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二十章 平阳展翅

第二十章 平阳展翅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唐军帅帐!
  
      李世民鞍前马后,端茶递水,脸上堆起了讨好的笑容。
  
      “坐!姐,您上座!”
  
      罗士信高挑消瘦,体格算不上健壮,但比起女子来骨骼还是要大上一些。平阳公主穿着罗士信的衣服,并不合身,可她将头发用马尾毛扎起来,做男儿打扮,却显得英气勃勃,丝毫不觉得这一身有不适之处。
  
      平阳公主绷着脸,一动不动,对于李世民的讨好,视若无睹,冷冷的道:“平阳哪敢劳烦我大唐的大功臣秦王殿下、天策上将军、太尉、司徒、尚书令、陕东道大行台、益州道行台尚书令、雍州牧、凉州总管、左右武候大将军、上柱国李世民的大驾。”
  
      唐初变革在即,三省六部制度还未完善,官职相对混乱,李世民南征北战立功无数,说道官职他的头衔多的可以当饭吃,又是宰相又是三公又是三军统帅,应有尽有。
  
      平阳公主板着脸一字一字的念出来,直接将李世民给逼得无可奈何,举手投降。
  
      “好好好!世民错了,不该避着姐姐。我这不是没办法嘛……没法向你交待,才先一步离开长安的。”李渊召回李世民,父子俩秘密商讨了河北局势后,李世民得知平阳公主去了秦王府,不知如何面对这位姐姐,家也不回,直接返回了河北。
  
      在回长安的路上李世民还想着怎么避一避,却不料平阳公主看穿了他的把戏,直接找上了门来。大军就在这里,想避也避不了。
  
      平阳公主这才松下了绷紧的脸,叹道:“说吧,他的死是意外,还是有特别的因数?”
  
      李世民张了张嘴,有些犹豫。
  
      平阳公主道:“直说,你没必要瞒,要查我查的出来。只是不想那么麻烦!”
  
      “是意外,战场上流矢无眼,不过……”李世民道:“姐夫,还是急进了。见大功让士信将军独揽,亲自找上我来讨要了对付刘黑闼残部的任务。本想着以姐夫的才智对付刘什善之流是绰绰有余,哪想到会出意外。”
  
      平阳公主先听罗士信的名字,一脸古怪的羞意。她为人处世向来雷厉风行,知李世民存心避她,便连夜赶来逼李世民不得不见。哪里想到为走近路,过木桥的时候让罗士信突然一吓,坐骑受惊连累她一起摔到了河里。因为太过意外,口鼻都是水,慌忙闭嘴的时候却含住了那玩意……当时是真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本以为是个路人,不再相见,却不想在穿衣服的时候发现了衣袋里的令牌,知道那人竟然是郯国公罗士信。
  
      听到后面,她摇头苦笑:“果然如此……柴绍啊,柴绍,你还真是一个男人。”
  
      平阳公主很小的时候就因媒妁之言嫁给了只见过一面的柴绍,感情谈不上,却一直以来都在尽力的做一个贤妻。直到那一天,定居长安的他们接到了李渊的密信,信中说自己要造反了,让他们去晋阳相会,免得受到牵连。
  
      柴绍看了信后当即就找平阳公主商议,说:“我要去跟你父亲扫平天下,不能带你走。可我一个人走,你该怎么办?”
  
      平阳公主哪能看不破柴绍的意思,通情达理的她,让柴绍一个人跑了,自己留了下来。
  
      平阳公主一个妇人,没有坐以待毙,直接变卖家产,女扮男装白手起家,与杀人不眨眼的强盗流寇为伍,降服他们,硬生生的拉起了七万大军,在关中立足,立下了让李建成、李世民这类文武奇才都汗颜的功绩。
  
      柴绍当年抛下平阳公主一人独逃,本就是一个心病,结果平阳公主非但没有遇害,反而打出了一片天地,立下了让他仰望的功绩,直接压的他难以喘气,便觉得自己无法配得上平阳。
  
      柴绍为了能够与平阳相提并论,以十二分精力为李唐效命。他也确实很有本事,才智武略也算是一时之选,立下了显赫的功绩,但与平阳相比实在有些小巫见大巫。
  
      多年努力,始终未能如愿,眼瞧着大唐即将一统,立功的机会越来越少。柴绍开始急进,尤其是受到了罗士信所立下的大功刺激,让他选择了连夜攻城,倒霉的让流矢射中。
  
      “姐!”李世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没事!”平阳公主道:“柴绍的死,与你无关。你也不要有什么愧疚感,有今日是他的选择。”平阳公主本就因媒妁之言,对柴绍感情不深,柴绍大仁大义的抛妻逃难,造成了彼此之间的一道裂痕。后来自卑心复发,更是将平阳视为对手,所有情谊,只剩口头上的夫妻了。
  
      “今日我来除了问清这事,还有向你要人。”
  
      “谁?”李世民心中一动,有些为难的暗忖:“不会是罗士信吧!”平阳公主为什么穿着罗士信的衣服,在他心底早已有十万个为什么了,只是不好问出口。
  
      “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平阳公主报出了三个名字。
  
      听到不是罗士信,李世民略微宽心,随即却迟疑道:“姐姐要他们,难道是想?”这三个人便是昔日平阳公主在关中所依仗的左膀右臂,卸下军事重担之后,转仕李世民。
  
      平阳公主傲然道:“我李家世代出身军旅,李家儿女也自幼学习兵法骑射。当初选择放弃,并非我愿。如今再无顾忌,为何不能与你们男儿一样,在疆场上一展胸中所学。”
  
      李世民大喜过望,“姐姐有这番壮志雄心,做弟弟的自然支持。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原本就是姐姐的旧部,还给姐姐亦无不可。不过这几人实在难堪大用,弟弟麾下大将二十三员,战将上百,不论才智武略都在三人之上,若有需要可以任凭差遣。”
  
      平阳公主眼睛眨了眨道:“你当真舍得?”
  
      李世民慷慨大方的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舍不舍得的。”
  
      平阳公主也豪气的道:“姐澄你的情了,真有需要绝不客气。现在还是算了,你的那些大将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我才懒得花时间去(调)教。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三人用得好,未必就会逊色你的那些大将。”
  
      李世民看着斗志昂扬的平阳公主,仿佛看到了一只即将展翅的凤凰。
  
      PS:第九名了,不言感谢所有书友的鼎力支持,拜谢。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