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二十二章 别扭

第二十二章 别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哈哈哈哈!”
  褚青看着笑得跟朵月季花似的的范小爷,表情很郁闷,道:“你至于乐成这样么?”
  “哈哈,你这个发型真是太配了!”
  范小爷指着他的脑袋继续前仰后合。
  褚青摸了摸头,前一半光溜溜凉飕飕的,后一半因为刚黏完胶水,头皮往后紧紧勒着,有点疼。
  脑袋后面耷拉着一根假辫子,手感就像炸了毛的猫脖子。
  “这也叫发型!”褚青翻了个白眼,搞不懂清朝人的审美。
  清朝戏的假辫子,一种是剃光头,一种是戴发套,不过戴发套很不自然,也很假,孙叔培就要求男演员一律剃秃。
  褚青还是第一次留光头,总觉得脑袋顶上冒凉气,很没有安全感。
  这时已是十月份。
  剧组被琼遥奶奶的停拍决定吓住之后,谁也不敢再起幺蛾子,居然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在京城修养的周洁也回归剧组,上下一片和谐,进度大大加快,一个月就搞定了在避暑山庄的所有戏份。
  几天前,大队人马赶回京城。
  褚青还给贾樟柯打了个电话,得知《小武》的后期已经完成。他听了高兴,随口问了句“啥时候上映?”
  老贾那边却忽然沉默,寥寥几句,定下聚会的日期,就挂了电话。
  褚青听出他心情不好,电话里也不好说,只得当面再细聊。
  京城的戏份主要在民俗园,就是几条复古的街道,盖着几家古时的酒肆茶楼,商铺**,还有大大小小的民居院落。
  小燕子和柳青他们住的大杂院就在这里,以及还珠格格游行和后面上法场的戏份都要在这里完成。
  昨天又有几个新演员进组,其中就有演柳红的陈盈。
  褚青一直很疑惑,这姑娘跟自己年龄一样,看着也是标准青春美少女一枚,怎么剧里的扮相那么老气。
  等现在自己一化完妆,他瞬间就释然了。
  对着镜子左扭右扭,里面一个看着起码有三十岁的沧桑汉子也跟着同步动作。
  褚青再一次吐槽清代人的日常。
  以前看那些汉唐宋明时期的古装剧,里面的男演员一个个都那么丰神俊朗男神范儿,但一转到清宫戏,就没发现一个好看的男角。
  他还以为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现在总算明白,尼玛根本就不是一个画风好么!
  就像还珠,也就苏友鹏凭着天生的娃娃脸优势,塑造了一个还算帅气的五阿哥。其他的男演员,无论尔康尔泰,还是柳青乾隆,有一个算一个,看着都比实际年龄要老。
  自己这扮相,感觉比原版的柳青还要成熟几分。
  他摇了摇头,叹气不语。
  范小爷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虽然不是所有人剃了光头都像和尚,但是你不管怎么样都像个大爷!”
  “哎你这个槽吐得不错!有进步!”褚青很浮夸的叫道。
  “我是近墨者黑,就是被你糟蹋的!”范小爷难得的叹了口气。
  褚青冒出几滴汗,大姐你的形容词不要这么奇葩好不好?
  不就是跟我混的久了,现在连看到菊花都不像花了么……
  “褚青过来试装!”
  那边服装师喊了一声。
  褚青冲范小爷挤挤眼,拐进一个小屋里。
  五分钟之后,一个光着膀子只穿着一件土布马褂的糙男走了出来,露出还算结实的胸脯和两条细胳膊。
  “哈哈哈哈哈!”
  范小爷又开始没心没肺的笑。
  褚青这次没说话,这身造型他自己看了都想捂脸遁走。
  这场戏拍的是小燕子当上了还珠格格,乾隆脑袋一抽,居然让她坐轿子满大街逛荡,然后就被围观的紫薇花看到了,差点心如刀绞,一气病倒。
  有戏的当然是紫薇,柳青柳红和金锁就在边上充当背景板,台词还不如那位在官府里有个亲戚的路人甲多。
  这场是重头戏,因为人多,需要很多群演,在街边呐喊助威。
  话说人多的戏份好像都是重头戏,不知道谁规定的。
  拍前的调度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还好拍的时候很顺利,NG两次就搞定。
  然后就是紫薇花扑倒在尔康的马前,撕心裂肺的哭喊,然后就山无棱天地合,此恨绵绵无绝期了……
  真是碉堡!
  …………
  褚青忽然变成了演员,很多人都不适应。
  虽然只是个配角,但跟杂工比,算是一步登天,这让他有背景的传言更加可信。
  这其中反应最大的就是周洁了,尤其柳青还跟尔康有场不短的对手戏。
  俩多月了,终于能上戏了!
  褚青坐在椅子上任化妆师摆弄,心中暗叹。
  在山庄哪会,剧组源源不绝的烂事让他还以为自己真就是来打杂的。
  这会总算有一场有正脸有台词的戏,让他居然有些期待。
  这种期待把褚青吓了一跳,自己怎么忽然变得如此渴望表演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在拍《小武》的时候,也许是在围观容嬷嬷的气势碾压全场的时候,也许是在帮范小爷对戏的时候,这种想站在镜头前表演的冲动和兴奋,就像野草一样不可抑止的从心里长出来。
  “好了,你看看。”
  化妆师让开了身子。
  褚青盯着镜子,道:“嘴这块的血太多了。”
  化妆师想想也是,谁脸上有血还不擦,于是又修补了一下。
  “行!”褚青这回点头道。
  今天这场戏对某些人来说有点特殊。
  说的是尔康把柳青柳红从牢里救出来,询问了下紫薇和小燕子的事,然后警告俩人不要多嘴。
  柳青和尔康,这可是真正的对手戏。
  由于俩人之前爆出的冲突,今天片场里挤满了围观群众,都是来看热闹的。
  开拍前,范小爷拽着褚青的胳膊一遍遍道:“可别动手啊!千万别动手啊!”
  “大姐我是拍戏,又不是打架!”褚青无语。
  “你这人可说不好,上次是你占便宜,这回再出事你可就真呆不下去了。”
  褚青看她也是一番好意,只得安慰几句。
  他是真没有什么想法,一档子事过去就是过去了,俩老爷们打回架还记一辈子不成?
  他没想法,不代表周洁没有。
  褚青动都没动却把他震得胳膊差点脱臼,丢脸丢大发了,他可一直怀恨在心。
  平时不敢惹,但现在这小子也是演员了,那就好办了。
  要说周洁最擅长的是什么?抢戏!打人!大鼻孔!
  跟他标志性的鼻孔一张一缩然后变身咆哮马比起来,他抢戏的本事还要排在前面,实力可见一斑。
  跟他合作的演员也有很多不满,像林心茹就曾提到,有场戏周洁故意把她转过身背对镜头,自己却面对镜头。
  陈志鹏也在书里写到,周洁把信笺故意抬高挡住他的脸,俩人还起了番冲突。
  “各人员就位!”
  “Action!”
  “吱呀!”门被推开。
  事先在屋子里就位的镜头斜对着门口,陈盈扶着被打伤的褚青进了屋,周洁跟在后面。
  摄影机慢慢平移,把镜头转到正面。
  褚青脸上都是伤痕,捂着胸口,开口道:“这就是小燕子住了五年多的房子,紫薇也住了三个多月了。在这大杂院还有二十几口老老小小,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把他们都叫来,让你问问看。”
  周洁打量了一圈,道:“不用问了,我相信你们说的每一个字。”
  陈盈接道:“小燕子怎么会变成格格了,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拍到这里,都很正常,三个人的表演也很到位。
  孙叔培坐在监视器后面暗暗点头,他一开始对何袖琼把这个重要配角给了一个毫无经验的新人颇有微辞,没想到褚青的表现让他眼前一亮。
  虽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也是在70分左右,这已经超乎他的心理预期。
  但紧接着,孙叔培的眉头一皱。
  周洁说着台词:“她是那天闯围场被皇上拿下了,带进宫里的,也许是她的缘分吧,皇上居然十分喜欢她,就收她做了义女。”
  他说到这,似是不经意的横移一步,整个身体挡在了褚青面前,镜头已经完全看不到褚青。
  然后一转身,自己面对镜头,手往后面一背,下巴微微一抬,一副潇洒倜傥的贵公子气派,继续道:“事情是很简单,但是她既然已经是格格了,两位最好守口如瓶。不要把格格的往事拿出去招摇,免得惹祸上身。”
  褚青看得眼角一抽,你丫对抢戏的热爱还真是无以复加,只不过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太明显了。
  所谓抢戏,就是镜头面前多露脸。
  这简单,是个人也会,但他可不想也跟着抢戏。
  因为他觉得这种做法很渣,而且,就是拍个《还珠》而已。
  从心里讲,褚青拍这部戏,纯为了赚钱,虽然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但真演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
  《小武》他可以付出百分百的诚意和努力,但《还珠》,真让他觉得演出一百分的效果,和演出六十分的效果,根本没啥区别。一样的浮夸,一样的挤眉弄眼,一样的脸谱化。
  褚青自己都没察觉,他的心态不知不觉中起了很微妙的变化,上辈子可怜的阅历和人生经验不足以让他调整好状态,来面对自己已经踏上的这条演艺之路。
  他满足于自己在《小武》中的表演,而看不起《还珠》的浮躁,以至于演起戏来都带着股懒散和随便。
  骄傲,他犯了几乎每个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
  褚青偷偷的向陈盈撇撇嘴,略微提高音量,道:“什么惹祸上身?她是格格也好,她是天王老子也好,她还是大杂院里的小燕子!”
  周洁正要说话,就听孙叔培喊了一声:“卡!”
  俩人都看向导演,不知道是谁犯的错。
  “周洁!”孙叔培先喊道:“你刚才把他全挡住了,位置不对,让开一点!”
  “明白了,导演!”周洁不自然的回道。
  “褚青!”
  孙叔培又喊道:“你刚才情绪不对,太平静了,再激烈一点。”
  褚青道:“好的导演。”
  “重来!”
  孙叔培可懒得理他们之间的烂事,只要不影响拍摄效果就好。
  “……不用把格格的往事拿出去招摇,免得惹祸上身。”
  这回周洁老实了,没有任何动作。
  褚青用比刚才稍微激动些的语气道:“什么惹祸上身?她是格格也好,她是天王老子也好,她还是大杂院里的小燕子!”
  “卡!”
  孙叔培又喊停,道:“还是不对,还是太平静!重来!”
  “卡!”
  “不对!重来!”
  “卡!”
  “你再强烈一点!强烈懂不懂?!”
  ……
  褚青足足NG了十条,始终没演出导演想要的那种效果。
  他觉得自己已经演的很到位了,为毛孙叔培总嚷嚷太平静!太平静!
  难道非得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才叫激动?
  有几个人碰到点事就会情绪失控?那太不正常了!
  “卡!”
  再一次NG后,孙叔培喊道:“褚青,你过来!”
  周洁一脸的幸灾乐祸,虽然一遍遍的陪他NG也很不爽,但跟能看到他挨骂比起来,这点辛苦还是值得的。
  “你看看剧本怎么写的?”孙叔培直接扔过来一个本子,指着上面的一行字道:“柳青莫名惊诧,急怒交加!你看看你演出这种感觉来了么?”
  莫名惊诧……
  急怒交加……
  褚青的脑细胞直接被这八个大字砸死。
  琼遥奶奶,你玩死我吧!
  有这么写剧本的么?太抽象了吧!
  “那个,导演。”褚青真心觉得自己的智商理解不了,道:“我实在不太懂,您给我讲讲呗。”
  “呃……”
  孙叔培也一愣,他也不知道怎么讲。
  这可是琼遥剧啊!
  哭!笑!大喊大叫!
  演员一般只要掌握了这三种技能,就基本OK,剩下的就纯属看脸。
  大喊大叫你不会么?你居然让我讲戏,你让我怎么接?
  孙叔培装作思考的样子,眼睛在到处瞄,忽然看到周洁若无其事在站在哪,灵光一现,道:“周洁,你来给他表演一下,让他学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