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四十四章 五月的回锅肉

第四十四章 五月的回锅肉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京城的五月,寒凉尽去,微暑来临。
  
      褚青从魔都回到京城,居然感到踏实了些。这两个城市都广阔到夸张,一个背负着历史的雾霭,一个漂浮于现代的浮华,都让人难以扎下根去。
  
      他离开的这两月,应该发生了很多事情。
  
      老贾又在国外兜了一圈刚刚回来,带着法国三大洲电影节和温哥华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据说在回程途中还顺道到釜山抢了个奖。
  
      可谓意气风发。
  
      杰克伯也在香港那边打了个招呼,说影片的国外发行权卖的相当不错,法国,英国,阿根廷,比利时都有片商买断,还有台湾。
  
      而几天前,《小武》也在新加坡正式公映。
  
      杰克伯说这些的意思是,资方老板很高兴,给了老贾额外的一笔分红,原来合同上没有的。
  
      老贾也没隐瞒,十万块。
  
      他本想也给褚青争取一笔分红,可惜面子还不够大。褚青对此倒没什么想法,本来合同上也没写这个,本来也不是他的钱。
  
      就如你炒股,一百块钱赚了一万块,但你没抛,八千块的时候抛了,你就觉着自己亏了两千块。
  
      这是什么逻辑?
  
      《小武》虽然没能在国内上映,但老贾的身价却随着《小武》在西方获得一个个奇迹般的成功而水涨船高,忙得不行。刚回国没歇几天,又要跑去魔都,那里的电影制片厂主动凑上来,想跟他商讨下部电影的合作计划。
  
      不过他还是抽空跟褚青小聚了一下,其实主要是想忽悠他继续担当男主角。
  
      老贾说下部片叫《站台》,还是发生在汾阳的故事。
  
      许是有了大电影制片厂做靠山,这孙子得瑟的不行,直接开出了五万块的片酬,把褚青震得一惊一乍的。
  
      虽然剧本都没写完,但这是哥们的忙,得帮,褚青担心的是会跟自己上学发生冲突,很实在的说出了原因。
  
      老贾笑笑,说没事,这片子要冬天才开机,哪会你也放寒假了。
  
      褚青更颤,他二十多岁人了,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寒假这东西扯上关系,不禁问“为毛非得在冬天拍?”
  
      老贾理所当然道:“因为有几场冬天的戏。”
  
      “……”
  
      褚青对他的思维理解无能。
  
      好吧,他又被忽悠了。
  
      老贾的意思是,这电影得筹备一段时间,最快也要冬天开拍,然后就正好有几段在雪地里的戏份。
  
      但他就是不说,真是贱而闷*骚。
  
      不管冲着哪方面的情谊,褚青都得点头答应。老贾忽悠成功,兴高采烈的飞去了魔都。
  
      还有楼烨。
  
      他回到京城后,继续努力的寻找着资金,周公子则去找李绍红报到了。褚青觉得,跟她的交集就如一段双股道,在人生的某一段路途并肩而行,然后到下一个叉口,分道扬镳。不出意外,以后再见她只能在电视里了。
  
      楼烨是个很厚道的人,按理说《苏州河》还没有完全杀青,就算不给演员片酬,或是只给一部分,也没人会挑出毛病。但楼烨一想,这片子就还剩一个开头没有拍,也没有用到两位主演的地方了,就跟奈安商量把片酬结了。
  
      褚青看着存折里实打实的两万块钱有些蒙,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去买点啥,而是,我得交多少税?
  
      他上辈子就是个修鞋的,一笔一笔的生意数额都非常小,倒是有税务局的不时来收点这个税那个税啥的,反都不带重名的,但是钱也不多。
  
      这两万块,可是一次性的收入,真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褚青就认识那么几个圈内人,想来想去都没有合适的人询问,最后只能很不好意思的问自己女盆友。
  
      范小爷拍还珠时,一集只有一千八百块,整部戏下来拿了三万多块,但是哪会她得把这些钱寄回家里给妈妈,然后老妈再每月给她打生活费。
  
      直到今年,这种情况才好些,有了点自己独立的财产支配权。
  
      范小爷面色古怪的听完,道:“你用不着交税啊。”
  
      褚青愣道:“为啥不用交?”
  
      范小爷道:“咱们拿的钱都是税后的,投资方已经给交完了。”
  
      “……”
  
      褚青没想到是这样,不觉着窃喜,反而觉得这钱拿在手里很别扭,就是不踏实。
  
      …………
  
      “褚大爷!”
  
      在出租屋里,褚青正满头汗的在厨房炒回锅肉,听范小爷叫他,回道:“干嘛?”
  
      “你过来一下。”
  
      褚青只得关小了火,拎着炒勺跑到卧室,看小丫头百无聊赖的趴在床垫子上。头和肩膀歪歪的枕着枕头,两条腿笔直的搭在墙上,还在一点点往上蹭。
  
      “啥事啥事?”
  
      范小爷近乎用倒立的姿势瞅着他,嘻嘻一笑,道:“没事,就是想叫你。”
  
      “有病啊!我炒菜呢!”
  
      褚青没好气道,又急急跑回厨房。
  
      范小爷没穿袜子,两只小脚继续在墙上蹭啊蹭的。她真的很无聊,于是她又开始喊:“褚大爷!褚大爷!”
  
      “干什么!”褚青吼道。
  
      “你过来。”
  
      “老实躺着,别捣乱,我忙着呢。”
  
      “真有事,你快点过来!”
  
      褚青只好又跑了进来,道:“有事儿快说!”
  
      “你看我的脚好不好看?”小丫头保持半倒立的姿势,搬过自己的脚,露出脚指头给他看,身子软软的呈现一个很夸张的弧度,头在下,脚在上,像小婴儿常做的那个要吃自己脚一样的动作。
  
      褚青:“……”
  
      他快哭了,摊上这么个逗比女朋友该怎么整?
  
      他不作声的走回厨房,范小爷却惴惴了,小心唤道:“褚大爷?褚大爷?”
  
      褚青还是不吭声。
  
      “你生气啦?”小丫头摆正身形,盘腿坐在垫子上,脑袋用力往厨房探着。
  
      褚青默默的看着半熟的回锅肉,默默的把火关上,又默默的来到卧室,叉腰看着她。
  
      范小爷抿着嘴,眼睛从下往上的瞄他,可怜兮兮的道:“你别生气啦!”
  
      褚青不说话,眨了眨眼,猛地向前扑过去,俩人一起倒在垫子上。
  
      “呀!”
  
      “你压死我啦!”
  
      “快起来!你脸上都是汗!”
  
      “不许亲!不许……唔……”
  
      褚青没亲到她喘不过气,只是轻轻咬下了她的嘴唇,就放开她,笑道:“来我看看,你的脚好不好看?”
  
      范小爷忽然有种极其不妙的预感,急忙推开他,连滚带爬的往床角缩过去。褚青在后面手一伸,就握住她一只脚踝,抱在怀里就开始挠痒。
  
      “啊!别闹!啊!哈哈,哎呀……别闹了!”
  
      她一只脚被抓住,挣脱不得,又痒的不行,身体跟只小虾米一样在床上扭成各种奇怪的姿势。
  
      “别闹了,我不行了……我错了,我错了!”
  
      小丫头似哭似笑,脸蛋憋得通红。
  
      褚青终于饶过她,手里仍然握着那只脚,这会看着不觉有些出神,她的脚掌有些宽,肉肉的,脚背上泛着青色的筋络,形状说不上好看,但也是白白嫩嫩的。
  
      范小爷喘均了气,两条胳膊支着床,仰起身瞪他,又羞又恼。
  
      然后就见褚青忽然低头,轻轻咬了一下那小巧的脚指头,又霍地抬起身,脸上变得很不自然。
  
      范小爷就更加的害羞,虽然那一秒钟的酥麻让她触电般的全身一颤,但还是快速的缩回脚,声音跟蚊子一样,道:“你要干嘛?”
  
      褚青挠挠头,也很奇怪,自己不是个足控啊,可刚才那种控制不了的冲动是怎么回事?
  
      他站起来,道:“不跟你闹了,我炒菜去。”
  
      范小爷摸着脸蛋回了回神,也急忙趿拉着拖鞋,跟到厨房,道:“哎我炒我炒,我炒的肯定比你好吃!”
  
      她抽风似的忽然主动要求做饭,大概是想做给心爱的男人吃,但可惜,她明显走错了攻略路线。
  
      光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褚青就对菜的味道不报任何希望,但还得乖乖站在旁边打下手,虽然他这个下手比主厨都忙。
  
      “酱油酱油!”
  
      “给!”
  
      “豆瓣酱豆瓣酱!”
  
      “已经搁里了。”
  
      “哦,那醋呢醋呢!”
  
      “回锅肉放醋干嘛?”
  
      “你别看我看锅!糊了糊了!关火关火!”
  
      一顿折腾,一盘古怪的冒着热气的回锅肉端上了桌,跟褚青之前完成一半的作品根本就是两种世界的产物。
  
      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尝了一口,出乎意料,味道居然还可以下咽,点点头:“嗯,不错,就是咸了点。”
  
      小丫头笑嘻嘻的给他盛了一大碗饭,道:“那就都吃了吧,不许剩。”
  
      俩人一边吃饭,一边打情骂俏,显示出这对小情侣的逗比日常。
  
      范小爷真的很开心。
  
      或者说,自褚青从魔都横穿三百公里跑去横店看她,陪她待了二十分钟后,她就感觉人生圆满,别无他求。
  
      她还特意给老妈打电话显呗显呗,虽然又被范妈妈严厉教导了一番,并表示出对褚青泡妞手段的极大不屑,可她还是很开心很开心。
  
      “对了。”褚青吃着吃着,似想起个什么事,对她道:“以后要是有记者问你最爱吃啥菜,你千万别说是回锅肉。”
  
      范小爷嘴里嚼得满登登的,奇怪的问:“为啥呢?”
  
      “你得装啊,明星咋能爱吃回锅肉呢?”
  
      小丫头扒拉着饭,道:“那我该说爱吃啥?”
  
      “嗯……香菇菜心啥的。”
  
      “那我还不如说奶油玉米呢!”
  
      “嗯,也行。”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