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二十四章 扯淡的理由

第二十四章 扯淡的理由

    尹阿鼠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尹阿鼠人如其名,体型瘦小长得贼头鼠脑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物,可翩翩这个这个贼头鼠脑的家伙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好女儿……这个“好女儿”还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李渊的妃子尹德妃。
  
      尹德妃是李渊最宠爱的妃子之一,尹阿鼠父凭女贵,一跃成为了大唐国丈。自此小人得势,骄横跋扈,无法无天。
  
      在年前,尹阿鼠见秦王李世民的心腹杜如晦从他门口经过,看杜如晦不爽,直接让一票小弟将杜如晦拉下马来,痛打暴揍一顿,还折断了杜如晦的手指。
  
      杜如晦是何许人物,李世民最为器重的幕僚之一,长安十八学士之首,莫名其妙的的让人痛打一顿,李世民的火爆脾气如何受得了。可还没等他报复,却让李渊叫道宫中,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
  
      原来尹阿鼠打了杜如晦还不够,还跑到女儿尹德妃那里去告状,告杜如晦依仗李世民的势,目中无人,欺负尹家的佣人。
  
      枕边风厉害致命,李渊完全不信李世民的辩解,将错都怪在了李世民、杜如晦的身上,反说他们仗势欺人。
  
      强悍如李世民者,面对尹阿鼠这种小人也无可奈何。若不是杜如晦通情达理,反而劝李世民忍一时之气,李世民还下不了台。
  
      李渊是被蒙蔽了,但天下人却知道这事情的经过到底如何。事后尹阿鼠的家丁传开消息,尹阿鼠之所以看杜如晦不爽,要揍他一顿,是因为杜如晦这个“下等人”竟然有胆子经过他家门口不下马步行表示尊敬。
  
      抱着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心态,几乎所有人对于尹阿鼠开始退避三舍,宁愿绕远路也不从尹阿鼠门前经过,实在逼不得已要路过时,也老实的下马步行一段路。
  
      尹阿鼠见此更是无法无天,直将大门口的大街视为步行区。只要他惹得起的人物,从这里经过必需下马步行以视对他这个国丈的敬重。
  
      今日他外出喝酒回来,却见一人大模大样的骑着马从他府前经过,登时怒上心头:“好家伙,够胆子。”一声令下,一票小弟打手对着那人拥了上去。
  
      罗士信当真是莫名其妙,这长安对于穿越后的他来说第一次来,即便是历史上的罗士信也不过来过两次,并且来了就走,从未与人发生过什么冲突。
  
      于是,罗士信一边操控着马儿,逼得众打手近不了身,一边很傻很天真的问道:“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打的就是你!”一个打手,让马屁股一撞,跌坐在地上,但觉面上无光,从马夫手上抢过马鞭,用着吃奶得劲往罗士信抽了过去。
  
      罗士信伸手一抓,将马鞭握在手上,但鞭头却受到惯性的影响打在了他的手背上,露出了猩红的一条印迹。
  
      罗士信看了一眼手上的红印,火气上涌,用力一扯,那打手竟受不住力,整个人凌空飞向罗士信。
  
      罗士信左手一抓,小鸡似的将打手举了起来,冷笑道:“打我?凭你?”他将对方往天上一丢,夺来的马鞭凌空一甩,马鞭长眼睛似的缠住那打手的腰间,斜刺里往地上一丢。
  
      罗士信的用劲办法极巧,让那打手立而不倒,整个人承受不住惯性的力量,如陀螺般在地上不规则的打转,将围在马前的打手转倒了一半。
  
      罗士信这一手,直接将周边的一票打手惊呆了。
  
      尹阿鼠见罗士信竟敢还手,怒极叫道:“好大胆,竟敢还手,无法无天了。来人,给我往死里打。”
  
      罗士信气极而笑,自己还手,就叫无法无天,好我就还手给你看。
  
      他翻身下马,一巴掌将一个打手拍了一个倒栽葱,起脚一踹,一人如炮弹一样飞了出去,三拳两脚,便打趴了七人。
  
      这时他身后的一栋宅院,屋门大开,杀声四起,五十多人高举着木杖对着罗士信冲来。
  
      罗士信无视人数,反对他们冲了过去,一手夺过一根木杖,左敲右打,便如打地鼠一样一棍一个。他出手如电,力道沉稳,只要挨着一下便倒地哀嚎无力起身。
  
      尹阿鼠的这些家丁恶霸,最擅长的就是耀武扬威,遇到的大多都是平民百姓或者那些有些家世的世家子弟,自以为很了不起,哪里知道何为真正的武勇。
  
      在罗士信面前,他们便如草芥一样,莫说只有五十,再来十倍也不是对手。
  
      尹阿鼠吓傻了,他早年人人欺辱,一朝得势心里(变)态,遂以欺负人为乐。他横行无忌,即便是名动天下的秦王李世民也在他手上忍气吞声,自觉了不起,认为天下英雄不过尔尔。
  
      如今见罗士信想踩蚂蚁拍苍蝇一样将他的手下打倒,久违的恐惧感涌上心头,竟然连逃跑都忘记了。
  
      当然就算他想跑,也要过罗士信这关才行。
  
      这一架罗士信是打的莫名其妙,但既然对方要打,那就打的痛快,来多少打多少。
  
      看谁能打!
  
      罗士信本就是一个血性汉子,融合了罗士信的意识,除了吸纳了他的一身武艺,顺带也沾染了点好斗的脾性。这莫名其妙的让人围殴,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罗士信。
  
      其实也幸亏罗士信不知道,如果他知道围殴他是因为那可笑扯淡的理由,下手只会更重不会更轻。
  
      看着一地哀嚎的打手,罗士信将手中的棍子丢在了地上,一步一步的向尹阿鼠走了去。
  
      尹阿鼠张了张嘴,竟然吓得话都不会说了,脚下一个不稳,后仰倒在了地上,两腿打抖,胯下竟然湿了一片,眼泪水都挂了下来。
  
      罗士信皱了皱眉头,恶心了退了两步。
  
      “废物!”他转身上马离开了。
  
      这种废物,打了他,罗士信都觉得脏手。
  
      直到罗士信走了很久,尹阿鼠才敢传个大气,叫道:“你们这群废物,还不扶我起来,谁,他是谁……我,我要报仇……报仇……”他撕心裂肺的喊出这话的时候,竟然带着哭腔。
  
      ps:让大家就等了,呼哈哈,书友们真心给力,第八名了果断的爆了上面的菊花!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 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