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五十五章 正青春与老头子

第五十五章 正青春与老头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褚青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见到刘晔那张脸了,而且每次都笑得还倍儿灿烂,这是三笑留情点社长的意思?
  呕……
  他跟女朋友吃了一小会,这人就又得得瑟瑟的凑了过来,道:“青子,咱班同学都想跟你认识认识,过去一块吃呗?”
  “不了,咱俩一会还有事呢,吃完就得走。”褚青婉拒。
  刘晔挠挠头,忽地俯下身,小声道:“哥,你就过去坐几分钟也行啊!”
  褚青往那边瞄了一眼,知道这货是怕没法交差,又看了看范小爷。
  他自己无所谓去不去,就是怕到那边一坐,就不知道几点能散局了。丫头好容易能睡个好觉,不能因为这帮人搅合了。
  他啥也没说,就那么一瞅,范小爷就懂了。
  她的某些想法可比褚青实际多了,一直觉着他圈子太小,除了合作过的几个人最后成为朋友,就没主动跟人交际过。在这个圈子里混,本事不重要,人脉才重要。那些学生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样儿来,保不齐日后就出个影帝影后啥的。
  所以她是挺想让男朋友过去打打交道的,不过她也没说话,就是眨了眨眼睛。
  褚青也懂了,过去就过去吧。
  看看桌上,黄瓜拉皮基本没动,水煮肉还没上来,酱爆茄子倒下去大半,这玩意咸,下饭。
  他扯了一嗓子:“老板,咱桌那水煮肉一会端那边去啊!”
  “好嘞!”
  他俩一过去,那桌全体呼啦都站起来了,那架势给褚青整的还挺紧张,刘晔默不作声的拎着两把椅子跟在后面。
  中间人是刘晔,他不说话,谁也不好开口。等他摆完椅子,才笑道:“我把人带来了啊!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褚青,这是他女朋友,呃,范兵兵。”
  他摆摆手,道:“坐!坐!你们我就不管了,自个说吧。”
  褚青挨着刘晔,范小爷那边是元泉,十七个人把桌子挤得满满当当。同学们都很尴尬,人是叫过来了,那下面该说啥,还真一个一个的自我介绍?
  太傻了!
  党浩看气氛不对劲,忙道:“咱都别跟社会人似的那么虚,来,先干一个!”
  同学们之前已经喝一轮了,这会有的剩杯底,有的剩一半,有的都空瓶了。党浩见了又喊:“再来箱啤酒!”
  折腾一气终于都满上,呼啦一群人又站起来了,褚青笑道:“我中午刚认识刘晔,晚上又认识你们,觉着特高兴。那个,我76年的,不知道大了还是小了,反你们叫我青子就行。我先干了!”
  他不喜欢交际,场面话还是会说的。同学们看他先干为敬,也纷纷仰脖干了。说起来这里面没有不能喝酒的,包括女生,都实打实的一满杯。
  褚青瞅了瞅女朋友,见她脸红扑扑的强打精神,在桌底下捏了捏她的手。
  范小爷笑着抿抿嘴。
  酒喝了,剩下的就好办了。这里面除了牛庆峰比褚青大一岁,曾梨跟他同岁之外,其他的都要小。
  女生还有些腼腆,党浩可不管那个,大咧咧道:“青子,听刘晔说你也东北的?”
  “嗯是。”
  “那咱老乡啊!还有咱班长,还有这美女,都是老乡!”他指了指牛庆峰和秦海路,又拽过刘晔,道:“来咱五个老乡再干一杯!”
  喝酒这回事,你怎么着都能找到干杯的理由。
  “你现在正拍戏呢?”这回是秦海路问。
  “在拍部电视剧,叫《还珠格格》。”
  党浩转了转脑袋,插话道:“没听说过啊!”
  褚青喜欢他的性子,笑道:“台湾那边的,还没在大陆播呢。”
  “哦!”党浩装作很懂的点点头,又问出个大家都很想知道的问题:“那你拍过电影没?”
  “拍过两部。”
  刘晔问:“都叫啥名?”
  褚青很不想说自己这点事,但看这几个人眼睛里都闪动着八卦的小火苗,只好道:“一个叫《小武》,一个叫《苏州河》,不过都没上映。”
  胡婧忽然也插了一嘴,问:“为什么都没上映啊?”
  褚青看着她水嫩圆润的原装脸,感觉很古怪。这事奇妙就奇妙在,在座除了那几个没混出名堂的,他都认得,偏偏还得装作不认识。
  “呃……《苏州河》是刚拍完,《小武》是被禁了。”
  “被禁了?”
  所有人都一怔。
  有位老师曾说过一段很碉堡的话:说你拎一盘拷贝,随便找个西方电影节,坐人家门口哭丧个脸。等记者来问,就说我拍的电影在国内被禁了,只好来这碰碰运气。那就恭喜你了,你那电影妥妥的能拿奖!
  这话虽然偏激,却有几分道理。
  关于国产禁片,至今仍然有两个误解。一个是西方人的误解:只要是中国的禁片我们都该支持。一个是我们自己的误解:只要是国产禁片,都是好片子。
  至于误解的原因,咱们不讨论那种敏感的话题。
  所以,禁片这么高端的两个字,直接把这些未经世事的孩子们砸得晕乎乎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传说中的存在,都很兴奋和好奇。
  褚青很耐心的一样样解答,话仍不多,简单明了。
  他们这边说的热闹,范小爷也没干呆着,跟旁边的元泉聊了起来。
  元泉是个敏感且安静的人,在班里是挺独来独往的一位。她却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嘴甜又好看,管自己叫元元姐。
  俩人说着悄悄话,元泉看着范小爷孩子一般的小脸,忽地又瞅了瞅褚青,不禁问:“兵兵,你几岁了?”
  “我17了。”
  元泉眨了眨眼睛,有点接受不了这个年龄差。
  话说男方比女方大五岁,差很多么?得看放在哪个阶段,30岁跟25岁,20岁跟15岁,这特么能一样么?
  褚青52,啊不是!褚青22,范小爷17,嗯……这算什么,轻熟?
  元泉莫名的就八卦起来,悄悄问:“那你俩处多久了?”
  范小爷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咬着嘴唇道:“我16岁就跟他了。”
  元泉看向褚青的眼神瞬间变得鄙视,**!这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哎!你俩嘀咕什么呢?”胡婧在对面喊道:“来,咱们女生干一杯!”
  七个女生都举起了杯子,范小爷却有点犯愁,她本来就累得快散架,又喝了半瓶多酒,这会酒劲一发,脑袋都晕晕的,只想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就见褚青起身端着杯,笑道:“她酒量不行,明天还得起大早,这杯我替她喝行吧?”
  女生们刚想说好,胡婧先反应过来,咋呼道:“那你得喝三杯!”
  褚青笑道:“行。”
  他咚咚咚干了三杯下去,可能喝得急,胃里有点反,捂着嘴打了个小嗝,那股劲儿才舒缓了点。
  范小爷摸着他后背拍了拍,又掏出手绢给他擦擦嘴。
  女生们没再继续为难他,她们要是故意一个接一个的敬范小爷,那褚青就得一杯接一杯的挡,喝死都有可能。
  一直没跟范小爷怎么交流的章同学忽道:“兵兵,我也喝不了了,要不咱俩喝饮料吧。”
  丫头点头道:“好啊!”
  “你爱喝什么?”
  “我喝汽水就行。”
  章同学起身问:“还有谁喝?”
  曾梨说出了今晚上的第一句话:“给我带一瓶。”
  胡婧又凑热闹:“我也要!”
  章同学白了她一眼,道:“就你能喝,装什么蒜!”
  她亲自过去拿汽水,褚青猫在旁边看得热血沸腾。
  章子依VS范兵兵VS后*宫众!
  若是他上辈子哪会,真不介意看一场未成年版的撕*逼大戏。
  可惜啊,她们都还是纯洁无比小羔羊,哪有半点后来智计百出的宫斗气势!
  好吧,丫心理阴暗。
  …………
  八点半的时候,范小爷已经快撑不住了,褚青见这帮人还没有散的意思,只得开口表示必须得先撤。
  党浩和牛庆峰觉着话说的也差不多了,提议干脆就一块散局。
  褚青拦了辆车,打开后门让范小爷先进去,自己又绕到另一边坐了上去。
  饭店就在学校附近,96班15人众溜达几步就到了宿舍。
  几个女生都喝了不少,章同学改喝饮料前也已经干了两瓶。在席间还没觉着怎样,一回屋就犯病了,一个个的都头晕目眩,只有曾梨还有精神洗漱,余下都倒在床上挺尸。
  关灯之后,一片黑暗,曾梨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是睡不着。不知谁传来的呼吸声,在安静的屋子里有节奏的轻缓起伏。
  “哎!”
  曾梨对面的铺上有人唤了一声,是胡婧。
  她下意识回应道:“嗯?”
  胡婧道:“你说那个褚青,对她女朋友可真好。”
  “男生在别人面前,一般都装得对女朋友很好。”这是章同学。
  曾梨清醒了点,道:“我看他不是装的,特自然。”
  话音刚落,角落里幽幽的传来一句:“我觉着也是,我就坐兵兵旁边,看他俩那些小动作,可不像假的。”
  那三人都一愣,一直很少参与美女团夜聊的元泉居然也开口了。
  敢情这几只都没睡呢!
  胡婧探出身,扒着床栏,笑道:“然后你就看的荡漾了是吧?”
  元泉没答话,只是铺上一阵悉悉索索的翻身声,看样子就此友尽。
  胡婧习惯她的性子,不以为意,又躺了回去,叹道:“我要有个那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章同学笑道:“田田不对你挺好的么?”
  胡婧道:“他对我是挺好的,但我就是没那种感觉。”
  曾梨笑道:“没感觉还跟人家大半夜的在操场拍手板儿?”
  胡婧恼道:“哪会小嘛!”又接着道:“哎,你说平时看老党他们就觉着挺成熟的了,今儿一看他,哎哟,都给比下去了。”
  章同学轻轻啐了下,道:“你得了!他那也叫成熟,就是装模作样,岁数明明跟咱们差不多,就跟个老头子似的。”
  胡婧奇道:“你对他感觉那么不好呢?”
  “我才没……”顿了片刻,章同学忽问:“哎?今儿谁结的账?”
  那几只也都后知后觉,喝嗨了把这茬都忘了。元泉又开口道:“是啊,不说好AA的么?”
  曾梨犹疑道:“老党他们吧。”
  胡婧道:“拉倒吧,他们一个比一个穷。”
  “谁最后出来的?”
  “好像是褚青……”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