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二十六章 郑家有女

第二十六章 郑家有女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看着那青衣女身影消失在院墙外,挠了挠头,还是放弃了追赶。
  
      这人有专攻,罗士信自认为武艺要胜过那青衣女,可这轻身功夫却比不上。类似她般翻墙逃窜跳跃,能够维持正常速度以很不错,就别说如她那般快若灵猿,轻若飞鸟了。
  
      免得白费力气,罗士信理智的策马赶往程咬金府。
  
      程咬金听得罗士信求见,大笑着迎了上来:“小老弟就这么想念老哥哥?还是太子送你的屋子住不惯,来老哥哥这里将就一下。”
  
      罗士信想起一路来的经历,不免有些感慨道:“说实话,老哥哥,为了来你这一趟,我莫名其妙的打了两架,还真不容易。”
  
      程咬金拉着罗士信走进了大院,听了这话不禁顿住了脚步,惊愕道:“不可能吧,谁吃饱了撑着,自讨苦吃?”两人平时里没少切磋,对于罗士信的那身功夫,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
  
      “我也是莫名其妙呢!”罗士信轻描淡写的将在尹府外的事情简单的说了遍。
  
      程咬金表情渐渐严肃。
  
      “小兄弟,这下麻烦有点大了。”关切的声音从前堂传来,一个衣着华丽雍容华贵的妇人疾步走了出来,正是程咬金的老婆崔氏。
  
      崔氏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罗士信目光落在那小姑娘身上,瞳孔忍不住一缩,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年岁不大,但长得肤若凝脂,容光明艳,浅笑起来时露出两个梨涡,格外迷人。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对眼睛,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的采芒照耀,令人不知不觉为之沉迷。如此姿容,配以云状的发髻、翠绿的簪钗,缀着明珠的襦裙服,脚踏着小蛮靴,天上下凡的仙女,亦不外如此。
  
      难道古代美女的质量都那么惊人,还是自己人品好,短短几日竟连续遇到这种美得让人见面就会心动,忍不住多看几眼的美女?
  
      平阳如此,眼前这小美女也是如此。
  
      平阳的美,华贵中带着飒爽英姿,而这位小美女,却是清纯中带着丝丝的娇媚,两人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相较起来,那个青衣女虽是难得一见的可人儿,但比之二位就要逊色一二了。
  
      罗士信毕竟不是段誉那类痴儿,他的心动也只是个人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感觉,看了几眼收回了目光。
  
      崔氏出身五姓家族中的清河崔氏,一言一行大方得体,先介绍道:“这位是我表妹通事舍人郑仁基之女郑丽琬……”
  
      郑丽琬上前盈盈作揖,细语轻声的道:“见过罗将军。”
  
      罗士信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心中却是明悟:原来她就是郑丽琬,难怪如此绝色。
  
      这个郑丽琬,罗士信脑海中竟然有她的印象,记得好像是李世民登基不久,贤惠的长孙皇后给他找老婆,身在皇宫的长孙皇后都听说郑丽琬“容色绝姝,当时莫及”要给李世民找去当妃子。不过因为郑丽琬已经许了人家,魏征一状告到了李世民的面前,李世民也就推了这桩婚事。
  
      罗士信回过神来,不解问道:“嫂子,你说的麻烦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家伙大有来头?”
  
      “岂止是大有来头,连秦王殿下都栽在他手上过。”说话的是程咬金,他一脸的愤怒,咬牙切齿的将尹阿鼠的身份以及他痛打杜如晦,诬蔑杜如晦的事情说了一遍。
  
      后知后觉的罗士信这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骑马经过尹阿鼠门口,碍了他的规矩,才造成的一切。
  
      “唉!”罗士信后悔的跳脚,忍不住抱怨道:“我怎么早不晓得。”
  
      崔氏点头道:“是啊,世上没后悔药吃,小兄弟还是想想办法吧!”
  
      罗士信随口道:“能有什么办法,难道我现在打回去不成。早知道是这个原因,当初为什么不踹他几脚。”
  
      “……”崔氏觉得脑子有点转不过来,迟疑道:“小兄弟这是在后悔,没打那尹阿鼠?”
  
      罗士信点头道:“那嫂子以为呢?难不成我还后悔应该绕道不成?”他一脸古怪。
  
      郑丽琬轻笑出声,大眼睛在罗士信身上好奇的转了转。
  
      崔氏觉得有些头晕,心道:“这种想法才正常吧!”
  
      程咬金却“哈哈”大笑起来,“这才是小老弟,那尹阿鼠再敢来找你的麻烦,老程绝不于他甘休。当初他对杜先生动手的时候,我就想揍回他一顿了。”
  
      “你闭嘴!”崔氏两眼一瞪,有些霸气侧漏。
  
      “我……”程咬金张了张嘴,说了个我字,竟然不敢再说下去了。
  
      罗士信见此不得不感慨,自己这位嫂子,玩得一手好驯夫术。
  
      崔氏心平气和的道:“小兄弟,你还是听嫂子的,莫要逞一时之勇。何必去跟小人计较,嫂子给你准备一些礼品,让我表兄出面陪你到尹府去陪个不是。我表兄是崔家的管事人之一,我想就算尹阿鼠在如何嚣张,也不至于不给我崔家人的面子。”
  
      罗士信心下感动,崔氏这是极为他着想了,门阀世家最重视颜面,崔家向尹阿鼠低头,对于崔家来说,绝对是一件引以为耻的事情。崔氏这是为了帮他,将崔家的颜面都放下了。
  
      罗士信慎重道:“嫂子的好意,我罗士信领了。不过大丈夫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做事问心无愧,今日打了便打了,让我去向那小人认错,还不如杀了我呢。再说了尹阿鼠这种人物就不能对他妥协,妥协只会换来他的得寸进尺。既然知道他是什么人物,兄弟我自有算计。”
  
      对付这种人的办法只有一个,将他往死里整,将他整死整残,他才会不敢对你打任何念头。
  
      郑丽琬意外的瞧着罗士信,眼中竟闪过丝丝狡黠,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不自主的点了点头。
  
      “天色不早了,丽琬先告辞了。”郑丽琬盈盈一礼,先一步告辞离去。
  
      罗士信向程咬金问清了右骁卫将军的一切,也向程咬金与崔氏告辞。
  
      临行前,崔氏犹自再三嘱咐若有难处一定要说出来。
  
      “罗将军!”
  
      这走出程府不久,罗士信意外听到有人叫他。
  
      回头一看,郑丽琬一边提着车帘,一边对他招手呼唤。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