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十四章 大有蹊跷

第十四章 大有蹊跷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一招擒拿王小胡,罗士信自信心极度爆棚:罗士信无愧是位于初唐巅峰级别的猛将,即便是威震一方的好手,也非他一两招之敌。
  
      “恩!拖住了我几秒钟的时间,再来再来,让你的手下一个个上,也许能换你跑上百尺间距!反正弃下而逃,你也不是没干过。”他一脸鄙夷,也不管刘黑闼晓不晓得什么是“秒”,一脸的嘲讽。
  
      刘黑闼脸色阵青阵白,这弃众而逃,实在不是什么见的人的事情,足以让他名臭万年。当众让人揭丑打脸,更是让这位汉东王难以忍受,可偏偏形势逼人,不忍也不行。
  
      连王小胡都非罗士信一合之敌,他自不用多说。
  
      “罗将军,年少英雄,果然神勇!黑闼今日落在你的手上,也不枉此生。只可惜将军一身雄才,却注定埋没在历史的洪流,可惜可惜!”刘黑闼一副看得开的模样,好似将生死看淡,一股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反倒关心罗士信的前途。
  
      罗士信惊愕道:“此话怎讲?”
  
      刘黑闼心底窃喜,说道:“将军不闻韩信、彭越、卢绾、英布等人的下场。古往今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谁能避免。将军在李唐立功不小,刘某断定将军下场就算不比韩信、彭越、卢绾、英布等人,也是兵权缴纳,当一个无权无势的挂名将军。大英雄大丈夫生于当世,不做一番伟业,岂不可惜!”
  
      罗士信啼笑皆非,说道:“你这是叫我领着百十人造反?”
  
      “当然不是!”刘黑闼道:“刘某哪敢让将军送死,而是希望将军择木而息,随我一起往突厥投奔颉利可汗。”
  
      罗士信暗笑,这家伙绕来绕去,到头来是打算忽悠自己去突厥顺带保他小命,当真一个人为了保命无耻起来,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刘黑闼能抛下数万子弟兵,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他沉默不言。
  
      刘黑闼继续道:“颉利可汗求才若渴,最敬重罗将军这类少年英雄。突厥的习俗与我们中原又大不相同,只要将军能为突厥立下大功,就能得到足够的封赏,自成部落,如同裂土封王。何必……”
  
      “汉东王……”
  
      刘黑闼夸夸其谈,还待要说范愿突然厉声打断。
  
      刘黑闼心头火起,自己正忽悠的开心呢,扭头训斥,还未说话发现左右两侧不知不觉多出了两队兵马,缓缓逼近。
  
      “王八蛋,你坑我!”刘黑闼恍然大悟,慌慌忙忙的高喝道:“想活命的跟我来!”他斜拉马缰,玩右侧跑去,无论如何,他都是不敢向前冲的。
  
      为了确保能够堵住刘黑闼,罗士信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将附近地形都亲自瞧了遍,发现刘黑闼要逃往突厥有三条路可走,史书上只是记载刘黑闼逃的事实,不会细致到标明那条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罗士信只能将不多的兵马分堵三路,自己守着可能性最大的一条。
  
      刘黑闼果然是选择了大路,打算在李世民依旧与他大军纠缠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逃跑。
  
      罗士信手上有三百多人,刘黑闼也差不多是这个数量。刘黑闼让他盯死了,绝对逃不掉的。其他人若四散逃窜,想要将他们全部擒拿却不容易,指不定会走掉几条大鱼。正愁怎么才能一网打尽,刘黑闼居然将罗士信当成了随便忽悠的二愣子,展开了忽悠大法,想忽悠他当汉奸。
  
      罗士信自是将计就计,任他忽悠,暗地里悄悄让人将另外两路兵马包围过来。
  
      一千打三百,就不信还能跑得掉。
  
      “刘黑闼,我罗士信这辈子最恨汉奸,你忽悠我当汉奸!不揍你一顿,老子跟你姓刘。”
  
      罗士信早已做好了出击的准备,刘黑闼刚拉马缰打算调头的时候,以先一步跃纵冲去。
  
      刘黑闼这个小人竟然还有些心腹死士,在这当头他身旁数人冲上前来做拼死抵抗。
  
      罗士信铁枪如龙如电,枪矛交错,最前面的五名死士顿时溅血倒下,无主的马匹四散奔逃跌倒。
  
      刘黑闼大喜过望,趁着这点点时间,抽出战刀在坐下宝马的屁股上割了一刀,然战马方才迈步,银色的光芒从他面前闪过,战马一声悲鸣翻到在地是,顺带将刘黑闼甩了出去。
  
      刘黑闼重重的倒在地上,一把亮银枪插在他不远处的地上,爱驹的前蹄断为两截,顿时心若死灰。
  
      罗士信让死士缠着,一时间抽不开手脚去追,见刘黑闼即将跑远,无视刺来的三杆长矛,将手中长枪射了出去。亮银枪出手之际,电光火石间抽出了腰间的唐刀,将身体伏低闪过长矛,反手同时用力运刀由下往上挑斩:颈血狂喷一尺多高,连人带马两颗头颅飞上火红的天空。
  
      余下两人还未等罗士信动手,以让赶上来的唐兵了结了。
  
      罗士信不理会他人,对着刘黑闼冲了过去,没花多大的力气就将他擒住。
  
      为了不叫刘士信,罗士信很痛快的打了刘黑闼一顿。
  
      一千打三百大多自顾逃跑的兵马,实在没什么悬念,绝大多数都被擒被杀,实在跑得远的直接一箭了事,一个也没跑掉。
  
      “将军,我们接下来去哪?”莫虎儿嬉笑连连,越发感到自己选择没错,比不上罗士信的刘黑闼,他却也擒了汉东军的二号人物范愿,同是一件大功。
  
      “我们去把洺州拿了!”罗士信豪气干云的说着,有刘黑闼在手,逼降洺州不在话下。
  
      至于洺水北岸的决战,罗士信压根不去担心了。
  
      历史记载的清清楚楚,李世民在击溃汉东军骑兵之后,完全占据了主动。
  
      不过因为是背水列阵,汉东军上下都报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决战,两万步卒抵抗的特别顽强。
  
      从中午打到黄昏,唐军方才击溃汉东军的斗志,坚持不住开始溃败。
  
      看着往洺水溃败的汉东军,李世民毫不容情的下达了决堤的命令。
  
      大水呼啸而下,将河中的汉东军冲向了地狱,洺水水位也上升丈余。
  
      混乱溃逃中跋涉的汉东军下河只有淹死,不下河则被唐军斩杀,是役汉东军斩者上万余,溺死者数千。
  
      段志玄哭丧着脸,在他人羡慕的眼光中将一具尸体丢在了李世民的面前道:“秦王殿下,假的,刘黑闼早跑了。”
  
      李世民骤然变色,随即又想到了一个人,一脸的古怪,觉得大有蹊跷。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