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三十六章 送上门的未婚妻

第三十六章 送上门的未婚妻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平阳公主的公主府确实在罗士信隔壁。
  
      当初李唐杀入关中占领长安之后,李渊大封功臣,将隋朝贵胄留下来的豪宅霸占一空。李渊是个很在乎子女关系和谐的一个父亲,将几个儿子女儿都安排在了一条街上,让他们成为邻居,有事没事的相互照应。
  
      是以李建成、平阳公主、李世民的三栋屋子是相连在一起的。只是后来李渊窃隋后,立李建成为太子,李建成便搬到了东宫居住,协助他处理政务,屋子便空了下来,直至送给了罗士信。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命运。李世民在永兴坊空下的屋子送给了杜如晦,结果造成了杜如晦被打的悲剧。李建成将屋子送给了罗士信,也险些造成悲剧,只不过他功夫好,反把对方打了。
  
      罗士信瞧着平阳公主一行人进了府邸,正打算叫门,余光却发现墙角落里缩着一条人影,借着朦胧的月光瞧得不太清晰。
  
      “谁在那!”
  
      罗士信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想了想迈步走了上去。
  
      走到近前,却是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子,抱着双膝,脑袋埋在腿上,似乎在睡觉,也看不见相貌,不过那发型却显得很是眼熟。
  
      罗士信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人影,忍不住道:“不会吧!”
  
      “喂喂喂!”
  
      也不敢肯定,罗士信伸手推了推那人的肩膀。
  
      黑影“嗯”了声,缓缓地抬起了脑袋,抹了抹眼睛,看清了叫醒自己的人,忍不住惊喜的叫了声:“罗将军!”
  
      月光下那渐渐显露的面容:可爱中透露着娇媚,不是郑丽琬又是谁。
  
      罗士信上下打量着郑丽琬,她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有些狼狈。那对会说话的迷人眼睛布满了血丝,眼皮有些红肿,俏脸上有几道黑乎乎的污迹,那是抹泪水留下的痕迹。
  
      “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罗士信语气有些严厉,郑丽琬现在可是他的未婚妻。作为一个男的,还是要尽些义务的。
  
      “我爹!”郑丽琬愤愤不平的说着。
  
      “呃!”罗士信将后半段话硬生生的掐住了:“你爹怎么了?”
  
      “我爹太野蛮了,他不问过我就给我说了一门亲事,霸道、可恶、野蛮、讨厌……”郑丽琬满腹怨念,喋喋不休。
  
      “呃……”罗士信再度说不出话来,这丫头不会找上门来给自己发好人卡,让自己退婚的吧,可是不像啊!
  
      郑丽琬说了好一会儿,才可怜兮兮的道:“罗将军,我爹爹不要我了,你能不能收留我住几天,几天就好!”
  
      罗士信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迟疑道:“这个有些不合适吧!”
  
      郑丽琬跺脚道:“什么不合适的,你这个人怎么一点也不懂得知恩图报,我给你出计整倒了尹阿鼠,现在要你报答,你却一口拒绝。我,我看错你了。”她气得想走,脚一抬又可怜兮兮的缩了回来:“我真的没地方去了!安全的地方我爹爹肯定找得到,危险的地方又不能去。想来想去,除了将军这里,我真没别的地方可藏了。”
  
      逃婚,逃到未婚夫家里,这郑丽琬的脑子有坑嘛……还是?罗士信想到一个可能,忍不住问道:“郑姑娘,你爹让你嫁给谁呢!”
  
      郑丽琬撇嘴道:“除了那陆表兄还有谁,今天除了崔姨也就陆表兄来找我爹爹,难不成还是崔姨啊!陆表兄人是不错,可是个书呆子,我才不嫁他呢。”
  
      罗士信总算理出了个头绪,这小丫头还不知道崔氏替他说亲,还以为郑仁基是同意了那个什么陆表兄的求亲,性子一起跑了出来,跑到了他这个正牌“未婚夫”这里来了。
  
      罗士信现在岂止是头疼,头都要爆炸了,他很想说说亲的不是陆表兄而是崔姨,未婚夫也不是陆表兄,是他罗士信,但想了又想,这话又实在说不出口。
  
      郑丽琬摆明了抗拒婚姻,指不定说了,反而更糟。一时也拿不定主意,索性也不想了:也罢,干脆就先让她住下,总比她为了逃婚,乱跑的好。
  
      “好吧!看在你为我出谋划策的份上,就暂时让你住下了。”罗士信一副勉为其难的说道。
  
      郑丽琬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喜道:“我就知道罗将军是最好的,一定不会忍心看我流落街头的。我郑丽琬也不白吃白住拉,最多给你当当丫鬟,再给你当当诸葛亮,帮你想主意,一举二得一石二鸟大占便宜了你。”
  
      罗士信没好气的道:“省省吧你,别给我添麻烦,我就求爹爹告奶奶了……跟我来吧!”
  
      郑丽琬笑嘻嘻的跟在身后,也松了口气,总算有个安全的去处了。
  
      这一幕让罗士信瞧在眼底,嘀咕道:“也不知你对我哪来莫名其妙的信心!”
  
      郑丽琬听了笑着眯起了眼睛,却不回答,心底却道:“也许这就是知己吧!”
  
      其实就算是郑丽琬自己也不敢肯定是什么缘由,不过自从罗士信决定用她计策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底深处的那根弦便被触动了。罗士信不但是唯一一个认可她才智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用她主意的人,令她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所以这离家出走,第一个想到的避难地方便是罗士信的府邸,对于罗士信有着毫无根据道理的相信。
  
      对于罗士信带回来一个陌生的女子,管家也未说什么。他只是暂代管家职位,不是真的管家更不是李建成的眼线,除了维持府邸的运作听吩咐之外,别的事他一概不予理会。
  
      罗士信让管家给郑丽琬安排住处,并给她准备食物洗澡水之类的东西。
  
      罗士信见郑丽琬吃饱后一脸的疲惫也不打扰,让她好好休息。
  
      郑丽琬睡在香喷喷的床上,想着晚上发生的一切,浅浅的笑道:“他挺细心的嘛!”随即又想起了郑仁基,又忍不住火气,愤愤的踢了两脚被子,道:“逼我嫁,逼我嫁,女儿不在了,看你拿什么嫁。”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送上门来了……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