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五十四章 青年们

第五十四章 青年们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看这人黑不溜秋,长得就跟城乡结合部小王子似的往自个跟前一蹲,褚青纳闷,哥们你谁啊,这么自来熟?
  随后他一开口,褚青就乐了,这一嘴隐藏不住的大碴子味,便笑道:“嗯,刚来。”
  那人比他还要高一点,身上还算有肉,脸可就太瘦了,颧骨好像马上就要支棱出来。这人咧开嘴,露出一口大牙,道:“我就说呢,这片儿混的我都认识,哎你哪个班的?”
  “我进修班的。”
  那人细细看了看他的脸,点点头,道:“瞅着像。”
  褚青郁闷,也细细的看了看他,您直接就说我长得老不就得了?
  那人又道:“我表演系的,我叫刘晔……”说着还特意顿了顿。
  人若是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在暗示对方:麻溜的给爷捧一下!
  褚青自然不会落人面子,很配合道:“哟,听说过。”
  刘晔佯装羞涩,想拍拍大腿,又发现自己是蹲着容易摔,就搓了搓膝盖,笑道:“我刚拍完霍建启导演的一个片子,才刚回来,这整的大家都知道了……”
  褚青偏头瞅他,暗道,我还以为你个逗比是被那法国媳妇慢慢调*教出来的,没想到你天生就是个逗比。
  敢情你被班上那几个彪悍的女同学压迫的,只能上我路人甲这秀优越感来了?
  他可不认得什么霍建启,也不知道这货拍的是啥片子,只是见着个小苹果才客套客套,说声“久仰久仰!”
  你丫还当真了……
  刘晔嘿嘿羞涩过后,才想起来问他名字,可能觉着对方比自己大好几岁,没再叫哥们,而是道:“那个,您贵姓?”
  褚青就觉着帽子底下的脑瓜皮都在发痒,道:“我叫褚青。”
  俩人蹲在地上握了握手。
  “您多大?”
  “22。”
  “那得叫哥。”
  “叫啥都行。”
  闲扯着话,褚青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他只想一人静静,丫还死活不走,你说你跟我一路人甲有什么可聊的?
  哥又不是开了金手指,所有剧中人物增加好感度百分之二十什么的。
  刘晔也不晓得,他就是看这人蹲在哪的气势,特有一种家乡黑土地的味道……
  “咱们学校表演系男生就那么几个,东北的最少,这下总算又碰着一个。”
  他说着说着,可能发现自己没对方蹲的好看,默默的调整了下脚步动作,又道:“哥你以前干嘛的?”
  “得!你还是叫我青子吧!”
  褚青听这声哥,听得别扭,心里更别扭,还不好意思说先走。
  这会,就听“哔哔哔!”
  呼机响了。
  褚青衷心的感谢姐姐王瞳,这神奇的机器帮他挡掉了不少尴尬。
  他摸出来看了看上面的一行字,咂吧咂吧嘴,道:“那个,我这有事,回头再聊啊!”
  说着站起身,装模作样的找电话亭,几个闪现就不见人影。
  我跑这是来上学的,又不是来攻略你们96班的,跟我瞎套啥近乎?
  …………
  “来,祝我们章同学前程似锦,大红大紫!”
  “咣!”
  十五只杯子压根碰不齐,远的就遥举了一下,近的才轻轻磕了磕。
  在大学左近的服务行业,有档次和没档次的唯一区别就是有没有包间,能容纳两个或一群人在里面厮混。比如饭馆、网吧、澡堂子的情侣间……
  这家饭店不错,但还是没有能装进十五个人的包间。同学们就在楼下,让老板拼了三张单桌,众人围了一圈排排坐。男的霸气,女的娇媚,嗓门大,胆气足,把不少刚进门的吓得以为哪个帮派在搞联谊。
  “小章啊,你这可就要先走一步了,跟着大导可不好混,哪天混不下去了就回来,咱们还给你摆一桌!”
  96班的班长是牛庆峰,班头却是党浩,跟稳重的牛庆峰不一样,党浩这人特愤怒,爱折腾,为了看不惯而去看不惯,充满了时代青年的一切特点。所以班里有什么娱乐活动,都是党浩在张罗,挑得起气氛,撑得住场面。
  他刚说完,章同学就啐道:“你丫看不得我好是不?”
  田政接道:“老党说的有道理,大导都得拿乔,你去了机灵着点,好生伺候着。”
  胡婧骂道:“田田你心里太阴暗了,还有你们这帮男的,都嫉妒我们女生是不是?”
  党浩哈哈笑道:“谁不知道咱们班这几朵霸王花,在全校都是这个!”他竖了竖大拇指,又搂着旁边的刘晔,道:“咱哥几个早看开了,活人还能让尿憋死?男的还能让女的憋死?”
  “呸!”
  “德性!”
  “找打是吧!”
  在座的女生纷纷表示出对这种只能耍嘴炮的战五渣的鄙视与愤懑。
  刘晔这会道:“说真的啊!咱们现在都不敢跟你们一块出去,就跟你们屁股后头走,觉着自己特像一农民工。”
  田政猛点头,道:“哎对,你们都是财主家的小姐,咱们都是长工。”
  秦海路对刘晔道:“你得了!你刚傍上一大导,说这话有点找抽啊!”
  刘晔嘿嘿笑道:“咱那可不算大导,顶多是一小导。”又转头瞅元泉,道:“她那才是大导。”
  一直悄默声的元泉没想到这也躺枪,白了他一眼,问章同学:“哎,你什么时候进组?”
  章同学道:“张导说怎么也得11月份了,反正我就等通知呗,你呢?”
  元泉道:“具体我也不知道,可能比你早点。”
  胡婧在边上凑趣,道:“哟,你俩这就显呗上了?”
  元泉有点不好意思,拍了她一下,道:“你别说我们俩,你都拍完一部戏了。”
  胡婧撇撇嘴,道:“我哪才多点戏……”她眨眨眼睛,忽然八卦起来,问道:“哎你说张导比滕导还小了好几岁,怎么显着那么老?”
  她捏了捏自己的包子脸,扯出几道皱纹来,道:“那褶子……”
  元泉看着她很无语,不想搭理,闷头做吃菜状。
  胡婧又转向章同学,章同学也很慌乱,道:“可能,可能西安风沙大吧。”
  那几个悲摧的男生,很习惯的听女生们谈论着这些大导演和大制作,颇为心安理得。
  这会是六点多钟,上完课的,去开房的,去包宿的,都正是补充能量的时候,一波接着一波,生意好的不行。
  一桌的情侣刚刚吃完,抬屁股准备走人,门外又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那男的一眼就瞅见这有位置,拉着女生迅速占座,喊道:“服务员,收拾一下。”
  许是他喊得声有点大,刘晔随意回头瞅了瞅,轻轻“咦”了一声。
  党浩问:“你认识?”
  刘晔道:“中午刚认识的。”又对小伙伴们道:“我过去打个招呼啊。”
  “人这么多啊!”范小爷缩了缩胳膊,避开一个油腻腻的男生,表示对环境不满。
  “正饭点儿,我来过这家,味儿还行。”褚青转头对服务员道:“水煮肉,酱爆茄子,黄瓜拉皮,两碗饭,一大一小。”
  范小爷道:“再来瓶啤酒,有凉的没?”
  “刚放冰柜,不太凉。”
  “行,来一瓶。”
  褚青给她涮干净杯碟,又把筷子摆好,问:“咋还喝上酒了?”
  “就是想喝点。”
  俩人平时都不太喝酒,就是丫头有时想喝,褚青也控制她的量。
  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确定除了累出点黑眼圈,没别的什么事后,才笑道:“你晚上没戏啊?”
  范小爷一手拄着下巴,一手在桌上掰他的手指头,很没精神的样子,道:“黎导跟张导商量戏去了,就给我们放假了。”
  褚青刚要说话,就见刘晔支着两条长腿,从几张桌子中间挤过来,略微诧异,一天居然能碰上他两次。
  他先开口道:“哎!你也吃饭呢!”
  刘晔凑到桌前,笑道:“咱们班聚餐呢!”他扫了眼范小爷,问:“女朋友啊?”
  褚青没想到第一次正式介绍自己的女朋友,居然是给这么个货,起身道:“范兵兵。兵兵,这是刘晔。”
  范小爷也起身,微微点头,道:“你好。”
  “你好。”
  刘晔忙道:“坐!坐!我们那边人多热闹,要不你俩过去一块吃?”
  他明显是客套,褚青自然也客套的回拒。
  等他闪人,范小爷问:“这人谁啊?”
  “表演系一学生。”
  “哦,”范小爷撇撇嘴,道:“瞅着得得瑟瑟的。”
  “……”
  褚青又说起刚才的话题,道:“那你晚上回家住么?”
  范小爷拉过他的手,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道:“我回家你还起大早送我啊?”
  “送啊。”
  “我还是回宾馆吧,不折腾你了。”
  褚青感受着她的皮肤,才熬了几天夜,那脸蛋已经变得粗糙又疲倦。
  服务员启开酒,他各倒了一杯,还剩点在瓶里晃荡,最多也就每人一杯半的量,道:“那吃完我送你回去,早点睡。”
  那边刘晔回到小伙伴中间,屁股刚坐下,党浩就问:“那人谁啊?”
  胡婧这个第二号八卦,也跟着问:“那女生挺漂亮的,是咱学校的么?”
  田政道:“肯定不是,咱们学校的女生我心里都有数。”
  “进修班的,那是他女朋友,应该不是学校的。”刘晔道。
  一听是进修班的,在座众位都没了兴趣,不以为然。
  刘晔笑道:“你们别小瞧人家,人家正拍戏呢。”
  “你怎么知道?”
  “你没看他戴一帽子么,下边头皮全是青茬。”
  胡婧道:“哟,观察课没白上啊,他叫什么?”
  “褚青。”
  众人互看一眼,均表示没听过。
  一直没出声的班长牛庆峰忽道:“哎?我好像在哪看着过这个名。”
  “在哪在哪?”
  他摆摆手,道:“我想想啊……”
  “在主任办公室。”
  “那是个文件,主任想请示领导给咱们内部放一电影。”
  “那电影里有个演员,就叫这个名。”
  “……”
  气氛忽然就变得很沉默,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
  这种感觉很古怪。
  喂喂我们就是吃个饭而已,随便都能碰着个扫地僧,你当是武侠小说啊!
  中戏有堂选修课,叫电影鉴赏课,放些国内外的片子,不一定是名片,而是老师觉得有观赏价值的,然后让同学们讨论或者写观后感。
  中戏的Flag立得还是很牛逼的,像楼烨后来拍的大禁片《颐和园》,人家照样拿来放。它是内部教学用,没外传,而且学校的级别在哪摆着,那个什么什么局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你没看错?”
  安静了一会,秦海路先开口问。
  牛庆峰道:“肯定没有,就前几天的事儿。”
  “啪!”
  党浩猛地一拍桌子,看向刘晔。
  这货吓得一愣,左右瞅瞅,见小伙伴们都在用一种“你特么还不赶紧过去”的眼神瞪着他。
  (以后都晚上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