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六章 撤军

第六章 撤军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石灰粉的效果便是始作俑者罗士信也意料不到,更别说是王小胡、苏定方一行人,他们位于大后方,石灰粉早已四散开来,吹到他们面前的效果微乎其微,各别倒霉的也无伤大雅。
  
      看着自相残杀的登城死士,王小胡、苏定方你眼望我眼,不自主的由心底生出些许惧意。论冲锋陷阵,他们当真不惧。但是这眼睛看不见,让自己的同袍同泽活生生的砍死,或者为了活命手上沾满自家兄弟的鲜血,那种感觉只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将军,对方数量有限,立刻调我麾下兵马分左右翼往城门掩杀。”苏定方心中已有应对之法,急忙讨命。
  
      王小胡断然拒绝道:“不行,在这种情况下,在派兵攻城无异送死。”
  
      苏定方苦笑:“将军太看得起定方了,这种情况定方哪敢冒然攻城。所作所为无非是逼退唐军,能救多少是多少。”
  
      王小胡心底也明白事情到了这一步,如果坐视三千登城死士残杀殆尽,士气将会跌落到何等地步,那时这洺水城更别想拿下来了,粗声道:“一切小心,别陷进去!”
  
      苏定方信心十足的应了一声,招呼着麾下兵卒由左右翼迂回,打算绕过乱作一团的登城死士直击洺水城,同时还吩咐麾下兵将高声呼喊,杀声漫漫。
  
      罗士信见汉东军又来增援,不敢久战,呼喝所有兵卒撤回城内。
  
      返回城头,罗士信却见新来的汉东军并无任何攻城迹象,他们离城远远地,不断鸣金吆呼乱作一团的登城死士冷静下来,向后撤退。
  
      罗士信暗自松了口气,对方的目的只为救回陷入混乱的登城死士,并无心攻城,瞟了瞟领头的那位小将,留了份心,对方这一招正好打在他的死穴上,逼得他不得不退。
  
      清点人数,他们一行五十三人,竟无人折损。相比之下汉东军的登城死士却是损失惨重,少说也折损了八百之众,余下兵卒只有极少数短期内有治好再战的可能,余者将长期甚至永久失去战斗力。
  
      也即是说,这一役罗士信一兵不损,杀伤汉东军三千之众,战果不可谓不辉煌。
  
      纵然最后关头不得不退,对这个结局罗士信还是相当满意的。
  
      唐军也因这一战斗志更加昂扬。
  
      此一时自是彼一时!
  
      唐军一兵不伤,杀伤汉东军有生力量三千,对于汉东军士气的打击可想而知,尤其是亲眼见那残酷一幕的先锋士卒更是对小小的洺水城产生了惧意。
  
      死亡对于兵士来说并非没有心理准备,尤其是登城死士更是将脑袋别在裤腰上的。可即便是王小胡、苏定方这样的大将都暗自觉得心悸,就别说是他们,一股难言的沉重气氛在军中蔓延。
  
      “王将军,汉东王传令停止攻城,请将军往帅帐商议要事!”
  
      王小胡愁眉不展的想着破城方法,意外得刘黑闼召见,将手上事情交给苏定方,策马往帅帐赶去。
  
      一进帅帐,王小胡立决气氛有异,帐内分两侧站立的都是名震诸州、身经百战的大将:范愿、董康买、曹湛、高雅贤……他们个个垂手而立,似乎大气都不敢出,就连不可一世的宋邪那也格外沉闷,一语不发。
  
      宋邪那是突厥颉利可汗的心腹,是突厥俟斤,也就是一个部落的酋长。突厥作为最强的势力,最担心的就是中原一统,强盛起来。经过连年奋战,李唐一统天下大势所趋,颉利可汗深感不安,处处与李唐为敌,无偿资助反唐势力。刘黑闼崛起河北,颉利可汗当即借马借兵。宋邪那率领的三千突厥骑兵,便是汉东军最强的战力。因为瞧不起中原人,宋邪那在汉东军平时耀武扬威,连刘黑闼都不放在眼底,惹得诸将敢怒不敢言。
  
      刘黑闼默默地瞧了王小胡一眼,良久才道:“我打算放弃洺水,王将军怎么看?”
  
      王小胡心底一惊,满口苦涩,拜倒道:“末将无能,有负汉东王厚望!”
  
      刘黑闼挥手让他起来,道:“这不关你的事情,石灰破敌,谁想得到在这关键时候,以神勇著称的罗士信竟用起了这下三滥的手段。现在的洺水城就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以当前的局势,我们再被唐军牵制于洺水,那真的离灭亡不远了。”他炯炯有神的眼睛在帐内扫过,高声道:“我刘黑闼别的没有,有的就是一颗为夏王报仇的心,还有三万不惧死的兄弟。既然李世民求战,那便一战。饶阳之战我们能以一万五千兵马大破李唐五万大军,现今我们有三万兵马,何惧李唐五万。”
  
      刘黑闼做最后鼓舞,营中将士也配合的高呼起来。不过到底有几分真心,那就不知道了。
  
      不错,他们确实曾经以一万五千兵马打的李唐五万大军落花流水,可是那时候唐军的主帅是李神通,而现在洺水对岸的却是李世民……
  
      李神通,李世民,能一样吗!
  
      **********
  
      洺水南岸!
  
      李世民领着数骑站在一处可眺望刘黑闼军营的山坡上,听着身侧杜如晦的报道,英武的脸庞也露出一抹笑意,心底轻松了不少。
  
      打了多年的战,李世民凭借一身超凡的军略,所向披靡,可这一战却算得上是最窝心的。
  
      他步步设局,步步为营,只待时机一到,一举功成。大春天莫名其妙的大雪,搅乱了他布局。若非罗士信撑了八天,让他完成了与罗艺的会师,完成了对洺州的包围,他的布下的战略将会无疾而终。
  
      现在的他,太需要一场痛快淋漓的胜战来证明自己。
  
      “玄龄、克明,你说刘黑闼这时退兵抱着什么心态?”
  
      在李世民左侧的是房玄龄,左房右杜,房谋杜断正是让天下胆寒的两大谋臣。
  
      “应是耗不起了!”房玄龄轻笑道:“叛军本不过五万兵卒,我军先歼灭刘十善和张君部八千,再克赵州、邢州、井州等北部州县,歼灭六千余众。长达两个月的拉锯战,汉东军也付出了三千的代价。洺水城攻坚,士信将军再度杀伤汉东军六千。几经计算,汉东军所剩兵卒到顶不过三万,折损近乎一半。他们没资本消耗下去。”
  
      对于汉东军的情况,房玄龄心中竟然如数家珍。
  
      “撤军,让我军渡河,洺州城下生死一战!”杜如晦简单的几个字,一语道破刘黑闼的打法。
  
      李世民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太天真了!”他心情大好,扬鞭一指高喝道:“准备小船,孤王要亲自去洺水见见我们的大功臣!”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