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十八章 女从天降

第十八章 女从天降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究竟怎么回事?大半夜的怎么会选择攻城?谁出的馊主意。”李世民铁青着脸,厉声质问,传召入内的传令兵,眼中流露着丝丝的伤感。柴绍不仅仅只是他的姐夫,还是李家最早的旧将之一右骁卫大将军。李家晋阳起兵时,便跟随李家打天下了。浅水原平薛举父子,河北破宋金刚,洛阳败王世充,擒窦建德都有柴绍的身影。
  
      这样一位宿将功臣的陨落,实在是李唐一笔不小的损失。
  
      “属下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大将军说刘黑闼已经被擒,汉东军现以刘什善为首。当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翼州擒杀刘什善,震慑汉东军残部。翼州落陷刘什善或擒或杀,其他城池自然望风而降。”传令兵有些惊恐,盛怒下的李世民给了他一种随时都会掉脑袋的压迫感。
  
      “这么说……是大将军自己的主意?”李世民似乎一口气提不上来,失神的坐在了位子上,好半响才道:“现在翼州的情况怎么样了!”
  
      传令兵道:“大将军中箭不退,依旧指挥大军攻城,翼州守将刘什善弃城北逃,翼州已经落陷。”
  
      “刘什善,竟然跑了?”李世民拍案而起,火速传令前线,让柴绍的副将张亮暂代统帅之位,追击刘什善,并让张亮通传汉东军余部投降。
  
      历史就这样脱离了掌控,这让罗士信有些不知所措,半响才回过神来,见李世民已无谈下去的兴致,告辞离去。
  
      李世民心中有事,也不挽留。
  
      罗士信离开帅帐没有几步,耳中隐约听到李世民的一声长叹:“姐夫你这是何苦呢!”
  
      罗士信顿了顿脚步,暗暗称奇,这其中难道有什么八卦?想了想赶紧摇了摇头,走向自己的大营:在古代八卦皇亲的消息,可是要掉脑袋的。
  
      刘什善终究还是跑掉了,带着百余随从先一步逃入了突厥的疆界,得到了突厥的支援。
  
      一切也如柴绍预料的一样,翼州一夜落陷,碾碎了汉东军所有的斗志,余下的汉东军在唐军的强势下,无不投降。
  
      柴绍除了莫名的激进之外,战术运用的还是极其合理的:成功的一战打散了汉东军的最后斗志,只可惜时也命也,让流矢射中意外陨落。
  
      这一战到了这里可以说是宣告结束了,当然以李世民的性格,他是不想那么轻易收兵的。唯有立更大的功绩,才能获得更大的威望,离心目中的那个位子更近了一步。与刘黑闼同盟的徐圆朗本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被打破了,在他准备继续对徐圆朗用兵的时候,李渊一纸诏书将他招了回去。
  
      李世民心知不妙,四天时间从河北奔驰一千多里赶回长安。
  
      很明显李渊不准备让李世民再来一次擒二王的壮举了:虎牢之战,李世民以三千五百兵马大破窦建德的十万大军,一举将王世充、窦建德两大势力擒到李渊面前,威震整个李唐,声望直接盖过李建成这个大唐太子。
  
      李渊当时自己都傻眼了,发现对于这个能干的儿子所立下的功绩封无可封赏无可赏。不得已破天荒的创了一个天策上将的职位册封李世民。
  
      依照李渊本来的想法,李世民将会被冷藏起来,以免威胁到李建成的位子。
  
      可是刘黑闼的起义给了李渊当头一棒,刘黑闼爆了李神通,爆了罗艺,爆了李世绩,把大唐的兵马打的落花流水。李唐派出去剿匪的军马反而助长了刘黑闼的声势。李渊实在不得不把李世民用上,任命他讨伐刘黑闼。
  
      这一次李渊学乖了,死死的盯着河北的局势,一收到李世民洺水大捷的捷报,立刻八百里加急将李世民召回长安。
  
      经过父子和谐的交流,李世民回到了河北,让几位没机会立功的大将到徐圆朗领地绕了一圈,收复几座城池镀镀金,意思了一下,放弃了这一唾手可得的功绩。
  
      罗士信自然没有表现的机会,肉跟骨头都让他一个人啃了。剩下的一点汤汤水水,轮不到他的。
  
      罗士信自己也乐得清闲,闲来无事,问李世民讨要几本书来瞧瞧。终究是大学毕业的人,平时还会翻几本书看看的,学无止境,长点见识也好。
  
      李世民更是知会了房玄龄、杜如晦,让罗士信有不懂的可以问他们。
  
      秦琼、程咬金立了不小的功劳,镀金的事情也没他们的事情。
  
      看书与秦琼、程咬金比武,偷偷的躲在某地,喝喝酒就成了几个月来反复干的几样事情。
  
      武德五年七月六日,完成镀金的李唐将领在李世民的率领下往长安撤去。
  
      经过十余日的行军,大军抵达关中境内,再行大半日便能到达长安。
  
      时近黄昏,为了不夜里行军扰民,李世民下令在关中平原上安营扎寨,明日一早再行启程。
  
      不知为何,罗士信有些睡不着,骑马出了军营,看着天上皎洁的月光悠悠的荡着,家里的双亲的模样浮现脑海,忍不住低叹:“爸妈,你们在家可安好!”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又有股庆幸的感觉。他的弟弟罗士义孝顺老实又能干,有他在家,至少不用担心二老的将来。
  
      想来想去,罗士信觉得越想脑子越不正常,随性放开一切:夏末的夜晚,皎洁的月光照着大地,天上星星成群结队,四周鸣虫发出悦耳的声响,别有意境。
  
      在这环境下纵马飞驰,一定特别过瘾。
  
      “驾!驾!驾!”
  
      如此想着,罗士信情不自禁的甩起了马鞭,战马吃痛长鸣,高举前蹄往前方冲去。
  
      脑子空空的享受着风驰电掣的感觉。
  
      不知跑了多久!
  
      来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河旁,河水宽越十丈与家乡的那条小河差不多,罗士信兴致一起将身上的衣袋一解“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河中心的水位约有三米,正适合会玩水的人嬉戏:蛙泳仰泳样样来,玩个尽兴。
  
      想到小时候跟弟弟比肺活量,看谁浅的远,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进水中逆流而上。
  
      罗士信的身体素质实在强悍,水中的阻力有等于无,肺活量也大的惊人,足足坚持了五六分钟的样子才撑不下来,跳出了水面。
  
      “咴!”
  
      “呀!”
  
      罗士信眼睛还是模糊的,耳中却先后听到战马的嘶鸣声与一个女子的惊呼。接着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天而降,往他脑袋上砸来。
  
      PS:猜猜她是谁?新的一周,想冲一下新人新书榜,希望对这本书有点感觉的书友,投上宝贵的一票,支持一下,谢谢!!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