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二十五章 怕得谁来

第二十五章 怕得谁来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打了一架后,依旧一脑子的疑惑。觉得自己走的太爽快了,没有问清楚前因后果,搞得现在还是莫名其妙。不过再想想当时的情形,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废材到了那种境界,莫说打他脏手,跟他说句话也是掉价。
  
      过了两条街,罗士信心念一动,突然从右侧小巷走了进去。
  
      罗士信背靠着拐角处,瞧着地上无人影动向,当下闭目凝神,静心细听,除了大街上行人的脚步声,并未听到多余的声音,睁开双眼,一脸古怪:“难道是我的感觉出错?”
  
      如此想着,一道淡青色的身影却从拐角处冲向了面对的大树。
  
      罗士信心底一惊,对方一路过来,竟是落地无声。他上前一步,探手去抓来人肩膀。
  
      寒芒闪过,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划过一道白练,好似天上而来。第二道白光却如黄龙吐翠,紧跟着刺向罗士信的前胸要害。
  
      罗士信赶忙收手,唐刀出鞘。
  
      刀剑相交。
  
      罗士信脸色略微严峻,而他对面站着的却是一个青衣女子:此女若放在后世绝对是一个宅男女神,世界级别的名模。个子竟只比罗士信矮上三寸许,身长玉立配以秀气得惊人的凤眼,瘦长的脸庞,性感的红唇,修长的美腿,极具女性的魅力。又因大量运动练成的标准身型体格,令她看上去就如一头雌豹。
  
      对于这种雌豹,罗士信也不敢过于大意。
  
      初次交手,便知眼前这位青衣佳人武艺极为不俗。她身轻如燕,出手如电,兵器更是少见的双剑。
  
      先前那一招,罗士信抢先出手,对方却凌空转身,两剑一剑以攻代守,一剑霸道刁钻,直逼得罗士信不得不防。
  
      自从继承了罗士信的一身武勇,罗士信所遇的敌人无人是他三合之敌,今日确让莫名其妙的一个姑娘,两剑逼得拔刀抵御,着实觉得不可思议。
  
      青衣女对于罗士信能挡下这两招到不以为意,毕竟罗士信的勇名,早已随着他的彪悍事迹,世人皆知了。
  
      “罗将军,我并无恶意,只是奉命跟着你,仅此而已!”青衣女突然开口说话,双手却仗剑而上。手中双剑剑化作两道长虹,有如狂风怒浪,直向罗士信卷去。
  
      瞬息之间,双剑有如两条毒蛇般在窄小的空间内,向罗士信作了十六下急刺,每一下急刺,都由一个不同的角度向罗士信攻去,每一招都试图封死罗士信回击的路线。
  
      双剑飞舞,一招攻一招封锁进攻,相互配合天衣无缝,利害之余更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青衣女的剑法极其犀利漂亮。
  
      如此快剑,生平仅见。
  
      青衣女快,罗士信也丝毫不慢,手中唐刀上搁下挡,那锐利的眼神从青衣女身形肩膊的微妙变化中,判断出她每一个将要攻击的角度和变化。
  
      两人攻守二十余合,竟奈何不得对方。
  
      罗士信抓着机会突然暴起一刀,刀光好似天上繁星,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青衣女竟深处一股避无可避躲无可躲的感觉,只能提剑死磕。
  
      “当!”
  
      唐刀劈在青衣女的左手剑剑背上,青衣女虎口一震,长剑几乎脱手,连忙抽剑后退。整个人如一只小鸟,凌空几个跳跃,借着树干为踏板,翻上了小巷的院墙,消失了。
  
      青衣女轻盈的如只小鸟,在院墙上平稳的奔跑着,确定罗士信没跟上来后,方才松了口气。绕过几个街区,来到了永兴坊,敲开了其中最豪华的一栋府邸之一的大门。
  
      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大厅。
  
      “失败了!”见她到来,一个清灵悦耳的声音在上首传来,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正幽然的喝着茶,正是与罗士信有着一面之缘的平阳公主,确切的说是两面之缘,只是有一面罗士信不知道而已。
  
      青衣女表情僵了僵,不甘心的点了点头道:“是失败了,不知道怎么的就被发现了,还交了手,我……吃了点小亏,继续打下去,只怕我还是输。”她本想出其不意的偷袭,逼退罗士信撤走,却反让罗士信缠着,被他打退撤走。两种撤法,显然不同。
  
      平阳公主掩口笑道:“吃点亏也好,免得真以为我大唐没有好人物,找不到一个与你匹敌的人,养成现在一身的傲气。”
  
      青衣女让平阳公主笑的有点拉不开脸,闷声道:“不知道那个怪物怎么练的,年纪不比我大多少。却将一身杀敌的本事,练得如火纯情,大巧若拙。”
  
      平阳公主道:“不太听得懂,但总之是说罗士信很厉害就是了。”
  
      青衣女点头道:“岂止厉害,我师父说过技击之术于杀敌之术的差别。技击之术注重招式步伐的运用通常是先利于不败之地然后在克敌制胜。因此注重步伐招式,对付一人时可以挥出最大的力量,可一但人多就会因为对方的数面攻击而导致招式、步伐的混乱。而杀敌之术,正好相反,简单快捷,最求一击必杀,人越多,反而越有发挥的余地。但不论杀敌之术,还是技击之术都是武道之一,天下武道万变不如其形。都脱不离化繁为简,化简为繁的一个过程。罗士信已经将简单的杀敌之术,练到极致,神出鬼没。除非我师父出手,一般人都不大可能是他的对手。”
  
      平阳公主自是知道青衣女的师傅是何人,青衣女叫裴叶青,自小是个孤儿,让风尘三侠之一的虬髯客收养,跟随虬髯客习武,虬髯客远赴海外,红拂女代兄传艺,因故精于虬髯客、红拂女两人的技艺于一身,平素行走江湖,罕见敌手,今日却在罗士信手中吃了暗亏。
  
      裴叶青道:“现在没有罗士信的消息,会不会坏了公主的事情?”
  
      平阳公主从容道:“无妨,小人的招数也就那么几下,我已经全部掌握。让你去跟着,只是以防万一,就算失败了,也坏不了大事。”
  
      裴叶青忧心道:“公主这一出手,怕是要将尹德妃得罪死了。”
  
      平阳公主起身道:“大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哥息事宁人,才弄得这个局面。他们两人不敢动手,那便我来,我平阳怕得谁来。”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