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二十三章 事找上门

第二十三章 事找上门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李建成三杯酒成为了殿中所有人物的焦点,不甘做陪衬的李世民借花献佛也成了宴会的主角。
  
      两大主角相互释放着气场,暗自争锋,斗个不相上下。
  
      除了个别有心人,殿中大多人还没有看出猫腻,只当他们兄弟感情深厚,不以为意。
  
      毕竟现在才是武德五年,李建成、李世民两人之间还没有意义上的争斗。
  
      两兄弟,两个极端。一个身为太子,政治根基雄厚,但军事基础相对薄弱。一个是天策上将,军事资本过人,政治根基偏弱。
  
      所以李世民取长补短,有意无意的累积政治基础。李建成亦是有意无意的增加军事后援。
  
      彼此双方,都处在稳定的发展阶段,并没有任何争锋的迹象。
  
      罗士信也看出了点端倪,心下大安。平心而论,他并不想过渡牵扯进这桩人伦惨剧之中。却也知道,有些事情避无可避,但过早参合当一个机关算尽的政客,过的太累。还不如打打突厥,多立些功绩;找个媳妇,成个家什么的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现在李建成、李世民还没斗起来,那就是再好没有了。
  
      “罗将军,你在长安还没有居住的府邸吧!”
  
      因为李建成、李世民的四杯酒,气氛变得活跃,开始有了宴会的模样,喝酒聊天,欣赏舞蹈。
  
      说实话,对于古代舞蹈,罗士信是没有任何的艺术细胞,完全不知道在跳个什么。
  
      不过作为皇宫艺师,相貌不可能差,权当是在欣赏美女。
  
      酒酣耳热之际,李建成突然问起了罗士信。
  
      罗士信心想:“果然来了!”,摇头答道:“还没呢!没想到会调到长安来,没有时间准备。”
  
      李建成正色道:“将军为我大唐立下汗马功劳,若是连住处都没有,岂不让天下笑我大唐亏待功臣?孤在永兴坊在有一套闲置的房产,就送给将军了。”
  
      李建成话音一落,罗士信的身上平白多了许多羡慕的目光。永兴坊可是皇亲贵胄聚集之地,在寸土寸金的长安更是其中的黄金地段。
  
      “这……不太好吧!”罗士信有点头疼,虽然程咬金提醒他要接受,但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这是李世民的暗中授意,但无功不受禄,又不是买不起房,莫名接受李建成的好处,心底有些芥蒂。
  
      不管前世今生,罗士信都是那种不喜欢受人恩惠的人物。
  
      李建成道:“有什么好不好的,难道将军还嫌弃不成?”
  
      话说到这个份上,罗士信还是懂得变通的,颔首道:“好吧,那士信就谢过殿下好意了。”
  
      李建成大喜道:“这就是了嘛,父皇与孤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功臣的。”他的话若有所指,不放过任何一个收买人心的机会。
  
      宴会散去,李建成派了个小太监送罗士信去他的府邸。
  
      罗士信本是打算在秦琼府上住几天,慢慢考虑买房子的事情,李建成如此热忱,也只好与秦琼说了一声,跟着小太监一路来到了永兴坊。
  
      长安城坊市规划整齐,制度严密。以贯通南北的朱雀大街为中轴,分东西两区。永兴坊位于东区第三街第六坊,北与永昌坊隔春明大道相邻,南邻崇仁坊,离长安东市仅隔两坊间距。
  
      坊里的屋邸栋栋都是豪华大院,庄严辉煌,偶尔路过的人物大多都是成群结队,极有身份,无愧为达官贵族聚集的黄金地段。
  
      走了里许,小太监指着左手的一栋宅院道:“将军,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府邸了。”
  
      罗士信放眼瞧去,有些咋舌,这太子出手,果然果然非同小可,面前的屋邸是一栋豪华的不能在豪华的豪宅:府外大门两侧分别威严蹲坐着两具凶猛的麒麟,大门门框是石头结构,圆型拱顶,在门顶,两旁雕花鸟并画有各种字画,每一幅字画各有不相同,意境也各有所分,绝不雷同,整个大门给人的感觉是气派,不同凡响,更为难得的是屋檐的匾额已经挂上了崭新的“罗府”。
  
      小太监叩开了大门。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走了出来,遥遥一拜:“奉太子之命,老朽暂代罗府管事,府中佣人亦是太子殿下暂借,直至将军请到佣人为止。”
  
      罗士信心中大安,暗忖:这李建成真是了不得,心思缜密,处处把握得当,让人无可挑剔。
  
      什么暂借都是客套话,这些人分明是这座府邸的佣人管事,但因府邸送给了自己。李建成不想一屋子的太子佣人造成什么误会,直接以暂借之名,让他自行选择信得过的下人。
  
      小太监先一步告辞离去。
  
      罗士信表达了感激之意,在四处转了转,府内建造豪华,装修极富民族特色:是对称性三坊一照壁结构,瓦顶均盖成圆顶封火,正房与耳房之间过道相连,紧围大院,正房厦檐柱头上天花板为圆型装饰,耳房无装修,直见瓦顶,正房与耳房的厦檐柱、厦插、合底、行挂均为木雕,房子各处墙壁和东面照壁题有不同类型的字画,使整个大院看起来豪华至极,雅而不俗。
  
      罗士信何曾想过自己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忍不住道:“还真过上大爷的日子了。”
  
      看了看天色,时近黄昏,也无事可做,想着练练武艺,早些休息,明天上任。这想到上任,罗士信意识到自己对右骁卫将军应该干什么一无所知,连基本都不晓得,更别说暂代右骁卫大将军的事务?
  
      “得去找人问问!”罗士信将身上的正装换了,穿了一身宽松的武士服,骑马出了府邸。
  
      记得程咬金的就住在不远的崇仁坊,策马往崇仁坊赶了去。
  
      途中于一队人马相遇,对方三十余人前呼后拥,围着一辆豪华的马车,横行无忌极是嚣张。
  
      罗士信控马从旁经过,突听一声叫唤:“岂有此理,小的们,给我把这个家伙拖下来,痛打一顿。”
  
      罗士信还不知发生什么事情,已有人冲上来,撤他缰绳,拿他大腿。
  
      PS:加班,更新晚了,抱歉。晚上那更因为有些私事,要出去一段时间,也会晚点,体谅一下。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