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二十一章 出人意料的封赏

第二十一章 出人意料的封赏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大军休整了一夜,翌日一早,三军皆动。
  
      越是靠近长安,罗士信越能感受到一股全新的生机,那种气象在河北是瞧不到的。
  
      关键的因素在于人,只有人多才会有生机,才会有希望。
  
      隋末大动乱造成的伤害太大太惨,官方曾经整合过人口统计:大业五年,全国人口大约八百九十万户人口,可到了武德年间,却仅仅只有两百余万户,锐减了几近四分之三,将近三千五百万人死于动乱之中。
  
      天下各地十室九空,自然缺乏生机,少了人气。
  
      长安与其他地方不同,李家在动乱之初,便以立足关中,一直以来从未经历战事,较之其他地方,呈现着一股勃勃生机的全新气象。
  
      罗士信本就是李世民麾下的二十三员大将之一,位于大军前沿,见如此景象,心情也跟着开朗,不过没有见到平阳,却也是小小的遗憾。
  
      大军凯旋归朝,受到了热情的迎接,李渊甚至派出了自己的心腹李唐第一重臣裴寂来城郊相迎。
  
      入了长安,乐队奏起了欢迎的乐曲,庆贺胜利的百姓早已等候多时了。
  
      在去皇宫的路上,人民夹道欢呼喝采,鸣放鞭炮烟花,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气氛炽烈,沸腾着大唐百姓的感激和热情。
  
      不过作为一个明眼人,罗士信还是发现一点点猫腻的,大多百姓都是冲着热闹来的,那些真正欢呼的人物绝大部分都是小厮打扮或是衣着光鲜的人物,不是达官贵族富豪商贾就是他们带来的佣人。想来也是,现在天下初定,还未转向盛世,大多百姓依旧为衣食住行而发愁奔波,哪有闲情逸致特地来为凯旋大军庆贺。能来凑个数,看个热闹就很不错了。
  
      罗士信不太在意这面子工程,对于长安的景象却异常关注:古长安无愧是古代最豪华的国都,个个坊区规划的整整齐齐,在马上往远处眺望,各种古建筑层次分明,散发着严实华贵的风格,比之后世的高楼大厦都未有不如。
  
      这就是大唐的长安,天下的中心,万朝来贺的目的地。
  
      来到了朱雀大门,出战的兵卒在朱雀大门接受犒赏。
  
      李世民带着罗士信、秦琼、尉迟敬德之类的功臣大将进入皇宫,他们这一票人是由李渊亲自封赏的。
  
      太极宫的宏伟出乎罗士信的预料,与记忆中的故宫一比,发现故宫什么的实在是弱爆了。
  
      事实也是如此,太极宫的前身是隋朝的大兴宫,由建筑师宇文恺主持修建,一砖一瓦严苛规划,极其讲究,气势雄浑,将近有六个故宫大小,其雄伟壮观可想而知。
  
      李渊在太极殿正殿率百官接见李世民、罗士信这类功臣。
  
      太极殿分正殿、东堂、西堂。西堂是皇帝居住的地方,自不用说。正殿唯有元旦大朝、新皇即位、大赦改元、巨大政治决策等重要国事活动才在这里集结。而东堂才是皇帝真正处理日常公务的地方。
  
      李渊选择在太极殿正殿接见功臣,足见对于此战胜果的重视。
  
      “拜见皇上!”李世民这个天策上将打头,领着身后一干李唐大将跪伏在地。
  
      “哈哈哈哈……诸位爱卿快快请起,请起!”李渊表现的很是高兴,一脸的兴奋,从龙椅上站起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笑道:“诸位爱卿无愧我大唐栋梁,洺水一役打的精彩漂亮,朕听得捷报,喜的是夜不能寐夜不能寐啊!”
  
      “托(父皇)陛下洪福,我等才能取得如此恢宏胜利!”谁说直汉子不会拍马屁,不说李世民、李绩这些人,秦琼、程咬金、尉迟敬德也吼得声嘶力竭,搞得罗士信在下面大眼对小眼,胜战是将士上下浴血奋战,取得的战果,关李渊什么事情,偷偷的瞄了瞄李渊。李渊虽以年过半百却毫不见老态,除了脸色带点酒色过度的苍白之外,眼精目灵,额角宽广,相貌堂堂。无怪李世民、平阳公主帅气漂亮,老爹的出色基因摆着呢。
  
      李渊翻开了李世民呈上的功劳簿,翻至第一页目光理所当然的落在了罗士信的身上。
  
      “好一个少年英雄!”李渊笑着赞了一句,随即高声道:“罗士信听封!”
  
      “臣在!”罗士信上前了一步,高声应到,心底难免有小小的激动,不知道自己会得什么赏赐。
  
      李渊正容道:“剡国公绛州总管罗士信,据守洺水以四百残卒抗上万大军于城下,血战八天,又献水攻之计助大军破敌,更生擒敌酋刘黑闼攻取洺州,居功至伟,爱卿精忠报国,刚毅果敢,身先百战之锋,气盖万夫之敌,特授右骁卫将军,加封上柱国,增食邑一百户。此外右骁卫大将军之位空缺,将军可暂领大将军之权,从事。”
  
      此言一出,殿内文武大臣皆为之哗然。
  
      罗士信都有些惊呆了,连谢恩都忘记了。
  
      李世民先是一怔,随即眼神忍不住的往李渊下首最靠近皇位的那个位子看去……太子李建成自若的站着,气度非凡。
  
      罗士信与秦琼、程咬金、尉迟敬德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别看秦琼、程咬金年岁长罗士信许多,但在李唐的地位年仅二十的罗士信要高过秦琼、程咬金一大截。
  
      当初罗士信不满王世充,直接带着一票小弟归顺李唐。而秦琼、程咬金却是直接单枪匹马的投入李世民的麾下。投奔的价值不一样,地位自然不一样。
  
      罗士信投奔时,因为有兵有马,李渊直接任命他为陕州道行军总管,统帅陕州道兵马独自领兵作战。而秦琼、程咬金无兵无权则被分配到李世民麾下效命,后来成为天策府中的将领之一。秦琼、程咬金领着秦王府的护卫军的时候,罗士信已经在绛州当任总管统领地方军政大权了。
  
      罗士信虽然经常授命于李世民,全赖他骁勇善战,李世民将他临时调入麾下听命,严苛的来说罗士信并非是李世民的直系属下,而是独立出来类似于李靖、李世绩一样李唐皇帝李渊的将领,是能够独自领兵的存在。
  
      罗士信在讨伐刘黑闼的战役中,确实居功至伟,但他不是李世民,没有到赏无可赏封无可封的地步。
  
      增食邑一百户,没问题,加封上柱国,理所当然。但右骁卫将军领右骁卫大将军之权就大有问题。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