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五十一章 小心思

第五十一章 小心思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总算不用光膀子了。”
  在服装间,褚青抖了抖手里的长衫叹道。
  随着小燕子坐稳格格之位,柳青柳红这批小伙伴自然跟着鸡犬升天,从街头卖艺的糙汉子摇身变成大酒楼的老板。
  既然是老板,第一部那件开敞的土布短马褂自是不能再穿,便换了身宝蓝色的棉布长袍。
  他脱掉衣裤,光着上身,下边只留件大裤衩子。其实还可以穿件背心的,但他怕热。
  经过一年时间的锻炼,他早不似拍《小武》时那般瘦弱。
  褚青的整体骨架非常匀称,身板又直又正,两条大长腿戳在哪就是个带感。而且他的腰特好看,从肋部就窄窄的顺延下去,修长又不显得很娘,显出两条又漂亮又有力的弧线。
  这幅身材,标准的穿衣显瘦,脱了有肉。
  本来有个娇媚的服装师要帮他穿,但他可不想让一个娘炮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就轰了出去。戏服有两件,一件里衣,一件外衣,他刚要往身上套,就听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
  “嗯?”
  褚青正在愣神,就听碎碎的脚步声,然后帘子被挑开,丫头的那张小脸从后面钻了出来。
  “哈!”
  范小爷张大了嘴巴,挤眉弄眼做鬼脸状,可能本是想吓吓他,却没料到见着这么一副景象。一时间傻在哪里,不知道下面该怎么接。
  褚青早习惯她的神出鬼没,先开口道:“你不去准备,跑这干嘛来了?”
  丫头回过神,脸蛋有些红,眼睛却大大方方的看,还一边滋滋赞叹:“以前咋没看出来你身材这么好?”
  褚青虽觉得俩人的定位有些颠倒,仍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笑道:“我倒是想给你看,没机会啊。”
  丫头秒懂他话里的意思,一甩帘子,又碎碎的飘了出去。
  还珠二的大部分拍摄地,都没离开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主景都是在大观园,像漱芳斋和慈宁宫这些有大量露脸的地方,都是在大观园搭的模拟内景。避暑山庄被削弱到只剩一场戏,就是最后一集两位格格大婚走的园子。
  时间太赶,跑那么远实在折腾不起。
  这场戏拍的是柳青柳红的会宾楼正在装修,准备开张,小燕子和紫薇等人就跑来帮忙。
  小燕子跑到二楼刷屋顶,紫薇花在下面看热闹,尔康和五阿哥则是在写对联。
  苏友鹏对周洁虽然还是很讨厌,但在第一部已经大红的背景下,尤其还是在他的大本营台湾,让他成功的咸鱼翻身。这种不喜欢,就变得可以忍耐了。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拍好还珠二,这是对大家都有益处的事儿,就算有矛盾也憋着,谁也不会傻到自毁前程。
  主要露脸的当然是四大主演,柳青柳红包括金锁,只有些零零碎碎的短镜头拼凑在一块当背景板。
  就看赵微拎着个桶,手里拿把刷子,装模作样的在天花板上刷来刷去。自然不会让她真往上面刷油漆,那屋顶事先都糊好了白纸,一层一层的紧和厚实,根本看不出异常。
  她挥舞着刷子,咋咋呼呼的道:“本来啊,我还想封一个王给柳青做呢,偏偏柳青什么王都不肯做,只肯开个酒楼。不过我封王的权力,还差那么一点儿!”
  褚青笑道:“能开个会宾楼,我就很满足了。这个地方就是你们在宫外的家,这几间客房我给你们留着,说不定哪天就能用得着。”
  他说话的时候,赵微就那么睁着大眼睛看,她很不习惯跟这个人搭戏,总觉得别扭。但具体说,又好像不是别扭,而是费劲。
  其实不只是赵微,包括林心茹,苏友鹏,陈盈这些每个跟他搭过戏的,都觉得很费劲。无论说台词还是做动作,不管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始终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轻飘飘的让你手足无措。
  这种感觉在拍第一部时就有了,这是他在第二部的第一场戏,大家心情都有些微妙。
  褚青也挺冤枉的,他在《苏州河》里跟周公子对戏,俩人几乎每一场都要拼尽全力,死撑着不破功。从开始的互相追赶,到后来的和谐完整,共同进步,这个过程,足足俩月,就那么硬挺。
  好在都挺过来了,俩人就感觉累死累活的终于又爬高了一层楼,再往下看地面的景色,似乎变小了一点点。
  这种兴奋感,他回到京城好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这会儿,他也没彪到把《苏州河》的节奏带到还珠里,那就像一个耍太极的跑到广场舞大妈群里,分分钟被爆掉。他已经尽量的放松状态,来贴合柳青这个人物。
  因为两部戏里的柳青是不一样的,第一部里他生活贫困,衣食不足,有大杂院的老少要照顾,还要为进了宫的小燕子担惊受怕,所以骨子里都透着那么一股苦大仇深。
  但在第二部,柳青在物质和精神上都很满足,就算后来帮小燕子逃亡,半路也成就了自己的姻缘,故此应该是很欢乐的路子。
  在这个背景下,褚青就不能再重复以前的表演方式。他抹去了一点沉静,多了些笑容,变得更加轻松,让众人看得也是一怔,觉得亲切自然了不少。
  接话的不是赵微,而是范小爷。
  还珠二的群戏部分,每个角色的站位都很有意思。就像这场,金锁始终跟柳青凑在一块,还有后面俩人同时出现的镜头,也多是挨在一块。
  许是琼遥奶奶故意安排,预示着后来的一段狗血姻缘。
  就见范小爷很诡异的出现在褚青背后,不时还点点头,眨眨眼,配合他的话。见他说完,开口道:“我们还可以把小豆子和宝丫头接过来住啊!”
  这里,褚青应该转过身看她。
  结果他一转身,就看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小脸,和那华丽丽的眼妆,还有那条**花辫子……
  “噗!”
  他在别人面前还能撑撑气场的节奏瞬间崩盘,直接笑弯了腰,随即又反应过来,捂着嘴忙道:“对不起对不起!”
  不提范小爷对他翻了翻白眼,赵微那帮人忽然就陷入一种很诡异的气氛中。
  这什么情况?笑场?
  大哥你给我们讲讲,你的笑点在哪好不好?
  “卡!”
  今天的导演是黎平,他脾气很好,也摆得正心态,把孙叔培放在前辈的位置,不争不抢,大家对他印象倒是不错。
  “青子,怎么样?”黎平问道。
  褚青忙摆手,道:“没事没事,对不起导演,重来吧。”
  “Action!”
  范小爷继续道:“我们还可以把小豆子和宝丫头接过来住啊!”
  “噗!”
  “……”
  真不是故意的,褚青实在是忍不住。他也不晓得为啥想笑,就是一看到这丫头一本正经的在跟自己说台词,就觉着特逗。
  “卡!”
  “卡!”
  如此反复NG了四次,黎平又叫了停,他对褚青不了解,以为新人演员放不开,或者有什么表演障碍,刚想叫他过去说说戏,就见范小爷道:“导演,给我两分钟。”
  然后瞪了下他,小声道:“你跟我出来!”
  褚青很尴尬的扫了众人一眼,赵微、林心茹都在做望天状……不禁撇了撇嘴跟着丫头到了外面。
  “你这么磨磨唧唧的拍不完,下午你还上课不了?”
  范小爷就跟训儿子似的,褚青老老实实的听着。
  “你给我板住啊,不许再笑了。这是拍戏呢,咱俩是搭戏啊,你就把我当金锁!”
  褚青嘀咕道:“那可没准儿,我一看你就想笑。”
  “你看我有啥可笑的啊?”
  范小爷真有点火了,使劲挥了挥胳膊,又不好太声张,只得小声吼道。
  褚青也很无辜,道:“就是,就是有点……太熟了,下不去手的那种。”
  …………
  最后,还是褚青凭借自身强大的职业素质,搞定了这个很简单的镜头。
  除了他莫名其妙的笑场之外,其他戏份拍得都很顺利,现在就只剩上午最后一场戏了。
  黎平喊道:“染料准备好了没?”
  道具人员晃晃悠悠的拎过来一桶不知道什么玩意的液体,放在黎平跟前,道:“导演您看看。”
  黎平是个很认真的人,对一些重要道具,都要自己检查无误后才肯开拍。
  他伸手搅了搅桶里的红色液体,又用手指捻了捻,问:“好像不太粘啊,能沾上么?”
  工作人员又递过来一块破布,上面花花绿绿的,道:“刚才咱们试过了,肯定能沾上。”
  黎平这才放心,喊道:“各人员就位了,争取一条过,拍完大家就可以歇着了!”
  小燕子拎着油漆桶从二楼飞下来,不小心把桶甩了出去,洒了一地染料。吊威亚的是个女替身,赵微只演滑倒在地的部分就好。
  “Action!”
  “哎呦!”
  赵微惊叫一声,两条胳膊胡乱挥着,脚下乱蹬,最后跌倒在地。
  地上满是红色的染料,当然不是真油漆,也不能用番茄酱,那可就太烧钱了。用的是一种人工色素兑上水,效果也很逼真。
  柳青柳红有功夫在身,只趔趄了几下,小桌子小凳子还有金锁就妥妥的被猪队友坑,一起在地上打滚,又撞倒了其他的油漆桶,最后就是花里胡哨的蹭了一身都是。
  “哎哟!”
  “哎呀!”
  三个演员在地上连滚带爬,做挣扎状,就是站不起来。
  褚青看着范小爷在地上努力打滚,她那叫一个拼命,自己那叫一个心疼。还好剧本写的就是柳青过去扶起了金锁,这会赶紧跑过去,把女朋友扶了起来。
  赵微哈哈笑道:“这下成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油漆也同脏了!”
  范小爷苦着脸道:“小燕子,你这哪是漆房子啊,分明是在漆我们嘛!”
  褚青看她身上脸上头发上都是染料,小花猫一枚,要不是在拍戏,直接就想把她抱回家洗澡澡去了。
  此时也能在心里暗叹:丫头啊,我认识你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么多黑历史。
  无论如何,上午的戏份全部OK。
  褚青以极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洗掉了妆,因为是光头,还戴着顶范小爷特意给他买的帽子。
  “来得及么?来得及么?”
  范小爷穿着那身脏兮兮的戏服,一直送他到了街上,嘴里不停的问。
  褚青道:“没事,赶得上。”
  他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道:“我先走了,你回去吧。”
  “你……”
  范小爷看着他,动了动嘴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道:“你好好上课啊!”
  褚青坐在车里,摇下车窗摆摆手,道:“知道了,你快回去换衣服吧。”
  “哎……”
  车开了,范小爷追着跑了两步,轻轻喊了一声,还是没说出来那句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