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三十六章 吕布往事

第三十六章 吕布往事


  
      吕布从小生活在并州九原,而吕布又因为天生神力使得同龄之人都不敢与吕布玩耍,只有一个小女孩不怕吕布,俩人经常在一起玩耍,吕布也常常将打到的猎物送与这个女孩,当时九原的大人都笑话道俩人是天生一对,吕布当时年龄还小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吕布曾经给过这个女孩一个承诺,将来张大后吕布要娶这个女孩为妻,而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刁秀儿。
  
      然美好的时光总会有些人来打乱,就在吕布十岁那年,匈奴人南下并州掠夺,而九原恰恰也在匈奴人掠夺的范围,结果悲剧发生了。
  
      九原平静祥和的世外桃源,遭受了匈奴人的揉搓,整个九原天空充满了血色,平时欢快的歌声消失了,留下了一片荒芜。
  
      当时刁秀儿很喜欢小鹿这些小动物,吕布为了让刁秀儿开心,便跑到了深山里为捕捉小鹿,结果逃过一劫。
  
      当吕布背着一只小狗大小的小鹿从深山里出来后,发现整个九原好像变成了炼狱场,房子烧着大火,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老人、妇人、小孩到处都是,整片大地仿佛变成了人间炼狱,吕布看到眼前的景象后被惊呆了,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吕布发了疯的朝着家跑去,在往家跑的时候,吕布一直希望这是个梦,一个到处都是炼狱的噩梦。
  
      当回到家后,吕布看到房子散发出滚滚黑色的浓烟,整个人好像傻了一般,坐到了地上,想要嘶喊,喉咙却发不出丝毫声音。
  
      吕布无声的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家,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无力改变这所有的一切。
  
      嘎嘎!天空中到处都是乌鸦叫声,九原到处都是大火,尸体,一片狼藉,而夕阳洒落在大地上,火红色的炼狱照亮在吕布幼小而无助的脸上。
  
      整个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一个人默默的拉着尸体,堆放在一起,没有哭泣,没有嘶喊,天地间只剩下乌鸦的鸣叫声。
  
      整整一夜,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重复做着一个动作,当第二天的黎明初醒过来后,九原的一处地方,堆满了小山高的尸体,而尸体面前只有一个十岁的孩子。
  
      吕布眼中毫无声息般,看着眼前的尸山,嘴唇发裂,手中拿着一处火把扔向了尸山。
  
      从此并州少了一个世外桃源,少了一个活泼大力神童。而并州上却多了一个狼一般的孩子。
  
      吕布讲到这里后,停了下来,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家乡的方向,嘴里喃喃自语道好像在叫自己的家人,而脸颊两旁却已经流下了两行泪水。
  
      秋水看着眼前的吕布,心中充满了敬佩,这才是真正的吕布,这才是并州飞将,一个年仅十岁的男孩,就出现在了草原上猎杀匈奴人,造就了现在的吕布。
  
      一个没有任何名师教导的人,竟然成长为了一名绝世武将,这种资质,这种努力。整个屋子中寂静一片,秋水没有打扰这一时的安静。
  
      ......................
  
      嗯!吕布发觉到自己失态后,赶紧伸出双手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抹干,看着秋水,有些不好意思道:“贤弟,为兄失态了。”
  
      秋水摆摆手看着吕布严肃说道:“不,哪里,事到如今吾才知道兄长的为人,吾不及兄长。”
  
      吕布被秋水严肃的话说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看着秋水,郑重道:“贤弟,今日吾在王允府邸中见到的那个女孩,实在是太像了,太像了!”说到貂蝉后,吕布好像回忆起了什么。
  
      秋水听后知道吕布说的太像了是什么意思,刁秀儿,吕布现在一直幻想貂蝉就是刁秀儿,那个世间中能证明天下有个世外桃源的地方,除了吕布自己外,还有一个人知道,那片世外桃源的存在。
  
      当时匈奴人对整个九原进行了掠夺,吕布的家乡,只留下了吕布一个人,方圆百里竟然没有了丝毫人迹。
  
      当时大部分尸体都被匈奴人的一把把大火焚烧,分不清了本来面目,吕布当时在刁秀儿的家中找到了一具年幼的被大火焚烧后的尸体,吕布知道刁秀儿再也不会与他玩耍了。
  
      可是今天,就在王允的府邸,吕布竟然见到了一个和刁秀儿相像的女孩,吕布当时都看痴了,而王允看到吕布的表情后,暗自偷笑,计成矣,当时王允还以为吕布受貂蝉美色**呢。
  
      吕布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着秋水急切道:“贤弟,虽然董卓待吾不错,但为兄深知董卓甚是忌惮与吾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分化吾手中的大军,贤弟无论如何请帮为兄保下貂蝉。”吕布说道貂蝉后竟然赶紧起身对着秋水深深的鞠下了身子。
  
      “兄长快快起身,吾一竭尽全力。”秋水看到吕布竟然施如此大礼,赶紧扶起吕布。
  
      吕布看着扶起自己秋水,好似不放心,暗自想了想咬咬牙道:“贤弟,如果能帮为兄这个忙,为兄以后对将军为首是瞻。”说罢竟然单膝跪地。
  
      秋水看到后,赶紧拉住吕布,双臂用力,才将吕布拉起,秋水无奈道:“兄长,那貂蝉只不过是你对刁秀儿的寄托,为此做这么大牺牲值得吗?”
  
      吕布听后脸色黯然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好像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我,如果我不这么做将会遗憾终生。”
  
      秋水听到吕布的回答后,也是无言,如果这事给曹操刘备来说,为一个女人而低头,甚至放弃事业,简直就是开玩笑,可是这事让吕布碰上了,一个性情中人,他不会为了一些利益而放弃心中关爱的那些人,要不然历史上吕布也不会死守下邳,如果是吕布一个人的话,吕布率领手下将士岂会冲不出去,只不过吕布家小都在下邳,吕布不忍弃之,所以吕布死在了下邳。
  
      所以曹操刘备是枭雄,而吕布却是英雄。英雄有情,枭雄无情。
  
      秋水沉思了片刻后,满脸严肃的看着吕布说道:“奉先兄,如今咱们悄悄潜入王允府邸,掠走貂蝉,方可让王允计谋前功尽弃。”
  
      吕布听到秋水的话后,知道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毕竟也没其他办法。
  
      稍作片刻后,秋水与吕布便换好了夜行衣,临走的时候秋水吩咐秋顺装作俩人还在府邸饮酒的样子,以免被人识破,总之小心无大错。
  
      夜晚皎洁的月光洒落在整个洛阳,散发出阵阵萤辉,俩名黑色蒙面的人悄悄的来到了王允府邸。
  
      王允府邸墙外,俩人抬头看了下高墙,纵身一跃便翻了进去,俩人都是绝世高手这点高度真难不倒俩人。
  
      夜晚,王允府邸的下人都已经休息了,整个府邸一片寂静。
  
      一处假山后,俩名黑色蒙面的正在悄悄私语。
  
      “兄长,你可知道貂蝉在那座屋子?”秋水蒙着脸只露出双漆黑的眼睛盯着吕布问道。
  
      吕布听到秋水的话后,尴尬的挠挠头,道:“这...,为兄来的时候直接在大堂赴宴,没观察...。”幸好吕布蒙着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秋水傻眼了,不是吧,府邸这么大,俩人不知道直接来掳人,这不是范抽吗。
  
      吕布看到秋水无言后,急忙的悄声道:“贤弟,你可得帮帮为兄啊。”
  
      秋水沉思了片刻后探头查看了府邸的情况后,悄声对着吕布道:“事到如今,咱们先抓一个下人问问,要不然一个一个找那还不是大海捞针,万一惊动了府上的下人,那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吕布听到秋水的话后,大喜道:“好,我先去抓人问问。”说罢便纵身偷偷朝着一处房屋出摸去。
  
      而秋水抬头看了下晚上的月光,眼睛泛起了血丝,秋水感觉到自己被月光照射后,有种浑身舒坦的感觉,想要大吼一身,可惜现在不能如愿。
  
      秋水明白这是自己身为僵尸的原因,赶紧晃晃头,压制住了心中的躁动。
  
      不一会,一道黑影便从屋子里跃了出来,悄悄的来到了秋水的身旁,在秋水耳旁悄声道:“打探到了,咱们快走吧。”说罢就急不可耐的动身。
  
      秋水赶忙拉住了吕布,急忙问道:“别急,里面的人呢?”吕布听后,伸出手掌在脖子上抹了下,示意解决了。
  
      秋水看到吕布的示意后,才舒了一口气,赶紧随着吕布前去。
  
      “怎么会没有人呢,怎么会?”吕布双眼无神的看着搜过的古朴闺阁喃喃自语道,竟然没有人。
  
      哎!看着眼前的吕布,秋水一拍额头,叹道这吕布真实中了魔障了,这那还是纵横天下,视天下群雄为无物的战神吕布。
  
      秋水独自走到屋子里的一个梳妆台上,拿起一把木梳子,放到鼻子上闻闻了,一股子清香气息扑鼻而来,随后便走到吕布身前,扯了一把道:“走,我知道貂蝉去哪了,跟我来。”
  
      吕布听到秋水的话后,急切的问道:“真的吗?是真的吗?”
  
      连续问了两遍,这吕布现在哪有一军之主的将帅之风,整个一个无助的小男孩。
  
      “走吧,再磨蹭下去,天就亮了。”说罢,秋水吕布俩人便悄悄的推开屋门,抬头望了下四周,看见没人后,便悄悄的走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