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三十七章 高歌一曲

第三十七章 高歌一曲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鸡鸣初响,拂晓时分。
  
      罗士信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突然道:“谁在外面?”
  
      “是我是我!”郑丽琬清脆的声音从外头响起。
  
      “砰!”门让一脚踢开,小丫头双手端着一盆水没头没脑的闯了进来,将水盆摆在桌上,正想说话却见罗士信赤(露)着膀子,穿着裤衩,秀健美似的双手高举,扭着腰身,脸登时红的像熟透了苹果,忙用双手捂着脸蛋,羞叫道:“你,你这人怎么这样,衣服也不穿。”
  
      罗士信一脸无辜,“大热天的谁睡觉穿衣服,又不是在外头,少见多怪!”
  
      郑丽琬放下了遮眼的双手,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服气道:“谁少见多怪了,水打来了,洗漱吧!”
  
      小丫头也是好强的人,不再遮掩,眼神儿管不住的飘呀飘,看着那健美的肌肉,小心脏跳了跳,忍不住心道:“还挺好看的。”
  
      罗士信反而让她看的不自在,披上了衣服,道:“这事我自己来就行了,你还是休息去吧!”
  
      “不干!”郑丽琬摇头晃脑的:“我郑丽琬才不平白无故的受你便宜占你好处,说给你当丫鬟就给你当丫鬟,说帮你出主意就给你出主意。”她说的理直气壮的,心底却是再想:“受了我的好处,看你还有脸把我赶出去不。”
  
      罗士信有些无奈,对于这类人,打不得骂不得,那就随她吧,取过毛巾,梳洗起来。
  
      郑丽琬才智过人,却难脱少女心信,见罗士信默认,嘚瑟的哼起了小曲。
  
      郑丽琬声音本就好听,哼起歌来,便如百灵鸟的叫声一样悦耳动人。
  
      “想不到你也会唱歌,还挺好听的。”罗士信突然来了兴趣,这每个人都有喜好与长处。对于历史上的罗士信来说,他的喜好是功夫长处就是万夫莫敌的神勇,而对于穿越前的罗士信他的喜好却是唱歌,朋友圈里出了名的麦霸,上到李娜的《青藏高原》阿信的《死了都要爱》的高亢,下到情歌王子张信哲的细腻他都能唱,而且唱的相当不错。
  
      郑丽琬自得道:“本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哼两句算什么。有我这样的全能的丫鬟,你还嫌这嫌那的,真不知好歹。”
  
      罗士信白眼道:“一个好丫鬟,不会跟家主顶嘴,所以就算是丫鬟,你也是这个。”他伸出的小拇指,在郑丽琬眼中晃了晃,手一挥道:“把水撤了,小丫头!”
  
      老虎不发威,真当他罗士信是病猫了!
  
      罗士信发现女人真是惯不得宠不得,一惯一宠,上屋揭瓦。起初还觉得郑丽琬很可能是未来媳妇,对她宽容一点,结果这丫的打蛇棍上,嘚瑟的不行,都要反客为主了。不好好调(教)(调)教指不定将来跟崔氏一样,让他跪搓衣板了。
  
      郑丽琬气得横眉竖眼,眼珠子一转,却也忍了下来,端起脸盆走了出去,小脚儿重重的踩着地板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罗士信心情愉悦,哼起了好日子来。
  
      唐朝的小曲曲调明显不如后世的有条理重旋律,罗士信这一开口,便把郑丽琬随口哼的比下去了。
  
      郑丽琬怔了半响,终于明白那个“也”的含义了,眼中透露着感兴趣的神情,想着怎么让罗士信给她唱个听听,将琐事打理好,小脑袋转呀转。
  
      主意还没有想出来,耳中却听得高亢嘹亮的歌声传来:
  
      “大河如龙群山有虎,长啸仰天长歌当哭。龙盘虎踞有钟有鼓,龙腾虎跃有文有武……一把剑划开万丈天幕,一腔血注解千秋史书。降大任苦心志劳筋骨,但道义出文章展抱负……立身堂堂男子汉,壮怀凛凛大丈夫。日月沉浮风云吐,好个中华民族藏龙卧虎。”
  
      原来罗士信哼了一首非但没有知足,反而把麦霸属性激发起来了,想高声唱个几句。
  
      但条件有限,罗士信也只能耐着性子来到练武场,抛开杂念,专心致志的练武,长枪在他手中如电如龙,因为罗士信的一身武艺历经沙场磨练,就算是独自挥舞也尽显凌冽的杀伐之气与那股一往无前的豪迈气势。
  
      兴致一起,罗士信哪里还压得住冲动,随着他手中长枪化作漫天枪影,屠洪刚的《藏龙卧虎》随口唱了出来。
  
      屠洪刚的歌豪迈大气,便是没有任何伴奏,也能令人热血沸腾,兼之罗士信那一身沙场武技配合起来,相得益彰,竟别有一番感受。
  
      罗士信枪随心走,心随歌走,边唱边舞,手中的长枪划破虚空,威猛绝伦,霸烈的气流在涌出枪尖的一刻凝化成朵朵雪花般的光点,仿佛千万朵寒梅突然绽开来,大开大合,杀意纵横,心中竟然涌起了与敌人在千军万马之中对阵沙场的痛快淋漓感觉。
  
      罗士信忍不住长啸了一声,啸声中满是畅快之意,他竟然因为这首歌体会到了武者之心。
  
      武者之心是一个境界,一个顶级高手将自身的精气神融为一体的境界,一种心灵上的升华。
  
      罗士信继承了罗士信的神力武艺甚至于记忆六感直觉,可精神却无法直接继承,那必须是自己体会的东西。
  
      所以罗士信的武技一直差一股精神力量,他打得赢程咬金,却不是秦琼这级别的超级高手。以往罗士信与秦琼对决,固然逊色秦琼一筹,胜负却也是四六开。但是穿越之后的罗士信与秦琼交手却无一胜。
  
      他们两人技巧、力量都磨练到了身体能承受的界限,差距便在于心灵的境界。
  
      罗士信从歌声中感受到了沙场枪法的豪迈之气,意外的一脚踏进了武者之心的大门。
  
      罗士信突觉有人偷看,回首望去,却见郑丽琬一脸震撼的站在院外,大眼睛闪闪发光,看的有些入迷了。再往墙那边的梧桐树望去,树叶沙沙作响,并无人影。
  
      裴青衣飘然落下,神色有些呆滞,喃喃道:“他的境界再次提升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平阳公主有些后悔,顾着身份没有上树一观,完全不知对面是什么情形。
  
      真正有能力的人,绝对是一个勤劳的人。与罗士信一样,平阳公主每日鸡鸣时起床看书习武,从不间断。她府邸的演武场正好与罗士信府上的相反,也因此隔着一堵墙。
  
      如此嘹亮的歌声,自然传入她们耳中。  <!--章节内容结束-->