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四十三章 慢且安静

第四十三章 慢且安静


  台北,夜。
  忠孝东路四段巷内,有一栋占地颇广的宅院,红瓦砖墙,大树高耸,里面是座七层楼的建筑。
  宅院名可园,也是琼遥的家兼办公室。
  “袖琼,去把忠维叫过来,要开始了。”
  偌大的客厅里,琼遥坐在沙发上对儿媳妇招呼道,旁边则是丈夫平新涛。
  何袖琼端着一杯茶,放在她面前,笑道:“他这会看书呢,等下听见声音,自己就过来了。”
  琼遥本名陈哲,儿子叫陈忠维,因跟前夫离婚,儿子就随了她的姓。陈忠维的工作也是参与琼遥剧的拍摄制作,但相比何袖琼,他可以说非常非常的低调。
  八点整,动力火车那首神经病一样的《当》,就开始丧心病狂的侵占台北很多家庭的电视机。
  为什么说它神经病呢?
  你丫开头那么大气高亢的“喔喔喔……”一顿乱叫,很容易让人误会后面接的是更大气更高亢的燃曲,偏偏又特么急转直下,瞬间变成柔情小清新,山无棱天地合地球不转动神马的……
  这都什么狗屁节奏?
  还珠格格这部剧的性质,其实就是琼遥奶奶外包给芒果台做的一个项目。只是为了借助内地便宜的人工和地理资源,一开始的想法还是主打台湾市场,只是谁也没想到在大陆会红成那样。
  当然,后来芒果台凭借还珠打下的观众底子,又坚持走综艺和选秀这两大王牌路线,终于成功上位,一举变成国内最牛逼的地方台。
  而琼遥,在《情深深雨蒙蒙》之前,她和她的电视剧还是个神话。这部剧之后,这个神话就开始慢慢破灭了。直到后来,奶奶被后起之秀于妈爆得体无完肤,人们才恍然意识到,琼遥那个时代已经离开他们很久了。
  还珠这部剧从开拍到杀青,琼遥就觉着自己从来没这么操心过,好容易等到拍完,又亲力亲为的盯着它做完后期,然后忙不迭的拿去当局送审。
  起初也不是很理想,因为里面的大陆演员太多,被台岛当局核定为大陆剧,要一集一集的送审,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内容,墨迹的不得了。
  拖了好久,才总算走完程序。何袖琼和台湾中视商定,四月二十八日,《还珠格格》开始在八点档播出,每晚两集。
  “昨天的收视率是多少?”看了一会,琼遥忽问道。
  她不光是看这一部剧,自己每部戏的首播,她都要看。她是个文人,但更是个商人,琼遥剧几十年长盛不衰,靠的可不仅是她的作品底子,而是她不断的在揣摩观众的审美口味。
  可惜后来,也还是被时代抛弃了。
  何袖琼张口就答:“昨天有13,这样前三天下来平均有12。”
  琼遥点头,笑道:“还不错,比预想的高一点,估计也就稳定在这个水平线了。”
  还珠在台湾的收视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平均只有12.10%,还珠二也不过是13.68%。跟大陆电视台最高点65%比起来,就是渣。
  但湾湾的人口基数少,阿公阿嫲们更喜欢看的是那些大长篇的闽语伦理剧,所以取得如此成绩是非常不错了。
  也千万不要按它的收视率来忽略还珠的影响力,喜欢看的多是年轻人,他们这波观众长大后,正赶上《甄嬛传》火遍台湾,中视又把还珠拿出来垫档重播,两部剧居然拼个旗鼓相当,还珠的持久可见一斑。
  “对了,内地那边谈得怎么样了?”琼遥又问。
  何袖琼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道:“欧阳那边想独家引进,所以……”
  琼遥也笑了笑,没再说话,只是稳稳的拿起杯子,喝了口茶。
  …………
  “咳咳……咳咳!”
  在台北的另一个地方,林心茹正窝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养伤。
  房间很小,有点像日式那种一居室的格局,单人床,床前是小茶几,下面铺着毯子。没有椅子,要坐就坐在毯子上,然后前面是台电视机。
  窗帘都拉着,灯光也不太亮,恍恍惚惚的勉强映衬出一点浊光。
  林心茹穿着冬天才会穿的棉质睡衣,吃力的倒了杯水,然后抓起茶几上的一小撮药,每板都挤出两粒,懒得分开吃,一把都扔进嘴里。然后喝了一大口水,像故意要呛着自己似的,边咳边费劲的往下咽。
  “咳咳!”
  天气根本不冷,但她还是颤颤的钻进被窝,瞅了瞅时间,按开了遥控器。
  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不算真的病症,就是心里一直憋着的那股劲儿忽然泄了,然后全身就散架了。
  还珠对她来说不仅仅是一部电视剧。自己出道几年,一直在原地打转,心灰意冷,甚至都有放弃演戏的打算,还珠就是她抓住的最后一根浮木。
  演琼遥剧还不红?那你还是洗洗睡吧!
  所以,无论拍戏的时候有多艰苦,哪怕她凌晨一点下了戏回宾馆,三个小时后又得爬起来去片场;哪怕她被化妆师骂“你再怎么样也成不了林青霞”;哪怕她最后一刻才让琼遥勉强同意她出演紫薇……这些,她都挺了下来。
  回到台北后,林心茹并没变得轻松。这几个月,公司只给她接了一部剧的小配角,而且态度并没有因为她拍还珠而有丝毫改变,这都让她感到胆战心惊。
  直到几天前,还珠开播,何袖琼还特意打电话,告诉她前两集的收视率,她才有些回魂,紧接着又担心起第二天收视率就会狂跌。
  等到播出六集后,家人和朋友们不断打电话来祝贺,电视和报纸上也几乎每天都会看到剧集热播的消息。林心茹的情绪才终于稳定下来,心情一松,近一年来的委屈和苦闷一下子全都爆发了,那副小身板再也挺不住,就病倒了。
  “好歹不用在街上被人认出来,然后被拽着签名合影了。”
  她颇会苦中作乐的想着。
  “四五六!四五六!”
  电视里,小燕子正带着宫女太监赌钱,往一只青花大碗里扔了把骰子,吵吵嚷嚷的喊道。
  见赵微瞪着俩大眼睛在哪耍宝,林心茹面色虚白的笑了几声。她现在虽病着,心情却愉悦无比,完全是抱着无压力的心态去看。
  更何况,这的确是部能让人开心的电视剧。
  她侧着脑袋躺在床上,盯着电视机,眼睛一开始还挺专注的,后来就慢慢走了神,脑袋里尽想着拍摄时的趣事和心酸。
  好一会,李翊君的片尾曲响起,她才回神,活动了下酸痛的脖子。
  许是吃了药的缘故,这会子只觉得眼睛沉沉的想睡觉,她摸过遥控器刚要按下去,忽而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又缓缓松开了手。
  还珠的成功,除了因为小燕子这种二百五主角的长相性格都很讨喜之外,就是琼遥开创了一种偶像剧的新模式。四大主演,很明显的分作两种用途,一组负责逗比,一组负责煽情,尽量扩大了受众面,而且纷纷被击中爽点。
  这些爽点在现在看来很二逼,但在当时绝对骚到了观众的痒处。
  有老套的皇子与瘪三少女,有狗血的山无棱天地合,有啪啪啪打脸的草根对抗权威,还有喜闻乐见的主角不死光环,当然还有最主要的,颜的力量!
  可以说还珠的一切,小燕子五阿哥,紫薇尔康,包括皇上皇后容嬷嬷,都是在为这些爽点服务的。他们的风格统一,模版固定,各司其职,也正是这些,才让台湾的年轻人,尤其是学生们看得欲罢不能。
  然后,就到了古怪的第八集。
  尔康紫薇带着一马车的慰问品回到大杂院,看到了柳青。
  柳青这个龙套,基本上没有啥存在感,观众也没觉得有啥特殊之处。甚至之前跟尔康那场对手戏,那种生涩的咆哮技让人很别扭,一看就知道是菜鸟,技能熟练度还没提上去。
  就在这种前提下,台湾的小盆友们就看到了一副很诡异的场面。
  柳青靠在木桩上,双臂环抱,就那样看着紫薇。
  紫薇颤颤的唤了一声:“柳青……”然后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
  只有这么两个字,柳青听懂了紫薇,紫薇也看懂了柳青,观众更懂了他们俩,但他们就是觉着诡异。
  放在通篇都吵吵闹闹的背景里,很不协调,但偏偏还能看得进去,更诡异的是,看得进去也就罢了,偏偏还觉着有那么点赏心悦目的意思。
  这一个镜头,慢,而且安静。
  宛若在喧嚣烦攘的春夜,两个人在细风中相遇,然后,好似风都停住,好似时间静止,好似柳青的那个眼神里沉着一汪深泉,好似紫薇那一声轻唤中蕴着万缕柔丝。
  喜欢上一个人,或者喜欢上一个角色,往往就是在这么一瞬间。
  就如,有多少人不知是因为孙兴喜欢上了杨逍,还是因为杨逍喜欢上了孙兴。
  同样在这一刻,在台北,有多少人不知是因为这个眼神喜欢上了柳青,还是因为柳青喜欢上了这个眼神。
  直到很多年后,他们都不会忘记这一刻,这是如同第一次牵手,第一次失恋,第一次打架般的刻骨铭心。
  林心茹看那个眼神看得痴了,听自己的那声轻唤也听得痴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这样去演戏,不是只去夸张,不是只去流眼泪,不是只去大喊大叫。而是那么自然的,水到渠成的就流露出来。
  她不由瞥了眼茶几,在那撮药的下面,垫着一摞报纸,最上面都是这几天的关于还珠的娱乐版面。最底下,还露出一版来,那是好久之前的一份报纸,起码有两个多月了。
  上面有张图片,里面是两个人。前面那个抱着两座奖杯被一圈话筒包围,神情谨慎而隐藏喜悦。
  后面那个,似故意躲在角落,眼睛里带着笑意,跟前面那人的急促紧张不同,他慢,且安静。
  …………
  范小爷奇道:“哎,你咋不写还珠格格怎么怎么红?”
  褚青纳闷:“我不是写了么?”
  “哪有你这么写的啊!干巴巴的谁爱看?”
  “那该咋写?”
  “我教你啊!”范小爷来了兴致,掰着手指头说道:“你得先捏一个人,名字就随便啦,反正一听就是路人甲那种。然后他不是白领就是学生,每天都好无聊,无聊的快死了那种,还有几个一起无聊的小伙伴。然后他们忽然就看到这部剧了,然后就跟见了天神一样,妥妥成为主角的死忠巴拉巴拉……”
  褚青擦了擦汗,道:“不好意思,我真不会写。”
  “那你会写啥?”
  “就是以上那种。”
  “……行了,你扑街活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