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三十章 说降

第三十章 说降


  
      吕布听到丁原的话后,真是怒气横生,咆哮道:“主公,暗箭伤人,岂是大丈夫所为!”
  
      曹性听到丁原的吩咐后,也是满脸难色,这毕竟是小人行径,不过曹性可没吕布的胆子敢在军中对着三军之主怒吼。
  
      “吕布,你放肆!你没本事斩杀敌将,本将这是帮你,你给我滚出去,明天都给我按计行事,听到了没有。”丁原看到吕布竟然敢在三军将士面前顶撞与他,阴沉的对着吕布说道后又扫视了下营中诸将后,便甩手离开了大帐。
  
      “诺!”诸将岂敢违抗主帅的意见,纷纷拱手应到,而营帐吕布双眼充满了怒火,紧紧盯着丁原的背影。
  
      而另一边董卓军中....
  
      “哈哈哈...秋水不愧是咱家爱将,哈哈,吾倒要看看丁原那厮还如何与咱家争夺洛阳。”董卓军中摆满了酒肉,整个营帐中充满了欢笑。
  
      这时李儒听到董卓的话后,端起一杯美酒小抿了口后,站起身来对着董卓拱拱手后,道:“主公,并州军不可小视,且军中尚有吕布,如果与并州军血拼,我军胜也定然也是惨胜。”
  
      董卓听到自己女婿李儒的话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脸色难看了下来,而军中诸将看到董卓的表情后,都赶紧安静了下来,不敢在言语。
  
      啪!
  
      董卓沉思了片刻后,恼怒的拍了桌子,叹气道:“如得奉先,吾帐下文有爱婿,武有秋水吕布,何愁天下不定啊!”
  
      就这这时,一名三十岁左右,身体消瘦留着山羊胡子的文士走了出来,对着董卓拱手道:“主公,吾与吕布乃是同乡,甚是了解吕布此人,愿凭三寸不烂之舌说降吕布。”
  
      原来这人就是李肃,历史中说降吕布之人。
  
      董卓看见帐下突然站出一文士夸夸其谈道能说降吕布,顿时大喜道:“汝需何物?尽管说来。”
  
      由此可见董卓求才之心啊,尤其是董卓本是武将出身,靠着军功爬到了现在的地位,对武将更是喜爱至极,平常武将都是动不动就赏赐,而军中几位大将更是赏赐不断,可见董卓此人手段,整个西凉军可谓是一呼百应啊。
  
      李肃听到董卓的话后,心中暗喜如若成事,其不高官俸禄就在眼前,赶紧回道:“主公,武将者生平所惜三件事物,神兵利器,护身铠甲,绝世宝马,而吕布独独缺少一匹绝世宝马,所以要想说降吕布,需所求主公胯下赤兔宝马。”说完后,李肃赶紧低下了头颅,西凉军中谁人不知董卓对赤兔马的喜爱,毕竟董卓出身也是武将。
  
      董卓听到李肃的话后脸上露出难色,毕竟赤兔马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绝世宝马,对任何一名武将来说可谓是心头肉。整个西凉军只有两匹赤兔马,其中一匹赐予了帐下大将秋水,剩下一匹董卓实在是有些不舍,有些迟疑不定。
  
      “非赤兔不可吗?”董卓心中也知道对于吕布这种级别武将一般的事物还真难让其动心,可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李肃无言的点点头。
  
      秋水在董卓左手边第一排的位置,听到军中谈话后,起身目视董卓坚定的说道:“主公,所求天下也,如得吕布,如虎添翼也,而赤兔马在主公眼里只不过是代步只用,而在战场上一匹宝马则是一名武将的生命,主公,天下与赤兔,孰轻孰重。”
  
      董卓本来难以决定,不过当听到手下第一大将的话后,想到,不错,天下与一匹宝马,那个重要,还不是天下吗!别说一匹,哪怕十匹只要有,董卓也愿意换。当即拍案吼道:“好,赤兔就赤兔,另外再加带两箱珠宝。”
  
      由此可见,董卓能有今天不是偶然,对待心仪的武将,董卓可是比并州丁原大方的多,两人简直不能相比。
  
      “主公英明。”当听到董卓的决定后,帐下所有大将起身拱手回应道。
  
      “哈哈哈,希望吕布不要让咱家失望。”董卓听到帐下诸人的话后,大笑摆手示意坐下。
  
      秋水听到董卓的话后,感激的对着董卓拱拱手道:“主公,今晚吾愿前往并州军营,劝说吕布。”
  
      董卓听到秋水的话后,大感为难,今天的战斗董卓看后,更为重视秋水,然去并州军营万一有个什么,董卓还不损失掉手中大将,顿时有些担忧道:“秋水,咱家知道你也一心为了咱家,可是要是吕布不愿意投降的话,并州可是整整有七万精锐,万一...。”
  
      董卓虽然没有说下去,但是诸将明白董卓的意思,就算你武艺通天,但是面对整整七万比逊于西凉军的精锐,可是难逃升天的。
  
      秋水听后,感激的对诸将摆摆手道:“主公,你切放心,我乔装打扮一下,不显露身份,不会有大碍的。”
  
      当秋水说完后,看见董卓还是有些犹豫,坚定的说道:“主公,可让李肃先去军中与吕布畅谈一番后,邀请吕布试马,然其必定出来军营,吾在并州军营外与吕布一会,如若有什么不适,吾也能及时返回,主公且放宽心,吾胯下的赤兔马,并州军可有人能追上?”
  
      “主公,可一适。”李儒这时听到秋水的话后,知道俩人今天是英雄惜英雄,如果加上秋水的话,成功会更大一些,毕竟丁原身为一州刺史竟然连赏赐吕布一匹宝马都没有,可见丁原与吕布并不是表面上的融洽。
  
      董卓听到李儒的话后,才点点头道:“好,如果并州军有什么不测,你要及时撤离。”
  
      秋水听到后,心中也是泛起一片感激。可见三国中不管哪一个诸侯也不是省油的灯,哪怕是这被称为暴政的董卓也有一套,可见比之董卓还要厉害的曹操刘备等人的厉害。
  
      夜晚,并州大营。
  
      当丁原与吕布不欢而散后,吕布回到了营帐,当刚进入营帐后,脸上显示出一阵疲惫。
  
      “将军,没事吧?”张辽与高顺刚见吕布回到营帐中,就变的疲惫万分,急忙询问道。
  
      吕布摆摆手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画戟交与了张辽,张辽赶紧接过吕布的画戟放到了兵器架上,不过在张辽拿到画戟后,大吃一惊,吕布手握的戟杆部位竟然有丝丝血迹,赶紧朝着吕布的手掌中观看。
  
      嘶!张辽吸了一口气,吕布的虎口竟然震裂了,流出丝丝鲜血,虽然现在已经不在流血,可是还是吃惊万分,吕布自从军以来,那次不是冲在最前面,可是又有那次受过伤的,今天只是与人公平决斗,竟然受伤了,真是心惊。
  
      “西凉猛虎真男儿也,如今丁刺史竟然要吾暗害与人,吾真是心中有愧啊。”吕布一屁股坐在了营帐中,满脸无奈长吁短叹道。
  
      高顺不善言语,看见自家将军的样子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静静的再战一旁。
  
      而张辽也不知该如何劝说,毕竟丁原作为他们的上司,根本无法不按丁原的意见办事。不过张辽现在对丁原也是充满了怨念。
  
      “报!将军,营外有一人说是将军同乡,请求一见。”吕布大感惊讶,在这洛阳中自己可不知道还有同乡,不过吕布还是让人领了进来。
  
      “将军,现如今我军正与董卓交战,偏偏这时就来了个将军的同乡,可见此人必是董卓说客。”张辽不愧是未来的大将,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这事,赶紧对着吕布说道。
  
      吕布听后,顿时觉的有理,不过吕布是谁,岂会为了什么避嫌而不见客,对着高顺张辽俩人摆摆手,道:“你二人躲在营帐一旁,我倒要看看董卓的说客如何来说服我。”
  
      诺!
  
      高顺张辽听到吕布的话后,拱拱手便藏身到了营帐一旁,毕竟吕布的性格二人深知,再说了,就算是说客又如何,岂能弱了威风,连见都不见,二人也没什么反倒是退了下来。
  
      “奉先,咱们可是许久未见啊!”李肃刚进营帐便对着吕布高兴的说道,好像俩人关系有多么好似的。
  
      吕布一看,原来是李肃啊,虽然与其不熟,但是人家都如此热情,吕布岂能见怪,客气的摆手道:“原来是李肃兄啊,请坐。”
  
      李肃坐下后,不谈其他,只与吕布谈论同乡时的事情拉旧情,俩人不一会便拉进了关系。
  
      吕布在战场上厮杀这么多年,又被丁原忌惮打压,早就不是以前只会用武艺说事的吕布了,岂会不知李肃来意,不过对方不说,吕布也和对方瞎扯,这就看双方俩人的耐力了。
  
      李肃说了半边后,口干舌燥,心中暗想,这吕布怎么转性了,竟然能按捺住自己的性子,不过想到自己所打探到的消息后,拿起一碗酒小抿了一小口后,道:“奉先武艺超群,在并州更有飞将之称,可谓是潇洒至极啊!哈哈!”
  
      吕布听后有些恼怒,对方作为董卓军中的说客岂会不知自己在并州军中的地位,竟然还拿此时讥笑与我,可恨,不过吕布并没有将心中所想表现在脸上,只是冷着脸道:“吾一主簿之职,从何谈论潇洒至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