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斗春院 > 第257章 9.0.1

第257章 9.0.1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月,当真是个奇特的月份,天气不复原先那般炎热,已有些微凉了。
  
  春生永远记得,是在九岁那年的秋天,她抱着一个简单的包袱,就那样离开了生活了九年的庄子,被接到了巍峨的沈家。
  
  同样,也是在又一年秋天,她逃离了沈家,逃离了元陵,逃到了天涯海角。
  
  命运有时候真的很神奇。
  
  命定的轨迹,无论怎样去打破,终归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轮回上演罢了。
  
  这日一大早,向来静谧的静园难得热闹起来。
  
  静园府邸大门的门槛被直接给卸了下来,几辆马车由马夫牵着,直接驶入了府中,只瞧见莞碧正亲自指挥着一众小厮搬着一个又一个大木箱子出来。
  
  而屋子里,更是热闹非凡。
  
  素素与司竹精心的将她的首饰,衣裳、鞋袜备了满满当当的几大箱子,又将平日里那些作画、算账的文具,便是连着平日里用惯了的银盆、茶具等都一并收拾了,后又吩咐几个小丫鬟将被褥铺盖给卷着备好了。
  
  俨然要将整个屋子给悉数搬走了似的。
  
  春生又见司竹着手要将贵妃榻上的毯子给一并收拾了,忙制止了,道着:“横竖不过就去住几日罢了,快别折腾出这么大的阵仗来,省得来回折腾,平白累着了···”
  
  司竹闻言,只有些犹豫道着:“姑娘,是爷吩咐的,爷说要将屋子里所有用的上的东西给一并收拾了带走···”
  
  话音将落,便瞧见那沈毅堂大步走了过来,见春生立在贵妃榻前,手中拿着个软枕,便皱着眉指着对着一旁的司竹道着:“这对软枕还不给一并收拾了,不晓得你们家姑娘午歇时爱抱着歇息么,没个眼力劲···”
  
  司竹看着沈毅堂皱眉,便有些发憷,忙不迭点头称是,随即只苦着脸向春生伸手,嘴里小声的道着:“姑娘···”
  
  春生见司竹在沈毅堂跟前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似的,战战兢兢的,无奈摇了摇头,只将手中的软枕递给了司竹,司竹接了,抱着软榻上的另一只,转身便匆匆的去了。
  
  沈毅堂瞧着司竹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跟前,眉头皱得更深了,对春生道了一句:“回头在买两个伶俐的回来,这一个个都呆笨死了,哪里能伺候好你···”
  
  春生见状忙道着:“司竹挺好的,是你镇日里板着一张脸,谁瞧了不害怕?”
  
  沈毅堂闻言,想了一下,只忽而抬眼看着春生道着:“你不就不怕?”
  
  春生闻言,瞪了他一眼。
  
  沈毅堂眼底泛着淡淡的笑意,只忽而伸手刮了下春生的鼻子。
  
  屋子里进进出出这么些人瞧着了,春生忙躲闪,又抬眼瞪了他一眼,道着:“别闹···”
  
  沈毅堂笑笑,心情似乎格外的好。
  
  忙活了一个大早上,屋子里俨然快要搬空了。
  
  用了早膳,又重新换了一身衣裳,衣裳是那沈毅堂指着换的,一身艳丽的颜色,衬托得整个人愈加明艳,春生实在瞧不习惯这样明晃晃的色泽,头上便简单的戴了一支玉簪子。
  
  沈毅堂瞧了,只指着头上的玉簪道着:“太素净了,你合该适合红宝石玛瑙钗类的,更衬你的颜色···”
  
  一时,只吩咐素素将首饰匣子拿了过来,从里头挑了一支赤金镶嵌玛瑙的金钗,要替春生重现戴上。
  
  只是,将春生发鬓上的玉簪抽出来时,瞧见那柄簪子上一段清晰可见的裂痕时,沈毅堂神色不由一愣,只举着那支玉簪愣神瞧了许久。
  
  春生一抬眼,沈毅毅堂面色的神色,亦是有些不大自在,许久,只有些不耐烦似的,小声问着:“还换不换···”
  
  沈毅堂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春生,又瞧了瞧说中的玉簪,忙道着:“不···不用换了,这个···也挺好的,极衬你···”
  
  说着,只咳了几声,又忙将玉簪替春生给重新戴上了,动作小心翼翼的。
  
  一时,戴好了,沈毅堂只忍不住一个劲儿的盯着直瞧着。
  
  春生微微垂着眼。
  
  两人都没有说话,周围有些安静。
  
  素素只飞快的抬眼看了那沈毅堂一眼,眼里满是疑惑,明明方才听爷说这支玉簪太素净了,不好看,这会子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又看了看春生,只退下去收拾东西去了。
  
  素素退下后,只见那沈毅堂牵着春生的手,忽而唤了她一声“丫头”。
  
  半晌,春生只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沈毅堂凑过来,凑到春生跟前,低声道着:“谢谢···”
  
  春生微愣住,还从未听到过他对人说过道谢的话了,片刻后,只轻轻的道着:“谢什么?”
  
  沈毅堂低声道着:“谢谢你肯戴这支玉簪···”顿了顿,又道着:“还有此番跟爷回府···”
  
  春生垂着眼,半晌,只道着:“横竖不过就住几日罢了···”
  
  只是这支簪子,春生唇蠕动了几下,到底没有说出口。
  
  这是她十三岁生辰时,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也算是两人正经的挑明了这种男女之情,开始了此生的纠缠不清吧。
  
  是她当年为数不多带出沈家的东西。
  
  如今,又亲自戴回去了。
  
  尽管春生说只同他回去住几日,沈毅堂心中依然止不住欢喜。
  
  诚然,他确实喜欢与她二人安安静静的住在这静园,可是与沈家老宅相比,意义到底是不同的,只觉得寻寻觅觅、浑浑噩噩了整整三年,在这一刻,他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竟有种圆满的感觉。
  
  这一回,是她自愿的,并非他所迫。
  
  沈毅堂胸腔兹兹滚烫。
  
  一行马车有条不紊的从静园驶出,待马车离去后,静园当真是应了这个名字,彻底的静了下来。
  
  菱兰立在院子的门口,遥遥的往外瞧了许久许久,直到听不大任何动静,直到知晓人已经离开许久了,这才愣愣的回到了屋子里。
  
  然而瞧见空荡荡的屋子,只觉得自己的心也随着一并空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