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无限之空间轮回 > 第七十一章 自立!

第七十一章 自立!


  
      只见那名慌张的传令兵,瞬间便被秋水射出去的黑色羽箭透胸而过,扭头眼中不可置信的望着秋水,手指指着秋水,嘴里想要说什么,却说不说话了,眼一黑,便从城楼上倒了下去。
  
      将军!
  
      众人看到后,大感惊讶的望着秋水,而华雄与徐荣则感动的单膝跪地对着秋水喊道。
  
      哼!秋水冷哼一声,将手中的巨弓交给一旁的士卒,挥挥手命周围的士卒退开,一时间诸将周围士卒纷纷退走。
  
      “本将岂会贪生怕死,丢下各位同僚,尔等谁要是怕死,那就自己领兵回去。”
  
      听到秋水的话后,诸将心中皆倾佩不已,徐荣华雄二人哽咽的说道:“将军大恩,我二人皆深感于心,可若是将军与众位余我等留在这虎牢关也迟早要守不住。”说罢起身对着诸将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诸位,还是走吧,今日射杀太师传令兵乃是吾等二人行之,与众位无关。”
  
      啪!秋水将手中的画戟狠狠的用力戳立在了地面的岩石上,发出一声沉闷声,冷这一张脸道:“诸位,太师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野心勃勃的西凉董卓了,如今董卓已经变了,变成了一个胆小怕事,懦弱无能的大汉太师了,如今太师行如此之事,实在是让人心寒!”
  
      听到秋水的话后,众将士齐齐看着秋水震惊不已,心中犹如翻江倒海般的翻腾。只有吕布与高顺看着秋水若有所思的样子,这头西凉猛虎在洛阳的时候行事吕布就有些怀疑,不过对方随后竟然没有与自己谈过此事,自己也因貂蝉之事感激不已也没有深问,此时....。
  
      而高顺则是因为是吕布的心腹,此事吕布也仅与高顺说过,所以高顺知道,眼中充满了若有所思。
  
      原来董卓回到洛阳后对城中的各大世家进行了大军镇压,可谓是血流成河,然,董卓每日接到虎牢关的急报后,每日损失巨大,深恐关东联军攻克虎牢关,直扑洛阳,竟然与李儒商议后准备迁都长安。
  
      而传令虎牢关诸将,命其徐荣华雄二人率领五万兵马死守虎牢关为其迁都拖延时间,其余将士皆随秋水返回洛阳,一同迁都长安。
  
      而数十万大军防备关东联军切损失惨重,竟然让华雄徐荣二人携带五万士卒死守虎牢关拖住关东军的脚步,这简直就是抛弃了这五万将士与二人,二人岂能不心寒。
  
      诸将士面面相觑满脸充满了震惊之色,随即众人手心出汗的大手握紧手中的兵器,而秋水眼中充满威严的对着众人道:“诸位,徐荣华雄俩位将军皆为太师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且可抛弃,他日太师在危难之时会不会又抛弃吾等?”
  
      是啊!华雄徐荣二人为太师血战一生,竟然在此时还没有到油尽灯枯之时便被抛弃,今日迁都长安,他日联军攻打长安,又要抛弃谁呢?
  
      一时间诸将皆难以下定决心,而这时华雄徐荣挣扎了片刻后,眼中随即充满坚定相视一眼后,双双单膝跪地,抱拳对着秋水坚定不移的说道:“吾等愿为将军效死力。”
  
      哗啦!看见二人下跪表示效忠后,其余众人相视了片刻后,咬咬牙皆单膝跪地齐声吼道:“愿为将军效死力!”
  
      此时张辽高顺部将等人眼中望向了吕布,吕布深深的望了眼站在上方不言的秋水,随即坚定的对着秋水吼道:“吾吕布愿率领并州军马为将军效死力!”看到吕布说罢竟然单膝跪地,其并州诸将张辽高顺等人也单膝跪地齐声道。
  
      一时间虎牢关所有将领皆单膝跪地向秋水效忠。
  
      秋水深深的望了下单膝跪地的诸将后,自语道:“非是吾要自立,实在是太师行事让诸将心寒!”说罢赶紧上前将诸将一一扶起。
  
      吕布此时可谓是真心效力,在洛阳秋水救貂蝉的时候,吕布就曾明言道愿为帐下之将,如今秋水武力吕布服之,心胸更是佩服万分,可谓是真心效力。
  
      此时吕布很快就进入到了自己的角色之中,脸露难色的对着秋水道:“主公,如今关下联军势众,身后又有太师大军,万一吾等行事泄露该如何是好?而吾等大军被双方夹击在中间,该何去何从?”
  
      其余诸将听到吕布的话后,皆露出难色,是啊,吕布这话可谓是说到了诸将心坎上。
  
      秋水听后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对着诸将冷声道:“诸位,如今一旦消息泄露,吾等必将面对前后夹击,不过吾已经想好计策!”
  
      众人听后心中大惊,如此局势竟然瞬间便想好了计策,焦急的诸将纷纷张口问道。
  
      秋水抬手示意了诸将,随后对着诸将,凝重道:“诸位将军,先掌握好虎牢关中队的所有兵马,一旦有人私自出营者,斩!散播谣言者,斩!乱我军心者,斩!”
  
      “秋武张辽听令!”
  
      “末将在!”二人纷纷抱拳高声道。
  
      “二位将军可先行前去孟津港渡口秘密准备大军渡河之用船只!”
  
      嘶!众人听到秋水的话后深吸了口凉气,震惊万分的望着秋水。吕布震惊过后惊醒的双眼望着秋水道:“主公,难道你是想去并州?”
  
      秋水听后郑重的点了下头对着众人道:“诸位,一旦我军自立的消息传出后,天下谁会容的了我等,而我军前方十八路诸侯虎视眈眈,后面太师大军整装待发,一旦消息走漏俩军夹击,吾等就如那无根的浮萍,没有落脚之地,瞬刻便会被剿灭。”
  
      秋水停顿了下来眼睛孤寂望着天空道:“而如今,太师还在洛阳整军准备迁都,以太师的性格必定会携带洛阳所有人口转移,趁这时间,吾等偷偷大军转移到孟津港,然后渡河到并州,一旦吾军占据并州后,便有了立根之地,便可虎视冀州幽州!”
  
      一时间听完秋水的宏远计划后,众人眼中充满了兴奋,众人都是靠自己的本领才有今日的,岂会不知秋水的意思。
  
      既然要自立必须要有自己的地盘,如今并州丁原已死,整个并州犹如一盘散沙一旦占据并州,以吾等大军的兵力和战斗力,整个河北又有谁可敌手!
  
      而秋水的主线任务则是击败十八路诸侯,倘若真的率军回去,可就一点击败十八路诸侯的机会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