个武林高手,又善于放飞镖,放出了一个,这个,这个......九子连环金钱镖,才把任老爷给杀死的。”
  
      九叔不屑的一笑,问道:“镖在哪啊。”阿威此时不由有些生气,任谁在说到兴处被人提出反对意见让自己丢脸都会窝火,他脸色一板,道:“喂,你不要妨碍我查案啊。你聪明,你说他是怎么死的?”
  
      九叔看了他一眼,两手比划着道:“我说啊,他是被手指甲插死的。”阿威在他说话时却是被他的手给吸引住了,九叔不由顺着目光看去,只见他的手指甲貌似不怎么短,神色一紧,赶紧要收回双手。不过阿威却是已经将他抓了个正着,本来就对他有着怨气的阿威真么能放过这个机会,提高声音指着他道:“奥~~被手指甲插死的!那一定要是手指甲比较长的人才能做得到了,各位乡亲父老还有谁的比他的长啊?”九叔自己挖坑将自己给埋了,忘了他自己有着留长指甲的习惯。
  
      周围众德高望重的老人都不由看了看自己留着长指甲的手,心下都是一惊赶忙隐藏了起来,慌忙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以免殃及池鱼。
  
      阿威意气风发的,一招手道:“给我抓起来。”随后来到任婷婷身旁蹲下身来一脸沉痛的表情道:“表妹,疑凶已经抓到了,表哥一定会为表姨夫报仇的。”
  
      任婷婷用手帕擦着眼泪,带着梗咽劝道:“表哥,你一定要调查清楚不要冤枉好人了。”
  
      阿威一摆手,一副自信的表情道:“当然当然。”而后嫌手下吩咐道:“来人,把棺材抬回去。”又一撇九叔,“我让你天天对着他看你招不招。”出来了几个保安队员拉着九叔便向门外走去。
  
      这时秋水带着文才秋生两人跑了回来,两人是上气不接下气,大喘着你一句我一句的道:“师傅,棺材.....。。”
  
      “散了。”“尸体......。。”“不见了。”不过待看清九叔现在的形势是,又是一惊道:“师傅......。”
  
      阿威一个跨步记在了几人中间,接道:“被捕了。”两人一听不由一阵温怒,拉开架势就像要打架,“你......。。”
  
      秋水看着眼前的对话有差点笑的趴在地上。秋水知道师傅今晚不会有事,因为今晚将会尸变,到时候就明白谁是凶杀了。
  
      九叔劝道:“别动手。”随后对着阿威说道:“队长我可以跟他们说句话吗?”
  
      阿威轻哼了一声,道:“有什么遗嘱快点说,别说我没人情味啊。”
  
      几人走到一边,九叔立刻对三位徒弟吩咐道:“你们四处都找过没?”
  
      文才急忙的说道:“我连其他的棺材都找过了,都没有。”
  
      “哎!今晚就遭了。”九叔叹气的说道。“我知道,师傅今晚要坐牢吗。”秋水也在旁边插话道。
  
      “坐牢是小,我怕今晚会有俩个僵尸出现。”九叔严肃的说道。
  
      秋水连忙道:“师傅,还有几个也被僵尸咬死了,我估计今晚不止是俩个僵尸啊!”
  
      九叔顿时想到后急忙吩咐道:“秋水你今晚带上家伙去衙门找我,文才秋生你们俩留在任府保护婷婷。”
  
      阿威此时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高声喊道:“说完了没有啊。”
  
      九叔赶紧答应了一声,道:“好了,好了。”又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记住还有糯米。”阿威此时来到九叔身边,搂过他的肩膀对着秋水三人道:“够了够了,有什么话上坟上再说。”看来他是打定主意要将九叔往死里整了。
  
      看着九叔被带走,秋生与文才俩人两人将目光看向秋水问道:“我们该怎么办啊?”秋水好气的说道:“怎么办?刚才师傅不是说了吗,回去准备家伙啊。”说完后拉着文才和秋生就往义庄走。
  
      “秋生文才,你俩今晚去任家保护婷婷,记住如果事情不可为立马向外面跑,千万别耽搁,僵尸的首要目标是任家的人,所以僵尸不会去追你们的。”秋水在路上边走边对着秋生文才俩人吩咐道。
  
      文才秋生有些为难的看着秋水。“哎,你们俩人都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了还想着女人。我今晚去救师傅,衙门哪里还有好几个僵尸呢,我和师傅处理完后会尽快的赶往任家,记住如果我和师傅没有赶到任家,你们在顶不住的情况就下跑,听到没。”
  
      到了义庄后秋水吩咐文才秋生带上墨斗、黄符、鸡血,还顺便让们俩去街上买了整整俩百斤的糯米,而且还把在灵师伯哪里拿到的俩把驱邪剑给了秋生一把。毕竟秋生身手最好,给秋生用则能发挥最大用处,文才则拿着师傅的桃木剑。现在秋水与文才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就是打不过逃跑总没问题,任家的几个轮回者也死了,就一个僵尸,翻不出多大浪花。至于僵尸背后的道人,我想应该听到消息九叔被抓紧了牢房,应该不会在背后做什么手脚了。
  
      时间过的很快,在几人匆匆的准备中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文才与秋生走后秋水才拿出今天在拿几个轮回者身上的东西观察了起来。
  
      滴血认主,没反应?难道我猜测有误?试试法力,想到边做,秋水闭上眼睛运转法力到手上的几件物品中。突然只见手中的三件物体闪起光芒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不见,而秋水的手上则出现了俩个戒指耳朵上也冒出一个银色的耳钉。
  
      秋水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才发现这个几个轮回着真够穷的,俩个储物戒指空间里面竟然只有一百多根金条外就只有些吃喝的东西了,还有一本书,拿出来看了下是日记,算了,等有时间在看吧。不应该啊,明明知道了对付的是敌人是僵尸,最起码去外面也能买些糯米吧。对了,那几个人不是没准备,估计是昨晚和僵尸打斗的时候已经全部用完了。
  
      嘿嘿,正好便宜我。这储物戒指可是好东西,今晚多带些家伙嘿嘿。
  
      换了身原著里的黑色夜行衣,所实话这衣服真帅,动手的时候也不会限制手脚的活动。背上插上驱邪剑,然后挎了一个包,里面放了写对付僵尸的东西,为了保险起见,顺便往空间戒指里里面放了一百斤的糯米,毕竟要对付的可不是一具僵尸,小心无大错。
  
      衙门。
  
      “说为什么要杀我表姨夫!”衙门里阿威对着绑在刑架上的九叔狠狠的威胁道。
  
      九叔听到阿威的话后无奈的回道:“我为什么要杀你表姨夫!”
  
      “哈哈,你的嘴还真硬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字吗?”阿威奸笑的边说边从火盆里拿出一个刻着‘奸’字的烙铁在九叔脸前晃来晃去。
  
      “喂喂,你别乱来啊!”九叔焦急的说道。要是被这烫一下,疼是小事,要是上面的字烙印在身上这辈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抬头做人了。
  
      “以前我用‘坏’字来对付敌人,现在我换成了这个字,比划少还清晰,不过痛还是一样的痛。”阿威满嘴奸笑的说完后,吩咐两边的保安队员扒开九叔的上衣。
  
      “啊!咝咝!”一阵阵肉香重空中飘出伴随着九叔的叫声。
  
      不过片刻后,九叔庆幸的发现原来没收烙在自己身上,而是旁边的俩个保安队员在九叔肚子上放了一块猪皮。
  
      “这个是奸字,如果你胸口不想像这块猪皮一样烙上这个奸字的话,那你就要在天亮之前把供词给我想好了。”阿威对着九叔狠狠的说道。
  
      “如果你在天亮之前不把我放出去,一切后果由你负责!”九叔面对阿威的威胁回应道。
  
      “哎呀,你嘴还真硬啊。”“来人给我把他压下去!”阿威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