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二十七章 进入三国

第二十七章 进入三国


  
      “咚咚咚!”
  
      血红色的天空,响起了一阵阵钟声。
  
      这是轮回空间提示将要进行任务时间到了的钟声,让所有轮回者准备好,进行世界任务。
  
      半个小时后,轮回空间空气中飘出一点一点的光点,然后慢慢汇聚形成巨大的光门。
  
      空间中每个轮回者面前都出现了一座光门,秋水和小玉手牵着手看到眼前的光门后,俩人互相望了眼,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秋水摘下了脖子上的收魂葫芦后对着小玉点点头示意到,小玉看到秋水的动作后,温柔的说道:“秋水,你要小心。”说完后变化作一道流光,射进了收魂葫芦中。
  
      秋水将收魂葫芦盖好后,又带回了脖子上,朝着巨大的光门毅然的走了进去。
  
      当秋水醒来的后,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情况,发现正是在一个古朴的屋子里,摆放的都是一些秋水不认识的器具。
  
      秋水摇摇头,感慨了下,果然穿越者和普通轮回者待遇不同,穿越轮回者竟然每次任务轮回空间都会主动的为轮回者设定好身份,普通的轮回者却没有这样的待遇。
  
      看似穿越轮回者占了便宜,其实不然,虽然每次在任务世界都设定了好身份,对轮回者大有益处,可惜这便宜也不是白占的。普通轮回者每次任务难度都是逐渐递升,而穿越轮回者,任务都是最难的,与普通轮回者相比,任务难度,任务提升速度都是最快的。
  
      秋水查看了下脑海中轮回空间的设定,原来轮回空间将自己设定为董卓一派了,而且秋水还是董卓手下第一猛将。现如今董卓已经进入了洛阳,现在正与丁原对抗,争夺洛阳。
  
      说到丁原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但是丁原手下的义子大家可谓是耳熟能详,那就是吕布,素有三国第一猛将之称的飞将吕布吕奉先。
  
      “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
  
      从门卫进来一个身穿黑色甲胄杀气腾腾的士兵双目狂热的看着秋水单膝下跪,恭敬的对着秋水说道:“报将军,主公有令,命将军前去议事厅。”
  
      “好,等本将披好战甲,马上就去,你先去回禀主公。”秋水威武的对着董卓身边的传令兵道。
  
      果然不愧是西凉精兵,怪不得董卓能与天下诸侯对抗,区区一个传令兵就这这种气势,幸好小玉在收魂葫芦中,不会感受到这些精兵悍将的煞气。
  
      片刻后,一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巾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手握鬼神戟,可真是威风凛凛,浑身煞气逼人,一看就是一名绝世武将。
  
      秋水身为僵尸,又是僵尸中的王者,站在哪里本身上就散发这一种霸道威武的气息,现如今有穿上一套三国无双世界中的铠甲,真是煞气逼人。
  
      “参见将军。”
  
      当秋水走出门外后,门外两名士兵,狂热的看着自家将军,单膝跪地。
  
      随后秋水拿出手中的赤兔马令牌后,感觉轮回空间安排的真是有人情味,召唤赤兔马后竟然直接出现在马槽中,这些士兵脑海里竟然也安排了合理的记忆,原来董卓得到了两匹绝世宝马,命名为赤兔,赏赐于秋水一匹,另一匹自身骑,也就是未来吕布的坐下跨驹。
  
      “来人,去将本将的赤兔牵来。”秋水对着门外单膝跪地的将士吩咐道。
  
      “是将军。”俩名士兵走后,秋水拿着手中的令牌看到,原来第一次使用令牌后,竟然直接奖励轮回者骑术精通,而顶级的赤兔马令牌竟然奖励了人马合一的境界。
  
      当俩名将士将赤兔马牵出来后,秋水直接跨上赤兔,朝着脑海中董卓的府邸方向狂奔而去。
  
      “混蛋,区区丁原竟然妄想与咱家争锋。”秋水刚走到屋子外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一阵咆哮声。
  
      一座巨大古朴的屋子里,堂下左右两方站满了武将,只有一名身穿青灰色的文士服的人朝着上面坐着的满脸横肉的男子拱手道:“主公,暂且息怒,丁原帐下具是并州精锐,并且常年与外族作战,骁勇异常,不比咱们西凉精锐差分毫,尤其是其帐下有一名武将吕布,更是骁勇善战,不可轻敌。”
  
      正在这时,门外的一名精装士兵走到屋里,单膝跪地对着堂上满脸怒气的董卓道:“报,主公秋水将军求见。”
  
      “哈哈哈,咱家的绝世猛将来了,我倒要看看丁原还拿什么跟我斗。”本来满脸怒气的董卓听到士兵的话后,畅怀大笑,一改刚才的满脸怒气。
  
      当秋水身披战甲走进大厅后,通过脑海中的记忆,知道座在一张宽大而雕刻精细木椅上面的人就是董卓,真是满脸横肉,腮上长着一根根直立的胡须,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以为是张飞的老爸。
  
      “参见主公。”秋水对着董卓拱手后,威严的说道。
  
      董卓看到后,哈哈大笑道:“丁原老儿仗着帐下有吕布,现如今咱家的西凉猛虎到来,我倒要看看是他帐下飞将厉害还是咱家帐下猛虎厉害。”
  
      身穿灰色文士服的李儒听到董卓的话后,急忙拱拱手道:“主公,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丁原远从并州而来,粮草不足,咱们只要等上一段时间,丁原必定撤兵。”
  
      董卓听后,满脸不耐烦的挥挥手,道:“爱婿多虑了,咱家帐下猛将如云,更有精兵数十万,还怕他丁原老儿。”
  
      说完还不等李儒说,又下令道:“来人了,给我召集兵马,咱家要与丁原老儿一决雌雄。”
  
      “吾示天下群雄犹如土鸡瓦狗,我倒要想领教下并州飞将吕布的威风,看是不是和传闻一样厉害。”秋水这时满脸的豪气对着董卓道。
  
      “好好,今天就让丁原看看咱家帐下的猛将,今日咱家到要看看丁原老儿还是否依旧嚣张。”说完,董卓便令人去调集军马。
  
      “咚咚!”
  
      东汉末年,东都洛阳城外传来了一阵阵战鼓声,惊的洛阳满朝文武胆战心惊,城里居民都躲回了屋子里,往常繁华的街道,现如今充满了萧条。
  
      将士一万,满地都是,将士十万,无边无际。
  
      洛阳城外,双方摆开了阵势,丁原军共有七万大军,其中三万更是并州狼骑。而董卓一方从洛阳城中陆陆续续出来整整十万大军,其中更有五万西凉铁骑。
  
      城外空气中充满了杀气,俩军一片寂静,当两军摆好阵势后没有一丝杂音,只有一声声的马叫声。
  
      丁原军中一名骑着健壮的黑色大马,对着董卓军怒吼道:“董贼,你这乱臣贼子,今日定要让你这老贼身首异处。”
  
      “啊啊啊!丁原老儿欺人太甚,左右谁与我将其拿下。”董卓身穿黄金铠甲骑着一匹碳红色的高头大马听到丁原的叫骂声后,满脸怒气吼道。
  
      “主公,吾愿前往,我倒要看看并州吕布有何本事。”秋水刚对董卓说完后,帐下其他武将都舒了一口气。
  
      主要是这两天董卓已经与丁原会战了几场,而起帐下吕布更是勇猛异常,竟然连斩董卓帐下十七名战将,就连号称西凉勇士的华雄也只与其战了二十回合差点死在对方戟下,现在都还在家养伤。
  
      现如今听到董卓的话后,帐下武将都胆战心惊,实在是不敢与吕布争锋,免的做其戟下之鬼,随后听到秋水的话后,帐下诸将都长舒了一口气。
  
      “呜呜!”号角声响起后,只见董卓军中出来一名战将,只见其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方天画戟戟,可真是威风凛凛。
  
      尤其是其座下的战马竟然比精锐战马还要高出一个头颅,其浑身呈碳红,跑起来就像一团火焰般,而战马上更是披戴了黄金打造的甲胄,丁原帐下吕布看到这匹宝马后,眼睛泛着精光。
  
      “素闻并州吕布乃是绝世猛将,今日吾秋水特来讨教一番。”秋水牵着战马缓缓走到阵前,朝着对方阵营喊道,虽然其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充满了威严,低沉而赋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两军将士竟耳边。
  
      丁原听到对方的话后,大感惊讶,秋水作为董卓帐下第一猛将,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来了洛阳,看其气势丁原就知道这是名不逊于吕布的猛将。
  
      “义父,吾愿一战。”吕布拱手对着丁原喊道,眼中却没有离开秋水座下的坐骑,眼中充满了炽热,同时心里从满了愤恨,吾之武勇并州皆知,丁原老儿甚是忌惮与吾,假意收吾为义子后竟然仗着大义封为主簿夺吾兵权,然其只是个账房先生般,一有战事便让吾冲锋陷阵,随后便让我又回去当主簿,作为一个武勇绝伦的武将,竟然掌权主簿文官之职,丁原带我何其薄也。
  
      看到丁原点头后,吕布骑着战马冲了出去,吕布刚才只顾这看对方的宝马,当来到阵前观看对面的武将后,竟然发现对方穿戴的铠甲竟然与吾一模一样,而且对方使的兵器竟然也是方天画戟,但是其胯下如火焰般的战马却是天下少有,随即看了自己胯下的战马,愤感羞愧,怒吼道:“来将通名,吾吕布戟下不死无名之鬼。”
  
      秋水牵着赤兔马缓缓走了俩步,看着对面英俊异常的吕布,举起手中的画戟指向吕布喊道:“奉先飞将之称我素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丁原胯下的也是匹绝世宝马,听闻奉先乃是丁原义子,怎么骑的确是一匹普通战马,难道并州丁原就是这么待帐下将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