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位面纵横 > 第一百零六章:十八倍边境的人

第一百零六章:十八倍边境的人


  徽州涉外学院
  “老大,你说老三都离开快两周了,怎么连个消息也没有呀?鑫哥和老温两个人被医王前辈叫去了蜀山,都走一个星期了,老狼前两天也去执行任务去了,现在寝室就剩咱俩了,你说咱俩找点事情干呗,不然好无聊的”坐在床上的汪寝已经无聊到开始玩着自己的脚指头了
  床下的洪林却在收拾着自己的桌子啊“老寝,不是我们俩无聊,是等下就你一个人无聊了,我要带露露回家一趟,估计也就三五天就回来了,你一个人在寝室好好看家哈”
  “牲口!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汪寝听到洪林的话,低声嘟囔了一句
  “对了,老寝,你说杨素素这段时间跑什么地方去了?”洪林边收拾东西边问道
  “我哪里知道,反正她就跟二爷爷说了一声后,就出去了,听二爷爷的意思,她应该去旅游去了”这个时候汪寝的电话响起了
  “喂,爷爷,有什么事情么?”
  就看见原本百般无聊的汪寝的脸上开始出现了一种叫做不可置信的表情
  “好的,好的,爷爷,我现在就回家”汪寝挂了电话,看着床下的洪林
  “好了,我也不用无聊了,我爷爷让我回帝都,说是有什么事情,也没明说是什么事情,只和我说是好事,我现在也是有点糊涂的”
  “你说,会不会是你在徽大的生死斗和金陵救援的事情传到你爷爷的耳朵里了,你爷爷想通了,决定让你修道了?”
  汪寝听到洪林的分析,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性,不过可能性不大,不管了先回去再说吧,你们不也是今天回去么?那等下我们一起吧?”
  “可以的,你订票,我们下午就走”洪林道
  “ok,我现在去订票,老大在桌子上留个信,省的他们回来了找不到我们”汪寝说完就低头开始订购前往帝都的车票
  另外一边
  林雨与埃布纳·希伯来带领的手下,已经浩浩荡荡的从十六倍重力区离开,已经在十七倍重力区中奔驰四天之久了
  “林大哥,前面再有半天的路程就可以看到十七与十八倍的交界处了,等到了交界处的时候,我们就能看到十八倍重力区的城市,震雷城了”埃布纳·希伯来给林雨介绍道
  一路上,刺花的这些花儿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花王会对一个小白脸这么的客气,而且这个小白脸似乎是可以使用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能力,直到在出十六倍重力区的最后一个城市的时候,林雨一个人屠了一座城的时候,刺花的这些花儿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花王会对一个小白脸这么客气了
  林雨的眼睛看向了埃布纳·希伯来所指的方向,十七倍中大部分地区都是戈壁滩,一望无际的沙漠,随着埃布纳·希伯来所指的方向,林雨似乎看见了天际线,天与地的交融,这个时候天地仿佛融为了一体,一道流星从天空划破,同时划破了天地交融的场景,打破了林雨刚刚进入了心境
  被惊醒的林雨楞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是入境么?”他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
  红衣坐在林雨的肩膀上道“先生这次只能算是黄粱一梦,算不上真正的入境,真正的入境是可能是一息顿悟也可能是枯坐百年,只是他们醒来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属性都会瞬间暴涨,身体也会从凡体化为悟道体,只是刚刚先生那一瞬间可能是要入境了,只是被那颗流星破坏了先生的境,所以先生的各方面属性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先生这次也只能算作是黄粱一梦”
  “只是黄粱一梦么?”林雨在汪龙那里听说过入境这个境界,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也差点经历了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境界,虽然没有成功入境,只是经历了黄粱一梦,如果说林雨不觉得遗憾,那肯定是假的
  “先生,其实你没有必要感觉到遗憾,虽然没有入境,但是这次黄粱一梦的经历,会让你比别人更快的再次进入入境的”红衣为林雨开导道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一切顺其自然吧”林雨叹息着说着
  “那什么,林大哥,你怎么了?”埃布纳·希伯来见林雨在那里愣了半天,还在自言自语许久,有点不明白的问道
  “没事,我们继续走吧”林雨说着向着十七倍重力区的边境走去
  半天的路程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小意思,无论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的黑铁战士,还有已经算不上人类的凤凰血统的林雨,半天的路程很快就结束在他们的脚下
  当众人出现在十七倍与十八倍重力区的交界处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十八倍重力区中那座震雷的城池,而是一个身高两米,面目狰狞,手持长枪的身影
  “是敌是友?”林雨靠近埃布纳·希伯来身边问道
  “是乾大人,现在是敌是友还不清楚”埃布纳·希伯来小声的说道
  就在林雨与埃布纳·希伯来小声交流着的时候,十八倍的边境上,开始出现一个接着一个的身影,仅仅五六息的时间,已经出现上千人
  “殿下,老臣来迟了!”乾大人带着身后的上千人,走到埃布纳·希伯来面前,单膝跪下
  “殿下,臣等来迟了!”那上千人随着乾大人的跪下也跪了下来
  埃布纳·希伯来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上千人,他看到了曾经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看到了曾经一起上阵杀敌的同袍,看到了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下属
  “乾叔快快起来,小三受不起呀!兄弟们快快起来,快快起来,没有来迟,没有来迟呀!”埃布纳·希伯来扶起最前面的乾大人,看着这些自己曾经的兄弟,同袍,下属,泪水一瞬间充满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