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十九章 竟然是她

第十九章 竟然是她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出于本能,罗士信将身子后仰,双手不自觉的将天上掉下来的身影接了住。
  
      十根手指陷入软肉之中,紧接着小老二让什么东西夹住一样,忍不住的跳了跳。
  
      甩了甩头,阻碍视线的水甩开了,才发现自己双手环抱着的是一个女子的丰臀,难怪入手滑腻,白色的武士裤紧紧的贴着一双修长的美腿,两腿中间的正对着罗士信的下颚,低头瞧了瞧有点遗憾。穿的又不是开裆裤,怎么能看到裤子里面的景象?
  
      “不对!”罗士信突然打了一个激灵,这穿着武士服的白衣女子的屁股在自己面前,双脚又朝天,那脑袋对应的位子岂不是?夹着自己老二的……
  
      咳!
  
      罗士信生怕女子回神过来一口咬下去,吓得双手插进水里左右抓住了白衣女子的小蛮腰,拔萝卜似的将对方高举了起来,四目相对,甚至能嗅到彼此的呼吸。
  
      好美!
  
      罗士信脑海闪过这个念头,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再加上标准的瓜子脸,高高的鼻梁,东方女性的一切美丽特征都在那张脸上。
  
      遗憾的是这张脸的主人似乎不那么友好,那双迷人的双瞳透露着丝丝羞愧以及恼怒。
  
      可惜了,让她多含含就好了!
  
      这个念头莫名的在罗士信脑海中闪过。
  
      “放我下来!”
  
      罗士信余光以见白衣女子右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长剑上,剑随时等着出鞘。
  
      见此罗士信赶忙松开双手,白衣女子又扎了下去。
  
      入水的白衣女如同鱼儿,在水中轻盈快捷的离开了罗士信三丈间距。
  
      见爱驹正紧张的在水中打转,一言不发的上前拉着缰绳,往上游走去。
  
      “喂!”罗士信远远叫道:“上面不知道有没有堤岸,下面不远可以上岸。”
  
      河的两边是堤坝,费点力气,人到可以攀爬上去,马儿绝对不行的。
  
      白衣女闻言,也不应答,将马缰咬在口中,掉头往下游游去。
  
      罗士信有些尴尬,白衣女以口含马缰,意图不用自说,空出一手,做随时迎敌拔剑姿态。
  
      白衣女经过身旁的时候,罗士信忍不住道:“对不住了,我真没想到这里有座木桥,更不知姑娘会从桥上经过。”
  
      白衣女当然不可能无故的从天而降,让罗士信占个现成的便宜。
  
      在他的上方不远处,两条堤坝之间驾着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木桥。白衣女正巧牵着马从木桥上经过,罗士信这时突然从水里跳出来,惊吓到了马儿,牵着缰绳的白衣女也因此收到了牵连,摔了下来。
  
      “我知道,这是意外!”白衣女语气已经归于平静,看出了罗士信并无恶意,却也不愿意多说。巧合意外,造成了这个局面,白衣女无意追究谁对谁错,现在只想离开此地,离开这个男的。
  
      罗士信也松了口气,对于这个白衣女好感大生,漂亮的女人本就自带吸引男人好感的属性光环,更别说是罕见的绝色,在加上还通情达理,冷静勇敢。尼玛,这样的女人简直等于带了吸引男人目光的作弊器。
  
      罗士信也失去了嬉戏的兴致,远远的在后面跟着。要不是这女的对他戒备十足,又有这份见面的尴尬,这种极品妹子不管成与不成,铁定要上前勾搭一二。
  
      对于罗士信的跟来,白衣女也不以为意,并没有慌张但却,自顾自的游着。
  
      来到了堤岸,白衣女发现自己的外袍不见了,一身白色的武士服因为吸满了水,紧紧的贴在身上,玲珑的身躯若隐若现。
  
      她瞄了一眼罗士信乱丢在一旁的衣服,高声道:“你的衣服借我穿穿,明天我让人送到这里还你。”
  
      还不等罗士信说话,白衣女一把将衣服裹在一起,策马飞奔走了。
  
      罗士信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一物从他侧面飘过,伸手一捞,却是一件华美的外袍。
  
      上了岸,罗士信有些尴尬,本就是炎热的夏天,唯一穿的衣裤让那白衣女夺了去,只剩下湿漉漉的裤衩。不对,还有一件外袍……
  
      拧了拧水,罗士信将外袍在在腰间为了三圈,实在不像样,抖开披在肩上,因为体型的差距,不像是外袍到有几分披风的样子。
  
      借着月光找了找水中倒影,那样式整一个电影里的斯巴达勇士,穿着裤衩系着披风,就差手中的长矛与盾牌。
  
      算了,将就一下,总好过穿个裤衩一副被强盗打劫了的样子好。
  
      郁郁的上马,沿着军营方向,慢悠悠的荡着,脑中想着那戏剧性的一幕,有点点入神。
  
      不断的想着,那白衣女是谁?以后有没有机会遇上。
  
      离军营越来越近,罗士信发现自己的令牌在衣袋里,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希望营中的士兵别只认令牌不认人。
  
      “罗将军……”
  
      罗士信这刚走到营门口,守营门的小校迎了上来,先一步道:“平阳公主让属下在这里等将军,把令牌还给将军,说将军随后就到!”
  
      罗士信将令牌接过,正面一个“郯”字,反面是“罗”字,周边的纹路是以独特的工艺铸造,正是他郯国公罗士信的令牌!
  
      平阳公主!
  
      心念电转,那白衣女竟然是名动天下的平阳公主?唐初最著名的女中豪杰?
  
      罗士信脑海中闪过平阳公主的事迹,有些小激动:李渊晋阳起兵,平阳公主女扮男装,以李公子之名变卖家财赈济灾民,在关中举义反隋。平阳公主几百人起家,在关中纵横捭阖,连败隋兵,并且收编了何潘仁、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义军聚兵整整七万余,威震关中,一代名将屈突通,在她手上都连吃败战。
  
      李唐能够得到天下关键在于入主关中,割据关中要塞。而让李唐顺利割据关中的第一功臣,不是李唐的头号打手军事奇才李世民,更不是智勇兼备的大唐太子李建成,恰恰是百人起家,聚兵七万的巾帼英雌平阳公主。
  
      那白衣女,竟然是平阳公主,柴绍的老婆。
  
      不对,那倒霉货,好像死了呢。
  
      PS:临时有事,更新晚了,对不住啊!书友们真给力,已经是第十名了,只是前后差距不大,有票票的书友在支持下吧。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