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文艺时代 > 第六十七章 三日 下

第六十七章 三日 下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我不去。”
  
      “你说什么?”话筒那边的郝容以为听错了,又问一遍。
  
      “我说我不去。”
  
      电话在客厅的桌子上,开着免提,褚青在厨房扭头大声喊道。
  
      “那可是姜闻的戏!”郝容比他喊得还大声。
  
      章华从张静嘴里得到褚青的信息后,没直接找上门,而是找到郝容做个中间人。郝容对自己门下能出个优秀的弟子也很〖兴〗奋,乐颠颠的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褚青从砂锅里捞出一片藕,放嘴里嚼了嚼,软糯适中,火候正好。“啪”的一声关了火,道:“我知道是姜闻的戏,我现在不想拍。”
  
      “大哥你给我个理由行不行?”郝容快疯了。
  
      “我刚拍完一部电视剧,又刚拍完一个广告,我想歇歇。”他把排骨藕片汤小心的倒进保温壶,哗啦啦的盖住了说话声。
  
      郝容听着费劲,喊道:“你干嘛呢?声这么小?”
  
      褚青把砂锅泡上冷水,拎着保温壶到了客厅,道:“我说我想歇歇,这段不想拍戏。”
  
      歇你妹!
  
      这真是隔着电话,不然郝容分分钟踹他个四脚朝天,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
  
      “我告诉你啊,这机会千载难得,你可得抓住了!”他继续努力劝道:“你要是怕耽误上课,我回来给你补”
  
      褚青穿好了大衣,戴上手套,对着座机道:“不是那回事,行了我出门了,就这样吧,挂了。”
  
      说着按了键,直接把郝容后面的唠唠叨叨堵在嗓子里。
  
      他出门拐过一条街,刚到56路车站,就见一辆车靠在哪,连忙挤上去。一手抓<ahref="http:///sishentaoxueriji/">死神逃学日记最新章节</a>着扶手,一手把保温壶护在怀里,费劲的挪到稍微松快点的地方。
  
      褚青一直<ahref="http:///jiuainandang/">旧爱难挡最新章节</a>都不是那种很积极向上,很为自己争取前途的性格。现在的生活他非常满意。钱不多,但也够huā,有地方住,还有女朋友,为毛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累?
  
      何况一听郝容说那片名,鬼子来了这是抗战片么?
  
      他可不想演这个,自己这副远称不上高大伟岸正义凛然的形象,进到里面能混个什么好角儿,充其量也就一地下工作者,后期还特么叛变了那种。
  
      至于姜闻。这人的名声特大,老听说,但真没看过他啥片子。嗯,好像有一个
  
      他靠在车窗上想了半天,想起来了。坐在美国的马路牙子上啪啪抽自己嘴巴子那位。
  
      经了十站,到了大观园西门。
  
      范小爷的戏份远比想象中的进度要快,照这个速度,约莫十二月中旬就能杀青了。他已经跟范妈妈商量好,再过几天就来京城,着手准备起诉,律师就让程老头介绍。他干这行的学生一抓一大把。
  
      他一路跟人打着招呼,到了片场,丫头正在跟林心茹对戏,就在旁边看了一会。话说他现在除了青子哥外,又多了个外号,叫二十四孝男朋友
  
      范小爷在说着台词。眼睛其实已经瞄到了他,黎平刚喊停,就跑了过来。她现在觉着男朋友超帅的,呃,不是说以前不帅。只是以前气质更占上风一点。
  
      自己拍着戏,一撇目,就有一个高高的又不难看的男生,带着亲手煲的汤在安静等待。这种场景,别说是范小爷,换成任何一个女生,哪怕是不喜欢他的,褚青都可以说给足了小女孩的那种虚荣心和幻想。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他笑道。
  
      现在每次来,他都顺道买些水果糕点发给剧组人员,东西挺廉价,但是个心意。不仅是给丫头挣人情,也为了俩人独处的时候不被那几个吃货打扰。
  
      丫头吃着吃着,就抬头看看他,也不说话,然后再吃,再抬头看。她喜欢他眼里的温暖,是那种比缩在被窝里抱着个热水袋还要强烈的温暖,似乎多漫长的冬天都不会让她感到恐惧和寒冷。
  
      褚青不时擦擦她溅在桌子上的汤汁,一边说着跟自己有关的新闻:“今儿《小武》在学校放了一场。”
  
      “嗯”她连忙吞下一块排骨,道:“你去看没?”
  
      他笑道:“我没去,多不好意思,刘晔他们去看了。完了还特意给我打个电话,说片子太烂。”
  
      丫头很鄙视的嗤笑一声,没多做评价。
  
      “刚才临出门,还有人找我拍戏,我给推了。”
  
      “什么戏?”她随口问。
  
      “姜闻的戏,好像抗战的吧。”
  
      “谁?”丫头正嚼得欢的腮帮子瞬间停住。
  
      “姜闻。”
  
      “你给推了?”
  
      “嗯。”
  
      “为啥推了?”
  
      褚青沉默了一会,他跟郝容说的理由都是真话,确实觉得有点累,想歇歇。但对着她,还是把最根本的原因说了出来,道:“你马上就打官司了,我不放心。”
  
      范小爷也安静了一会,默默的把肉咽下去,擦了擦嘴。她是很逗比,却并不幼稚,甚至比很多年龄大的人考虑得都要成熟,这会小脸难得的正经,道:“你还是拍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褚青就像看一个小孩子在说大人话似的,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范小爷急了,道:“人家跟你说真的呢!我可不想拖你后腿,再说我妈不也要过来陪我了么!”
  
      “可我真想歇一段啊。”他笑道。
  
      “你知道姜闻么?”
  
      “知道啊。”
  
      “你知道他在圈里啥地位么?”
  
      “嗯,知道一点。”
  
      “那你还推?”
  
      “我才刚拍完,不想那么累。”
  
      “你”
  
      范小爷很着急,又很无奈。除了对她,这人对什么都是满不在乎的态度。她纵然享受男朋友无微不至的疼爱,但也希望他能在事业上取得自己的成功。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除非等到快饿死那天,才会主动去做些事,说好听叫随遇而安,说白了就是胸无大志。
  
      眼看一个大好的机会在眼前,又看他一脸懒懒散散的德行。终于让范小爷脱口而出:“你能不能上进点啊?”
  
      她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只觉得全身都在发颤,咬着嘴唇。低头不敢看他。
  
      褚青倒没什么表情,默默地收拾好保温壶,装进袋子里,忽笑道:“好啊!”
  
      他又捏了捏女朋友的脸蛋,道:“你好好拍戏,我先回去了。”说着转身就出了片场。
  
      “哎”
  
      范小爷抬手想拽住,又缩了缩,直直的站在哪儿,看着他的背影。
  
      第二天,一大早。褚青刚到教学楼,就看着郝容和一个男的在楼下打转。
  
      “郝老师!”他打了个招呼。
  
      “你可真是爷啊!我见过那么多学生,都没见过你这样的。”郝容先瞪了他一眼,接着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介绍那人。道:“这位是章华老师。”
  
      褚青昨天就已经在女朋友哪看过这种表情了,压根没反应。
  
      “您好。”
  
      他跟章华握了握手,知道这是找上门来了,看这人岁数挺大的,微微躬身,很有礼貌。
  
      仨人进了一间空教室,章华时间太赶。不想废话,开门见山道:“小褚,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不想演这戏?”
  
      褚青沉默了几秒钟,道:“对不起,昨天是我没考虑清楚。您能不能先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故事。”
  
      郝容很诧异,隔了一天怎么变化这么大?章华也看了看他,讲了一遍剧本大概。
  
      “行,那我是得试镜,还是怎么?”
  
      褚青听完。也明白了自己需要演的角色,很痛快道。
  
      章华想了想,道:“我看过你的《小武》,也有所了解。嗯这样吧,你就随便演一个场景,我们看看。”
  
      “好!”
  
      褚青脱了大衣,随手扔在桌上,双手抄在袖子里,原地站了几秒钟,然后开始向前跑。他整个身子就像被绑上了一样,僵直僵直的,只有膝盖以下能活动开。
  
      郝容和章华看着他跳大神一样的动作,那叫一个别扭。
  
      因为他的节奏很古怪,脚底下明明倒腾的很快,却跑不出多远,一步只能迈出去几寸,而且非常不稳当,好像随时都会摔在地上。
  
      待他停下,章华忍不住笑道:“你穿过缅裆裤?”
  
      褚青道:“小时候姥姥给做过。”
  
      章华恍然,道:“我说呢,现在很多年轻人可都没听过那玩意儿。”
  
      郝容年纪就轻,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但他看过很多反映那个年代的电影,刚才褚青跑那几步,简直比农民还像农民。
  
      “成!”章华拍了下手。一开始见他,觉得这小伙子穿着打扮还挺时尚的,可能演不出来那种感觉,这下妥妥放心了,问:“咱晚上就走,时间行不行?”
  
      褚青顿了片刻,点头道:“行。”
  
      这边谈妥,课自然也不用上了。
  
      他直接抹身回家,收拾了几件衣裳和日用品,装了个大行李包。犹豫了一会,还是呼了一下范小爷,然后就坐在床上发呆。
  
      等了有一个多小时,家里的电话才响。
  
      “喂?”丫头的声音很低。
  
      “你嗓子咋了?”他问道。
  
      “熬夜熬的吧,喝点水就好了。”她说的很慢,每个字就像砂纸互相摩擦般的粗砺。
  
      “哦。”
  
      “”
  
      “”
  
      隔了好一会,丫头才缓缓道:“你,有事儿?”
  
      “我今天晚上就进组,跟你说一声。”
  
      “哦。”她道:“现在天冷,你多穿点。”
  
      “你也注意点”
  
      褚青停了下,又道:“我存折压你被底下了,里面有不到十万块钱,密码你知道,加你手里的,差不多也够了。咱俩能自己给,就自己给吧,别让你爸妈操心了。”
  
      “哎!不用,不用咳咳咳!”
  
      范小爷急急的道,嗓子猛地就像被刺破了一样,发出沙沙声,最后根本说不出话,只是咳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