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四十五章 华雄大战关羽

第四十五章 华雄大战关羽


  
      秋水看着眼前的这名历史上的上将潘凤,虽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真正实力,但是从对方脱落的武器来看,光凭力气,也就差自己一毫,比之华雄还要高强,若不是华雄这厮走了狗屎运呵呵。
  
      吕布这时目光更显的凝重了,原来这十八路诸侯中竟然还隐藏着如此高手,竟然一点也不出名,如果是自己与其交战估计在自己大意的情况下,失去先机后,最起码要百合后才能解决对方。
  
      这时吕布也知道秋水所说并不是虚言,此时吕布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更是充满了凝重,没有了丝毫大意。
  
      虎牢关上。
  
      哈哈!董卓坐在关上摆放的高榻上畅怀大笑,道:“十八路诸侯皆是酒囊饭袋之徒,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能与老夫帐下华雄敌上十回合的武将,哈哈!痛快!”
  
      而十八路诸侯大营中,都是铁青一片,而韩馥却目光呆滞的看着战场上的无头尸体,嘴角微微抽动,却没说出任何话来,韩馥知道,潘凤可是自己手下最器重也是最衷心的武将,如今却因为马失蹄这可笑的原因战死沙场,岂能不痛心!
  
      而袁绍眼中更是闪过一道精光,这韩馥可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想要得冀州那就迟早会和韩馥为敌,如今对方手下大将阵亡,如何会是自己的对方,此时袁绍看到战场中的华雄却也觉的可爱多了,不过袁绍却还是强装悲愤怒吼道:“何人敢去?”
  
      此时大帐内听到袁绍的话后一片寂静,没有人想再派自己手下前去送死,这华雄的武艺短短时间众人也知道了大概。帐下有能力战华雄武将的诸侯却不想出这头,而没能力自然是不敢开口让自己手下前去送死。
  
      袁绍看着诸侯无动于衷后,无奈的喊道:“如今董贼帐下猛虎飞将皆无出战,区区一个华雄竟然就将吾等天下群英拦住了吗?”说罢眼神示意看着的众人。
  
      “小将愿往斩华雄头颅,献于帐下!”众人听到竟然还有不怕死的,赶紧抬头观了过去,只见此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声如巨钟,立于帐前。
  
      袁绍大感惊讶问道:“如乃何人?竟然敢口出狂言!”
  
      这时身穿银色铠甲,披着白色大氅,相貌英气威武的公孙瓒站出来:“盟主,此人乃刘玄德之弟关羽也。”
  
      袁绍听后问道:“现居何职?”公孙瓒低头道:“跟随刘玄德充马弓手。”
  
      帐上袁绍听后怒气道:“汝欺吾众诸侯无大将吗?量一弓手,安敢乱言!与我打出去!”
  
      这时曹操看到关羽仪表堂堂,早就欣赏不已,赶紧急忙出来劝道:“公路息怒,此人既出大言,必有勇略,试教出马,如其不胜,责之未迟。”
  
      袁绍听后,脸上有些挂不住道:“如使一弓手出战,必被华雄所笑。”
  
      曹操看到袁绍消气后,微微一笑道:“盟主,此人仪表不俗,华雄安知她是弓手?”
  
      这时关羽也是恼怒袁绍看其之低,高声道:“如不胜,请斩某头。”
  
      曹操微微一笑,心道真乃英雄也,随即吩咐左右热酒一杯,亲自端起走到关羽身前道:“将军且饮热酒一杯,以壮其胆。”
  
      关羽丹凤眼眯成一条线,一手抚摸着髯须傲然道:“酒且斟下,某去去便来。”说罢出账提刀,飞身上马。
  
      顿时将士们看到又有一员武将出战,纷纷擂鼓助威,喊声大起。
  
      华雄听到对面擂鼓大震,知道又有一眼武将出战,赶紧深吸一口气,紧紧握住手中的战刀,眼睛紧紧盯着即将出来的武将。
  
      只见一名身穿绿鹦鹉战袍,手持青龙偃月刀的战将,骑着战马也不言语直直朝着华雄狂奔而来。
  
      秋水看到此人仪表后,顿时大惊对着华雄高喊道:“华雄小心,此人乃是关羽,关云长。”
  
      嘶,华雄听到秋生的话后,深吸了一口气,心惊到,知道此人武艺就是秋水所说的比之差一毫的武将,深知自己不是敌手,但是华雄身为一名猛将,岂能不战而逃。
  
      华雄深深的吸了口气,赶紧一拍战马,顿时战马如飞,朝着关羽狂奔而去。这就是华雄的聪明之处了,这就是经验老道之处,关羽刚刚从战营中出来,战马还没来及提速,而华雄却先行一步,因此双方将士未战华雄却占了先机。
  
      而华雄作为一个西凉之人,岂会不识马,一看对方的马匹就知道对方的战马不是什么高级战马,绝对比不上自己的战马,到时候自己占据先机,加上战马比对方要强,自己坚持个百回合不成问题。
  
      武将,尤其是重视武艺的武将,只有在生死之间武艺才会提升,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冒着生命危险的机会,华雄不能算是一员合格领兵的名将,但绝对是一员猛将,华雄陷入一流实力已经多年,没有丝毫突破,如果此战过后华雄能活下来的话,那么华雄实力必将能更上一层楼,虽然这其中冒着生命危险,但是对于对武道执着的人而言确实值得的。
  
      双方擂鼓震天,如天塌地陷,岳撼山崩。华雄的坐骑比对方明显要高出一筹,只见华雄速度已经提至急速,而关羽才刚刚提其速度,可是俩人就要相撞了!
  
      铛!双方武器相交发出金属相撞的交鸣声,震的双方阵前的将士耳膜发疼。
  
      俩马交错,华雄只感到手中一阵麻木,手臂有些微微颤抖,眼中发出前所未有的凝重,好强!好重的刀!好大的力气!胸口一阵血气翻滚,片刻后便压了下来,心中惊道,自己可是占了先机,竟然落入了下风,嘶!
  
      而关羽的丹凤眼,却暴怒的圆睁,对方竟然挡下了自己最强的一击,想到自己的营帐中发出的豪言,此时犹如火辣辣的打在脸上。
  
      华雄压下心中的惊骇后,赶紧提马转身,用力一拍战马,怒冲冲的冲了上去,华雄知道自己武艺比对方差一筹,那就必须发挥出战马的优势,若不然等待自己的只有败亡一图。
  
      而关羽的战马却反应迟缓了一下,毕竟俩人战马相差一筹,此时关羽眼中炽热的望了下对面两员武将赤碳色的战马,随即赶紧挥开脑中的**,用力拍了下马匹,朝着华雄冲了过去。
  
      华雄知道自己不能防守,毕竟对方是力大攻击力强悍的武将,自己只有攻击,再攻击才能化解自己的危机,绝不能让对方沉重的大刀发挥出凌厉的攻击。
  
      铛!就在俩人战马交错的时候,华雄硬着头皮接下了对方的一击后,不等自己压下胸中的翻腾,赶紧朝着对方发出了反击。
  
      铛铛!俩马交错在一起缠斗了起来,华雄直接连续挥舞大刀发出俩次进攻,彻底破解了关羽的蓄力。
  
      关羽可谓是怒目圆睁,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连续挥刀,赶紧双臂持刀接了下来,这时关羽胸中更是怒火冲天,感觉胸口一阵发闷,这不是被对方震到的,而是自己蓄好的力,竟然没后发挥出来,气闷的。
  
      华雄看到自己破掉关羽的攻势后,赶紧上前补刀,而关羽应为一时大意被破掉了攻势,但此时岂会受华雄摆布,抬起沉重的青龙偃月刀与对方铛铛的激烈战成了一团。
  
      铛铛!俩人沉重的兵器相撞发出巨大的响声,而双方的将士可谓是看的如痴如醉,平常哪里见过如此武艺高强的比拼,如今战场上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到了这里。
  
      秋水看着俩人交手已经过了百回合,现如今华雄已经陷入了苦战,完全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而华雄虽然现在陷入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但是心中却有没有一丝的紧张害怕,心里一阵平静,自己的武艺在这短短的百回合内,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如果能活着从这场战斗中活下来的话,自己有把握下次在与对方交战的时候不会这么差。
  
      秋水看到华雄已经摸到了那个槛后,知道不能再托下去了,再拖下去,华雄可真的得留在这场战斗中了。
  
      拿起马背上的巨弓,秋水猛的拉成满月瞄准战场,大吼道:“诸侯实在是不要脸皮,竟然车轮战,关羽看箭。”
  
      砰!弓弦松开后发出了一阵破空声,秋水沉重洪亮的声音刚才也传遍了整个战场,关羽听到对方的话后,赶紧收刀,防备对方的箭矢。
  
      而华雄知道秋水这是在让他赶紧退出战圈,华雄趁着关羽防备秋水箭矢的瞬间赶紧一挥大刀,拍马离开了战圈,自己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战斗,武艺也即将来到一次升华,此战虽然危险,可是危险与机遇并存,世上哪有白得的好处。
  
      不过华雄心中却还有微微的遗憾,对秋水这名绝世武将的失望,在战场上方冷箭不可耻,可是在双发单对单挑战的时候放冷箭的话却有些手段卑鄙了。这就是华雄,这就是一个武人对武道的执着,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华雄骑着高头大马,快速的朝着自己的军阵跑了过来,不过当抬起疲困的头颅看到秋水手中的巨弓,和另一方关羽的怒目而视时,华雄羞愧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自己冤枉秋水了,他还是那个西凉猛虎,那个绝世无双的武将。.........................求收藏,求推荐票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