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五章 表演

第五章 表演


  一行人住进一家在县城算是中档的旅店,两人一间,褚青和那个香港摄影师余力威同住。
  这人是剧组中年纪最大的老大哥,普通话说的不太标准,人很热情,褚青半蒙半猜,聊得也挺好。
  余力威一直在国外上学,回港后入行也好几年了,运气不好,正赶上香港电影工业体系的滑坡期,没参与过什么像样的制作,一直在一些低成本的三级片、鬼片、屎尿屁喜剧片里做摄影助理。
  这些电影,从前期筹备,到拍摄,到后期制作,十几天就能搞定。然后扔到院线里忽悠一圈,通常上映不到一个礼拜就下线,心安理得的赚下几十到上百万的收益。根本不管背后骂名,反正做的就是一锤子买卖。
  这他妈也叫电影?!
  余力威愤愤说出跟褚青刚看到《小武》剧本时相同的一句话。
  他对大陆一直很感兴趣,老想来看看,来拍点东西。直到两年前获得了香港艺术发展局的辅导资金,来京城拍了一部讲述流浪艺人的短片《美丽的魂魄》,并拿到了去年香港独立短片展的一个奖。
  也正是在这个短片展上,余力威认识了同样凭短片《小山回家》获奖的贾璋柯。
  俩人一拍即合,惺惺相惜,合组了一家小电影公司,余力威还帮老贾拉来了《小武》的投资。
  褚青在跟他的聊天中,从他身上看到了跟贾璋柯一样的东西,那是种对电影最单纯最真诚的一种热爱。
  “导演,你从哪儿找的这衣服?”褚青苦着脸问。
  “老乡家借的,别给穿坏了,还得还呢。”贾璋柯忍笑道。
  这是件超大号的西服,褚青身板很瘦,个子又高,穿着这件至少大两号的西服,晃里晃荡,就像根竹竿挑着件衣服,走起路来都呼呼带感。
  开拍之前,贾璋柯让褚青把胡子刮了,戴着副没度数的黑框眼镜,头发仍然鸡窝一样。
  这个造型,就显得他处于一个很奇妙的人生阶段,看着年轻,又说不准是哪个年龄段。
  “各人员就位!”顾正扯起嗓子喊。
  贾璋柯没有坐在监视器后面,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啥叫监视器,就抱着胳膊站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
  “摄影机OK!”余力威道。
  “Action!”
  兼职场记的顾正兴奋的一打板,“啪”的一声都带着回音。
  他的心情和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样,妈的!老子也拍上电影了!
  镜头扫过脏乱的小街,然后给了个近景,对准桌上的一盘茶鸡蛋。
  褚青看着这盘土豪蛋一时间心情很奇妙,默默数了数,1,2,3……
  六个蛋,在后世怎么也能换两套带院子的大屋吧!
  他伸出一只细长的手,拿起一枚鸡蛋,在桌上磕了磕。
  “停!”
  刚开拍不到一分钟,贾璋柯就喊了停。
  “青子你过来一下。”他叫了一声。
  褚青跑了过来问:“咋了,导演?”
  “把手伸出来。”贾璋柯道。
  褚青不知道出了啥事,把两只手高高的举起来,就像抗日剧里鬼子投降的姿势。
  贾璋柯脑袋冒出三条黑线,道:“不是让你这么举,低点低点!”
  不是你让伸手的么?
  褚青心想,又把手放低了些。
  贾璋柯看着这双手,好一阵,才道:“你说你一个老爷们,手长的这么好看干啥?”
  褚青翻了个白眼,心道没办法,我也不想的,我特么连自己为啥长成这样都不知道。
  他的手真的很好看,骨骼匀称,肌肤紧致,手指纤长又不显得单薄,一双手就像精雕的艺术品充满了美感。
  刚才他的手一伸,贾璋柯就觉得不对,这哪是用来剥茶鸡蛋的手,分明是握着高贵酒器酌饮美酒的手。
  贾璋柯四处望了望,发现一处地方,道:“去,到那边和点泥,指甲别这么干净,要黑黑的。”
  褚青偏头一瞅,不远的路上有一小处低洼,里面积水掺和着沙土,一坨坨的散发着“你来咬我呀”的贱人气息。
  他眼角一抽,也没说什么,让做就做呗,走过去捞起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在手上蹭啊蹭,直到指甲里全是污垢。
  然后拿毛巾擦干,这下两只手就变得黑一块黄一块的,一年都没洗的样子。
  没办法,剧组连个化妆师都没有,连女主角左文璐都是自己化妆,自然做不来这种手妆。
  “那个,导演,一会鸡蛋还用吃不?”褚青小心的问道。
  贾璋柯道:“吃,当然得吃!”
  “Action!”
  褚青剥开一枚鸡蛋,用那双黑手拈着,面色平静,心里却犹豫了下。
  随即狠狠心,一张嘴把整个鸡蛋都塞进嘴里,随便嚼了几下就吞进肚子。
  “停!过!”贾璋柯喊道。
  他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褚青的肩膀。
  褚青也没说什么,这是拍戏,吃个鸡蛋而已,屁大点事都算不上,说了反而显得矫情。
  …………
  《小武》的镜头不多,充满了大段大段的空镜和长镜。贾璋柯把镜头一共分了十二组,资金有限,时间很赶。
  褚青不知道怎么去表演,老贾也没给他说过戏,只告诉他,就记着自己演的是一小偷就行了。
  这叫什么破导演!
  褚青只好自己琢磨,演小偷该怎么演呢?
  他想起来自己生活的小县城,有一个很大的农贸市场,自己经常去逛。市场里就有很多小偷,当然以他的身手从没被偷过,还顺手逮过几个小偷。
  以至于后来只要他出现,整个市场都安宁无比。
  他回忆那些个小偷的样子,发现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缩着肩膀,手从来不垂直放着,而且眼神游动不定。
  眼神的闪动,可不是左瞅瞅右瞅瞅,那是脑袋动,不是眼神动。
  他又想起跟爷爷搭手过招的时候,身子不动,眼睛却得紧盯着老爷子的动作,手到哪眼睛就得跟到哪,一不留神就要被揍。
  褚青试着找回这种感觉,两个眼球在眼眶里叽里咕噜的来回乱动,看着吓人。
  他自己玩了一会,觉着不错,挺靠谱。
  于是,在拍下一个镜头的时候,贾璋柯就看到了这么一副情景。
  一个穿着灰不拉几西服的年轻人,缩着肩膀,手指头时刻在张着,在小街上乱逛,这边瞅瞅卖鞋的,那边看看卖水果的,一转身,手里已经多了个苹果。
  然后,藏在黑框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左右闪动了下,似乎很得意的样子。
  贾璋柯看的忘了喊停,直到余力威喊了一声,才回过神,瞅向褚青的眼睛忽然变得很炙热。
  他不给褚青说戏,有俩原因。
  一是他几乎没有**演员的经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让演员有更好的发挥。
  二是他找非职业演员的目的,就是为了拍出那种极度迫近真实世界的影像,最好不要带有一点表演的痕迹。
  但其实,这只是众多导演一厢情愿的想法。
  无论演员还是非演员,只要暴露在镜头之下,一定就会有表演的意味出现。就算是最近乎真实的纪录片,也是如此。
  摄影镜头就像是一个魔法领域,在这个领域内,每个人潜在的表演细胞都会被激发出来。再真实的人,对着镜头不知不觉也会变得和平时不一样。
  不是自己,那就是表演。
  刚才褚青那番有意无意的表演给了他一种新思路,那种灵动似乎给镜头里注入了一股活气,尤其是跟背景那座麻木的小县城相映衬,更是形成一种奇妙的反差。
  于是这便让他产生了一种,这样演下去也不错的感觉。
  说实在的,褚青的表演很生涩,他只是单纯的在模仿小偷的行为,但举手投足又不自觉的表露出自己的特点。
  对他的印象,贾璋柯最深的感觉就是平和。
  说话,做事,吃饭,甚至连走路都透着一种平和。
  而这种平和,和他生涩的表演,居然能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很自然的状态。
  在刻意与呆板之间,找到了平衡点。
  有些小得瑟,总体又是麻木无聊的,似乎小武,就该是这个样子。
  这无疑给了老贾一份惊喜,原生态的电影固然真实,但有了这种自然表演的支撑,无疑会让画面更加饱满和立体。
  “青子演的不错!”贾璋柯称赞了一句。
  他跟余力威都是菜鸟,根本不知道监视器是啥东西,俩人就头碰头瞅着摄影机的取景器看回放。
  余力威也对刚才的镜头很满意,道:“画面很棒,细看又有反差感,真的不错!”
  贾璋柯可以说给了他极大的拍摄自主性,而他掌控的镜头也很有特点,朴实平静,不张扬,能捕捉事物最原始的状态。
  这部电影,即是贾章柯给予了思想,余力威填充了内容。
  接下来就是一组镜头:小武在县城中闲逛着,脚步路过的,是在公交车站冷漠等车的人们,是街边的台球案子,是电视、舞厅、录像厅泛滥成灾的流行歌《心雨》……
  大段的长镜、中镜、远镜和街头群像,在余力威的掌控下都呈现出一种黄绿黄绿的色彩。熙攘的群众演员自行其是,仿佛根本不知道摄影机的存在。
  这种最真实的城市运动不是因为调度安排,而是从属于这座县城本身。
  贾璋柯盯着取景器里的画面,全身都在颤抖。
  他再清楚不过,对一个导演来说,这是最难得的幸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