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二十九章 西凉猛虎VS并州飞将 下

第二十九章 西凉猛虎VS并州飞将 下


  
      董卓看着刚才的一幕,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差点就损失掉自己的爱将,在看到没事后,长舒了一口气,赶紧对着左右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牵匹战马,快点。“
  
      董卓军中立即出来一名将士,牵着一匹西凉上等战马来来到了战场中间。
  
      秋水换上已方军牵来的战马后后,看着眼前静等的吕布,拱拱手道:“多谢奉先兄手下留情。”
  
      吕布一甩手中的画戟,对着秋水冷静的说道:“别那么多的废话,如果你没有换坐骑,还是骑着原来的那匹绝世宝马,我早就败了。”
  
      秋水通过刚才战斗知道能施展出如此阳刚的戟法吕布这人绝对不像历史记载中的那样,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因为一个人到达宗师境界的武道会随着心境有所变化,若真是一个贪生怕死,见利忘义的小人不可能会施展出如此阳刚的戟法。
  
      秋水随手转动了下手中的画戟后,对着吕布吼道:“奉先兄,咱们再来。”
  
      吕布冷着张脸,眼睛紧紧盯着秋水,一字一字的说道:“使出你全部实力,不要藏私。”说完后猛的一拍战马冲了过去。
  
      秋水听到对方的话后,楞了下,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看来是对方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没有丝毫下滑,怀疑自己没有使出全部实力。真实冤枉,这真是自己体制问题,真没有藏私啊。
  
      不管秋水怎么想,对方已经要冲了过来,秋水赶紧收了自己的小心思。
  
      既然你要全部实力,那我就用出全部实力。想到这后,秋水运气体内的法力,顿时感觉自己身体膨胀了一分,对着吕布刺来的一戟,直接提戟就拍了过去。
  
      铛!铛!秋水在一瞬间,将吕布刺来的攻击拍到了一边,随即立马又反手刺出一戟,这吕布也是了得,咬着牙,拿起手中的画戟,铛的一声就挡住了秋水的攻势。
  
      铛铛!连绵不断的金属交鸣声响起,转眼间,秋水与吕布对攻了十几回合,当两马分开后,吕布胸口犹如风箱一般,喘着粗气,握戟的双臂都有些颤抖,刚才一瞬间俩人都将自己的武艺发挥到了极限,紧紧在两马相交的瞬间每人攻击了十几下,可见刚才俩人的动作有多快。
  
      至于双方将士,只看到两马相交的瞬间,空中顿时闪现出一片戟花,根本没看清俩人的动作。
  
      董卓军只有董卓本人眼睛缩了一下,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武力高强之人,瞬间竟然能将手中的画戟挥舞十余次。
  
      董卓年轻时身为豪侠,可谓是见多识广,自身也算是一名一流武将,虽然现在已经老了,没有年轻时候的武勇,但是眼力还在,据董卓所知整个天下,也就只有枪神童渊能一瞬间刺出九枪,董卓东征西讨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能瞬间刺出九次的猛将,今天竟然一下只看到了俩个。
  
      而且今天的俩个竟然比传说中的枪神还要厉害,怪不得每次东征西讨的时候秋水总算抱怨没有看的上的对手,原以为武艺也就是超一流顶峰,没想到竟然身怀绝世无双的武艺,今天还一下子看见俩个。
  
      董卓看着阵前交锋的俩名武将,眼中充满了炽热,如果得到这两名绝世武将,天下还不唾手可得。
  
      不过另一方可不这么想,丁原看到吕布竟然没有在对方马蹄断裂后,乘胜追击,顿时感到一阵恼怒,对着吕布也是更加厌恶,觉的这吕布是恃宠而骄之人。
  
      而其帐下却又俩两名武将,看着战场上威姿霸气的俩人满脸的倾佩窃窃私语。
  
      “高将军,吕将军和这西凉猛虎,那个更胜一筹啊?”一名面如冠玉,手持虎头长刀的将军对着一名手持黑色铁枪脸色冷峻的将领问道。
  
      原来这两人就是三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高顺与张辽。如果说三国中吕布武艺最高,那么高顺说率领的陷阵营就是兵团作战第一,其在历史上更是靠着手中八百陷阵营击败了关羽张飞,擒拿了刘备的妻儿,当时关羽和张飞手下可是还是拥有着数千之士还要再加上两名万人敌,结果让高顺带领八百人就击溃,仓皇逃窜,还把自家嫂嫂丢在了战场被俘,由此可见陷阵营的实力。
  
      而张辽这人前期并不出名,可是在后期,威震逍遥津,百骑破孙权十万大军,杀的东吴是血流成河,差点生擒孙权,在当时东吴可谓是闻张辽之名能止小儿夜哭,可见其本事。
  
      高顺冷着一张脸,好像是一张冰块,看了眼张辽,冷声道:“吕将军和西凉猛虎不相上下,不过那西凉猛虎真可谓是一方豪杰,如果不是其放弃了自己的绝世宝马的优势,吕将军早已落败。”
  
      张辽听后,点点头,心里同样敬佩对方的豪气,刚准备扭头观看战场耳边又传来高顺的声音。
  
      “吕将军再战下去,要败了!”高顺始终冷着张脸说道,不过眼神中却充满了担忧。
  
      张辽听到高顺这话后大感惊讶,急忙问道:“你不是说俩人实力不相上下吗?”
  
      “你看,吕将军现在已经是快要筋疲力尽了,而对方虽然也是浑身大汗,不过,你看清对方的呼吸节奏了吗!”说话间高顺眼中始终没有离开战场。
  
      张辽听到高顺的话后,赶紧观察了下双方俩人,结果真是像高顺所说的,吕将军气喘如牛,而对方竟然呼吸稳定,没有一丝喘气,看到这种情况后,嘶!张辽吸了一口气。
  
      吕布的武艺,张辽可是深有体会,并州的每个士兵也是有体会的,何曾见过自家飞将与人争斗时会气喘如牛,那次不是几回合就解决对手,能在自家将军手下撑过十回合的都稀少,心中暗暗惊叹道,原以为吕将军就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了,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要比吕将军还厉害一丝。
  
      两马交错后,秋水看着眼前对方气喘如牛,不过仍然要坚持下去,丝毫不服输。心中暗暗敬佩,自己要不是仗着僵尸体制,体力无限,对方靠着战场上的经验早就将自己斩于阵前了。
  
      “再来!”吕布看着眼前的对手,嘴唇发干,声音有些嘶哑低沉喊道。
  
      秋水听到对方的话后,摆了下手中的画戟喊道:“奉先兄武艺高强,在下佩服。”随后扭头示意看了下天色,又道:“今日天色已晚,双方将士已经疲惫不堪,咱们来日再战如何?”
  
      吕布听到对方的话后,知道对方是给自己留面子,再都斗下去,自己必败,毕竟现在自己已经筋疲力尽,而对方明显还有余力。
  
      不过吕布就是吕布,不愧于三国战神之称,满脸豪气对着两军将士大喊道:“输就是输,吾吕布不需要人来怜悯。”
  
      双方将士听到吕布的喊声后,董卓军爆发出了一阵欢呼,而吕布军则士气一阵低迷,丁原狠狠的看着吕布,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秋水深感佩服的高声回应道:“刚才将军没有趁人之危,如何谈论输赢,今日咱们平手,择日再战。”说完后,不等吕布回话,秋水骑着马就返回了阵营。
  
      当并州军听到对方的话后,想到,是啊自己的将军没有趁人之危,不能算是输。整个并州军欢呼了起来。
  
      战神、战神...双方将士看到各自将军的豪气冲天的行经与生怕从所未见的高强武艺后,都拿出手中的兵器疯狂的拍打起来并吼起来。
  
      斜阳下,吕布提着画戟注视着秋水缓缓回到了阵营,一阵不语。
  
      洛阳城中所以人从早上就听到城外的嘶吼与震天的擂鼓声一直从早晨持续到了日落西山,全城的人都在家中担忧着。
  
      啪!
  
      双方鸣金收兵后,并州军,丁原帐篷中,丁原拿起桌子上的东西砸到了地上,对着回营后的吕布怒目而视。
  
      “你想干什么,吕布,你给我说清楚,明明有机会斩杀对方,你竟然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你眼里还有我这主帅吗!阿!你倒是说!”丁原充满怒火的眼神营帐中站立的吕布咆哮道。
  
      吕布听见丁原的话后,脑门上暴起青筋,心中充满了怒火,右手紧紧握住画戟,面对丁原的质问没有任何回应。
  
      而丁原帐下许多武将听到丁原的话后,心里也都充满了不满,毕竟今天的事所以人都是用目共睹的,而并州男儿常年与塞外蛮夷厮杀,整个并州对武艺高强,行事光明磊落的男人充满了敬佩,而丁原实在是有失并州儿郎之风。
  
      丁原怒吼了半天后,看见帐下诸将没有任何回应,仿佛要喷火的眼睛怒视着帐下所有人。
  
      并州整个中军大帐,安静了片刻后,丁原深吸一口气,坐到了帅帐座上,满脸阴沉对着吕布说道:“奉先,你对董贼手下的猛虎有几分胜算?”
  
      吕布抬起头冷静回道:“武将者所珍惜的有三样,神兵利器,护身保甲,绝世宝马,而对方三样皆已具备,然如果是公平对战,五百回合之内不相上下,五百回合后落入下风,千回合之后吾必败。”
  
      丁原听到吕布的话后,脸色更加阴沉,心中恼怒这吕布竟然如此不知进退,就算是真的你岂能在大帐中当着诸将的面都说出来,这不是影响士气吗。
  
      丁原沉思了片刻后,对着吕布阴沉的说道:“明日,你再去战他。”随后又对帐下曹性吩咐道:“你在俩人激战时放冷箭,给我击杀掉着董贼的爪牙,我看他董贼如何还与我相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