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十一章 罗士信求见

第十一章 罗士信求见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刘黑闼就如李世民形容的一样太天真了。
  
      天真的以为李世民会急于求胜,李世民会按耐不住当前的胜果,前往洺州与他一决死战。很明显他不了解自己的对手,或者他了解李世民,但却报着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求那么一线机会。
  
      若用一种动物来形容李世民,狼是唯一的答案。
  
      李世民战无不胜的诀窍就是有狼一样的耐心,有狼一样的狡诈,有狼一样的凶悍。他从来不打贸然进攻,凭借着出色的耐心,等着对手露出破绽。一但发现战机,立刻转守为攻大胆勇猛穷追突进,一举定乾坤。
  
      如唐平薛秦的浅水原之战,李世民便是在长期的正面坚壁挫锐之后突然加以狂风暴雨般的背后突袭,打败了不可一世的西秦大军。
  
      再如平刘武周的战役中,李世民依然是利用如此战术,先疲后打方针,以主力坚壁蓄锐,待机破敌,遣偏师袭扰敌后,断其粮道,逐渐削弱敌之力量,创造战机,适时转入进攻。那一战他与宋金刚对持了大半年,一但战机出现,果断出击,毫不犹豫。一日八战,两日未食,三日未解衣甲,率军一口气将刘武周打残打灭。
  
      李世民生平的巅峰决战,虎牢之战也是一样,静静的等着窦建德露出破绽,大胆的以三千精锐猛冲窦建德十万大军,仅以三千余兵马大破十万雄兵,生擒窦建德。
  
      李世民多年来的破敌战术战法始终如一,他却以这简单如一的战术败遍天下群雄,实是本人将这套战术玩的如火纯情,万般变化,皆在其中。
  
      如今与刘黑闼对决亦是一样,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稳扎稳打,势要逼得刘黑闼自露破绽,一战决胜。
  
      试问一头盯着猎物的狼,他会为了一点点的蝇头小利而冒然突进嘛?
  
      答案显然是否定了!
  
      尽管刘黑闼做出了要与李世民一决生死的态度,李世民依然稳坐钓鱼台,继续采取之前的战略:一方面依旧用偏师牵制刘黑闼主力;一方面进一步打击刘黑闼的外围和后勤。
  
      刘黑闼的领地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点点地盘只有洺州到翼州、贝州这薄薄的一带。大军所需的粮草,只能从翼州、贝州征集。翼、贝一带即没险要地形,唐军又占领了南北两侧大部分地区,加上拥有兵力的优势,负责断粮的唐军可谓节节胜利,战果丰硕。
  
      镇守洺水的李世绩更是凭借出色的军事才能,灵活的运用洺水这颗钉子,不断出击袭扰,还曾诱敌深入,击杀刘黑闼麾下大将高雅贤,同样打出了不俗的战绩。
  
      比起唐军的丰硕战果,傻等李世民的汉东军,已然陷入被动挨打,粮草告急的绝地了。
  
      洺州议事厅!
  
      汉东军的核心重臣聚在了一起!
  
      范愿、董康买、王小胡、曹湛、刘什善、张君立等文武大臣一个个沉默不言:当前恶劣的形势,明眼人一望可知。汉东军虽有一战之力,却处处让唐军牵着鼻子走,有三万雄兵,却无力扭转局势,战局一直掌握在对面的李世民手中。
  
      刘黑闼也意识到了自己错误,李世民明显不会随他的意愿,来洺州城与他一战了:“高开道、徐圆朗他们那里有什么音讯。”当今天下大势,大多掌握李唐手中,唯有少数起义军首领依旧占地为王。高开道、徐圆朗即是其一,一个占据渔阳,一个割据兖州。刘黑闼起义时,三人结为攻守联盟。若能得他们相助,形势将会好转。
  
      董康买摇头苦笑,道:“毫无音讯,连派去求援的人都失去了消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却心有灵犀的做了同样的事情,扣留了汉东军的使者。
  
      “这个时候,求人不如求己!”范愿作为刘黑闼最器重的谋士,这时也不得不站出来道:“趁着粮草还有多余,趁着军心还算稳定,渡河与洺水南岸的唐军一决死战。”
  
      刘什善脸色惨白,大叫:“不可,此时渡河,唐军半渡而击,我军如何抵挡的住?”他是刘黑闼的弟弟,徐河一战,他被唐将罗艺完爆,对唐军现在是畏之如虎。
  
      范愿摇头道:“不会的,李世民要的是大胜,他的目的是一战把我们歼灭。他最担心是我们逃往突厥,成为突厥的爪牙,危害李唐江山。如果他们半渡而击,虽然取胜希望很大,却将我们最后的生机挽杀,逼迫我们逃往突厥。李世民雄才伟略不会如此短视,只看重眼前的胜负。”
  
      刘黑闼沉吟片刻,拿定主意道:“等待时机渡河与唐军一战!”这也是李世民最厉害的地方,他能让自己的对手,明知前面是一个坑,却不得不往坑里跳。
  
      至于逃往突厥,刘黑闼不是没想过,只是实在不甘心。在河北他是汉东王,手握雄兵,到了突厥他能是什么?
  
      洺水南岸,唐军军营。
  
      得到了汉东军最新动向的李世民拍案而起,大笑道:“老家伙终于按耐不住了!传孤将令,放弃洺水让李世绩撤回来!”洺水已经完成了他存在的价值,此时撤军能更好的诱使刘黑闼渡河过来决战。
  
      他最善于的就是逼破敌人在他布局的舞台上做最后的挣扎,只要对方入瓮,胜利之神将大幅度的向他倾斜。
  
      “对了,现在洺水有多深?”李世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房玄龄答道:“河岸周边有三、四尺深差不多齐腰,中流应该还要深些,齐胸甚至更高。跋涉虽然可过,不是非要舟楫不可,相对要困难很多。就算刘黑闼有心决战,短时间内也不会冒然渡河。”
  
      杜如晦道:“可派人去洺水上游截水,令洺水水位下降,引诱刘黑闼来南岸决战。”
  
      “妙计!”李世民拍案叫绝,“克明这一招即可诱敌,还能制敌于死地,让汉东军逃无可逃,就这么办!”
  
      条条款款,战事走向,李世民、房玄龄、杜如晦三人相互研讨,务求做到最好。
  
      正在关键时刻,突听帐外护卫来报:“罗士信求见!”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