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二十八章 过年 上

第二十八章 过年 上


  范小爷说的是黄颖。
  她跑到避暑山庄借钱后,回到京城正好赶上了报名,直接交了一年的学费。
  黄颖上学时的成绩在班里算中等,不是不聪明,是家里太多事分了心。即便这样,高考时她还是爆发了一下,分数达到一家蛮不错的大学录取线。虽然没有钱念不起,但心里还是骄傲了一下。
  刚进班的时候,因为时隔较远,学的又是新知识,有些跟不上进度。但她底子扎实,也刻苦,经过半个学期已经稳居班里的前几名。
  褚青拍完戏就处在一种闲极无聊的状态,相反黄颖却忙的脚不沾地,白天上班,晚上上课,俩人居然有段时间没见面了。
  黄颖来京城也有几年了,春节有时候回去有时候不回去,去年她就没回老家,是跟褚青搭伴过的。今年却不行,她妈妈的身体实在不好,得回去照看下。
  听她也回家,褚青真有点郁闷。
  他思想还是很传统的,随他老爹。上辈子每到过年的时候,他老爹就一人钻进厨房,一呆就一天,谁也不让搭手。到晚上,准保拾掇出一桌八碟八碗的年夜饭,然后看着一大家子人嘻嘻哈哈的吃吃喝喝,自己坐在一边傻乐。
  老爹死后,这活计就交给了褚青。
  所以一个人过年,他嘴上说无所谓,心里其实特在意。
  转眼到了大年三十儿。
  褚青婉拒了程老头的邀请,自己窝在小房子里演悲情男主角。
  他现在住的也是个小四合院,老房子,比租楼房便宜多了。
  外面噼里啪啦的放着鞭炮,还有小孩子哭哭闹闹的声音。这会儿过年比后世热闹多了,家人团聚,围在一块,包饺子,唠家常,孩子们跑来跑去,然后等着一起看春晚。
  听说后来京城就不让放鞭炮了,想想也是,每天都云里雾里跟仙境似的,再放挂鞭妥妥的升仙了。
  褚青摇摇头,揭开锅,盛了一碗速冻饺子,又舀了碗饺子汤。
  连醋都懒得倒,唏哩咕噜的一口气吃完,拍了拍肚子,感觉很怪异,说饱没饱,说饿不饿。
  又端起饺子汤,干下去半碗,长叹一口气。
  真是空虚寂寞冷……
  瞅了瞅电视,叽哩哇啦的全是广告,才七点钟,想看春晚还得等一个小时。
  这年都演啥来着?
  褚青使劲的想,就想起来个一搭搭,二搭搭,三搭搭,四大爷……
  范老师你太有生活了!
  他又叹了口气,我特么也挺有生活的。想摸根烟抽,一拍衣服,瘪了。
  反正也没事,出去买包烟。
  出了门顺着小巷子走到头,就是家小卖部。
  褚青踩上台阶,拍了拍窗户。
  里面传出一嗓子,“今儿关门了!”
  “张哥,我青子,买包烟!”
  “哗啦”一声窗户拉开,一个汉子露出半身,笑道:“哟!这会出来买烟啊!”
  “断粮了呗!”褚青伸着脑袋往里瞅了瞅,咬咬牙道:“来包三五!”
  汉子一惊,伸向一包大前门的手别扭的转了方向,笑道:“可以啊,哥们发财了?”
  褚青笑道:“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啊!”
  汉子拿烟的功夫,就听“哔哔哔!”
  BB机居然这会儿响了。
  褚青也很诧异,摸出来一看,上面一行汉字:褚大爷春节快乐!我过完年就回去啦!
  这丫头!
  褚青笑了笑,手都摸上了那部公用电话,又缩了回来。
  毕竟她在家,爸妈都在,自己打不打也就那样吧。
  “给,三五!”
  老板扔出一包烟,褚青给了钱。
  “哔哔哔!”
  呼机居然又响了。
  老板一边划拉着零钱,一边道:“业务挺忙啊!真发财了?”
  褚青没搭理他,一看,也是一行字:弟!春节快乐,越长越帅!
  越长越帅……
  这姐是埋汰人呢么?不过这得回了。
  “我再打个电话啊!”
  说着拿起话筒,拨了个号,是王瞳出租屋的座机号。
  “嘟嘟嘟嘟……”
  响了半天,没人接。
  嗯?没听她说回老家啊,跑哪去了?
  没办法,又CALL了她一次。
  “不好意思啊!一会就完事。”褚青赔笑道,大过年的人搁这陪你打电话,自己都过意不去。
  “没事!反正春晚还没开演呢!”老板很痛快。
  等了几分钟,这边电话响了。
  褚青抓起来就问:“喂?姐?”
  话筒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呵呵,就知道是你。”
  “我刚往你家打电话了,你干嘛呢?”
  “我逛街呢。”
  “啥?”褚青愣了片刻,道:“你神经病啊!大过年的自己跑出去逛街?”
  “自己呆着没意思呗,你干嘛呢?”
  “我出来买包烟。”
  “你还说我,大过年的你自己跑出去买烟?”
  俩人隔着电话一顿傻乐。
  “要不,要不你过我这边来?”褚青犹豫的提出一个不太靠谱的建议。
  那边也沉默了几秒钟,笑道:“好啊,咱俩搭个伴儿。”
  褚青一怔,没想到她真能答应,随即说了地址。又跟老板互相拜个年,站在巷子口,两手交插在袖子里,又是标准农民揣的姿势。
  这地儿挺偏,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找着。
  褚青没穿毛衣,里面是衬衣,外面直接套件大棉袄就出来了。这会儿也不能回去穿,怕错过接人,冻得来回小跑。
  约莫三十多分钟,就听“哒哒哒”的鞋跟点地声。
  “弟?”
  “啊,你来了!”
  褚青正在小跑,尴尬的停住动作,卡在一个很奇怪的姿势上。
  王瞳哈哈一笑,道:“你抽风呢?”
  她穿着件红色羽绒服,头发没扎,就那么披着,蹬着双高筒皮靴。
  “我锻炼锻炼!”
  王瞳看他脸冻得刷白,讶然道:“你一直在这等着呢?”
  “我怕你找不着,走吧,这边。”
  褚青混不在意,头前带路。
  “你傻啊!冻出病咋办?”王瞳气道。
  褚青没接话茬,笑道:“你咋来的?”
  “打的呗!”
  “这会儿还有车?”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那倒是。”
  褚青推开院门,院里小孩正蹲地上放钻天猴儿,点着一个,“哧溜!”一声蹦到天上,连个点都没看着。
  “这玩意就是没嗤花好看。”
  褚青撇撇嘴,凑过去道:“小子,我告你一个绝招啊,你把几个钻天猴儿绑在一起放,那才好看呢。”
  小孩连眼皮都没翻,不耐道:“你当我傻啊!钻天猴儿多少钱一个,我拿把嗤花放好不!”
  “……”
  褚青被鄙视得很郁闷,王瞳在旁边笑得喘不过气来。
  “你就住这啊?”
  王瞳打量着屋子,很好奇也很惊讶。
  “便宜呗!”
  褚青刚要脱了大棉袄,又想起来里面只有件衬衣,又赶紧捂上。
  王瞳把包往床上一扔,就跟到自己家一样,大大方方把羽绒服脱了,露出一件高领的白色羊毛衫。见褚青扭扭捏捏,翻了个白眼道:“要不我出去回避一下?”
  褚青讪讪一笑,脱了衣服,又拿起毛衣套上。
  他问道:“你吃了没?”
  “没呢,自己也不知道吃啥,你吃没?”王瞳问。
  “呃,我也没吃呢。”褚青摇摇头,忽道:“咱们包饺子吧!”
  “啊?你还会包饺子?”王瞳很诧异。
  “我会和馅儿。”褚青老实道,他能一个人做一桌子菜,唯独在面食上奇差无比,特别是包的步骤,手就跟不分瓣似的始终捏不妥当,媳妇老笑他是天赋问题。
  王瞳一听乐了:“我会擀皮儿,得,咱俩真搭!”
  褚青到厨房拎出半袋面,还有韭菜和鸡蛋,挠头道:“没肉啊!”
  王瞳一边猫腰不知道找啥,一边说道:“那就韭菜鸡蛋馅呗,谁还馋那点肉。”
  “你找啥呢?”褚青纳闷。
  “你家连个拖鞋都没有啊?”
  “就我那一双,你穿么?”
  “拿来!”
  褚青从个旮旯里拎出两双拖鞋,一双棉的,一双塑料的。
  王瞳笑道:“你还真省,冬天一双,夏天一双。”
  “我这没人来。”褚青笑道,自己穿上那双塑料的。
  王瞳坐在椅子上,弯着腰,那双细长的手扯掉靴子,露出一双红袜子。
  她好像特别喜欢红色。
  褚青看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差点呆住了,脸上一热,扭过头问道:“你本命年啊?”
  “不是,随便找双袜子就穿上了。”
  王瞳洗了洗手,道:“包吧,你和面?”
  “我和!”
  褚青抹干净饭桌,倒上面粉浇上水,开始揉。
  “哟!挺熟练啊。”王瞳笑道。
  “那是,我做饭特好吃,哪天做给你尝尝。”
  “行,说定了啊!”
  和好了面,褚青拿块布往上一盖,这得发一会儿。
  王瞳掐着把韭菜,洗干净,放在案板上,道:“你切吧。”又拿起鸡蛋,“咔咔”打在碗里开始搅。
  看她这样,褚青就是喜欢。
  简单,干净,利落,内在比外表更吸引人。
  他跟王瞳,一共才见过几次面,但俩人处得就跟相交几十年一样,毫无压力。
  一会和好了馅,面也发好了。
  王瞳拿着擀面杖,开始擀皮,忽然喊道:“哎哎,开演了开演了!”
  就看电视里面,随着一阵欢快的乐曲声,97年春晚正式开始。一大群花里胡哨的人冲上舞台,先扭了一阵,然后往后退开,让出几位唱歌的。
  旁边都打着名字,褚青一看,这都上古世纪的明星了,顿时穿越的感觉无比真实。
  王瞳擀着皮,不时瞄一眼电视,笑道:“一边包饺子一边就得看春晚,从小就这么过来的。”
  “是啊,咱们小时候都一样。”褚青也笑道。
  “哎!你会包么?”王瞳忽然抬头问了一嘴。
  褚青摇头:“不会。”
  王瞳又低下头:“我也不会。”
  “……”
  “……”
  空气莫名其妙的停滞了一秒钟,电视里六个主持人走上台开始巴拉巴拉的说。
  这一刻,俩人心里都在不停的翻滚。
  你会拌馅儿居然不会包?
  你连擀皮都会,不也不会包么?
  忽而,俩人都噗哧一笑。
  王瞳笑道:“你爱吃蒸饺还是煮饺?”
  “煮的,我爸我妈都爱吃蒸的,每年都吃不到一块。”褚青道。
  “哈哈,我家也是,就我一人爱吃煮的。”王瞳道。
  俩人谁也没提包饺子的事儿,都是成年人,还搞不定一个饺子!
  春晚这东西,就算每年看去年的重播都觉着新鲜,何况褚青都隔了十七年了。
  除了几个印象特别深的相声小品,别的节目都跟第一次看一样,和王瞳不时的一起傻乐兼吐槽。
  褚青拌了半盆馅,王瞳也擀了四十多张皮。
  俩人一点都不心虚的拿起饺子皮,挑里点馅,开始包。
  节目正演到一个歌舞节目,又是一大波人堆在一起唱啊唱啊。
  褚青数了数,惊道:“十三个!一首歌十三个人唱!”
  “这算啥,我跳舞哪会,一个舞一百多人跳呢!”王瞳不在乎道,手里捏着一个饺子,问:“哎这捏几下来着?”
  褚青不确定道:“三下吧,随便了,不漏就行。”
  “也是。”王瞳赞同道,歪着头又捏了几下,把一个肿的跟小猪似的饺子放在桌上。
  褚青也不逞多让,捏了一个酷似腊肠狗的饺子。
  “呀!你馅放太少了,吃片汤啊!”王瞳大声指责。
  “你那馅太多了,又不蒸包子!”褚青反唇相讥。
  “你太少了!”
  “你太多了!”
  电视里开始唱:“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
  就两个人,居然也有种吵吵闹闹的热闹感。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