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道歉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空旷的走廊……
  
      褚青孤零零的坐在哪,都能感到枯叶被凉风卷走的沙沙声,特萧索。他是最后一个,从尾巴尖一点点挪到最前面,堵在门口。
  
      他正鼓捣着那破手机,顺着联系人名单挨个发骚扰短信,统一的疑问句“干嘛呢?”
  
      如果有朋友发短信问你这三字,那就表明丫已经闲到一定地步了,就是想找人免费陪聊。最蛋疼的是,等他觉着聊够了,又会立马刹车,多说一句都嫌费事,完全不顾及你的感受。
  
      所以,这货问了一圈,没几个搭理他的,人家都忙着呢。
  
      褚青玩了一会,自己也觉着很没意思,张大嘴打了个呵欠,站起身踩了几步。又瞅瞅那扇门,忽地凑过去,想听听墙角。
  
      脑袋刚贴上,“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这货赶紧撤身,差点被爆头。
  
      “怎么样?”他忙问。
  
      李杰的表情有点木,呆了片刻,才舔了下嘴唇,道:“嗯。”好像觉着不够充分,说完又狠狠的点了点头。
  
      “就说你肯定行!”
  
      褚青竖起大拇指,见那个工作人员跟在后面露出头,笑道:“甭喊了,就剩我一人儿了。”
  
      屋子里,黄建忠在大桌子后面坐着,正在翻看简历。
  
      《笑傲江湖》的筹备期很早就开始了,那些主要角色,有的已经确定,像任盈盈和岳不群;有的则是备选了演员,但到底合不合适,还在犹豫,如令狐冲、田伯光、任我行等等。
  
      这次试镜,是为了剩下的角色挑演员,其中能称得上戏份重的,就林平之一个,其他的都是小配。来报名的也多是些艺校学生。跑龙套的小菜鸟,以及自认为美美的社会闲散人员。
  
      由于是小场面,不太重要,张大胡子就没来,导演独自在这撑场。
  
      说实在的,大部分人的素质真是惨不忍睹,他耐心几乎耗尽。好在刚才那个年轻人不错,有底子,形象好。而且虽然长的白净良善,可黄建忠从他眼睛里。还是能看出些阴毒的感觉。
  
      妥妥的林平之。
  
      把这个角色选定,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了,还剩下最后一位,本想走走过场,没料到瞅了眼简历,还真有点惊讶:这算是今天资历最深的演员了。
  
      黄建忠属于第四代导演,不比同期的老家伙们那般传统,还是很开放创新的,各种题材的戏都勇于尝试。当然成绩也就那么回事了。
  
      近几年,国内不断的冒出些新人导演,名声越来越响。尤其是好事的媒体,还给这拨人统一了称呼:第六代。
  
      很多老前辈都看不惯。明里暗里的开嘲讽:狗屁的第六代,你瞅那一个个的德行,鸣人、佐助、鹿丸、宁次……有靠谱的么?
  
      黄建忠倒没那么多酸溜溜的想法,还抱有一定的宽容和好奇心。这会冷不丁看着一位。呃,第六代的御用男主角,一下就来了兴趣。
  
      褚青进门的时候吓一跳。还以为走错了,这人长得跟韩乔生似的,一脸的佛相。
  
      “导演好。”他微微躬身
  
      “哦,小褚,坐坐。”黄建忠也没拿乔,很和善,毕竟都是圈内人。
  
      褚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特敦实。
  
      黄建忠不禁笑笑,这货状态太轻松了,有种逛菜市场的敢脚,没直接进入正题,而是闲聊了几句:“我看过你的《小武》,不错。”
  
      “谢谢您,那是我第一部戏,太傻了。”
  
      “哎,谦虚了。听说《苏州河》刚在国外拿了个大奖?”
  
      “呃,对,也不算大奖,就荷兰的一个小电影节。”
  
      扯了一会,他才开始问正事:“你怎么想着来这里试镜?”
  
      褚青眨眨眼,我能说被女朋友逼得么……道:“我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一直想演个武侠剧角色,这次机会非常难得,我就想尝试一下。”
  
      黄建忠不置可否,这套词大多数人都说过,又问:“那金庸的书你都看过么?”
  
      “都看过。”
  
      “最喜欢哪个人物?”
  
      他想了想,道:“程灵素吧。”
  
      “为什么会喜欢她?”黄建忠比较好奇,居然不是萧峰、郭靖、小龙女这些热门咖。
  
      “不折腾,做饭好吃,聪明,懂事,适合当媳妇。”褚青正经道,一点没开玩笑。
  
      黄建忠怔了怔,道:“那《笑傲江湖》里你最喜欢哪个?”
  
      “嗯,宁中则。”这次他想的时间稍长,才说了个名字。
  
      “也是适合当媳妇?”
  
      “不是,因为别人都是神经病,就她正常。”
  
      褚青是真这么想的,就看看那些人:东方不败、任我行、任盈盈、令狐冲、岳不群、仪琳、左冷禅、风清扬……要么变*态,要么变性,要么傻*逼,要么装逼,要么文青,要么圣母,要么乖戾,以及精神障碍。
  
      只有宁中则,三观奇正无槽点。
  
      黄建忠就觉着跟这人说话忒有意思,随意,懒散,不按套路出牌,看似吊儿郎当,实则又很守礼。
  
      这副性子……
  
      他心思忽地一动,而随即,又轻轻“啧”了一声,稳了稳。此事甚大,自己可不敢拿主意,但那个想法就在脑袋里挥之不去。
  
      “行,今天就到这吧,嗯,你先回去,等消息。”黄建忠道。
  
      褚青脑袋歪了歪,说这么几句就完了,也不用演点啥?不过他也没问,巴不得早闪人,便道:“那好,导演再见。”
  
      推门出去,李杰还等在外边,见他这么快就出来了,马上凑过来问:“你怎么样?”
  
      “我估计没戏。”
  
      “怎么可能呢?”李杰讶然。
  
      “人都让我回去等信儿了,这还听不明白?”褚青拽着他,笑道:“不管哪个!走我请你吃饭,给你庆祝一下。”
  
      “不用不用,我还得回学校。”李杰忙道。
  
      “你是丫头的朋友,就也是我的朋友,走走!哎你刚才就光顾嗯了,你到底演哪个?”
  
      “导演说我跟林平之形象挺合适的。”
  
      “啊?他觉得你像太监?”
  
      “……”
  
      …………
  
      褚青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两天后,还真等到消息了,黄建忠亲自打的电话,叫他去试试戏。
  
      嗯,试试戏。
  
      第二次来,仍然在那间屋子,不过多了一个人,张大胡子也在。
  
      这老汉最近愁得全身毛发须白,为了选角的事情,别人问题都不大。就是令狐冲一直未定。目前,备选的演员是邵冰。
  
      邵冰从某些方面说还是很符合的,经验足,名声够,一部《红河谷》刷粉刷得跟什么似的,去年又拿了华表奖的最佳男主角,正巅峰期。
  
      找他演令狐冲,理论上是能撑起来的。
  
      张大胡子却倍儿担心,第一是形象问题。邵冰黑啊!除了包拯,你见过有黝黑黝黑的偶像派么?
  
      而且他的气质,拍现代戏很正,古装扮相就特糙。演个将军麻匪还成,浪子豪侠就差点。
  
      第二就是这人的状态,因为红嘛,同时接了好几部戏。《笑傲江湖》只是其中一部,还有乱七八糟的商业活动,势必会分散精力。
  
      大胡子很讨厌演员不专心。可没办法,实在找不着人了。就在这档口,忽然收到了黄建忠的消息,说有个感觉挺对的演员,让他一起看看。
  
      “张老师,您好您好。”
  
      这位的头衔太多,褚青真不知道咋叫人,只好用了个万能的称谓。他第一次见到传说级的咖,没看别的,就注意那嘴胡子了,跟大狮子一样。
  
      “你好。”
  
      张纪忠点点头,对他没啥印象,就是相信老黄的眼光,才过来一趟。
  
      “小褚,这次叫你来,是想让你试试戏。上次咱们聊了聊,我感觉你的气质跟令狐……”
  
      黄建忠正说着,见他面色古怪,欲言又止,便停了话头,问:“你怎么了?”
  
      褚青道:“那个,导演,我能问问这剧啥时候开机么?”
  
      “大概在三月末,或者四月初。”
  
      “呃,对不起。我三四月份有部电影要拍,然后也刚接了一部剧,在五月份开拍。档期上,会有,有些冲突。”他道。
  
      对面俩人都一怔,没料到是这种情况。黄建忠特尴尬,巴巴把人叫来,还没说呢就被撂挑子了。大胡子则面色不变,始终一副深沉模样,不知在想什么。
  
      褚青非常非常的不好意思。
  
      老实说,他第一次试镜纯属应付女朋友,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结果又被叫了过来。其实他接电话的时候就该问明白,一时给忘了,等来到现场才想起这茬。
  
      但总比试完戏再说要强,人家乐呵呵准备跟他签合同了,他才蹦出来一句没档期,明摆着抽脸么。
  
      褚青也知道做的不太靠谱,连忙躬了躬身,道:“导演,张老师,真对不起。我哪会忘问了,现在才想起来,还麻烦您们跑一趟,对不起对不起。”
  
      黄建忠咳了几声,人家姿态摆的那么低,头都快磕地上了,自然也不好生气,可也不知道说啥。
  
      “档期,也不是绝对的,现在很多演员都同时拍几部戏,很正常。”此时,大胡子忽然开口道。
  
      “呃,我比较笨,只能拍一部戏,不然我脑子,脑子乱,演不好。”褚青老实道。
  
      这事,掰开了说,你也没正式邀请,我也没点头同意,所以本身没啥错误,就是让人家面子上过不去。但他觉着是自己疏忽了,才给人家添麻烦,因此非常诚挚的道歉。
  
      张纪忠坐在哪,瞅了他半响,缓缓道:“那就没办法了,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不好意思张老师,不好意思导演,那我就先走了。”
  
      褚青保持鞠躬的姿势,倒退了几步,才转身拉开门。
  
      张纪忠看着他出去,微微摇了摇头,似在自言自语:
  
      “可惜了。”
  
      到现在,这件事才算完结。
  
      范小爷知道结果后,沉默了半天,也没多说什么。因为这个男人为了她,确实在努力,确实在改变,从以前懒懒散散的,变成现在的样子,她比谁都清楚。
  
      可是,丫头也明白,男朋友有自己的坚持,说他装逼也好,傻缺也罢,那终究是不能妥协的一种东西。
  
      如果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她有自信可以打破他的坚持,但俩个人也绝对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了。
  
      范小爷聪明就聪明在,她懂得什么时候该抽打他,什么时候该支持他。
  
      这俩个人之间,表面上,似乎总是褚青在付出,其实丫头也在为了他而改变自己,并小心翼翼的去呵护着这段感情。(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