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五十七章 雨滴

第五十七章 雨滴


  京城人最多的地方在哪儿?
  有人可能说地铁,西单,动物园,可能还有没节操的说天上人间。
  正午,火车站。
  天色灰蒙,已过十月,这天气里穿着半袖已经有点冷了。站前的广场很大,大到人们在上面走来走去,就像踩在青草叶子上的虫子,不知道自己为毛一辈子都得这么忙叨?
  “呼……”
  褚青坐在花池的石阶上,吐出一个烟圈,他盯着左前方一个抱孩子的大姐好一会了。
  碎花单衣,土色裤子,布鞋,屁股底下什么都没垫,就那么坐在地上。左边是两大包行李,右边的物件下却垫着张报纸,仔细一瞅,却是个不太漂亮的礼盒。
  怀里的孩子约莫一岁多,一身很有乡土特色的粉底薄袄,脖子上还系着条素巾子。
  褚青捻灭烟头,从裤兜里掏出卷边的笔记本,在上面写了两行字。
  他是在写作业,叫什么观察手记。
  话说那个让他糟心的动物模拟课总算告一段落后,就进入到了演小品的阶段。小品分两种,一种是纯粹原创,自编自导自演;另一种,就是观察生活小品。
  据那帮老师说,本科生在大一大二时,见天儿都泡在排练室里,就算出去也是去观察人物。回来还要写手记交上去,然后排出小品,老师会对照着手记考察,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用心,还是糊弄。
  褚青好容易碰上又没课又没戏的一天,就颠颠跑出来写作业。
  观察人物,这词其实很讨厌,说得自己跟那高高在上冷眼观众生的佛爷似的。
  褚青写作文的水平一直在及格线上下晃荡,他能干巴巴一点水分没有的记录下一件事情,条理清晰,用词简朴,可就是没文采,读起来自然也是干巴巴的,通篇的逗号句号。
  文采这东西,不就是“啊!”“哦!”“用力!”,这些个么?
  上课这么久,他算勉强理清了表演课那股庞大的教学体系,林林种种十几项,这还是进修班已经精简过的。
  他即便对某些理论不认同,但学的一直很认真,缺的课事后也会借同学的笔记抄录一下。还跟开始一样,有些东西他觉着没用,有些却觉着有大用处。比如,表演之前的放松练习和集中注意力练习,台词课的调整呼吸节奏和肌肉控制,当然还有最基本的吐字发音。
  褚青发现自己的语言天赋比修鞋的手艺都要强,已经可以初步做到在普通话和三地方言间自由转换。
  广场有两个大花池,他坐在右边那个。
  石阶太硬,他挪了挪屁股,又点上支烟,开始四处找寻别的观察对象。
  …………
  元泉背着个双肩包,正在很认真的写字。她需要把每个人的简要和特征先记下来,回去再整理出一篇完整的观察手记。
  从大一开始,她每月至少出来一次,升上大三之后,老师就很少再布置观察作业了,但这个习惯仍然没变。
  她从早上就在这,把车站里里外外都转了个遍,本子上记了七八个人。这些丰富的素材,让她充满愉悦和灵感。
  元泉在班里,一直是最努力的那个。
  她外形不突出,身板又不正,爆发力也不够,形体课总是最差劲的那一撮。比不上胡婧的漂亮,比不上曾梨的青衣范儿,比不上秦海路的身形板架,更比不上章同学开挂的天赋属性和满值福缘。
  唯一可以拼一拼的,就是勤奋。
  她用的是一管很旧的钢笔,写着写着,墨迹渐干,伸胳膊用力甩了甩,才添上最后几个字。
  合上本子,刚松了口气,肚子里却传来一声轻响。
  “呵……”
  她不好意思的笑话了一下自己,打开双肩包,先拿出一瓶矿泉水,又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俩面包,这是她大半天的干粮。
  先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干涩的嗓子感觉舒润了些,又拿出一个面包,手指头用塑料袋套着捻下一小块。
  是那种很老式的,四四方方的大面包,外皮有点硬,如果在锅里蒸一下就会很甜很软很好吃。
  “哎!”
  她刚放进嘴里嚼着,就听有人唤道。
  一抬头,大眼睛眨了下,很意外道:“嗨!”
  褚青刚才看着她也很意外,犹豫了一会还是过来打下招呼,问道:“你,接人啊?”
  “嗯,不是。”
  “……”
  褚青头回碰着个比自己还不会聊天的,只得接着道:“哦,我来写那个观察作业。”
  元泉偏了下头,道:“观察手记是吧?”
  “嗯对,就是那个。”
  她看了看他,垂下头,又抬起来,就是没回话的意思。
  褚青有点尴尬,这半生不熟的,自己是该走还是该继续无聊的搭讪?
  可说话说到这,就这么悄默声的闪了,那感觉更尴尬,跟喘着喘着忽然憋死了似的。
  起码也得有来有往,掰扯几句之后,再友好告别才能闪人啊。
  他看着女生手里的面包,随口问了一句:“你还没吃饭呢?”
  “嗯。”
  她低低的回了一声,又垂下了头,轻轻拨弄着塑料袋,似乎想盖住那缺了一块的面包。
  有些时候,自己的某些样子,只属于自己的心底角落,不愿意被任何人发现和注视,不管这个人是谁。
  这女生的心思,就如手里那五毛钱一个的面包一样,柔软且敏感。
  她的头发刚过肩膀,从中间分开,谈不上什么发型,有些散乱。脸颊很瘦,身板也小的可怜,这会把脸低低的藏在头发里,那深邃的五官轮廓却更加明显。
  褚青看她这样子,再傻也知道说错话,忽然心生一种无力感。
  女生跟女生真的不一样,这要是范小爷,妥妥把腮帮子塞得满登登的,顺便还会让他去买瓶饮料……
  “那个,你那面包能不能给我一个?”褚青道。
  “什么?”
  元泉忽地抬起头。
  “呃,我也没吃饭呢。”
  “呵……”
  元泉看了他好一会,才抿了抿嘴,把第一块面包拿出来,剩下那块,直接连着塑料袋递给他。
  “谢谢。”
  褚青暗自松口气,干脆坐在她旁边。
  虽然为了化解尴尬,要了人一块面包,他还是没来由的很不安。就像那个广告,一个外国妹子在道边抢人老头一瓶水,肯定会遭天谴。
  但既然要来了,吃吧。
  他一口就咬掉了三分之一,有点干,里面却软软的,也很实诚,不虚。
  “你不去拍戏了么?”
  “下礼拜才进组。”
  “哦,那是什么戏?”
  “滕文吉导演的一个电影。”
  褚青不想知道名字,但得保持连贯性,不然太傻了,一人拿一个大面包干啃。
  元泉真的是个特别安静的女生,没主动说过一句话,问一句答一句。
  他肚子本来不太饿,几口干掉一个面包后,反倒有点饿了。
  转圈扫了一眼,挺远的地方有几家小饭馆,正琢磨着要不要顺便请她吃个饭,就觉脸上微微一凉。
  抬头看了看,雨从灰色的云层里,细细碎碎的滴落下来。
  “下雨了?”他一怔。
  她理所当然道:“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两句话的功夫,雨滴已经串成珠帘。
  元泉连忙从背包里摸出一把伞,又一顿,他没带伞,这种情况她不知道怎么办。
  褚青看这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忙道:“去候车室吧。”
  “嗯。”
  …………
  俩人刚跑进候车大厅檐下,就听身后“哗哗”倾盆暴泄,地上已是一片白烟。
  站在门口,褚青扒拉扒拉头发,愁道:“天气预报说啥时候停没?”
  元泉收好伞,甩了甩水渍,道:“说是阵雨。”
  她似乎比刚才活泼了一点,动作也没那么僵硬,把伞背在背后,还随意的踩了几步。
  水气扑面,沾染上她的发梢,连睫毛都有些颤颤的。
  她的戏,褚青就看过两部,一部是电影,叫《美丽的大脚》,电影频道有段时间老放。一部是电视剧,叫《爱情滋味》。
  短发,干净,独立,像干翻身上的大石头才长出来的白野花,死倔死倔的美。
  跟眼前这个害羞敏感的女孩子,一丁点都不像。
  不过褚青现在没心情探究这个,摸了摸肚子,道:“你吃饱没?”
  “啊?”
  “我没太吃饱。”
  他望着被雨幕遮住的小饭馆格外忧郁,道:“咱俩进里边去吧。”
  说着自己先往里走,元泉笑笑跟上。
  到了二楼,旅客很多,好容易找了俩空位置。
  刚坐下,褚青就道:“你先坐着啊!”
  然后元泉就看着他跑进小超市,拎着一塑料袋出来,又跑到热水房鼓捣一阵,然后轻手轻脚的端着两碗泡面回了来。
  “哎?我吃饱了……”元泉忙摆手。
  “得了!就一块面包饱什么饱!你请我吃面包,我请你吃方便面。”
  附近没空椅子,褚青就一手端着一碗,手指头按着盖子,卡在了一个很奇怪的姿势上。
  “给我吧。”
  元泉掩住笑,接过一碗。
  褚青问道:“对了,你到底跑这干嘛来了?”
  “我也写观察手记。”
  “大三不都没这个了么?”
  “写着玩的。”
  “哦。”
  他不置可否,见左边一哥们刚好起身去排队检票,连忙用泡面占座,就是盖子很不听话的按下去又掀开。
  “没有火腿肠就是不行啊!”
  只好又跑过去买了两根火腿肠,压在上面,妥妥的。
  他从兜里掏出笔记本,递给她道:“这我写的,你指点指点。”
  元泉瞅那跟卷饼似的本子就很嫌弃,接过来随手翻了两页,看那小学生一样的陈述句。
  “噗……”
  忍不住笑起来。
  有什么可笑的?褚青郁闷。
  见她拿出自己小巧精致的笔记本,翻到最新一页,道:“这是我今天写的。”顿了顿,又道:“不许往前翻。”
  褚青揣着一种拜读的心理接过,刚看了两句,就觉着人比人得死,笔比笔得撅。
  后面那句那么怪呢?
  “没有男人在身边,她扛着那么重的行李,许是准备回乡,许是刚来到这个广阔的城市。迷茫,疲惫,饥饿,担忧,麻木,这些表情都没有,她的脸上只有哄着孩子睡觉的温暖和耐心……”
  褚青一乐,问:“你也写那大姐了?”
  “嗯。”
  她今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嗯”。
  一会,面泡开了,俩人拿着火腿肠,开始做同一个动作,攥着两头使劲拧,把中间拧得折巴了,然后一分为二。
  “你一会回去么?”
  “雨停了就回去。”
  顿了下,她第一次主动问了句话:“你回去么?”
  “回去。”
  “回学校?”
  “不是,去大观园。”
  “去看兵兵?”
  “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