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五十六章 不着调的两口子

第五十六章 不着调的两口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柳青在还珠二的戏份,主要就是在会宾楼。他的镜头很散,却少不得,四大主演一出现在会宾楼,他自然也得在场。
  有时只是几个特写,几句台词,余下就是当背景板,但还必须得去。这就搞得褚青很无奈,开始频繁的请假,一请就至少半天,缺了不少课。
  除了郝容劝诫了几句,别的老师压根不管,在中戏,谁当你是根葱?
  范小爷的主场地却在大观园,只有拍会宾楼戏份的时候才能见着男朋友。现俩人隔个三五天才能见一面,还都是在片场,急匆匆来急匆匆去,连找块玉米地没羞没臊的时间都没有。
  丫头很过意不去,觉着自己当时太任性,没考虑到男朋友的实际情况。
  褚青却感觉还成,每次见她,都有点小别胜新婚的冲动。
  这天又是在会宾楼。
  褚青穿着那件宝蓝色长衫,坐在桌子边上,悠悠哉哉的走神。
  他只有一句词儿,说完了就在溜号,而且很有技巧,正襟危坐目不斜视,镜头扫过他,还能及时的做反应。
  别人看不出来,但隔了俩位置的范小爷一瞅就知道丫在干嘛。
  褚青也不是故意的,他实在不想看对面那张扑克牌脸,方得搁桌上都不带晃的。
  要说蒙丹绝对是这剧最奇葩的一个设定。
  方脸,重毛,极度自私,长期没有性*生活,而显得异常暴躁,简直就是孤独的公牛一样。就算琼遥奶奶你想写这么个人物,起码也找个靠谱点的演员啊!
  含香得是瞎了多大的狗眼才会跟他见天儿私奔?
  “过!下场准备!”
  黎平那“过”字刚喊出来,范小爷就在桌子底下狠狠往褚青脚面上踩过去。
  褚青早有防备,瞬间缩回来,丫头一脚蹬在桌子腿上,“咣”一声。
  “哎呀!”
  丫头轻声呼痛,旁边的林心茹问:“怎么了?”
  “没事,踢着桌子了。”
  不理她干瞪眼,褚青没心没肺的还很得意。
  俩人现在的小默契,就跟阿银和神乐一样(你确定他们俩有默契这东西?),一个负责吐槽,一个负责逗比,绝搭。
  “Action!”
  镜头转到两只手上,一手拿箫,一手拿剑,然后上移,显出一张浓眉大眼的胖脸。
  这剧真的很简单,简单到你光看衣服就能猜出来谁的戏多谁的戏少。
  柳青那身长衫跟箫剑的华丽锦袍比,就是渣。就看他手里的箫转了个圈,施施然坐到小燕子一桌的隔壁。
  柳红起身道:“我去招呼他。”
  凑到他跟前,问:“客官,你要吃些什么?”
  箫剑道:“给我拿几碟小菜,有什么拿什么,再烫一壶热酒来,陈绍就好。”
  喏,学着点,这就是会点菜的。
  点菜,不是说你懂得越多或者点得越贵,越显出你有品味。而是得用一种特随意的口吻,来一句:“一杯卡布基诺,微辣,不要香菜。”
  你得有自己的style,有独特的口味和审美,不随波逐流,逼格才会瞬间提升一百点。
  褚青忽然就很闹心,因为他知道这货马上就要吟诗了。
  这种在酒楼里自斟自饮,然后还吟诗什么的,最讨厌了!
  就见箫剑拿根筷子敲着盘子,正给自己涨粉,摇头晃脑道:“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如今五事皆更变,箫剑江山诗酒茶。”
  这种淡淡的装逼感,最惹小女生喜欢了。
  紫薇花道:“好大的口气,好一个箫剑江山诗酒茶。”
  尔康接道:“这首诗最后一句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他这么一改,真是气壮山河。”
  褚青缩在角角里看热闹,喂喂你们离得没有一米远,这样议论人家真的好么?
  演箫剑的朱虹嘉已经28岁了,演艺资历比周洁还要老。演技也不错,可惜就毁在那张浓眉大眼的脸上了。
  他的形象可以说代表了一种类型的演员,端正纯粹,带着点儒雅,非常适合演旧时的文人侠客,王孙公子。若是演个反派,这张脸一出来就会让人觉着很萌。
  一场戏下来,他的表现很是挥洒随意,在四大主演中间不会突兀,又显出很强的存在感。
  到这儿,褚青今天的戏就算完事了,为了这么几个镜头,就得耽误一上午。下午还有课,他瞅了瞅时间,还有点余份,就陪丫头呆会儿。
  顺便说一下,他最近还买了个表……可不是骂人啊。
  上课,拍戏,哪边都得守时,他总不能随时翻出个BB机看点,就琢磨着买块表。前两天,范小爷抽空陪他到商场逛了逛。
  褚青觉着特兴奋,就跟逛老商品怀旧展似的。本来挑中一个电子表,就是那种BB机样式的,后面有个别钩,能摆桌上,也能别腰里,才七块钱。
  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用这东西看时间,便宜,准点,禁用。
  范小爷鄙视的不能再鄙视,吼道:“你傻啊!你就是不想用BB机,最后还特么买个山寨BB机!”
  “……”
  好吧。
  最后丫头按照自己的审美眼光,挑了两块国产机械表,一人一个,她掏的钱。
  她本来看中一块西铁城的男款表,褚青一看价,最便宜的都一千多,赶紧制止了她的败家行为。
  虽说俩人现在赚了点钱,要是买台电视,买辆车,他都舍得,但是为了块表,总觉着不值当。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代沟?
  “又困了?”
  在片场角落,褚青看她一脸的低沉,无精打采,不由捏了捏她的小脸。
  “别闹!”丫头推开他,愁心道:“明天那场我怕演不好。”
  “什么戏,我看看。”
  范小爷扔过剧本,褚青扫了一眼,立时被两句台词惊住:
  尔康:“拜托!你不要那么痛苦好不好?”
  紫薇:“拜托!你不要那么迷人好不好?”
  拜托!这是人话么?
  看他一脸惊惧,范小爷点了点本子,道:“谁让你看这个,看下边的。”
  第一部里,紫薇在中刀的时候曾把金锁许给了尔康,结果第二部又反悔了。于是这俩人开始组团对金锁洗脑,巴拉巴拉一大堆“你也有权利和自由去追求爱情”什么的。
  总之,就是不想要她。
  金锁只是个没文化的笨丫鬟,想不通这种大道理,就拧巴了。
  范小爷明天的戏份很多,而且很主要。她自个偷摸练了好久,就是觉得不对。
  “哎呀,我不会演!怎么办啊?”她拽着褚青的胳膊就开始晃。
  “你哪块不会演?”
  丫头郁闷道:“就是,我不知道该用啥情绪好。”
  金锁跟紫薇一块长大,情同姐妹,尔康英俊潇洒,亦是她暗恋男神。现在紫薇反悔,不想把她给尔康,尔康也不想要她。
  那金锁,应该是什么反应?
  首先生气肯定是有的,但还不至于愤怒,紫薇对她再好,也是主子,她终究只是个丫鬟。
  然后还应该有点迷茫,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最后,也就是最明显的一种,伤心。
  褚青的课可没白上,很有条理的帮她分析了一下,丫头听了更糟心,怒道:“你跟我显呗是吧!我可演不出来!”
  “别急别急。”只有一张椅子,褚青就蹲在她跟前,握着她的手,边摸边道:“那你就挑一种情绪,把它放大。”
  范小爷合计了好半天,才道:“那我还是伤心吧,这个我熟。”
  “伤心还不够,你得痛彻心扉!”
  丫难得拽了一句成语,继续忽悠:“还得是那种被抛弃了,把你当块抹布用完了pia一扔的那种。”
  范小爷一呆,道:“我没那体会啊!”
  褚青把郝容教给他的内容拿出来,现学现卖,道:“嗯,你可以想啊,什么事能让你痛彻心扉,你就可着劲儿想,然后把这个情绪带到戏里。”
  “可我真没啥痛彻心扉的!”
  褚青看她不开窍,也愁,引导道:“都说了让你想啊!比如,你家破产了!我不要你了!你爸妈也不要你了……”
  “等会等会。”范小爷忽然打断他,“你刚才说啥?”
  “你爸妈不要你了。”
  “不是,前面那句……”
  …………
  “呵……”
  范小爷掩嘴打了个呵欠,她昨晚上又熬出两个黑眼圈,化妆师费了好大劲,才没让她看起来像火影里那只葫芦娃。
  她深吸了一口气,扭了扭脖子,居然有些迫不及待。
  身体虽然异常的疲倦,精神却兴奋得很,甚至能感到每个细胞都在强烈的跳动。她也拍过不少戏了,有这种冲动感还是第一次。
  “兵兵,准备好了么?”黎平有点担心。
  尔康和紫薇有两个感情阻碍,一个是晴儿,一个金锁。就是在这场戏里,金锁这条感情线彻底消失,所以即便在全剧的脉络中,这也是份量很重的一场戏。
  对范兵兵这个小姑娘,黎平的评价就是:够努力,但不够聪明。
  当然不是说她脑袋笨,而是指在表演的悟性和塑造力上,始终有那么点不通透。
  “没问题,导演。”范小爷应道。
  “好,Action!”
  镜头给到一只手的特写。
  那只小手里还攥着一块抹布,因为抓的太用力,手背上都泛起了青筋。
  “啧啧!”
  黎平在监视器后面咂巴了一下嘴,心情完全放松。
  从这小姑娘攥住那块抹布的一秒钟起,那全身的架势和隐隐蓬勃的爆发力,他就知道这戏有了!
  范小爷拿着抹布,开始擦桌子擦柜子,擦梅瓶擦青花。
  然后林心茹入镜,一脸愁怨,问:“金锁,你不要再擦了,你已经擦了好几个时辰了,你在做什么嘛?”
  范小爷就跟搓澡一样**着那张桌子,道:“这个桌子好脏,我要把它擦干净。”
  丫头刚过变声期,还不像后来的娇媚婉转,说话有点低音和憨憨的。
  她平时说台词是较让人放心的一个,节奏把握称不上多优秀,但总在合格线内,起伏转折,都很恰当,没出过错。
  但这会,她这句话一出口,把所有人都惊着了。
  平静,没有一点波动的平静,就像说话的人和周遭完全无关,甚至跟自己也无关。
  更古怪的是,她的动作明明很用力,语气却如此低沉平淡,这种反差只让人觉得,她那小身子里藏着一座火山,在蠢蠢欲动。
  林心茹激动了,上去就把抹布抢过来甩到一边,大声道:“你心里有气就跟我说啊!”
  范小爷低着头,静止了两秒钟,才侧过身,看着她道:“我哪里敢有气,我只是想找点工作来做,让自己忙一点。”
  “为什么要让自己忙一点?”
  “因为我是丫头啊。”
  林心茹快抓狂了,不知道她今天抽什么风,一直就用那种憋得死人的语气跟自己对话,这种压抑感让她疯狂的想挣脱出来。
  所以她情绪更加的激烈,道:“再说你是丫头,我就要生很大很大的气了……我们应该无话不谈,告诉我,你爱上他了,是不是?”
  范小爷的眼睛睁得很大,眨都不眨。然后,如一口枯井中毫无预兆的涌出泉水,眼泪就顺着她的脸颊,滴到地上,缓慢,且不间断。
  “小姐,我跟你坦白说了吧。以前你把我许给他的时候,没有征求过我的同意,现在你们取消了这个约定,也没有征求过我的同意。我就像一块抹布,随你们丢到哪里就丢到哪里。”
  她从没想过,褚青离开她会怎样。
  直到他随口说出那句话,直到她花了一晚上去揣摩那种情绪。
  那种情绪,让她想死……
  她以为自己只是会伤心,却没想到真的是,痛彻心扉。
  那种实实在在的破碎感,如大锤凿向灰墙,让她一向自以为是的坚强瞬间崩塌。整个人一下子都被抽空了,她还不敢哭,怕这个劲一泄,第二天就找不回来了。
  大半夜里,只能死死攥着被子,捂着嘴,熬到现在。
  这会,那空落落的身体里才终于蒸腾出无限水分,似要把每块血肉都挥发干净。
  她仍维持着那种语调,灰烬般冰凉,道:“我要离开这,离开你,小姐,你放过我吧。我已经想好了,我可以到会宾楼去帮忙。”
  “好!”黎平喊道。
  范小爷站在原地,恍惚了一会,才擦干眼泪,搓了搓脸。
  林心茹就更糟心,她刚才感觉特无力,只是机械的保持表面上的激动和大喊,其实内心特苍白。这丫头的忽然发飙,让她措手不及,而且这种情景,太特么喵的熟悉了!
  话说褚青第一次爆发,就赶上了林心茹。
  范小爷爆发,又赶上了林心茹。
  有你们这样逮着一个人就可劲儿虐的么?太不像话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