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四十四章 华雄搦战

第四十四章 华雄搦战


  
      而十八路诸侯手下一些绝顶武将看到秋水马背上的巨弓后,眼中充满了凝重,心中想到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名,这种巨弓明显和平常武将所用不同,都能赶得上大黄弩了,众人都明白,这种巨弓他们也能拉开,可是又能拉开几次呢?
  
      武将所用的弓不是有多大力气就用多大的弓,因为这是很消耗臂力的,所以如果装备上这种巨弓,拉开几次后就回双臂乏力,到时候岂不是任人宰割,所以一般的武将都会根据自身适度的选中弓弩。
  
      秋水看着眼前数十万排列有序的大军,眼中也充满了凝重,如果要让这数十万大军围住的话,自己和众人差不多都得交代到这里。
  
      这也是为什么董卓军只出关三千骑兵来挑战。骑兵只有在奔跑冲刺的情况下才能发出其恐怖的战力,如果诸侯选择一拥而上的话,三千骑兵能在最短的时间跑回关内,如果携带兵力过多的话城门狭窄到时候一时间进不去关内,骑兵在丧失机动力的情况下还不如步兵,到时候就是靶子般的存在,反而是粘板上的肉。
  
      这也是为什么诸侯没有选择一拥而上消灭掉这三千精锐骑兵,如果敌人直接掉头跑的话,明显是追不上,再说了这点兵力实在是太少了,既然董贼选择出关挑战,倒不如先搓搓董贼的士气,到时候攻打关卡的时候也会容易些,诸侯看着眼前的情势暗暗想到。
  
      秋水骑着赤兔马,扭头对着众人道:“今日挑战,吾与奉先还有华将军去,张辽曹性掠阵。”随后语气严肃的对着召唤出来的俩名武将吩咐道:“秋顺秋武,三千铁骑就交与尔等。”
  
      诺!众将士齐声声吼道。
  
      这次出战董卓命秋水为主将,所以不管是吕布还是华雄是为了董卓的命令还是佩服秋水的武艺都恭敬的听候秋水军令,没有丝毫怠慢。
  
      “将军,先让吾去会会那天下英雄。”华雄这时满脸严肃冷静的对着秋水抱拳说道。
  
      秋水扭过头颅眼睛紧紧注视着华雄,在华雄眼中秋水看到了坚毅,这是一种武将对武道的坚持,秋水叹了口气道:“记住,十八路诸侯估计会先派遣几员普通武将前来试试吾等实力,你切乎大意。”
  
      华雄听后心中满是感动,华雄知道自己在洛阳被封为副将的时候其实就是暗自分刮秋水的兵权,不管是不是华雄的本意,这确确实实的站在了秋水的另一面,而如今秋水并没有借刀杀人,而是万分嘱咐小心,华雄扭头望了眼城楼上的董卓,心中暗暗想到,主公你错了,秋水将军从来没有在乎过兵权。
  
      “华雄听令。”秋水没有给华雄怀念的时间,高声吼道。
  
      华雄听到秋水的命令后,赶紧晃晃脑袋,不在胡思乱想,恭敬的双手抱拳道:“末将在。”
  
      “吾命你前去阵前挑战,斩敌杀将,扬我军威!”秋水严肃的当着三千将士的面吼道。
  
      诺!华雄狠狠用力的抱了下拳,提马面朝着阵前跑去。
  
      秋水看着眼前的战场悠悠的叹气道:“今日不知要有多少群雄陨落啊!”
  
      吕布看着秋水长吁短叹,冷冷的说道:“乱世之中,只有强者才能主宰一切。”
  
      秋水听到吕布的话后,自嘲的摇摇头,暗想道自己真是能胡思乱想,这就是乱世,强者为尊。
  
      这时吕布发现眼前的秋水不一样了,气质上发生了明显变化,嘴角微微翘起,这才有意思,这才是能与我一战的豪杰,岂能如女子般感慨。
  
      华雄身披黑色甲胄,骑着一匹黑色的西凉战马,缓缓走到了阵前,提起手中的黑色虎头大刀,高高扬起对着敌营咆哮道:“十八路反贼快快出来受死,你家华爷爷手中的大刀早就**难耐了!”
  
      啪!袁绍听见对面敌将的吼声后,黑着一张脸狠狠的拍了下桌子,对着诸侯喊道:“谁敢出战?”
  
      袁术背后站出一名小将双手抱拳斗志高扬高喊道:“小将愿往。”说罢袁绍大喜大手一挥便准予此将出战。
  
      这时袁术高傲的抬起头颅遥视着袁绍道:“此乃我帐下骁将俞涉。”此时袁术却没有注意到袁绍眼中一闪而逝的冷光。
  
      俞涉手持一柄混铁长枪,骑着一匹战马斗志昂扬的便从军营了冲了出来,同时大喊道:“敌将休走,俞涉前来战你!”
  
      华雄看到敌营中冲出一将后,紧紧的握了下手中的虎头大刀,心中一片凝重,虽然知道对方一下子不会派出最厉害的武将,但是华雄自从昨晚听过秋水论天下群雄的话后,华雄知道自己小觑了天下人,今日也许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但是身为一员武将不允许华雄有丝毫退缩,因为一旦退缩了自己的武勇也就止步于此了。华雄冷着一双目光,狠狠的拍了下战马,朝着敌将冲了过去。
  
      铛!铛!俩马交错的瞬间华雄朝着对方连续挥舞了三刀,第一刀砍刀了对方刺来的长枪上,第二刀直接朝着对方的头颅砍过去,前两刀对方都挡了过去,可是第三刀却在俩马交错的瞬间华雄反手一挥直接从背后朝着对方的脖颈砍了过去,而俞涉在抵挡华雄前两刀的时候已经震的双手脱臼,此时没有丝毫抵挡之力。
  
      咚咚!双方才刚刚擂鼓,竟然在一瞬间就分出了胜负。
  
      只见双方战场中间,一匹战马正在低头缓缓哀鸣,而马背上的主人已成了无头尸体,而手中却还紧紧抓着自己手中的武器。
  
      华雄看着眼前已经死去还紧紧抓着自己的武器,心中敬佩道,虽然武艺不精,但却是一名值得倾佩的武将,到死都没有放弃手中的兵器,看着对面的无头尸体,华雄心中迷茫的想到,自己会不会哪天也如此人一样。
  
      “将军神威!将军神威!”西凉军一方将士看到自家将军如此勇武,都纷纷用力拍打着手中的兵器,虎牢关上的将士也都看的清清楚楚纷纷怒吼助威来。
  
      顿时,一浪接着一浪的喊声惊醒了正在神游天外的华雄,华雄赶紧抓了下手中的兵器,懊恼到自己竟然在战场上走神了!这可是大忌了,稍有不慎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自己明明知道敌营高手如云,竟然还走神,华雄抓着兵器的手掌都因用力过度而显的发白。
  
      而这时十八路诸侯也看到华雄大展神威,竟然三刀就砍了俞涉,嘶!这华雄在西凉军中并不出名竟然就如此厉害,那如果要是西凉猛虎或并州飞将出来该有多厉害啊!
  
      袁绍脸上顿时阴沉了下去,这俞涉败的太快了,对士气打击确实有些大,必须尽快回复士气,若不然,攻打虎牢关岂不更是难上加上难。
  
      而袁术看到俞涉被斩后,脸色变得通红,显的异常尴尬,而眼中怒火中烧望着战场上的无头尸体,简直是给自己丢人,丢到家了,亏自己刚才还说骁将呢,竟然上去被对方三刀就斩与马下,可恨!
  
      而这时冀州刺史韩馥大喊道:“吾有无双上将潘凤,可斩华雄。”袁绍听后急令其出战。
  
      而这时诸侯也看到了潘凤,嘶!其武器竟然是一把巨斧,看其分量绝对不轻,顿时心中辛灾乐祸的看向了华雄。
  
      潘凤提起一把巨斧,骑着战马热火朝天的就冲了出去,咆哮道:“华雄休要嚣张,吾潘凤前来战你!”
  
      嘶!华雄看到对方冲出来的武将后,倒吸了口凉气,敌将的武器一看就知道此人一定是那种天生神力之人,要不然岂会在战场上用如此巨大的武器。
  
      华雄谨慎的望着敌将,狠狠的一拍战马,紧紧捂住手中的兵器,知道自己绝不能与其硬拼,看对方的武器就知道,硬拼绝对的没好下场,看来得寻找机会了。
  
      双方大军中都响起了震天般的擂鼓声,嘶!就在两马交出的瞬间,战场上的声音嘎然而至,齐齐发出一丝吸气声。
  
      你道如何,原来就在俩人纵马交错的时候,潘凤因为手中的兵器太过沉重,胯下的马匹竟然在急速奔跑中,崴了前蹄,而华雄当时的大刀本来就计划在接触对方手中的巨斧时卸掉对方些气力。
  
      可是敌将战马的崴了前蹄,在这一瞬间,潘凤因坐骑而不平衡直接暴露出了自己的胸膛,而华雄自己都没感觉到自己的手中的大刀竟然直接砍向了对方的脖颈,没有丝毫阻力。
  
      当时的这个场面双方将士看的真真切切,简直就像是潘凤伸出脖子直接撞到对方的武器上让对方砍似的,顿时双方将士傻眼了。
  
      俩马交错后,华雄扭头一看也傻眼了,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下自己手中大刀的血迹,知道刚才并不是幻觉,对方绝对的比自己只强不弱,竟然栽倒了自己手中,果然,战场上运气也是一种本事。
  
      而看到对方滑落的武器时,华雄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长长的出了口气。原来潘凤因战马的原因被华雄直接一刀砍下首级后,手中的巨斧脱落了下来,竟然随着马匹的惯性,直直的在土地上划出一道犁壕。..........................................求推荐,求收藏,逝水在此先行谢过大家的支持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