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三十六章 家长

第三十六章 家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也许楼烨一开始只想卖老贾一个面子,也许他事先跟周逊商量过要这般这般的试探褚青一番。
  总之到最后,楼烨喜欢上褚青了,就像以前喜欢贾红生一样。
  但褚青和贾红生完全不同,贾红生就如一杯复杂的鸡尾酒,口感莫测,刺激愉悦;褚青却只是一杯白开水,没有味道,却离不开。
  楼烨给他开出的片酬是两万块,是《小武》的十倍。
  在制作电影上,楼烨在各方面都要比老贾成熟得多,他已经拍过两部长片,在业界有一定的口碑和知名度,即便前期拉投资困难,等电影拍完后的发行也绝对比老贾容易些。
  这个价钱让褚青一呆,没想到丫还是隐藏的土豪。
  其实这个价,根本不算高。左文璐这种毫无经验的在校学生,老贾都能给出一万块的片酬,何况是褚青,已经有过一部出色作品的演员。
  他觉着高,只能说是被老贾穷习惯了,而周逊的片酬,绝对只多不少。
  有女朋友陪在身边,还得到了开工机会,有不错的片酬,褚青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他现在就等着楼烨那边的招呼,然后就开赴魔都。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不知道,有一件天大的事在等着他……
  褚青这边开心,范小爷却很郁闷。
  台湾那边的经纪公司这回倒没忽悠,真给她联系到了一部戏,叫什么《菩提达摩传奇》。
  听名字就很烂好么?
  这是部单元剧,每个单元都是一个独立的故事,范小爷就是演其中一个单元的女主角。
  只有五集戏,还要颠颠的跑去横店……
  而且公司那边抽成抽的厉害,范小爷所得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都要给公司。最让人发指的是,她一签居然就签了七年约。
  当初范妈妈还劝她来着,可惜范小爷自己主意太正,没听,这会后悔的只想买块豆腐撞死!
  “哎呀……闹心!郁闷!烦!”
  在她的出租屋里,俩人倒在那张床垫子上,范小爷一脸不爽的赖在褚青身上打滚,嘴里哼唧道:“你就好啦!不像我,这么倒霉!”
  褚青搂着她的腰,道:“不想去就别去了,跑那么远,也没多少戏,多折腾啊。”
  范小爷道:“你说的轻巧!公司给我接的戏,我能不去么?本来就没什么戏拍,再闹腾还不得把我雪藏了!”
  褚青挠挠头,他记着后来小丫头和公司解约了,还打了场官司,但具体什么时间什么情况就不了解了,这事毕竟涉及到法律知识,他也不懂。
  但他在心里记下,合计哪天去找个律师问问,这边安慰道:“没戏拍就没戏拍呗,我养你你怕什么?”
  “你养我一辈子啊?”
  褚青毫不迟疑道:“一辈子!”
  范小爷感觉好像在听电视剧里的对白,又感动又好笑,抿了抿嘴道:“我才不用你养!”
  “那你喝西北风啊?”
  “哼!我找别人去!”
  褚青歪头看着她,意味不明的笑道:“真的?”
  范小爷被他的眼神看得心里发虚,犹自嘴硬道:“真的!”
  “呀!”
  褚青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没等她继续叫出来,就堵住了她的嘴。
  初尝滋味,就如青苹在口,酸中带甜,丝丝入心,忘返流连。
  好一会,褚青才放开喘着粗气的小丫头。
  “压死了!”
  她红着脸蛋用手使劲推,就是推不动,看褚青面露得意,一时气恼,张嘴就咬住了他的嘴唇。
  “呃……”
  褚青也不喊疼也不动弹,就那么任她咬着。
  范小爷狠狠的咬了一会,跟咬个木头人似的,自己都觉得无趣,松开嘴,见他的下唇渗出了一点血丝。
  当下又是心疼,伸出小舌头软软的舔弄着那丝血痕,然后还在嘴里咂吧一下,似在尝尝什么滋味。
  褚青把她抱起来,自己靠在墙上,笑道:“你属小狗的,咋那么爱咬人?”
  范小爷趴在他怀里,道:“我小时候经常看我妈这么咬我爸。”
  “……”
  褚青默然,丫头你有个怎样不堪的童年啊?你现在长大了,不光喜欢咬,还喜欢舔……
  “褚大爷。”
  “嗯?”
  范小爷声音轻轻软软的,冒出了一句话:“我妈我爸要来了,想见见你。”
  …………
  机场。
  范小爷一脸纠结的在等着老爸老妈的到来。
  她觉着世事真是太奇妙了。如果不是过年的时候自己嘴贱,就不会搞出什么男朋友来。后来也不会霸王硬上弓的逼着褚青就范,别看她当时很霸气,事后简直羞耻的要死。
  当然,更不会把老爸老妈都招惹来。
  过年的时候,她累死累活的好容易稳住老妈,没让她大年初一就飞到京城来追杀褚青。也跟老妈老爸说的好好的,过俩月再来看看。
  谁知道!前几天范妈妈忽然就给她打电话,说今天就过来,把小丫头吓得心惊肉跳的。
  她这辈子都没试过这么刺激,这算啥情况?丈母娘要来考察女婿?
  老天爷啊,我才十七岁好不好!
  自从老妈跟她说完,她几天都没睡好觉,连连做恶梦,梦到的都是褚青表现的太过渣渣而被老妈追杀,然后就是夜半惊醒。
  其实那天跟褚青说的时候,她心里也没底。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态度和语气,生怕给他太大压力,生怕他生气,生怕他不愿意见自己父母。
  还好褚青只是犹豫了一会,就答应了。
  范小爷都不敢想,万一他要是不答应,那就……
  哼!他敢不答应!都是他惹出来的,还好意思不答应!
  小丫头理所当然的把罪名都怪在褚青身上,还堂而皇之的忽略了自己心中的欣慰。
  “乘客们请注意……”
  大厅的广播开始说话,范小爷晃了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掉。
  出口一开,下飞机的乘客就三三两两的往出走,不像火车站那般汹涌澎湃,十分好认人。
  “妈!爸!”
  范小爷使劲挥着手。
  一男一女往她这边走过来,男的清隽,女的艳丽,都是好相貌。
  “看你穿得这叫什么衣服,天还这么冷,也不怕冻着!”
  范妈妈一见女儿就开始教训,唠叨个不停。
  范小爷讨好的一手挽住一个,狗腿的笑道:“爸,妈,坐飞机累不累啊?”
  范妈妈道:“少来这套!你让我们省点心就行了。”
  范小爷瞬间变蔫,道:“你们不是说好下个月才来的么?”
  这回范爸爸说话了:“还不是你妈,一天连觉都不睡,成天念叨,就是担心你啊。”
  范妈妈瞪眼道:“我可没你心大!女儿都跟别人跑了还睡得呼呼的!”又对闺女说:“你也别跟我扯没用的,我就问你,那小子现在在哪呢?让他过来见我!”
  范小爷道:“妈,咱还是先到宾馆吧。”
  范爸爸也道:“就是,我这飞机坐的腰疼,先歇歇。”
  “歇个屁!我又不是跑这睡觉来了,甭说废话,先去见见那小子!”范妈妈彪悍道。
  范小爷无法,只得给褚青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出租房附近找家饭店先等着。
  褚青一上午哪也没去,就在她家里等电话,这会估摸着时间,从机场到这怎么也得一个多小时吧。
  他还煞有闲心的去理了个头发洗了个澡,然后才找了一家中档饭店,要了间雅间。
  不就是见女朋友家长么,自己上辈子连闺女都有了,这点事还不至于起什么波动。
  他感到奇怪的是,自己跟范小爷处朋友满打满算还不到一个月,怎么她家里就知道了?就算知道了,也不至于这么急忙忙的追杀到京城来吧?
  褚青哪里知道范小爷在过年时候吹的牛,小丫头也没好意思说。
  他正慢悠悠的喝茶,听楼下隐约有小丫头的声音,连忙出了包房,下到了一楼。
  见小丫头领着两个人正在问服务员,上前几步招呼道:“兵兵。”
  喊完自己都别扭,认识她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这么叫她。
  小丫头明显也是一愣,想过去,又顿住,不知道怎么给双方介绍。
  褚青替她解了围,对那俩人微微弯腰,很礼貌道:“叔叔阿姨好,我是褚青,叫我青子就行。”
  范爸爸过去跟他握了握手,倒颇为热情。范妈妈冷眼瞅着他,一声不吭。
  她心里还挺诧异的,原以为照自己闺女一向的审美眼光,找男朋友肯定得找个帅哥啊。但这个年轻人可一点都称不上帅气,气质倒是很干净,人看着也还稳重。
  不过还是没给他好脸色看,丈母娘在女婿面前拿乔那是天经地义,这事谁也挑不出啥来。
  几人落座,褚青和小丫头挨着,对面坐着老爸老妈。
  范妈妈一见又是气恼,女大不中留!
  她心里不爽,不愿意说话,范爸爸又是个不善言辞的,结果俩人都不出声。
  小丫头有点急了,褚青悄悄拍了拍她的小手,起身给他们俩倒上茶水,开口道:“叔叔阿姨坐飞机辛苦了吧?”
  范爸爸笑了笑,道:“嗯,还行。”
  褚青道:“我还没点菜,您看看爱吃什么?”说着递过菜谱。
  范爸爸又给推了回去,道:“我们随便,你点吧。”
  褚青转手又递给范小爷,道:“你知道叔叔阿姨爱吃什么吧,你点。”
  范妈妈忽然开口道:“别叫的那么亲!”
  褚青笑道:“阿姨,我跟兵兵是好朋友,我这人从小就没爹没娘的,您跟叔叔也就是我的长辈,虽然第一次见面,但从心里头就觉着特亲近。”
  他这话一说,正跟服务员点菜的范小爷忍不住转过头,表情特惊悚的看着他,意思是,哎哟褚大爷你行啊!您还会这么说话呢,我还当您只会吐槽呢!
  范妈妈一听,心里也是一动。过年的时候闺女说脱了嘴,事后又跟自己讲了一番半真半假的故事,她太了解闺女了,可没有全信。
  她问道:“你父母都不在了?”
  褚青道:“嗯,我老家东北的,爹妈都是庄稼人,我打小妈妈就得病去世了,十六岁的时候我爸也没了,我就自己来京城打工。”
  范妈妈问:“那你今年多大了?”
  “我二十二了。”
  “哦,看着可挺老。”
  “……”
  “你都在哪儿打工?”
  褚青丝毫不隐瞒,有什么说什么,道:“一开始呢,我就在饭店刷盘子,后来也送过水,做过力工,还捡过废品,修过鞋。”
  “哟,你会的还挺多!”
  范妈妈很微妙的点点头,没有表态。
  “那你现在做什么工作?还在捡废品,修鞋?”
  褚青道:“我现在也拍拍戏啥的,我跟兵兵就是在剧组认识的。”
  一提这个,范妈妈又来气了,道:“青子啊,不是我说你,你跟咱们家兵兵处对象也有一年了吧,哪会儿她才十六岁,你怎么……你也太着急点了吧?”
  哈???
  褚青傻眼了,看向心虚不已的范小爷,目光根本不敢跟他对视。
  这丫头坑老公啊!
  你到底跟你母后讲了什么奇怪的故事啊,搞得我跟个萝莉控似的,在你老妈心里得是个什么印象?
  不过没办法,女盆友的黑锅当然得自己背。
  他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道:“那个,阿姨,我也知道兵兵当时年纪太小,但是您也是过来人,知道……呃……这个,喜欢就是喜欢……”
  他憋了半天,冒出来一句:“……完全控制不住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