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三十一章 赤兔

第三十一章 赤兔


  
      李肃听后,装作惊讶道:“奉先可是戏言,兄长有万夫不当之勇,岂会是区区文职?”
  
      虽然吕布知道李肃明知故问,但这话真是勾起了吕布心中的不满,脸色不满道:“吾岂会诓汝。”
  
      李肃心中暗自发笑,不过脸上却替吕布打抱不平道:“兄长,吾李肃文武稀疏在董公帐下却也是一名虎贲中郎将,而兄长替丁原立下各种汗马功劳,竟然只有主簿之职,丁公对兄长何其薄也!”
  
      吕布现在却也有些不耐烦,摆摆手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我各备其主,有何话明说便是,休要啰嗦。”
  
      李肃看到吕布不耐烦的表情后,站立起来对着吕布拱拱手道:“奉先兄长,董公今日在战场上见兄长武器非凡,对兄长佩服万分,特令小弟送来两箱珠宝。”
  
      说罢,便对帐外的随从示意到,吕布听后点点头,便让其抬了进来。
  
      当沉甸甸的两箱珠宝抬到营帐打开时,真实光彩夺目啊,李肃看到后眼中都充满了贪欲,可惜李肃没有这胆子。
  
      而吕布看到后,眼中也出现一片炽热,不过转瞬间便掩盖了下来,冷静的对着李肃道:“汝是何意?”
  
      李肃站在营帐中一脸大义凌然的样子说道:“兄长,董公听闻兄长在丁原帐下只是为主簿之职,大感不愤,而丁原无故攻打都城洛阳,这可是犯了灭九族的大罪,特命小弟前来,董公爱惜兄长武艺,不忍兄长走向这条不归路。”
  
      “好了,你不用说了,丁刺史收我为义子,我岂可无故弃之。”吕布听到李肃的话后,猛的一下子打断了李肃的话。
  
      李肃看着有些发怒的吕布,心中有些胆颤,可是想到如果自己无功而返,还损失了这些财物,自己焉能有活路,想到自己的前途后,咬咬牙对着吕布充满怒火的眼神,道:“兄长姓吕,丁原姓丁,从何谈父子之说,再说丁原忌惮兄长,竟封兄长为主簿,这岂不是忌惮兄长掌握兵权。”
  
      吕布听后,虽然心中怒火膨胀,但还是冷着声音道:“吾看在咱们是同乡的分上,今日不予与你计较,你走吧。”
  
      李肃听到吕布赶客的话后,惊动后背后被冷汗湿透,强壮镇定的拱拱手道:“奉先,今日在战场上想必也见识到了吾军中号称西凉猛虎的胯下良驹。”
  
      吕布听到李肃的话后,心中升起一片火热,绝世宝马那个武将能不爱之,强装冷静但是语气间还是流露出心中的火热说道:“那又怎样?那绝世良驹乃是西凉猛虎的坐骑,岂会割爱?”同时心中想到西凉猛虎乃是不可多得的英雄人物,胯下坐骑又是不可多得的良驹,正所谓英雄配宝马,那西凉猛虎配之却不逊分毫。
  
      李肃看到吕布眼中的炽热后,松了一口气,随后说道:“将军可知,那匹宝马名为赤兔,而恰恰我军就有两匹,其中一匹不说也罢,将军今日已经见过,可是另一匹宝马,却在我家董公马槽,而董公爱惜将军武艺,今日战场相见深感将军无有一匹配的上的良马,特命在下送与将军。”
  
      吕布听到绝世良驹竟然有两匹后,眼睛圆睁,喘着粗气,跑到李肃身边紧紧握住李肃的胳膊急忙问道:“在哪,赤兔在哪?”
  
      “啊!奉先,轻点,轻点,要断了。”李肃憋的满脸通红,冷汗直流扯着在吕布手中的手臂说道。
  
      当吕布看到自己失态后,赶忙收手,满怀歉意拱手道:“不好意思,是布孟浪了。”
  
      李肃哪敢对吕布不满,能否劝说吕布这可关系到自己的前途,赶忙摆摆手道:“肃已经将良驹带来了,不过为怕军中将士发现,外肃命人在军营十里外看守良驹。”
  
      吕布听到绝世宝马就在不远处,心中按捺的心早就飞出了营帐,赶紧拉着李肃冲出了军营。
  
      当看到吕布带着李肃急忙走出营帐后,躲在营帐外面的张辽与高顺走了出来,张辽担忧的看着吕布的方向,道:“将军这么着急出去,我怕西凉军有埋伏啊!”
  
      高顺始终是冷着一张脸,轻声道:“走,你与我一起陪将军看看,就算有埋伏,距离大军不过十里之远,厮杀声一起大军片刻就会赶到,难道你还会觉得董卓军中有人能在这区区不到一柱香时间内对将军构成威胁?”
  
      张辽听到高顺的话后,也是送了一口气,随后感觉与高顺追了出去。
  
      并州大军十里之外的一处小山坡。
  
      吕布骑着一匹上等并州战马,一路绝尘的赶了过去,而与吕布同往的李肃却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当吕布停下马后,身后的高顺与张辽也来到了吕布身前,准备随时候命。而李肃早就没有了身影,毕竟李肃只是一名普通将领,而这三人都是世之虎将,骑术更是精通。
  
      来到李肃所说的地点后,吕布与张辽正在四处查看李肃嘴中所说的宝马在哪里,而高顺则双眼在观察四处的地形,看有没有埋伏,可见高顺谨慎之心。而张辽虽然也名将,可惜现在还是太年轻了。
  
      噔噔!
  
      在一片寂静的岩石后面,发出一阵声响,这是马蹄声!
  
      吕布与张辽目光炽热的紧紧盯着传来声音的岩石方向,慢慢的,一个脑袋上面披着金甲的赤色宝马缓缓的走了出来,不过当这匹马走出半个身子后,突然俩人发现,马匹上座的竟然是西凉军中有猛虎之称的秋水,张辽与高顺赶紧捂住了手中的兵器,紧紧盯着秋水,以防对方突然袭击。
  
      而吕布看到秋水的身影后,眼中的炽热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冷静的拱拱手道:“你让李肃诓我来此,为何事?”
  
      秋水看到吕布满脸冷霜的问话后,大感惊讶,道:“难道李肃没给奉先说清楚吗?”
  
      吕布默默不言看着秋水,而秋水却有些不好意思,拍了拍胯下的赤兔,往前走了两步,随后吕布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眼中充满了火热。
  
      你到为何,原来另一匹赤兔竟然跟在秋水马后,缓缓走了出来,浑身碳红色无一杂毛,块块突起的肌肉,比上等战马都高出一个头颅的赤兔,打了一个响鼻,吓的吕布等人胯下坐骑,低下了头颅,不敢直视,这简直就是马中的皇者风范。
  
      当吕布看到自己胯下战马的表现后,心中更是对赤兔喜爱异常。看着秋水,眼中充满了惊喜,道:“将军忽怪,是奉先孟浪了。”
  
      秋水看到吕布虽然话中充满了愧疚,但眼中却紧紧盯着自己身后牵着的赤兔不放,秋水摆摆手道:“没事,奉先要不先试试宝马?”
  
      秋水话虽然是询问,但是吕布听后心中大喜,赶紧跳下自己骑坐的马匹,脸上喜滋滋的跑了过来,而高顺张辽俩人看见自家将军竟然毫无防备的走了过去,心中大感心惊,赶紧捂住了手中的兵器,双目紧紧盯着秋水。
  
      吕布走到赤兔马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掌抚摸着赤兔的脖子,而赤兔则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睛盯着吕布,好似看不上吕布,头颅抬的高高的。
  
      当吕布看到赤兔人性化的表情后,更是心中狂喜,忍耐不住一下子就翻身上了赤兔的背上。
  
      当赤兔马看到吕布竟然上到自己背上时,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怒火,蹄子猛的一发力前身高高跃起竟然只靠着后腿着地,想要将吕布翻下身去,看竟然没有将对方翻下身体,顿时朝着远处奔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摇晃,想要将吕布给翻下去。
  
      秋水看到赤兔的表现后,嘴角挂起了丝丝微笑,大笑道:“奉先,赤兔性子有点野,你可别大意被赤兔抛下来啊,哈哈!”
  
      高顺张辽看到秋水竟然在最佳时机没有动手,顿时知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脸上有些羞愧,但还是紧紧的盯着吕布。
  
      嗒嗒嗒!
  
      赤兔马看到自己半天还没有将背上的人给翻下来,急的是四处乱跳,而赤兔背上的吕布则眼中充满狂喜,大喝道:“好马儿,好马儿,哈哈哈!”
  
      赤兔急的狂奔了起来,顿时一眨眼间就只留给了三人一个背影。这时高顺张辽准备赶马前去查看时,秋水笑呵呵道:“两位将军休急,奉先胯下乃是绝世宝马,两位就算追过去也只能在后面吃灰尘,到不如等奉先降伏赤兔后自己回来。”
  
      张辽高顺一听,觉的有理,也知道自己孟浪了,再说三人之间也只有秋水的坐骑能追上,现在吕布身上可是没有拿兵器,自己等人还是在这里等待吕布归来,还可以看住秋水。
  
      高顺张辽俩人注视一眼后,点头对着秋水拱手道:“吾等高顺、张辽,见过将军。“
  
      秋水听到对方的名字后,心中大感惊讶,没想到竟然是这两人,并州军中除了吕布外,也就所这俩人出名了,不过秋水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只是微笑的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两位将军啊,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世之虎将。”
  
      高顺张辽听到对方的话后,也只是恭敬的点了点头,毕竟俩人在并州军中也不算出名,还以为是对方谦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