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一章 悲剧

第一章 悲剧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雪,漫天而下!
  
      二月的雪来的突然,来的莫名其妙,更来的致命。
  
      鹅毛般的大雪下了七天七夜,几乎未曾停歇。如此罕见的大雪能够压倒树木,压倒房屋,甚至可以在宽阔的洺水上结上一层薄薄的冰,但却掩盖不了洺水小城的城墙,掩盖不了城墙下的土地。
  
      因为小城上的每一块夯土,每一块青砖都淌着热血。城墙下每一寸土地都是红色的,更有着数之不尽的血洼。
  
      罗士信高瘦的身形卓立城头,手中的大铁枪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锋利,刺穿了千人身体,枪尖几乎成了铁棍。小城内外看着那具高瘦的身影无不露着惊惧的表情。
  
      近乎七天七夜没玩没了的拼杀,罗士信即可说是以一人之力力战千军,若无他霸王似的勇悍。区区数百人如何对抗刘黑闼上万兵马的强攻?
  
      那股万夫莫敌的神勇,那股藐视千军的气概,不论敌我,都为之心悸。
  
      此时此刻没有一人知道,勇若霸王再世的罗士信,此刻五脏六腑都在翻滚,脚软的几乎支撑不住高瘦的身体,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战栗,让他有股一头栽下城楼,一了百了的冲动。那威风八面令人心悸的持枪姿势,实在是因需要一根支持身体重心的拐棍。
  
      太可怕了!
  
      穿越是几乎所有小说爱好者的一个梦,对于作为十年“高龄”的书虫“罗士信”来说更是如此。
  
      此罗士信,非彼罗士信。
  
      名字是老爹取得,罗士信也没有办法。因为这个名字,罗士信自小就有一个罗大傻的外号:比起历史上的少年英豪,小说里那傻傻的可与李元霸比力气的罗士信更加讨喜出名。
  
      罗士信总是幻想这如何穿越,如何的坐拥天下美人,左拥貂蝉右抱西施,前面躺个王昭君,后面靠着杨玉环。还有一群小弟屁颠屁颠的打天下,潇洒快意。不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网上流了许多悲剧的穿越。
  
      成为和珅,遇到乾隆归西;成为李建成,却到了玄武门之类的,以前是一笑而之。
  
      可现在罗士信却笑不出来了。
  
      老天爷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这个罗士信不知为什么意外成了隋末唐初的悍将罗士信,身上还背负着镇守洺水城的艰巨任务。
  
      天哪!
  
      只要对那段历史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历史上罗士信就是在洺水城与刘黑闼军力战八天。力竭被擒,从而英勇就义,进入忠义传,年仅二十岁。
  
      他占据罗士信身体醒来的时候,正逢大战结束不久,城墙上下遍布尸骸,残肢断臂不计可数。还有罗士信这个人,他这个人……都不知应该怎么形容了,身上的血块都可以当铠甲用了,糊了一层又一层,能够当锅巴一样揭下来,最厚的能达半厘米。
  
      那惨状当场就令“罗士信”这个这个连鸡都不曾杀过的人,大吐特吐,五脏六腑都要翻了个边,差点没吐死过去。
  
      让苦战多日,士气本就不高的兵卒士气当场下了一个档次,个别甚至都默默流泪了。
  
      好在他这个“罗士信”胆子还算大,总算没有吐死,装着样子查问当前情况。
  
      这一问才知道,自罗士信从王君廓手上接过洺水城的防线已经有七日了。
  
      距离历史上洺水城落,仅余一天。
  
      还有一天,就要成为阶下囚,脑袋搬家。
  
      “罗士信”吓尿,站在城墙上屹立风雪中,撑着“拐棍”眺望着不远处若隐若现的刘黑闼大军。
  
      死战?还是投降?
  
      两个选择,在他脑子里打架。
  
      以罗士信的威名,若是投降,刘黑闼不说重用,但一条小命应该保的住。可是暂时保住小命有什么用,他的敌人是李唐第一打手,极限救火队员大唐秦王李世民,是那个被毛太祖称为“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的牛逼人物,还有尉迟敬德、秦叔宝、程咬金一票超级小弟。区区刘黑闼,哪里是敌手,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杀的一败涂地,对上唐军,那不是找死?更何况就算他同意投降,身旁的这些兵未必同意。他们都是关中带来的,家小都在关中一代。他们战死,家人能够得到体恤,但当了叛徒家小就得遭殃。女的还好,为奴为娼还能保住条小命,男的十死无生。
  
      八十多个彪悍的兵卒,有一半反对就够他吃上一壶了,当他是真的罗士信?怎么打的过?
  
      历史上的罗士信,可不是一个得兵心的大将。
  
      罗士信绞尽脑汁,搜索这段历史记忆。
  
      因是同名同姓,罗士信对千年前的有缘人比较感兴趣,对他是事迹也非常的了解,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据他所了解洺水城地理位置至关重要,位于洺水北岸,就如一根钉子插入刘黑闼汉东军的腹地。最初是由大将王君廓镇守,王君廓守不住,罗士信自告奋勇的接过大任。但老天爷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仲春季节竟然反常的下起了大雪,而且一下就是七天七夜。李世民率领的唐军驻扎在洺水的南岸,与洺水城一河之隔,大雪阻挡了他的援军,使得洺水城沦为一座孤城。
  
      根据历史的进程,罗士信坚守八日城破被杀,在他死后的第四天唐军反攻下洺水城,然后遣大将李世绩镇守这要地。
  
      也就是说想要克服难关,等到李唐的援兵,最起码还要撑上三四天时间。
  
      能撑住嘛?
  
      看着残败的洺水城,现今的罗士信可是没半点信心。
  
      洺水城是刘黑闼巢穴洺州下辖一个县,防备力量实在不敢恭维,但此地胜在位于洺水与漳水交界之处,四面环水,水宽五十余步,深三四丈,形成了一个河洲城池,占据地利之便。可是在多日前,刘黑闼以于城东北修建两座巨型浮桥,使得洺水城失去了地利。除了一座用楼梯都能攀上的城墙,无险可守。
  
      “难道左右难逃一死?”
  
      罗士信双拳紧握,嘴唇都咬出了血迹,暗忖:“去他娘的,管他是李世民还是刘黑闼,保住小命要紧,活一天是一天。”
  
      他在这紧要关头,决定豁出去了。全力一守,如果运气好,能够撑到李唐援兵到来,那就升官发财,撑不到就投降,然后再想法子保命。李世民对他可没有半点的恩情,犯不着为了他丢了条命。
  
      没错,就这样了。
  
      罗士信下定决心,不自觉的将手中铁枪往地上一跺。
  
      砰!
  
      碎石四溅飞舞!
  
      这随意的一击之力,竟然将城墙上的守城用的青石板打的四分五裂。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