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十七章 祖师爷的宝贝?

第十七章 祖师爷的宝贝?


  
      在太阳快要完全落山的时候,秋生推着一个独轮车也赶了回来。
  
      客厅里,秋水与九叔在往屋子里门门框框上贴符,而文才座在凳子上磨糯米,看其旁边的一个水缸,里面充满了白色的糯米水已经差不多快满了。
  
      而小玉则与任婷婷则在拿着小儿手臂粗细的绳子在编织,原来是在编织成网状啊。
  
      小玉看似娇弱,可以人家可不是普通人,是一个女鬼,这点活对于小玉来说,真不是事,而任婷婷可不行了,作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那做过这粗活,现在磨的手指都通红,不过婷婷知道,大家这么做都是为了帮他,毕竟僵尸出来后要找的人第一个就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这时秋生带着东西赶回来后,看见婷婷在做这粗活,弄的十根葱白的手指都已经通红,看的真是心疼不已,感觉跑过来说道:“婷婷,我来帮你弄吧。”
  
      九叔看到这种情况手,也是不忍心,开口劝道:“婷婷,去厨房做点吃的吧,剩下的让秋生弄吧。”
  
      任婷婷听到大家的话后,有些自责,大家都是为了帮自己,结果自己什么也干不了,有些伤心,不过在听到九叔的话后,顿时觉的是啊,大家忙了一天了,还没吃饭呢,要是今晚僵尸来的话,大家饿的肚子可不行。对,听九叔的,我去给大家做饭。
  
      “嗯,九叔,谢谢你们了。”婷婷眼睛泛红的对着大家说道。说完后,也不管其他人的直接就去厨房了。
  
      九叔看到这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秋生你去安慰下婷婷,剩下也没多少了,小玉一人就搞定了。”
  
      小玉听到九叔的话后,也起身说道:“是啊,剩下的这些,我自己一人一会就做完了。”
  
      开始婷婷知道小玉是鬼后还有些害怕,可是等俩人聊了会后,简直就和亲姐妹一样,所以说,女人的世界,咱们不懂啊。
  
      秋生听到师傅的话后,感觉跑去了厨房,而文才看到这种情况后,叹气的摇摇头,道:“哎!秋生有婷婷,秋水有小玉,我怎么就一个人啊。”
  
      “什么你一个人啊,不是还有为师吗!”
  
      文才正在摇头说道突然听见九叔的话后急忙扭头一看,九叔的一张大脸出现在他眼前,吓了文才一跳。
  
      “磨蹭什么,快点给我跳进缸里去。”九叔对着发牢骚的文才狠狠说道。
  
      文才赶紧将磨好的最后一桶糯米水倒进了缸里,感觉脱的衣服,不过脱完上衣准备脱裤子的时候,九叔瞪眼的道:“你干什么啊?”
  
      “不是要去缸里泡糯米水吗?”文才满脸无辜的说道。
  
      “让你泡糯米水,但谁让你脱裤子的。”九叔简直无语了,赶紧解释道:“你身上被僵尸抓到的伤痕都是上身,而且今天都踩在糯米上跳了一天,下身尸毒根本没有,直接脱了上身的衣服进去给我泡就就行。”
  
      “奥,说清楚吗,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文才嘴里嘟囔的说到,跳进了缸里,当文才刚进缸里的时候,大喊一声:“爽啊,舒服。”
  
      九叔估计是看不惯文才满脸的舒服样眼中笑意一闪而逝,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过去,说道:“舒服吧,待会为师让你更舒服点。”同时把袋子里的东西倒进了缸里。
  
      文才看到师傅往缸里倒的是活生生的蛇后,吓的脸都青了,赶紧跳了出来,嘴角有些的不利索的说道:“师傅,你这是干什么啊?”
  
      “跑什么跑,想不想早点好啊,想的话就给我回去,这蛇是驱尸毒的。”九叔看见文才跳出来后,狠狠的瞪着文才教训道,不过看仔细看九叔的眼神后,就会发现九叔眼神中充满了笑意。
  
      文才听到师傅的话后,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师傅和蛇相比较,文才还是更怕师傅多一点,赶紧的跳回了缸里,小心翼翼的在缸里泡,这次可不敢乱说什么了。
  
      这时秋水也将屋子里里外外都贴满了符箓,回到屋子,不过看到眼前搞笑的一幕后,憋的是满脸通红,而小玉也看到了,玉手掩这小嘴望着眼前一幕偷偷笑到。
  
      别看这贴符箓,以为是个人就能贴的了,今晚可是对付的是金甲尸,屋子里里外外贴的符箓都是按照符阵来的,要不然那会让任婷婷干这种粗活。
  
      里里外外贴的符箓都是用鸡血画的镇僵符。镇僵符,是专门镇压僵尸用的符箓,但是对付任老太爷这种已经到了金甲尸还是不够用的,不过量多引起质变吗,虽然镇压不住,但是还是能对任老太爷造成一点伤害的。
  
      至于风水先生留下的俩本书籍与秋水在古墓风水先生师兄身上得到的一样,而九叔专门查看了下上面关于僵尸的记载,才知道,像这种速成的僵尸,必须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吸收月之精华才能变成真正的金甲尸,现在任老太爷只不过刚吸收金甲尸王的尸气,还没有到运用自如的地步。
  
      本来一般的僵尸在遇到这种机遇后会躲避到一个地方,彻底炼化才会出来害人。想要在对方没有炼化前吸引出来,将其除掉,必须找到能吸引他的东西。而这东西就是僵尸生前的家人。
  
      僵尸一般尸变后,对自己的血缘有种莫名的吸引,会不知而然的被吸引出来吸其精血。
  
      而恰巧的是,任婷婷作为任老太爷的直系孙女,血缘非常近,而且僵尸就在不远处,对僵尸照成的吸引不言而喻。
  
      九叔看过书上的记载后,知道僵尸会在今晚来,必定这具僵尸还没有产生灵智,如果让你进化成真正的灵智后,那可真麻烦了。
  
      这些镇僵符箓,只对僵尸有克制作用,对鬼怪是无用的。一般道士随身携带的是驱邪符,这种符箓内含阳气对僵尸和鬼怪都用克制的作用,而今天要对付的是任老太爷这具即将进化的成金甲尸的僵尸,对付僵尸镇僵符箓可比驱邪符箓好用多了,所以贴的都是镇僵尸符箓,所以女鬼小玉对着符箓没有多大感觉,只是觉的有些不舒服罢了,毕竟这些符箓都是用鸡血画的,而鸡血恰恰阳气较重。
  
      等符箓都贴好后,九叔便让秋生将在屠宰场弄来的黑狗血拿了出来,随后将编织好的绳网都侵泡了下黑狗血,摆放的在屋子上面。
  
      九叔看到都准备差不多的时候,对着秋水说道:“秋水,现在都准备差不多了,你去沐浴更衣下,准备请神上身。”
  
      秋水听后感觉去里屋沐浴去了。
  
      等秋水出来后,发现秋生与文才已经摆好了坛位。
  
      只见九叔上蹿下跳,嘴里念叨了几句咒语后,拿出一个八卦镜对着晚上的月亮照射下,随后对着小玉道:“小玉姑娘,你过来,让我施法为你聚集太阴之气。”
  
      小玉听到后,有些却懦懦的走到了九叔身边,不时还扭头望下秋水,秋水看到小玉的表情后,坚定的点了点头,对着小玉示意到别怕。
  
      九叔看到俩人的表情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想道,哎!还不知道能不能过了今晚呢!先不管他们俩个了。
  
      当小玉走到九叔身旁后,九叔拿出做过法的八卦镜对着小玉额头中央,另只手慢慢的挪开了八卦镜中间的挡板,随后一股肉眼能见的太阴之气照射在小玉额头,随后九叔念了几句咒语,将八卦镜缓缓的转动了下,本来逸散的太阴之气以肉眼的速度慢慢的凝聚成一点照射在了小玉的额头上。
  
      而这时小玉目光呆滞,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阵阴风。而九叔鬓角也流出了几滴汗水,看来这事也不是简单能做成的。
  
      “不行,到极限了。”九叔看了一会暗暗的想到,赶紧撤走八卦镜,伸出俩指点向了小玉的额头,念叨了几句咒语,只见小玉额头闪烁了下月银色的小点,随后消失不见。
  
      当九叔施完法后,小玉也恢复了灵智,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法力。心中有些欣喜的望向了秋水。
  
      秋水看到后也着急的问道:“小玉,没事吧?”
  
      小玉摇了摇头,示意没事,随后又对九叔施礼道:“多谢道长。”
  
      九叔有些尴尬的摆摆手,毕竟小玉是来帮忙除僵尸的,虽然是看在自己徒弟的面子上,但是这可不是帮着女鬼,只是为了对付僵尸不得以为知。
  
      “师傅。”秋水这才想起九叔,感觉询问道。
  
      九书拉着个脸,说道:“还看什么,脱衣服啊。”
  
      秋水听到这话后,感觉脱掉了上身衣服,露出了身上矫健的肌肉。
  
      小玉看到秋水就在身旁脱掉衣服后,羞的满脸通红,赶紧跑回了屋子,不过在往回走的时候俩眼却还偷偷往秋水身上瞄。
  
      九叔看到后对着秋水冷哼了下,赶紧拿上朱砂笔在秋水身上画起了符箓。虽然请鬼上身是下等之法,但是也不是一两天就学会的,所有九叔才要在秋水身上画符,等倒时候做法的时候容易成功。
  
      这也是九叔知道小玉对自己徒弟一往情深,甚至不惜付出生命,要不然,九叔哪敢随便就让自己徒弟练习这请鬼上身之法。
  
      秋水身上画好红色的符箓后,九叔依次对着文才和秋生都在身上画了符,不过他俩身上画的是聚阳符,毕竟他们俩人可没什么鬼怪与他们合体做法,所以秋水与他们俩身上的符一点都不一样。
  
      当九叔画好符后,已经是满头大汗,毕竟画符这是可是聚精会神的,不能有一丝差错,要不然就白画了。
  
      秋水看到九叔的状况后,赶紧去屋子里端了碗热茶过来,递给九叔。
  
      九叔结果茶后,欣慰的点了下头,喝了口热茶后,突然看着秋水**的上身,若有所思的样子。
  
      秋水看到九叔的眼神后,心里有些发毛,看了下身上后弱弱的问道:“师傅我身上哪里不对吗?”
  
      九叔听后摇了摇头,对着秋生吩咐道:“秋生,你去祖师爷灵位桌子下面把咱们祖师爷的宝贝拿来。”说完后,九叔嘴角微微上翘,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屋子里了。
  
      而秋水听到九叔的话后,顿时知道是什么了,脸色大变。
  
      秋生与文才立马也明白九叔说的是什么了,顿时俩人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对着秋水说道:“秋水,师傅真疼你,竟然把祖师爷的宝贝给你,哈哈!”俩人说的便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秋水听到后,作似就要上去收拾俩人,秋生文才看到后,感觉跑回了屋子。
  
      当看到俩人都回屋子后,秋水抬头对着天空皎白的月光脸上充满无奈、无助、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