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十章 小人心思

第十章 小人心思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秦琼、程咬金都是好酒之辈,酒量不小,一皮囊的酒不多不少,不足以将他们灌倒,却也能喝个尽兴。
  
      程咬金在这方面也是下了点点功夫的,虽说关键时刻李世民不至于因为触犯禁酒令罚他们板子,但三个人若是醉醺醺的回营,那就是公然的藐视军法。即便是非常时刻,李世民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吃饱喝足,三人并肩返回军营。
  
      罗士信想起一事道:“两位哥哥先走一步,我去找王君廓将军有点事。”
  
      秦琼道:“不用去了,王君廓还躺在床上呢。”
  
      程咬金也道:“那王八蛋险些害死小老弟,我们兄弟岂能与他甘休。秦大哥给了他一拳,老哥哥我也踹了他一脚,现在还在床上下不来呢。”
  
      罗士信愕然道:“害死我?”
  
      “可不是?”程咬金愤然道:“洺水城他守不住,殿下让他撤回来,由你接手。那王八蛋怕死将守兵全调了出来,要不是如此,以兄弟的手段那里会打的那么艰难。”
  
      罗士信呆了半响,这才恍然大悟,心底困惑已久的谜团算是解开了。
  
      其实翻阅史书,罗士信对于历史上的罗士信的死一直存有疑问,感觉罗士信自己找死一样。
  
      历史进程是这样的:王君廓最先领一千五百精锐与五百降兵镇守洺水,因为汉东军攻势凶猛,王君廓守不住,李世民换人防守。接着罗士信自告奋勇的接下了任务,领着两百人与王君廓换防。
  
      王君廓固然比不上罗士信骁勇,却也是一员悍将,他领着两千兵马都守不住洺水,罗士信竟领着两百人就接受了城防,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原来李世民的本意是让王君廓领着自己的亲卫突围,而罗士信领着他的亲卫入城。偏偏王君廓贪生怕死,一口气将一千三名守兵全部调入了他的麾下,只留了两百降兵给罗士信,这才照成了洺水城的危局。
  
      如果王君廓给罗士信留下一千精锐唐军,罗士信也不至于陷入死地了。
  
      如今的罗士信虽说继承了史上罗士信的一切,不过终究是以本体为主的,个别记忆或多或少有些缺失。秦琼、程咬金自不会忘,王君廓这类小人还不再罗士信的眼底,毫无他的记忆。
  
      罗士信道:“既然两位哥哥替我报仇了,我也不计较了。找他是另一回事,我看中了他麾下的一位小校,想跟他要来。”
  
      “屁大点的事!”程咬金撇了撇嘴,“派个小卒去说就是了,他敢不应,老哥哥让再来收拾他。他的地方,走过去都嫌脏。那小校叫什么名字?”
  
      “莫虎儿!”
  
      程咬金随意吩咐了下去,但语气中充满了对王君廓的鄙夷。
  
      王君廓是一个小人,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
  
      忘恩负义、背信弃义、恩将仇报、背恩忘义等词语,用在他身上是最合适不过了。
  
      王君廓自幼孤贫,靠叔父叔母拉扯长大,以贩马为生,但品行不端,经常偷盗,乡里都引以为患。隋朝末年,王君廓打算聚集兵马为盗,他叔叔却不同意。王君廓便想了个妙招诬陷邻居与叔母私通,与叔叔一起把邻居杀了,达成了目的。
  
      接着王君廓当上了山大王,四处劫掠。河东郡丞丁荣前来讨伐,王君廓答应归顺,回头就给丁荣致命一击。接着又遇到了宋老生,打不过故技重施便向宋老生投降,并与他隔涧相谈,祈求哀告。宋老生被感动,放松警惕,王君廓却趁机逃走。李唐招降王君廓,王君廓先答应,随即却抢了李唐的粮草投降了瓦岗寨。在瓦岗寨待了不到一个月,又投降了李唐。
  
      他叛来叛去,凭借着一身奥斯卡影帝的表演,兼之却有一身不俗的能耐,身份地位水涨船高,竟意外的节节提高。
  
      程咬金的随从找上王君廓的时候,王君廓还在床上低声哀嚎,秦琼、程咬金的一拳一脚打的够狠,前者断了他的两根肋骨,后者直接伤了内腑。让他下不了床之余,呼吸都跟着痛。
  
      王君廓撑着病痛坐起身来,挤出一抹微笑道:“不知程将军有何赐教!”他会演戏,即便心中恨的要死,脸上却带着和气的微笑。就如当初秦琼、程咬金打他一样,只很不得将两人碎尸万段的他,却在李世民面前表现的极其大度,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为他知道,在李世民的心底,他远远比不上秦琼、程咬金。君子报仇都还十年不晚,小人报仇,更不急于一时了。
  
      程咬金的随从并无程咬金那般“无礼”,出生世家的雇佣礼数很是周到,说明来意。
  
      王君廓二话不说的准了,惭愧道:“还望回去告之罗将军,我王君廓绝非贪生怕死的小人,实在是因为看错了殿下的旗号,才令罗将军陷入危地。等我伤势好了些,必然登门致歉。”
  
      目送随从离开,王君廓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拳头紧握想着李世民亲自前往洺水接罗士信回来,心头就一阵的不舒服,这应该是自己得到的待遇,却让那傻小子抢了。
  
      可恨,可恶。
  
      “罗士信,这梁子,我们是结下了。”
  
      小人的心态,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罗士信并没有得罪王君廓,但在王君廓看来,罗士信不死,他打退了刘黑闼就是对他的一种得罪。
  
      当初他王君廓两千人都办不到的事情,让罗士信用区区两百精锐两百降卒就办到了。这不是显得他很无能么!
  
      罗士信为什么办得到,为什么不去死!
  
      嫉妒与怨恨,在心头激荡。
  
      王君廓躺在床上,琢磨着对付罗士信、秦琼、程咬金的办法。
  
      罗士信这实实在在的是躺枪了,躺的还莫名其妙。不过他也真没把王君廓放在心上。
  
      罗士信得到了王君廓的同意,将莫虎儿安排进了自己的亲卫军充当首领。李世民及时的拨给了他一千兵马,让他补充兵源,训练熟手,以迎接接下来的决战。
  
      罗士信也过了当将军的瘾,接下来的几天风风火火的操练着手上的兵卒,别有味道。
  
      对于即将到来的决战,罗士信没有多大的兴趣,他要的可是首功!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