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三十三章 镇压

第三十三章 镇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最后的金熊奖不出预料,颁给了《中央车站》,还有一个终身成就奖,给了阿伦雷乃老爷子。
  至此,48届柏林影展落幕。
  但记者们的工作还没结束,获奖的各个剧组一出剧院就被一撮一撮的记者团团围住。
  褚青等人也不例外,甚至包围的记者还非常多,放眼看去,东方面孔和西方人各占一半。
  这次出征,港台两地参展的片子可以说全军覆没。所以,两地的记者只能挤在这个内地剧组跟前挖挖料了。
  褚青很自觉的把位置让给老贾,自己躲到后面看热闹。
  其实,各路影评人和记者都是处在一种很蛋疼的状态。
  他们原本都不看好《小武》这部电影,写的稿件虽然不至于恶毒嘲讽,但也是尽情的忽略此片的存在感。偏偏这部极其无聊的电影拿下了两座奖杯,这可跟关金鹏那两座连安慰奖都算上的奖杯不一样,实打实的荣誉。
  这让他们怎么往下接?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没职业操守,德国很牛的一位影评人乌利希格雷戈尔就给予了《小武》很高的评价,并称贾璋柯为“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
  老贾听了自己都脸红……
  第二天,就在褚青一行人踏上回程的飞机时,港台两地的媒体已经热翻了锅。
  港岛那边一个劲的捧,湾湾这边一个劲的黑,截然相反,都借机表达了某种立场。
  与之相比,大陆的媒体,特别是京城这个传媒中心的所在地,却是异常的安静。
  能在皇城根儿底下立足的传媒集团,职业素质是次要的,政治敏感度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分分钟死无全尸,让你明白这里的水有多深。
  香港刚刚回归,湾湾还在尴尬期,两地的传媒报道平民百姓自然看不到,但在某个层面的圈子里,两地的各大主要报纸每天早上必须都妥妥的摆在领导的桌上。
  这个圈子的定义很广泛,基数众多,包含各行各业,各色人等,自然也包括了那些传媒大佬。
  港台的媒体刚刚发出消息,京城这边其实已经知道了,与之无关的人就看个热闹,与之有关的,惊讶一番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
  打给谁?当然就是那个什么什么局。
  就为了确认一下消息,这部电影通没通过审查。若是通过了,那OK,直接动用全报社的力量等着第二天铺天盖地的宣传颂扬,若是没通过,还是洗洗睡吧。
  这套规矩,大家都心知肚明,无一例外。
  影视圈也是第一批知晓消息的人士之一,大伙在“哎呦哎呦!这孙子谁啊?”的玩闹过后,瞬间恢复平静,这种事多了去了,见怪不怪。
  陈楷歌凭《霸王别姬》一举拿下华人唯一一座金棕榈,葛大爷凭《活着》也摘下戛纳影帝桂冠,还有18岁的夏宇凭《阳光灿烂的日子》夺得威尼斯影帝。
  陈楷歌、老谋子、葛大爷、姜闻……他们的腕儿大不大?那是大咖中的大咖,不还是照样被禁?
  这几位在国外折腾得红红火火,惊得老外给他们发奖杯就跟发大白菜似的,回到国内连个响都没听着,更别提你贾璋柯,别提你褚青……
  丫从哪儿蹦出来的?听都没听过!
  规矩就是规矩,没有改变之前,谁也不能坏了规矩。
  《小武》在柏林大获成功的消息,该知道的似乎全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都仍然不知道。
  总之,京城的午夜照常到来,这里的黎明仍旧静悄悄。
  …………
  褚青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悄默声的回到了帝都。
  大抵上,他回来的一个礼拜之内,除了倒时差就是在不停的吃吃喝喝。
  杰克伯从柏林直接飞回了香港交差,余力威倒是一起到了京城,准备呆两天。老贾他们一帮人在国外吃不好睡不好,德国黑啤那味让褚青喝得直想吐,连庆祝都没好好庆祝一次。回到家总算能喝上燕京了,几个人醉了几番都没方休。
  老贾说还准备去参加法国和加拿大的两个小影展,这回褚青就不用跟着了。不过他看老贾心情极好,这算是衣锦还乡。
  黄颖和程老头又分别给他摆了一桌,算是接风,听说他没拿奖,好一顿劝慰。然后他又给李名启打了个电话,老太太也特诚恳的安慰了他好久,就跟自个孙子被姑娘甩了一样。
  最让他受不了的也是这个,一个个都挺声情并茂,催人泪下的。
  好意心领了,可我真的没事啊!
  范小爷也修养完毕,从胶东赶了回来,充分体现了那句每逢佳节胖三斤的真理,本来就很肉的脸愈加的绵软圆润。
  褚青则体会到了另一句真理:小别胜新婚。
  因为这丫头一见他就扑了过来,拽着他胳膊晃啊晃,那叫一个亲热,那叫一个撒娇,那叫一个腻歪,让他心里发毛。
  “褚大爷,你想我了没?”
  “想啊,想死我了都。”
  “得了吧,太假了。”
  其实褚青本来是挺想这丫头的,但一见面就发现又不怎么想了,反而想起王瞳来了。她男朋友说是也回到了京城,褚青也很尴尬的不好再找人家,就打了个电话聊了几句。
  当年贾宝玉是不是也这样?哦不对,他是见了一个就忘了另一个,自己是见了一个就想着另一个。
  咱们俩谁更渣?
  褚青懒得去思考这个问题,他正心惊胆颤的看着正靠在他肩膀上安慰自己的范小爷。
  “褚大爷你别伤心啦!他们不给你奖是他们没见识,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被一个十六岁,啊不是,被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安慰说“你还这么年轻”,他怎么听怎么别扭。
  “我就当时郁闷那一会,早就没事了。”
  “真没事啦?我看看。”
  然后范小爷就扬起小脸,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直直的瞅着他。
  “真没事,真没事。”
  褚青心里忽上忽下的,什么情况这是?
  忘了说一句,俩人是在小丫头的出租屋里。
  过完年之后,褚青还没什么变化,范小爷却变得很微妙,像是很心急的样子,对他的态度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似乎有尽快确定关系的意思。
  不但主动要求褚青来她这里吃饭,而且在一些肢体接触上也比之前要自然的多。
  褚青觉察出来一点,心里却没谱,不知道啥情况,就以不变应万变。
  说是吃饭,无非是褚青一个人做饭,小丫头等着吃而已。
  他正鼓捣着一锅回锅肉,没有抽油烟机,厨房全是烟,窗户打开了也不太管用。
  褚青忍着呛,一边听范小爷在卧室里跟他聊天,伴着油锅的滋滋声,说话声显得格外的小。
  “你过年怎么过的?”
  “就那么过呗。”
  “没人陪啊?”
  褚青手一顿,道:“没,就我一人。”
  “小颖姐姐呢?”
  “她也回老家了。”
  “哦。”卧室那边也沉默了片刻,又道:“我爸爸妈妈说要到京城来。”
  褚青边炒菜边道:“挺好啊,啥时候来?”
  “得过俩月吧!”
  “待多长时间啊?”
  “不走了,他们打算在这买套房陪我。”
  “那你家的生意呢?”
  “他们打算都停了,就一门心思陪我了。”
  “那多好啊,父母都在身边,也能照顾你。”
  “可我不想他们过来,我说我有男朋友了,他能照顾我。”
  “滋滋……啪啦……”
  “啥?你说啥?我没听清!”
  “我说……没事啦!”
  小丫头忽然就怒了!冲着厨房大吼一声!
  褚青端着盘回锅肉出来,看她皱着眉超级不爽,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啥事。
  “来吃饭了。”
  范小爷气鼓鼓的坐在饭桌旁,也不拿筷子,两只脚在桌底下胡乱踢着他的腿。
  褚青纳闷:“你咋了你?”说着去夹菜。
  “哼!哼!你还吃!你还吃!”
  她嘴里哼哼唧唧的,又开始扒拉他胳膊不让他吃,褚青手一抖,菜都掉桌子上了。
  “你到底咋了?”
  真亏的褚青宠她已经宠成习惯了,不然对这种无理取闹早就发火了。
  “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啊?!”范小爷冲他吼道。
  “听见了,你说你爸妈要来买套房陪你,这好事啊。”
  “后边儿呢?”
  “后边儿没听清。”
  “你……”
  范小爷鼓起那张包子脸,就跟褚青欠了她二百万似的,狠狠盯着他。
  “等我爸爸妈妈来了,你陪我去见见。”
  她屁股在椅子上一顿,两条胳膊环抱在胸前,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褚青一脑袋雾水,不解道:“你爸妈来了,我跟着干嘛去?”
  “我不管!你到底去不去?”
  “我不去。”
  “我就问你,你去,还是不去?”
  范小爷就那么看着他,一字字道,小鼻子皱皱的,很恼怒的样子。
  褚青从来没见过她气成这样,对她忽然就抽风感到莫名其妙,开始只当是耍脾气,但这会他感觉出小丫头肯定有心事,烦躁得厉害。虽然不知道她是因为啥事情,不过如果能让她开心起来,哄哄也就是了。
  “行了,我去我去。”
  “真的?”
  “我啥时候骗过你?”
  范小爷看着他呆了半响,忽而怒气全消,一眨眼,以往那种熟悉的笑容又挂在了脸上。
  她嘻嘻笑道:“那就是说你答应了啊!”
  褚青挠挠头,道:“我不都说陪你去了么?”
  范小爷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笑道:“咱俩说的可不是一个事儿。”
  “吃饭吃饭!”
  小丫头的情绪忽然就高涨了,拿起筷子夹了块肉放进嘴里,“嗯嗯”的赞叹,“好吃!”
  “你老说你做饭好吃,果然很好吃,没吹牛!”
  褚青完全处于一种石化状态,这个笑得格外开心吃得不亦乐乎的丫头,跟刚才那个怒气万丈要死要活的是一个人吗?
  不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啊喂!
  直到这顿饭吃完,褚青被范小爷赶出门,他仍然迷迷糊糊的,好像这半天发生的事都是幻觉。
  范小爷站在门口,笑道:“明天早上来接我啊,我们去看电影!”
  没等褚青反应过来,又皱起鼻子道:“你答应做我男朋友了,可不许反悔!”
  这句话真把褚青惊着了,全身一个激灵,瞬间回神,忙道:“哎!我啥时候答应……”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