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三十四章 吕布降董 下

第三十四章 吕布降董 下


  
      董卓听到这话后,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在旁的李儒摸着嘴下的胡须,对着董卓微微点头示意了下,董卓立马呵呵一笑,道:“将军请说,吾愿闻之。”
  
      张辽站在营帐中,扭头用充满仇恨的眼睛看了郝萌道:“董公,吾家将军吩咐在下,第一件事,要将郝萌交与吾等手中。第二件事,吾并州军战力想必董公也知晓不比西凉军差,希望董公收纳吾军后,待遇与西凉军一样。”
  
      秋水听后看着郝萌满脸的鄙视直接站立出来拱手冷声道:“主公,郝萌背主之人,今日能杀丁原,他日如果受他人**恐对主公不利。”
  
      本来在营帐中喝酒的郝萌听到张辽的话后心中充满了怒火,不过随后听到秋水话后,冷汗直接打湿了后背,直接跪到地上对着董卓哭泣的喊道:“我对主公,可是忠心耿耿,主公休要听信他人的话啊。”一边诉说一边跪在地上砰砰的磕头道,看的大帐中诸将满脸厌恶,此人也配为军中之人,真是丢人。
  
      虽然董卓也对刺杀旧主之人充满了厌恶,但是对方毕竟是刚降之人,已经是西凉军一员,如果为了并州军现在杀之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以后谁还敢降!
  
      李儒这时站立起来,对着张辽呵呵一笑,道:“将军,此言差矣,如今郝萌乃是吾西凉军中将领,岂能无缘无故斩杀之,这让吾家主公如何面对天下英雄。”
  
      张辽其实在进入军营的时候就想到了让董卓军交郝萌来,难如登天。
  
      董卓此时看着张辽眼中充满了难色,毕竟吕布乃是世之虎将,若得之天下谁能挡之,再说了还有六万多的并州精锐之师,可谓是难得啊。
  
      李儒看着还在跪在地上磕头的郝萌眼珠子一转,走到董卓身旁,悄声说了两句话,董卓脸上立马变成了笑呵呵。
  
      别人听不见可不见得秋水听不见,秋水身为金甲尸王听力眼力可是远超旁人,听了个清清楚楚,在听完李儒的话后,秋水心中一寒,果然不愧是三国中有名的谋士,竟然在这一瞬间就想到了计策。
  
      董卓哈哈一笑,对着张辽道:“将军,吾先派人去并州大营,详谈一番可好?”
  
      张辽听到这话后,脑中充满了疑惑,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拱拱手道:“吾这就回去禀报吾家将军。”
  
      “谢主公,谢主公!”郝萌看见董卓没有答应并州军的条件后,对着董卓感激的急迫喊道。
  
      董卓哈哈一笑,道:“将军如今乃是吾西凉之人,吾岂会不管之。”随后对着秋水道:“秋水,吾军中上下只有尔与吕布相熟,今晚你便率领三千将士前去并州大营,与吕布商谈之。”
  
      而李儒也赶紧补充道:“主公,秋水将军毕竟对并州军不熟,不如派郝萌将军与秋水同去,也有个照应。”
  
      郝萌听到这话后,脸上一下子就变的惨白,郝萌可是知道这头西凉猛虎有多么看不起他,如果与他前去,那不是送死吗,顿时眼睛希翼的望着董卓,希望董卓千万别答应。
  
      不过董卓好像没有看到郝萌的眼神,对着郝萌道:“不错,并州军中只有尔熟之,你便去秋水一起去并州军。”
  
      诺!秋水大喊一声遵命道。
  
      而郝萌听到董卓的话后,眼中一片死灰,真个人好像呆滞似的。
  
      就在秋水得令后,准备动身时,李儒端着一个酒杯,笑眯眯的说道:“秋水将军且慢。”秋水听到李儒的声音后,装作茫然不知的样子看着李儒,好像要问还有什么事吗?
  
      “主公,秋水将军前去并州大营,还差一样东西。”李儒对着董卓微微说道。
  
      “什么东西,咱家为了吕布赤兔马都能舍得,别说其它东西,尽管道来。”董卓大手一挥豪气的问道。
  
      李儒听到董卓的话后,微微一笑道:“主公,此物乃是丁建阳的头颅。”
  
      刚说完这句话后,董卓和秋水楞了一下,片刻才反应过来,董卓哈哈大笑:“我当是什么,好,秋水将丁建阳的头颅一并带去。”
  
      诺!秋水拱手应道,随后便走出了军营,而郝萌则在李儒示意了下侍卫后,也被脱出了营帐。
  
      丁建阳身为吕布的义父,此番归还对方的躯体,简直就是收买人心啊,毕竟丁原不是吾西凉军所杀,如今将头颅与杀人凶手一并带过去,剩下的就看你门并州军自己的了。
  
      ..........
  
      当秋水来到并州军营前的时候,看见整个并州大军虽然浑身有些狼狈,但是个个身披铠甲,手拿武器,整装待发,一看就是精锐之师,并无一丝败军之气,这吕布真是一员将才,怪不得能与曹操在兖州争斗多年,还有好几次差点杀死曹操。
  
      “尔等在外等候,不得生事。”秋水来到并州军营辕门前的时候对着手下将士吩咐一声。
  
      诺!整整三千将士齐声声的吼道,真可谓是精锐之师。
  
      张辽看到秋水的表现后,心中更是佩服万分,竟然敢孤身一人进入大营,真可谓虎胆也。
  
      “将军请与我一起前往。”张辽恭敬的对着秋水一挥手。
  
      秋水面目表情的点点头后,纵身下马后,将兵器交身边的将领后,手里提着俩个木盒随着张辽走进了并州大营。
  
      吕布与诸将正在营帐中坐等张辽的消息,整个营帐中充满了压抑,没有一丝声音。当接到到张辽带着西凉猛虎一起来到后的消息后,整个大营好像有了生气般,众将脸上也有了丝丝变化,不像刚才般。
  
      吕布眼中喜色一闪而逝,严肃的喊道:“快请。”
  
      “奉先兄,可好?”当秋水还没进入营帐,在外面就传来了秋的声音。而大帐中听到秋水的声音后,诸将都满脸紧张,握住了双手,毕竟今日西凉猛虎与吕布一张诸位都已经见识到了这位将军的实力,心中都充满了紧张。
  
      吕布看到秋水龙行虎步的进入营帐后,脸上冷笑道:“将军果然够胆,竟敢孤身一人进入吾大营,难道就不怕吾一声令下,大军齐齐杀入营帐吗?”
  
      营帐中诸将听到吕布的话后,吓了一跳,都紧张的捂住了腰间的宝剑准备等待吕布的命令。而秋水则双眼看向吕布,俩人眼神相望注视了片刻后。
  
      哈哈!俩位绝世猛将在相互凝视片刻后都互相大笑起来,双方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敬佩。
  
      吕布笑罢,便冷声道:“吾敬重将军,不过吾丑话说在前面,不答应吾等的条件,吾并州军宁愿与西凉军玉石俱焚。”
  
      秋水听后没有回话,只是将手中的俩个木头盒子交与了张辽。张辽拿到盒子后赶紧跑到吕布面前将手中的木盒交与了吕布。
  
      吕布看着眼前的木盒眼中充满了疑惑,而其余诸将也都充满了疑问,都眼巴巴的看着吕布,想要知道里面的是什么。
  
      吕布将手中的木盒放到案桌上后,缓缓将木盒打开,嘶!军中诸将看到木盒里面的东西后,都深吸了一口气。
  
      “义父!”当吕布打开木盒看到其中竟然是丁原的头颅后,大声嘶喊一声随后两行滚烫的泪水从双目中流淌了下来。而军中主将也都齐齐单膝跪地,朝着丁原的头颅,吼道:“主公!”
  
      吕布虽然心中恨及丁原,不过人死如灯灭,当看到丁原的尸体后,胸中的恨意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脑海中只留下了当初丁原刚见到吕布后被吕布的武勇吸引,对吕布的欣赏,现如今仿佛还在昨天般。
  
      秋水静静的等着营帐大将收拾好心情后,吕布双眼通红感激的对着秋水拱手道:“多谢将军。”
  
      秋水摆摆说道:“将军难道不看另一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吗?”
  
      营中诸将听到秋水的话后,更加疑惑的看向了另一个盒子,而吕布也充满了疑惑,随即慢慢打开。
  
      吕布看到盒子中的东西后,眼睛圆睁,怒气腾腾,呼吸有些不安稳,大手猛的一拍桌子怒吼一声:“郝萌,吾恨不得食其肉,拆其骨。”
  
      营帐中诸将也都怒目而视,盯着吕布案桌前的盒子。
  
      “来人,给我将这畜生的头颅悬挂在辕门之上。”吕布一挥手将手中的木盒扔到了营外,暴怒的对着门外的士兵吼道。
  
      而门外的士卒哪里见过吕布何时会发这么大的火,哪怕是军中粮草被烧,主将被杀,吕布都没有过这么暴怒,赶紧去捡起地上的木盒,不过在看到盒子中竟然是郝萌的头颅,朝着郝萌的头颅狠狠的唾了一口,心道怪不得吕将军发这么大的火。
  
      呼呼!吕布急促的呼吸声,显示出吕布心中的怒火。吕布闭目赶紧平息了下自己的心情,嘶哑的喊道:“文远,你去将主公的首级与尸身缝合,好让主公安息。”
  
      诺!张辽领命后,恭敬的上前伸手拿上装着丁原头颅的木盒,退了下去。
  
      原来秋水率领大军来并州军营的时候就将郝萌直接斩杀,取其首级,到时候一起交与并州军,这一举可谓是收买人心,到时候并州军加入西凉军后俩军也不会有太大的隔阂。
  
      不过做这事,回去明面上肯定会挨董卓一顿训斥,毕竟董卓身为一军之主,明面上的东西必须做到位,要不然手下将士岂会衷心效力。
  
      第二天,整个洛阳都接到了并州军降董的消息。
  
      现如今整个洛阳文武都对西凉军充满了害怕。毕竟现在董卓本来就有三十万兵马,现如今加上并州军六万余人,整整三十六万兵马,而且还是常年与外族作战的精锐之师,整个洛阳知道这消息后可谓是人心惶惶。
  
      现如今董卓可谓是天下第一诸侯也。
  
      公元189年,董卓吞并了吕布等整个并州军,可谓是大权在握,权倾朝野。而天下大乱的序幕也由此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