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九章 兄弟

第九章 兄弟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秦大哥,程老哥!”
  
      罗士信也不顾李世民在一旁,高声的叫喊了句。
  
      “哈哈,小老弟还是那么精神,老程就是说嘛,我们这小老弟勇猛彪悍,阎王爷都要惧他三分不敢收他,哪有那么容易出事。”程咬金声音洪亮,跟张飞有的一比。
  
      李世民也知三人感情深厚,不以为意。
  
      下了船,秦琼、程咬金先来拜见。
  
      罗士信也近距离的打量着两位传奇人物,秦琼与后世小说中的记载截然不同,并非是三五大粗的山东大汉,反而长眉朗目,风姿卓著,气宇轩昂,是一个少见的美男子。程咬金却如影视形象一般,彪悍魁梧,古铜色的皮肤,国字型的大脸,粗糙的脸上全是漆黑刚硬的短须,毛茸茸地露出一双虎目,整就是个猛张飞的造型。
  
      李世民心底明白秦琼、程咬金虽分别率领他麾下最精锐的左三右三骑兵,在战场上护他周全,却也不是他的专职保镖。他们两人来这里多半是为了是摆脱逆境的罗士信,识趣的笑道:“你们兄弟好好聚聚,孤王手上还有些军务,就不叨扰了。”
  
      李世民这三军统帅一离去,气氛也立时变得融洽。
  
      “让老哥哥看看,你有没有受伤!”程咬金最耐不住性子,抓着罗士信的肩膀上瞧瞧下看看。
  
      罗士信心中一阵温暖,笑道:“程老哥少见多怪,那么多年什么硬战苦战恶战没打过。那群渣渣,哪能伤我分毫!”
  
      说来也怪,罗士信身先士卒从不落于人后,可偏偏在记忆中没有受过一处刀伤,便是洺水城上七天七夜的血战身上所流的也尽是敌人的血,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罗士信的目光落在了秦琼的肩上。
  
      秦琼道:“无妨一点小伤,不碍事的。”他向来话不多,但三人之中,就属他最为稳重,彼此一遇到什么事情,第一个默默站出来的必然是他。在罗士信的记忆中,最令他心服的人便是秦琼。
  
      罗士信心中忧虑不减,秦琼在他们这伙瓦岗旧将中是最早因病病故的一个,原因便是多年征战遗落下的病根。历史上的秦琼可不是小说里的秦琼,人人可欺,乱七八糟的一票人都能打赢他。
  
      真正的秦琼好比三国演义里的吕布,称之为天下第一也不为过,是那种万军丛中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的人物。便是罗士信与之切磋,也是输多赢少。二十岁的罗士信,想要打赢处在黄金年龄的秦琼还是有点困难的。不过差距也不是很大,以数值计算秦琼武力值若说一百,罗士信至少也是九十九、九十八。
  
      秦琼就是因为太过勇悍,受伤过多,壮年自然无恙,一过了这个年纪,体质下降旧疾复发就抗不住了。
  
      罗士信知道这个情况,暂时却也无能为力,来日方长总会有办法的。
  
      程咬金牵着马在前头带路,所行的路线恰好与军营相反。
  
      秦琼故作不知,罗士信虽有疑问,却也没说什么。
  
      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山脚下,程咬金吩咐各自的亲卫四散放哨,接着神神秘秘的从马背上取下三大皮囊,摇了摇洋洋得意的道:“正宗的千日酿,可够劲了。除了我老程,你们想喝都弄不到。”
  
      罗士信哑然失笑,道:“老哥哥酒瘾复发,拉着我们一同犯法,好算计。”
  
      程咬金佯怒道:“小老弟好不知趣,要不是庆贺你大难不死,老哥哥才不舍得将这千日酿拿出来呢!”说着,他低声道:“再说了,我们三人一起喝,就算被发现了,秦王殿下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怕什么。”
  
      唐军虽说猛将如雨,但真正能与秦琼、罗士信、程咬金较劲的,也只有尉迟敬德一人。决战即将来临,李世民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打他们板子,程咬金外粗内细,将个中厉害看的透透的。
  
      “我喝!”秦琼打仗比程咬金厉害得多,可心思就算跳起来个勾不到程咬金的脚底心,没那么多想法,只是觉得要罚兄弟一起受罚便是,不就是一顿板子,何必为了顿板子扫了兄弟的兴致。
  
      罗士信是个酒鬼,穿越前的罗士信平时也好两口,一手抢过一个皮囊,道:“我先尝尝!”
  
      千日酿入喉,一股香甜辛辣的感觉从喉咙传入心肺,接着深入每条血管传达每根毛孔。
  
      “好酒!”
  
      这个时候的酒论酒精度远不如后世高,可材料却以最好的不含任何污染的清泉稻米小麦等物品酿制,有着一股后世白酒远远没有的天然香甜的味道。
  
      “看你猴急的……”程咬金自己也迫不及待的住举起壶对着嘴巴猛灌,贪婪地大口吞咽壶中的美酒,片刻才道:“这可是老哥哥我厚着老脸从岳丈那里要来的相传能够一醉千日的美酒,哪能差了。对了,小老弟今年也有二十了,你老哥哥在你这年纪娃儿都会玩尿和泥了,要不要让你嫂子给你解释一个媳妇暖暖被窝?这方面,你嫂子能耐可大了,指不定就是一个五姓女呢。”
  
      程咬金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长得人魔鬼样,却娶了个五姓女当老婆,还是五姓世家排行第一的超级家族崔氏。平时没少吹嘘,现在又来了。
  
      罗士信白了一眼,道:“得了吧你,还暖被窝,给嫂子一说,我看你是跪搓板。”在他的记忆里,存在着程咬金跪搓板的事情。
  
      程咬金不以为意:“别将跪搓板当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这跪跪跪就跪习惯了。在内丢面子,在外有面子,这才是真男人。”
  
      秦琼道:“是该找个媳妇了,总不能让罗家无后。”
  
      比起程咬金,秦琼的话靠谱些。
  
      罗士信点头道:“晓得的,没遇上合适的而已,遇上了就成了。”
  
      三人席地喝酒,聊过往谈将来。
  
      他们都是当年瓦岗旧将,一路走来,风雨同舟,生死与共,昔日好友,所剩不多,故而百倍珍惜彼此。
  
      罗士信看着满面红光的二人,心情亦是激荡,后世物欲横流,人心不古,很少有真正的兄弟情义。可古代同袍同泽,生死与共,这种能互为生死的感情千金难换。
  
      秦琼、程咬金都是那种值得托付生命的兄弟。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