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八章 大唐秦王

第八章 大唐秦王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夕阳西下。
  
      睡了足足一个下午,罗士信这才美美的醒来,在困乏之际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尽量将四肢伸长,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见一旁站着莫虎儿,没注意他的神色道:“莫虎儿,给我拿几块饼来,饿死我了。”
  
      莫虎儿好似没听到,站在原地,轻声道:“将军,秦王殿下来了!”
  
      罗士信茫然的眨了眨眼,脑中脑海中浮现一个年轻人的模样,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充满了英武之气……俨然就是记忆中的李世民。
  
      罗士信突然想起了那个梦,不动声色的瞧着莫虎儿身后。似乎听到了这里的动静一群人缓缓的走来。
  
      罗士信的目光落在为首一人身上,他年岁不大,二十五六之间,古铜色的英俊脸庞棱角分明有如刀削斧砍一般。两条横眉下是高耸的鼻梁与深深陷下的眼眶,黑色的瞳孔中眼神闪动有如刀锋,仿佛能看透一切,竟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罗士信努力找寻着脑海中的记忆,顿时欣喜若狂:他逐一想着秦琼、程咬金、尉迟敬德等人的相貌,无一例外都浮现在了他的脑海,尤其是最后他想到了武功,刀法剑法枪法拳法逐一浮现……他再也不用拿着长枪当棍使,以纯以力量克敌了。
  
      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身体里涌出来的力量,罗士信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句话:“上天让你取代将死的我,就替我轰轰烈烈的活下去……继承我的一切。”眼中涌现出炽热的光芒。
  
      每个人都有英雄梦!
  
      罗士信自然也不例外,但除了有英雄梦,还要有自知之明。
  
      罗士信原来的想法是借助罗士信的身份好好的活下去,利用脑海中的知识,做些什么,稍微活的精彩一点,别像上辈子一样过得那么平凡,到了生命的尽头才觉得后悔。不求什么轰轰烈烈,但也不要随波逐流。至于战场什么的不去想了。毕竟他不是真的罗士信,纵然有一身的力气,没有武艺也无济于事。但如今他继承了罗士信的一切,那就不一样了。有了这一身本事,若不干出一番事业,如何对得起将一切交给他的罗士信?
  
      罗士信赶忙起身,低声道:“怎么不叫醒我!”重新打量着走来的李世民,心底有小小的激动。
  
      他就是大唐秦王!
  
      那个史上赫赫有名的太宗皇帝!!!
  
      罗士信并非主修历史,但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于中国的历史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尤其是大学的时候,比较愤青:常为大汉的一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而热血沸腾,为大唐的繁荣昌盛万邦来朝而自豪,为大宋的科技发达国家富饶而喜悦;为大明的刚烈不屈而骄傲。同样的为五胡乱华而怒发如狂,为草原(禽)兽杀戮天下而切齿痛恨,更为奴清卖国而耻。
  
      李世民虽非大唐王朝的开拓者,但毫无疑问是大唐强盛的奠基人。
  
      “不要怪他!”李世民突然笑了起来,这微笑仿佛令冰雪融化的阳光,使人不由生出亲近之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是我见士信将军睡的熟,不忍叫醒将军。将军为我大唐血战八日,想必没睡过一个好觉。现在叛军已退,好好休息是应该的。”他接着对身旁的亲卫兵道:“去拿些熟食来。”随即又歉然一笑:“军中不得饮酒,待日后的庆功宴上,孤王一定陪将军喝上几盅。”
  
      李世民毫无疑问是一个人生的政客,不管有心无心,是做作还是什么:他也确确实实的没有摆出一点大唐秦王的架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罗士信的睡醒。
  
      罗士信也觉得心里有些暖洋洋的,说道:“谢殿下体恤,末将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
  
      李世民哈哈一笑:“只凭两百精锐,两百降卒,打退二三十倍的敌人,这份力所能及委实了得了。让将军守洺水太是屈才了。洺水城以无危险,便由世绩将军镇守。你且随孤回营,好好休息,准备日后决战。”
  
      罗士信才不信李世民的这些屁话,李世绩是何许人物他那能不知,是一个能与军神李靖并称的牛人。很明显洺水在李世民手上还有妙用,所以让智勇双全的李世绩接管。至于罗士信,虽有点点计谋,但如秦琼、尉迟敬德一样,还是以武力让人称道。
  
      李世民精通用人之法,此时用李世绩的智勇让其驻守洺水城充分的发挥这颗钉子的妙用,将罗士信调回大营,亦是打算在最后的决战里,用罗士信的勇力,为他冲锋陷阵。
  
      这才是李世民打的如意算盘呢。
  
      若是原来的罗士信指不定就让李世民忽悠了,现在的罗士信以非那个一条肠子的愣头青,花花心思不少,看到了问题的关键,也不点破欣然允诺了。他并不认为拥有些后世知识的自己就真的比得上李世绩,所以也没打算抢这份功劳。
  
      军略,确实是李世绩擅长的地方,但罗士信也有他擅长的地方嘛。
  
      上知千年历史,下推千年进程,这点别说李世绩,就算是李世民、李靖也比不上。
  
      “这讨伐刘黑闼的头功,我是拿定了。”罗士信自信满满的想着,这点屁大的小功劳就让给李世绩吧。
  
      在罗士信睡着的时候,李世绩已经奉命领着兵马驻入了洺水城。罗士信与他的副将做了简单的交接,美美的吃了几大块牛肉,与李世民一同离开了洺水渡河前往洺水南岸的军营。
  
      李世绩出城勘察地形去了,罗士信也没有见着这位历史上的牛人,心底到有小小的遗憾。
  
      这还未抵达南岸渡口,渡口处已有两队人马过来迎接。
  
      李世民远远眺望,回头笑道:“将军身陷洺水城,最挂心的就是叔宝将军与那蛮牛了……为了救援洺水,叔宝将军肩上还中了一箭,那蛮牛更是急得要了条小舟结果跌进了河里。”
  
      罗士信眼眶有些发红,记忆深处整个唐营与罗士信关系最为要好的莫过于秦琼与程咬金了。
  
      秦琼与程咬金都是马军统帅,水战并非他们所长,程咬金更是不习水性是个旱鸭子。如此急战,还不是为了他!!!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