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二十三章 调整

第二十三章 调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好!”
  周洁答应的很痛快。
  对这种能光明正大的在褚青面前得瑟的事情,他才不会拒绝。
  “看好了啊!”
  周洁瞥了他一眼,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
  褚青让开地方,抱着胳膊看戏。
  就见周洁酝酿了片刻,眼睛慢慢睁大,呼吸渐渐加重。
  褚青在边上听他的喘息声清晰可闻,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抽过去。
  然后就看周洁的两只鼻孔,里面就像有两个小风箱在拉动一样,不断的在扩大,缩小,扩大,缩小,极有节奏感。
  褚青直接看傻了,尼玛这技能犯规啊!
  网上那些逗比闹腾得那么欢乐,你丫看过活的么?
  我看着了!
  真人版,现场演绎!
  周洁等待缓冲时间结束,开始放大招,一张脸忽然就拧成一团,完全变了个样子,咆哮道:“什么惹祸上身?她是格格也好,她是天王老子也好,她还是大杂院里的小燕子!”
  一时间风云涌动,全场寂静无声。
  “……”
  褚青一脑袋的汗,等他消停了,看向孙叔培,不确定的问道:“导演,我要这么演?”
  孙叔培咳嗽了一声,不以为然道:“对,就是这样。”
  他琼遥剧看的多了,马井涛,林瑞杨,还有早期的秦翰,哪个不是开宗立派的一代教主,周洁跟他们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褚青分分钟郁闷起来,他再不愿意,也不能违背导演的意思,还得照着演。
  纵然没有周洁那么奇葩,也是非常浮夸的了。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种很古怪的状态,就是眼睛瞪大,一脑门的青筋暴起,然后用最大的嗓门大吵大嚷。
  这就叫惊诧莫名,急怒交加。
  总之,这段戏是他拍过的最难受的一段,在生理和心理上都留下了阴影,就像被一群人按在地上活生生的轮X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戏是OK了,并且孙叔培对之相当满意,但他自己心理的坎过不去。
  他忽然想起余力威说过的一句话:这特么的也叫电影?!
  现在他特想重复一遍:这特么的也叫演戏?!
  褚青是个很简单的人,活得就是个念头通达,一旦心意不顺,被事堵住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接下来的时候他一直在纠结这个事,导致人都闷闷的。
  范小爷看在眼里,猜出是因为演戏的事儿,想劝又不知道怎么张嘴,只得拉上李奶奶。当天晚上,仨人得空,找了个小饭馆一起吃饭。
  “我说你呀,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这有啥可郁闷的。”李名启开口就训。
  三个人走得近,出去吃饭还是第一次,点菜的时候才猛然发现,原来大家都是吃货。
  这无疑给他们古怪的组合搭配,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理由。
  “我知道,可我不想那么演,就是闹心。”褚青闷头道。
  “那过两天还有你的戏,你想咋办?”李名启眼皮都不抬的吃着宫保鸡丁。
  “我不知道。”褚青想了想还真没有办法。
  “那不就得了,导演让你这么演,你非得那么演,找抽么不是!”
  范小爷不满了,拉着老太太的胳膊,道:“李奶奶,我是让你劝劝他,可没让你训他,你再这样,这顿我可不请了!”
  李名启一脸女大不中留的表情,道:“我这还没怎么着呢,你急啥!”
  没等俩人说话,又问褚青:“青子,你觉得我演戏咋样?”
  褚青认真的思考了一会,道:“跟他们也一样,但又不一样。”
  “这话怎么说?”
  “就是看上去跟他们是一个风格,但细琢磨又是您自己独特的风格。”
  李名启沙哑一笑,没做评论,继续问:“那你觉得他们演得咋样?”
  褚青讪笑了一下,没回答,这问题可轻可重,就算他心里认为那帮人都是烂演技,也不可能说出来。
  何况范小爷还在身边,他要是放了地图炮,这丫头非得咬他不可!
  李名启见状,替他道:“是不是觉得他们都不怎么样?你压根就没瞧得起人家?”
  褚青沉默,显然被说中。
  老太太接着道:“他们的表演啊,其实就一个字,放!”
  放?
  褚青挠挠头,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
  无论是皇阿玛的吹胡子瞪眼,还是皇后的面瘫,或是小燕子的吵吵嚷嚷和紫薇的哭哭啼啼,总结起来,给人就是一个感觉,外放!
  就像后世有个学者评论港片,用了八个字:极尽癫狂,极尽过火!
  还珠也是如此,非常的夸张,模式化,不自然,不内敛。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也是一种风格,本来就是部青春偶像剧,就需要这样的表演才能有效果。
  但是,褚青不喜欢。
  不得不说,他从一张白纸踏进演艺圈,给他启蒙的《小武》可谓影响甚大。
  以至于他觉得表演,就应该是小武那种平淡中见细微,渲染中有真实感的调调。
  他一现实主义风格演员,碰上一帮子后现代主义逗比,都不在一个频道上好伐!
  李名启几十年走过来,风雨磕绊,什么样的事没见过。她太理解这小子的想法了,无非就是觉着自己有点成绩了,高人一等了,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和优越感。
  此时见他赞同,接着道:“你现在想要的也是一个字,收!”
  褚青又点点头,道:“嗯,是。”
  “但是,一个好演员,最基本的素质就是要收放自如。演员可以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理解,但总体都是为剧情服务的。这段戏让你收着演,你能演好,那段戏让你放着演,你就演不好了。这种,不是好演员!”
  李名启一副渊亭岳峙的宗师气派,扭头又喊了一嗓子:“那锅包肉怎么还没好,咱不要了啊!”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胖老板连忙道。
  老太太见他细细思考,最后一句话盖棺定论:“你为什么不能即满足导演的要求,又能满足自己的表演风格?简单,就是你还没到那个份儿上!水平不够!”
  褚青听了全身一颤,犹如暴露了心底最深处的真实而感到慌张失措。
  沉默,他安静得似乎都没有呼吸般的沉默了好一会,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终究是个性格古怪的人,理性又随意,理性让他稳定谨慎,随意又让他松弛洒脱。现在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又恢复到了这种平衡点。
  褚青眉头舒展,郁结尽去,笑道:“但像周洁那种,放的也太过了吧!”
  李名启见他这样,知道问题解决,听问不禁也头疼,道:“他那是例外,咱不说他。”
  范小爷也听得入迷,忙问道:“那怎么能做到收放自如呢?”
  “这个……”李名启哈哈一笑,道:“不是我藏私啊,演戏这东西,各人有各人的方法,我的方法你们不一定管用。你们还年轻,现在要做的就是两点,一个是揣摩人物,这是基础,甭管多小的角色,一定把它吃透了。一个是积累经验,多看多学,这个得慢慢攒,就不说了。别一步登天想着立马就收放自如,你可以先试试学着一个,演好了再学着另一个,最后再融合。”
  老太太清楚褚青的悟性和潜力要强过范兵兵,相信褚青自己能调整过来,这番话其实是给范兵兵的教导。
  范小爷直皱眉,道:“听着好难啊!”
  看褚青忽然又在发呆,不知道想什么,捅了捅他,道:“哎!锅包肉来了!”
  “太慢了这个,都吃完了才上来。”
  褚青瞬间回神,拿着筷子满桌子找肉。
  范小爷一阵气恼,你丫纯属饿的吧!亏我还这么担心!
  …………
  柳青,自幼就在江湖上漂泊,没有文化,性子鲁莽。又因为有妹妹要照顾,也自有一份担当。对朋友两肋插刀,心地也很善良,就是脑筋有些呆板,不灵活不擅变通。
  褚青越想越冒黑线,这妥妥就是一备胎模版啊!
  韩剧里爱女主爱得死去活来,自己却被虐到丧心病狂的男二、三号,就是给这种人准备的。
  不过柳青运气要好些,在第二部里居然娶了范小爷,堪称最成功的吊丝逆袭。
  还珠里除了四大主角相爱相杀之外,还埋伏着几条感情线索。
  比如金锁暗恋尔康,尔泰喜欢小燕子,柳青最开始也喜欢过紫薇。
  最后的结局却是,尔泰远走西藏,当了一妻多夫制中的一个;柳青和金锁这俩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走到了一起。
  正所谓主角光环,备胎退散!
  第三天下午,是在民俗园拍的最后一场戏。
  紫薇住进福家之后,跟尔康带着慰问品回到大杂院看望柳青柳红。此时紫薇还没告诉柳青自己爹是皇帝的实情,柳青便心生误解,然后紫薇过去安慰他。
  跟周洁一样,林心茹对跟褚青搭戏也有些不自然。
  褚青也觉得很奇葩,有正面对手戏的这俩人,一个差点被自己削过,一个被自己拐出去玩了一天……
  他这两天一直在琢磨收放自如的问题,隐约明白了一点,就是内敛中要带着外放,外放中要含着内敛。
  道理是简单,做起来却难。
  正如李奶奶说的,演戏没有一蹴而就的,都是积累。你连自己的人生才过了二十年,你怎么去体会别人的人生。
  所谓的天赋,不过是比普通演员达到这层境界的速度和几率大了一些。
  “Action!”
  林心茹穿着一件红色的古装,看柳青独自在一旁生闷气,就过去搭话。
  原版的陆诗羽的动作是,抱着一根木桩,皱眉撅嘴,妥妥一娘炮。
  褚青就改了改,双手环抱,靠在木桩上。
  他个子高,加上练武练出来的身姿习惯,立在哪儿就跟杆大枪一样。
  林心茹款款走到跟前,褚青没有像原版那样转过身不理她,而是跟她四目相对。
  他的眼睛先是很柔和,那是看到心上人平安无事的欣慰,然后又渐渐变得很平静,如同一汪镜湖波澜不惊。
  这是他根据对人物的理解再融合自己的表演风格,鼓捣出来的一个设计。
  他终究不想按照孙叔培要求的模式去表演,不能明抗,只能自个偷摸做点小动作,又在孙叔培容忍范围之内。
  这个眼神,只有三四秒钟,但他足足揣摩了两天两夜。
  柳青全部的内心情绪,都融化到一双眼睛里。褚青的那对眼睛本来就是清澈明动,富有神采,他这番细微的感情变化,此刻看来,显得极为精致美妙。
  林心茹正奇怪他的动作,一眼看到他的眼睛,忽然心中一颤,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你说,我听。
  你说,我信。
  我只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乡下汉,跟福尔康比,更是没有相提并论的地方。
  但是我作为一个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还是想保持那么一点自尊。
  这些就是林心茹读出来的意思:
  “只要是你说的,我就听,只要是你说的,我就相信。”
  林心茹攥了攥手,手心里全是细汗,脑袋里有根弦紧紧的绷着,只觉得压力扑面而来。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也会碰上飙戏这种状况,而且对手还是这个人。
  褚青的那种眼神,分明就是寒冰下的火焰,炽热得把林心茹整个人都融化了,又觉得身心都陷入一个深泞的沼泽,让她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能挣脱出来。
  “咦?”
  孙叔培看着监视器微微惊讶,经验丰富的他当然看出俩人的状态。
  “要不要喊停?”
  旁边副导演问。
  “不用,再看看。”孙叔培摆摆手。
  他清楚林心茹处于怎样的一个状态,那是将要到达一个界限又未到达的程度。如果闯过去了,演技和心境都会得到提升,如果败退下来,再想有这种意境就不知何时了。
  “我是紫薇,他是柳青。”
  “我是紫薇,他是柳青。”
  ……
  林心茹不停的在心里暗示,从她向褚青走去,只不过两秒钟,她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忽然,就有那么一瞬间,不到一秒钟的灵感闪过。
  “嘣!”脑中那根弦猛地断开!
  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只当他是朋友。
  我对他隐瞒实情,他帮我却义无反顾。
  如今我在贵族府里,他刚脱离牢狱之灾。
  而他,没有一句怨言……
  林心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紫薇,嘴唇颤喏,唤了一声:“柳青!”
  只这两个字,感动、愧疚、无奈、不忍……这种种情感都包含在了里面,如潮水般冲刷着她的意识。
  她只说了这两个字,泪珠子就跟断了线一样的往下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