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三十一章 三大杀招

第三十一章 三大杀招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终于走出了右骁卫的大门,深深的伸了个懒腰,对于接下来的布局并没有多废心思,脑海中想的却是郑丽琬这个小姑娘。根据调查,尹阿鼠的脾性反应与郑丽琬说的一模一样,果然有着当诸葛亮的潜质。
  
      后世女强人多如牛毛,罗士信也无小觑女子的心态,反而觉得女人心思细腻,大局观也许会逊色男人一二,但细节上要占有一定的优势。对于这种阴谋算计,女人必为就会逊色男人。一点也不以她是女人为意的按部就班布置下去,先散布谣言,其次不给尹阿鼠机会动手,一直呆在军营里。正好他初掌右骁卫,有很多学习了解的地方,倒也不觉得枯燥。
  
      尹阿鼠掌握不住罗士信的动向,他的动向却一直在罗士信的掌控之中。
  
      尹阿鼠自从当上国丈之后,没有一日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的。就如一句话,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炫富炫权势,这是尹阿鼠每日必做的事情,而且是乐此不疲,百分百的暴发户心态。但这几日,尹阿鼠却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倒不是不愿意炫,实是每到一个地方,都能听到他让罗士信吓的尿裤子这件事情。甚至于心底失衡,见到他人交头接耳都觉得对方在暗地里耻笑他,羞怒的不敢出大门了。
  
      以尹阿鼠那无法无天的性格,让逼得如此地步,显然已达到了目的,仅差最后一步了。
  
      罗士信事先通知了秦琼、程咬金,单人单马踏着夕阳余晖往府邸行去。
  
      罗士信一点也不担心尹阿鼠不会动手,若他这几日破绽百出,随时都有下手的机会,尹阿鼠就算是再如何按耐不住也不会急于一时,可整整一星期他才给了一个机会,哪有不好好把握的道理。
  
      **********
  
      平阳公主府!
  
      裴青衣长驱而入,直抵后花园练武场。
  
      平阳公主一身戎装,手持铁胎战弓,弯弓拉弦,拉弓的手还捏着另两枝箭,弓弦倏地急响三下。三枝劲箭一枝追着一枝,流星般电射而去,呈品字形正中靶心。
  
      四周侍女并未露任何讶异,平阳公主自幼巾帼不让须眉,这箭法正是她的强项之一。
  
      “公主,罗士信已经出了右骁卫官邸,正往永兴坊赶来,尹阿鼠他们好像也准备行动了。”裴青衣打断了平阳公主的训练。
  
      平阳公主将手中弓箭交给侍女,笑道:“那就依计行事!”
  
      “是!”裴青衣转身离去。
  
      “等等……”平阳公主想了想道:“在罗士信快要进入包围的时候,想办法给他点提示,免得出什么意外。”
  
      裴青衣点头道:“明白!”
  
      同一时间,国丈府。
  
      “哈哈哈!终于等到了,那乌龟终于出壳了,我要将我受到的羞怒百倍还给罗士信,要让世人知道得罪我大唐国丈的下场!”尹阿鼠喜不胜喜,从位子上跳了起来,觉得扬眉吐气就在今日。
  
      他按耐不住兴奋,事到临头又凭生一股担忧,忍不住道:“冯将军,可以行动了吧!机会难得,千万不能失败!”
  
      左威卫将军冯德在一旁一脸的苦笑,若不是情非得已。他真心不愿与尹阿鼠这小人为伍,只是受太子的关照,不得不特别照顾他。
  
      冯德道:“国丈放心,我根据您请来的帮手配合我的心腹,研究出三大杀招,招招厉害,任凭罗士信有霸王之勇,只要挨了一下,要不了多久就能变成瘟鸡,任国丈宰割。就算罗士信侥幸逃过一劫,也不用担心。您请来的帮手并不知道您的存在,我的心腹亦是死士,不会透露半点你我的消息的。”
  
      尹阿鼠先觉得冯德办事周密,随即却斩钉截铁的道:“不行,没有意外,不要有意外,不允许有意外。”
  
      冯德点头道:“我相信三大杀招,就算是罗士信也不可能全部避得开。”
  
      尹阿鼠这才放心下来,点头道:“好好干,干好了,我给我宝贝女儿说说,让她给你美言几句。”
  
      **********
  
      罗士信一路东行,出了景凤门,就到了永兴坊。
  
      由于有尹阿鼠这个奇葩,正街这条道路人流量极其低下:能在这里居住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情愿绕路也不愿意下马步行一段,直接导致正街人迹罕至。
  
      这一路直行,罗士信居然没瞧见一个行人。
  
      直到即将再次经过尹阿鼠府邸的时候,正前方方才出现了五个路人,一个单手提着竹篮的男子走在路中间,另外两个分别在左右两旁走着,呈品字形向罗士信靠近。
  
      “才五个?”罗士信心中警惕大起,他以武勇扬名,对方却只派了五人。以他的眼力不难看出这五人步履虽然沉稳是个练家子,但并不严谨,绝非一流好手,他们一定别有依仗。目光最后落在那竹篮子上,心道:“里面是什么,兵器、(毒)药还是石灰粉?”
  
      双方越靠越近,罗士信眼睛莫名一花,一道刺眼的光芒在面前闪过。
  
      罗士信瞄了光亮处一眼,是她?
  
      那个青衣女正躲在右手边的房檐上,露着脑袋,她的剑以出鞘一半,那光芒正是剑身的反光。
  
      她到底是敌是友?
  
      罗士信以无暇想这问题,当先的那提竹篮的男子已经来到了近前。
  
      果然男子在距罗士信还有一米的时候,突然将竹篮猛力向罗士信洒来。
  
      罗士信早有准备一夹马腹,突然前窜丈余,将竹篮男子撞到在地,石灰粉还未及时洒出竹篮已被罗士信躲过。
  
      “嗖嗖嗖!”几声轻响,余下四名男子在罗士信行动时,射出了藏在袖中的袖箭。
  
      罗士信已达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境界,双脚猛力一蹬,整个人凌空从马背上跃起,袖箭从他下方射了过去。
  
      “小心!”一声惊呼。
  
      罗士信方才发现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四人分别抓住大网四角,大网中心正对着罗士信。
  
      一石灰粉,二袖箭,三大网!
  
      三连杀竟然环环相扣。
  
      罗士信在空中已然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PS:我去,亲人聚餐,喝醉了,睡了一天,刚刚醒来,只有这一章存稿……惭愧!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