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三十章 军心

第三十章 军心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对于将卒的热情欢迎并不觉得意外,在军队中最能令兵卒信服的不是智慧,不是统率力,更不是亲和力,而是拥有绝对的实力。尤其是在好战敢战的军队中,力量更是最令人信服的关键。
  
      强者在军队里永远受到尊敬。
  
      十二卫的兵卒肩负护卫皇城的任务,他们大多都是前线退下来的老兵,拥有非凡的实力傲气。说白了就是一群兵痞,让他们打仗,那是杠杠的,但是让一个不能令他们信服的人来统帅他们,阳奉阴违起来,那比(流)氓还(流)氓。处理不慎,还有闹个兵变的可能。
  
      上任的右骁卫将军即是一个倚靠裙带关系出身的官二代,因为拿不出像样的能力,让这群兵痞牵着鼻子走,闹出不少笑话,最终自己承受不住压力,申请卸了职位。
  
      罗士信与这个官二代大不相同,他的武勇早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盛传,加入唐军以后更是成为大唐顶级猛将活跃在最前线。
  
      右骁卫里的老兵有不少都亲眼在战场上见过罗士信的表现,就算大多都没见过,也有所耳闻。当得知罗士信将统领他们的时候,这群老兵私下里早就议论开来,无不表示要收敛一些脾性,免得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烧到他们头上,让罗士信教训一顿。
  
      老兵痞的底气在于强悍,遇到更强的那就痞不起来。
  
      罗士信便是有这个能够得到认可的自信,当然他也准备了三把火,若是真有不识好歹的,也不介意烧烧。
  
      不过很显然,右骁卫的这群小伙伴们还是很友好的,用自己的行动来欢迎他的到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三把火也没有必要烧了。
  
      罗士信高声道:“不用我说一支军队关键的是战斗力,一支拥有战斗力的军队才能委以重任,才能在生死一线的战场上踩着敌人的尸体活下来。你们都是久经战场的老兵,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们的战斗力。”
  
      校台下的一票将士,一个个都自豪的昂首挺胸,老兵确实是一个值得自豪的称号。
  
      只有了解战场残酷的人,才知道想当一个老兵多么不容易。只有指挥过军队的人,才知道老兵在战场上发挥的力量是多么的重要。毫不夸张的说,一个老兵在战场上至少能当十个新兵蛋子。
  
      罗士信续道:“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们满足于现状,那么下一个死的人很可能是你们。不要以为大唐即将一统天下,你们就能够过上太平日子了。突厥,我华夏子民的世代仇敌,无时无刻不觊觎窥视这我们的家园,他们的强大凶残你们都应该有所耳闻。早晚我们会与他们对上,到时候我们败了死的可不只是我们,就连我们身后的家人也会惨受屠戮。”
  
      罗士信说这话的时候,有许多的兵卒眼睛都红了,伤感之情皆在脸上。
  
      罗士信之所以挑突厥来说,便是因为李唐的兵大多出身晋阳太原关中以及西秦,这些地方除关中外都是突厥兵锋涉及之地,常年受到突厥的抢掠袭扰,地方人民对突厥有着血海深仇。
  
      人群中登时有人大喊:“突厥狗来了更好,老子正好为我哥哥报仇。”
  
      他喊出声后,校台下登时熙熙攘攘,相互洋溢着同仇敌忾的心情。
  
      罗士信高声道:“突厥很强,这个必须承认。要战胜他们,你们只有变得更强。接下来我会安排你们进行严苛的训练,让你们变得更强。只有你们更强,才能让你们的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让你们的儿孙为你骄傲自豪,不用让你们的家人对着你们的尸体痛哭流涕。”
  
      罗士信将训练方法详详细细的告诉了薛永,让他安排了下去。
  
      薛永也是一个识货之人,听了罗士信合理详细的训练方法,眼中跟着亮了起来,不住的点头。
  
      罗士信的训练方法,自然不是出自他的手笔。尽管罗士信最近看了不少兵书,花时间去学习兵法,了解兵事。但终究是新手入门,成效不是那么理想,短时间还弄不出一套合理的练兵方式,后世军训时的那些训练,也未必在古代适用。不过他胜在能够投机取巧,唐初最强大的兵无疑是李世民麾下的玄甲兵,而玄甲兵的几位统领分别是秦琼、程咬金、尉迟敬德、翟长孙。
  
      秦琼、程咬金与罗士信有着过命的交情,早就从他们口中套出了玄甲兵训练的方式。根据玄甲兵的训练模式,罗士信按部就班,减了一些份量,稍微加了一些自己的东西,也就形成了全新的训练方法。
  
      兵卒依照新的训练系统训练的时候,罗士信也没有闲着,他跟着兵卒一同练习,训练的力度比起所有人只高不低。
  
      到了用餐的时候,依照规矩罗士信是有小灶的,他却闭了小灶与将卒一同用餐。
  
      一起训练,一起吃饭,罗士信在短短的几天内就与麾下兵卒打成了一片。右骁卫兵卒从开始对罗士信的敬畏,逐渐转变为敬重服气以及爱戴。
  
      人与人的相处就是这样,有多少付出有多少收获。
  
      罗士信已然抓住了这支军队的军心。
  
      了解了右骁卫的机制,罗士信还将莫虎儿安插进了军营当任小校。
  
      他就如一个工作狂,日以继夜的在右骁卫官邸处理事情,吃住睡都在官邸。
  
      如此情况可急煞尹阿鼠了。
  
      他让罗士信教训的事情,似乎传遍了整个长安。他常去的几个地方,都在背地里讨论这件事情。
  
      尹阿鼠本就自卑偏激,只觉得这些讨论的背后充满了对他无能的耻笑,羞怒的连大门也不敢出,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冯德。
  
      冯德亦是无奈,罗士信吃都住在右骁卫官邸,他能怎么办?依照唐律:右骁卫官邸等同军营,擅闯官邸如同擅闯军营,给冯德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硬来,只能顶着压力,让人在右骁卫官邸附近盯着。
  
      “将军,外头有三四个可疑的人哩!”莫虎儿神秘兮兮的回来报告。
  
      罗士信大大的伸了个懒腰道:“是嘛,好吧!也是该回家睡去了,那么豪华的房子,空着怪可惜的。”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